“哼,你就惦記着她們,說,你是不是喜歡上她們了?”

2021 年 2 月 1 日

“怎麼可能,我像是那種輕易喜歡女生的人嗎?好了,我們在學校走走吧,兩個人一起走,多浪漫啊。”

“切,想得美。”李欣嘴上不饒人,但心裏甜成一顆棗了。

葉逸和李欣離開了學校偏僻之地後,剛纔進屋的老者打量着兩人的身影,喃喃自語一番之後,才真正地消失在門後。

未名湖畔位於福清大學教學樓後方,稀稀落落的建築,如今已經成爲退休老教授們養老之所,同時,這裏也是著名的情人湖畔。

由於是國慶期間,住在學校裏面的學子們,正是在這裏尋找對象的好時機,有對象了的,雙宿雙飛,在湖邊親親嘴,打情罵俏,或是帶包小瓜子兒,剝上一粒,你餵我,我餵你,總之,愛情,就是這麼一回事兒。

當然,沒有對象的光棍漢,總是不停地遊蕩在湖畔周圍,一圈、一圈,又一圈,見到單獨的女生就躊躇不前,或捶足頓胸,總之,這些光棍漢在思考如何下手的問題。

至於另一類人,那就是高人中的高人了,有手握厚厚的雅思託福寶典祕籍,孜孜不倦地讀了一遍又一遍的人,或是張牙舞爪,齜牙咧嘴,想要來上一段流利的英語,不可否認的是,這些,都是未來的人才啊。 雁過留聲,人過留影,何況還是一位美女,李欣的出現猶如滾雪球一般,初時發現的人,自然是左右尋覓目標的光棍漢,然後就是那些吃着碗裏,看着鍋裏的人,至於最後反應過來的,那必定是一對對入戲的情侶了。

葉逸感受着他人源源不斷投向李欣飽含感情的目光以及投向自己充滿羨慕嫉妒恨的目光,心裏一滲,果然,天下烏鴉一般黑,何況是學校這種崇尚自由的理想談情說愛之地。

更有甚者,直接上前問李欣要電話號碼,這讓葉逸感慨,果然是大城市,最牛逼學校的人,這膽子確實不小。

有膽大的人,自然也有膽小但又想摩擦出點火花的人,比如,丟只筆在地上,熱情地喊着”美女,筆掉了”然後屁顛屁顛地撿起來送到李欣面前,希望能引起女神的主意,更有一個傢伙,直接將一沓紅色的鈔票丟在地上,硬是說是李欣掉了錢,這實在讓葉逸無語了好久,更是對這個學校的認識深刻了幾分,除了情聖,都是禽獸啊。

“煩死了,怎麼有這麼多無恥的人。”李欣已經受不了這種強勢圍觀以及花樣百出的勾搭搶鏡了。

“我倒是有個好辦法。”葉逸調侃道。

“什麼辦法?”

“用你的手挽着我的手,我保證,他們就會退避三舍的。”

“哈,葉逸,真沒看出來,你居然是個趁人之危的小人,我生氣了!”

“好了,跟你開個玩笑而已,不過話說回來,你挽着我的手,你也沒吃什麼虧吧,而且,你不是很不滿我和王沫走得很近嗎,那我就給你一次機會吧。”

“臭美的你!”李欣嘴上編排着葉逸,身子卻下意識地向葉逸靠了靠,葉逸豈會錯過這種機會,趁機將李欣的手扣在自己的手臂上,說道,“早點這樣,也不會多這麼多事,走吧,去找王沫他們,沒想到這未名湖畔這麼大,她們會在哪兒呢?”

