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這幾個人究竟是誰啊?”林霄聽魔焰主赤火把這幾個人描繪的臭名昭著的,早就好奇死了。

2021 年 2 月 1 日

“呵呵,他們早已成名,在地獄威名赫赫,大家都喜歡叫他們五鬼。”

“啊?五鬼?”

“怎麼?你們認識。”焰主略微詫異的問道。

“豈止認識,看着這小孩沒?是我徒孫,他們想抓他吃肉。”林霄將怎麼遇到五鬼,又如何結怨,一一向焰主說明。

焰主哈哈一笑說道:“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林小友,這樣一來,咱們就是朋友了,你放心,只要幫我殺了五鬼,那麼焰主我便再送你一樣東西,包你滿意。”

“哦?”林霄微微驚訝,想不到這焰主與五鬼之間的仇怨這麼深。

“小子可否知道焰主因何事與五鬼結怨?”

只見焰主表情立刻猙獰,似是開始回憶一件十分恐怖的事,惡狠狠道:“那是四百年前,我剛剛來到地獄,與我的娘子伉儷情深,想不到遇到那五鬼,他們功法滔天,各有本事,將我二人團團圍住,不管我如何哀求,如何許諾,非要我娘子做他們的新娘。”

林霄聽到這,冷哼一聲,“這幾個人的確行爲不端,本事雖大,可品行不良,而且極爲殘忍、淫邪。”

“假如他們是真心喜歡我家娘子,我倒也可以成全,但他們五人根本就是想糟蹋我的娘子,行什麼極陰之術,只因我娘子是陰年陰月陰日陰時生,採其陰髓可助其功成,五人不顧我們的反對,將我打昏,對我家娘子強行行事。待完事後,仍然不滿足,非要吃了我娘子的極陰之晶,我眼睜睜的看着大鬼將我娘子的心吃掉,我的心就像在滴血,此仇不共戴天,非報不可。林小友,我要駐守在這魔焰洞內,非得傳召,不可出去。”

“可憐我那娘子,四百年過去了,我無一日不記得這深仇大恨,只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出去,得冤昭雪,一血前恥。假如,你出去後一定要爲我報了這血海深仇,否則就算是神形全滅,我也不會甘心啊。”

林霄緊緊的拉着軒兒的小手,鄭重的點了點頭說道:“焰主大人,您放心,就算您不吩咐我這件事,我也會除了這五鬼,他們爲禍一方,恃強凌弱,簡直連豬狗都不如,只要是條漢子就不會允許他們胡作非爲。”

“是啊,師公,這五鬼真夠壞的,軒兒不喜歡他們。”

“哈哈哈哈!謝謝你們,謝謝你們,這下我就放心了。好了,這轉世靈童隨我去地下宮殿小住幾日吧,而林小友你就要麻煩一些,一會我將你送到地獄魔焰心中,那裏溫度極爲恐怖,若是你抵抗不住就叫我吧,我將你送出洞外,但魔刀能不能重新鑄成就不好說了。”

“嗯,焰主請放心,小子就算拼命,也一定要保證魔刀重新鑄成。”

赤火領着林霄二人慢慢向地心降去,隨着火山越降越低,四周的溫度越來越高,林霄感覺自己的全身皮膚似乎要被燒化了,疼痛不已。

“林小友,我只能送你到這兒了,你順着這個洞口向內走,就可以看到地獄魔焰心了,據我所知,你這魔刀要鑄成,除了要七七四十九天的鑄燒,還需要你的金身之血,我看你羅漢大成,距離金身小成應該也就一線之遙了,希望你一切順利吧。”說着,伸手一招,將林霄慢慢送進洞內,與軒兒轉身走遠。



林霄看了看前面的火光,深呼吸了一下,運轉真氣置全身,將自己緊緊罩住,慢慢向裏走,沒幾分鐘,見到一個火紅的像心臟一樣的東西,“咚咚咚咚”的敲着,裏面傳來脈動的聲音。

林霄大汗淋漓,看着心臟一樣的地獄魔焰心,喚出斷爲兩截的魔刀,將之慢慢送到裏面,誰知魔刀剛一入內,就“咣噹”一聲,被自動吐了出來。

林霄“咦”了一聲,再一次將魔刀送到裏面,“咣噹”一聲,魔刀再一次被吐了出來。

“這?”林霄奇怪的看了看地獄魔焰心,又看了看自己的魔刀,只見刀面上淡淡的泛着黑氣,那是魔氣。

“原來是因爲魔氣,看來這地獄魔焰心不喜歡魔氣,想要震壓它還需我的佛法加持啊,可不送進去,又如何加持呢?”林霄爲難了。

左思右想了半天,一日已過。這樣反反覆覆的丟進去,吐出來也不下二十多次,林霄沒招了,將魔刀召回眉心,狠狠的一咬嘴脣,全身真氣流動,慢慢向地獄魔焰心走去。 當腳剛剛踏入的一剎那,腳底“呼”的一下冒出火,林霄的鞋子立刻着起來,他哇哇大叫着,將鞋子丟掉,左右亂跳。

叫了5分鐘,終於稍稍適應了一些,林霄罵道:“媽了個巴子的,這哪TMD是鍛造魔刀,這是在煉我啊,100度有沒有?”

心裏將這地獄魔焰心前前後後罵了個遍,若不是它太挑嘴,一點魔氣都受不住,何至於自己也跟着進來受這份洋罪。

林霄每走一步,都要拿出極大的耐力,因爲實在是太熱了。

“我拼了!”

只見林霄的衣服瞬間被融化,皮膚上的汗水剛冒出來就被蒸乾,上面發出“嗞嗞”的燒烤聲。

斗大的汗珠順着臉頰淌下來,