葉逸這一招倒也管用,原本動了不少心思的人也只得打消了念頭,不過,事有利弊,葉逸不知道的是,自己這個舉動,徹底拉來了仇恨,不少人竊竊私語,不知又開始什麼新的八卦了,當然,這是後事了。

當葉逸看見王沫和白莎莎的時候,這兩丫頭居然在幾顆大樹下面盪鞦韆,另葉逸不解的是,她們這樣充滿青春氣息的女孩子,居然沒人去追。

“喂,事情辦好了?”王沫知道葉逸是辦事去了。

“沒有,只算稍有進展,不過,王沫,白莎莎,我倒是需要你們幫個忙呢。”葉逸也學着李欣,坐在了一個鞦韆上面,跟着三女一起晃悠晃悠。

“幫什麼忙?就你這麼大能,還有什麼事是搞不定的嗎?”王沫調侃葉逸。

“是這樣,我和小欣想加入福清協會,你們能幫我們嗎?你們也是這個協會的人吧?”

王沫沉默了幾秒,說道:“雖然你們隱瞞了我一些事,但我想,你們此次來福清大學,應該就是爲了這個福清協會而來的吧?我也不瞞你,這福清協會雖然還存在,但實際上並沒有人管束着的,沒錯,我們都是福清協會的人,可是我們只能幫你指一條路,卻無法幫你們的。”

“其實也不是我們要瞞着你們,而是我也不知該如何給你們解釋,總之,加入福清協會,就有可能解開小欣的身世,找到她媽媽。”

白莎莎從鞦韆上跳下來,說道:“難道說,小欣,你媽媽是個神祕的人,有可能在那個什麼福清門對吧?”

“嗯。”

“哎,早說嘛,這也沒什麼祕密,我看呀,小欣這事,我們得幫,不過正常的程序你們還是要走的,畢竟,想要加入福清協會,都得有個考覈,合格的人,才能加入,我和小沫想辦法給你們拿一份申請表,不過,這事得等明天上學才行,對了,你們大幾?在什麼班級?”

“你說要加入福清協會的人都得經過考覈?”

“沒錯,其實啊,這裏面有些門道的,學校裏面一般的人加入的話,只是尋常的成員,雖然是協會的人,但平時也就交流一下音樂啊什麼的,實際上,協會裏面是另有門道的,像你我這樣有特殊本事的人,從協會成員中單獨剝離出來,就像去年,就有王教授單獨教我們一些本事,但這都是私下的祕密,尋常人都不知道的。”

“這樣啊,小欣,你明天得努力了,爭取能打入內部。”

“嗯,可是,我又沒什麼特殊本事啊。”

葉逸會心笑了笑,說道:“我相信你。”

“哎呀,別在這裏打情罵俏了,我肚子餓了,走,我帶你們去吃學校的小吃,很好吃的哦。”白莎莎捂着小肚子,提了建議。

“好啊,小吃什麼的,我最感興趣了,以前我讀高中的時候,天天和小琪到處找好吃的。”李欣縱身下了鞦韆,和白莎莎並排走在一起,嘰嘰喳喳說個不停,倒是成全了葉逸和王沫走在一起,也算是李欣有些失策了。

因爲早上的事情,王沫對葉逸總是有些躲躲閃閃的,所以,每次葉逸瞄她之時,她都會故意看向遠處,或是假裝看地上,葉逸覺得有些好笑,這妞,不就是看了一下你完美的身材嗎,關鍵的地方都沒看見呢,還裝羞澀。

其實這倒不是王沫對葉逸的行爲有多厭惡,而是,王沫這是第一次被人這樣公開偷窺,而且,還來了個肌膚之親,回想起撲倒在牀上那一幕,王沫已經是第N遍紅臉了。

“切,我今天是怎麼了,怎麼老想着這個傢伙。”王沫揉了揉臉。

白莎莎來到學校專門開飯店的一條街落,找了一家賣各種烹炸食品的小吃店,四人正吃得津津有味時,外面響起了一陣嘈雜之音。

“咦,好像外面有好戲看唉,要不要去看一看?”白莎莎抹了一下嘴,顯然是吃飽了。

“要去你去,我沒興趣湊熱鬧。”王沫撿起一個油炸餃子,優雅地送入嘴邊。


倒是葉逸眉頭皺了一下,對王沫說道:“喂,你那個未婚夫似乎又在欺負人了呢,你不去管一管?”

“未婚夫?喂,葉逸,你作死啊,你再說一次,我跟你絕交!”王沫當然明白葉逸說的未婚夫是誰,自然是王浩了。

“是他?他又幹嘛了?我去看看!”白莎莎率先走了出去。

王沫最終還是沒忍住好奇,跟着白莎莎去看熱鬧了。

道路旁,嚴麟一臉大汗,臉色鐵青,左手脫在肩頭,右手杵在地上,嘴角有一絲鮮血溢出,雙腿顫抖着,準備從地上爬起來。


嘭!

又是無情的一腳,嚴麟被踩在了腳下,一雙眼睛卻毫無膽怯之色。“爲什麼?我既不認識你,也沒得罪你,咳……王浩?”

王浩蹲下身子,用獨有的娘娘腔說道:“小子,你說得沒錯,你既不認識我,也沒得罪我,而我呢,本來也對你這種小角色沒興趣,聽說你是跆拳道的高手,嗯,八段?小有名氣?可惜啊,人與人之間的差距,不是靠別人的追捧就能縮小的,正好,我今天心情很不好,正找不到出氣筒,我聽別人說你是不錯的出氣筒,沒想到,真讓我失望啊。”

嚴麟慘然笑了笑,說道:“果然還是陸小軍那個孬種嗎。”


“你倒不傻,勸你以後還是給我裝孫子做人吧,嗯,剛纔看你出手,力道挺大的,我想,我有必要給你治一治!”

王浩一把拎起嚴麟,手中寒光一閃,對着嚴麟的肩膀而去,若是這一掌下去,嚴麟這手,恐怕就廢了!

“哼!”一道聲音響起,只見葉逸突然出現在王浩的面前,對着他的手掌就是一拳,並順勢將嚴麟一帶,把他拖在了自己身後。

蹬!蹬!蹬!

王浩後退幾步,臉色一陣慘然,顯然,葉逸這一拳,是動了真火!

“怎麼可能!”躲在暗處的陸小軍一臉震驚之色,“他竟然逼退了王浩?”

“太可怕了。”杜毅偉、金紹、林權三人臉色慘白。

“又是你?”王浩只覺胸中鬱結着一團兇狠之氣,半天散不出去,心裏更是對葉逸忌憚幾分,不過,當他看見王沫等人居然圍着葉逸叫好時,臉色頓時變得難看之極。

“喂,你沒事吧?”葉逸無視王浩的咆哮,轉身對嚴麟說道。

“謝謝,我沒事。”嚴麟帶着敬畏的眼神看着葉逸。

“我要殺了你!”王浩比了一個蘭花指,就要向葉逸攻來。

“王浩,這裏是學校,你要幹什麼!”王沫見周圍投來異樣的眼光,於是提醒王浩。

“你個臭**,你……你們給我等着,我要讓你們好看!”王浩忿忿離去,所經過的地方,人人紛紛讓步,這樣一個煞神,惹不得啊。

“浩哥,你放心,你要的女人,我晚上就會給你弄到你住處。”陸小軍獻殷勤。

“滾,要不是看在你爸給我爸效力的份上,老子會幫你嗎?”

“是,是,是。”陸小軍大氣都不敢出。 昨天葉子好累啊,被人各種黑,我真心好累啊。

“散了,都散了,沒見過大世面嗎,看什麼看。”白莎莎向周圍揮揮手。

咔咔!

葉逸將嚴麟的手臂接好,“好了,你的傷,慢慢調養十來天就好了,對了,這是怎麼回事?”

嚴麟苦笑一聲,說道:“還能是什麼事,惹了不該惹的人唄。”

“呵,你就是跆拳道協會的會長吧,我經常聽別人說起你,果然是條漢子,不過我猜,你一定是得罪了三惡之一的陸少爺吧,有種!”白莎莎拍了一下嚴麟的肩膀,嚴麟齜牙一下,臉上臉上露出一個笑容,“多謝誇獎,多謝誇獎,能得校園校花榜上排名第一二的人誇獎,我這傷,值啊。”

“校花榜?喂,看不出你還挺八卦的嘛,虧你還笑得出來。”白莎莎對這個嚴麟的幽默有些無語。

“校花榜?大學也有這種無厘頭的東西?”葉逸一臉不解。

“有什麼稀奇,總有那麼一些人很無聊的,在中英大學也有,只是你不知道罷了,你個土包子。”李欣插嘴道。

嚴麟看了李欣一眼,說道:“看來過幾天,這榜估計得換人了,哦,對了,葉逸,我想單獨和你談談。”

“嗯?”葉逸有些意外。

“就耽誤你兩分鐘時間。”嚴麟眼中閃過毅然的目光。

“你們等着。”葉逸跟在嚴麟的後面。

兩人走到一處無人的地方,嚴麟抱拳向葉逸深深鞠了一躬,葉逸愣了一下,說道:“不用感謝我,說起來,你也算是間接因爲我而遭了無辜之傷,是我對不起你纔對。”

“不,今天的事,我嚴麟自然會感謝你,會記在心上,不過,我想請你收我爲徒。”

“啊?你說什麼?”葉逸以爲自己聽錯了。

“請你收我爲徒,我可以向你行師徒之禮。”嚴麟就要向葉逸跪下去。

葉逸慌忙止住嚴麟的動作,說道:“你可千萬別,我年齡比你小,你可別折我壽,另外,我也不會收你爲徒的。”

“爲什麼?我是真心向你學習,請務必成全我。”嚴麟又向葉逸行了一禮。

葉逸有些無奈,只得說道:“你知道,像我們這樣的人,其實都是因爲一些特殊原因,纔會有這樣的本事,別人是複製不來的,而且,你也不用妄自菲薄,以你現在跆拳道的厲害,畢業之後,還愁找不到工作嗎?”

嚴麟哂然笑了笑,說道:“沒錯,若是在幾個小時以前,我也是這麼幻想的,我想着以我現在的身手,肯定能找到一份不錯的工作,然後賺錢給我鄉下的老媽花,給我老爸治病,還可以供我妹妹讀高中,可是……可是我發現,我太弱了,我求求你,收下我吧。”

“……”

“請收下我!”

葉逸嘆息一聲,說道:“還是那句話,我是不能收你做徒弟的。”

嚴麟堅毅的眼光中,逐漸被灰色取代。

“不過,我們可以做好朋友,我們可以相互切磋切磋。”

“什麼……太……太好了。”嚴麟明白了葉逸的話,臉色激動不已。

“好了,你也別激動,先告訴你,切磋的時候,我可不會手下留情,走吧,別讓她們等急了。”

葉逸之所以答應教嚴麟,是因爲嚴麟的一番話觸動了葉逸,這傢伙除了爲人不錯,還是個至孝的人,葉逸從小就沒爹疼,沒媽愛,所以,葉逸倒不介意幫嚴麟一把。

見葉逸和嚴麟走出來一副和諧的樣子,王沫三人也明白了什麼,只不過,都沒點破。

“我請你們吃飯吧。”嚴麟提議道。

“不用了,我們剛吃過,對了,你也回去休息一下,順便去躺醫院買點藥吧,這樣會好得快一些。”

“額,那我改天請你們,你放心吧,我這身體硬朗的很,那我先回去了,就不打擾你們了。”嚴麟倒是一個解風情的人,他看出葉逸被三個美人圍繞,自己在場,反而不美。

“這傢伙,倒真有點兒意思。”白莎莎說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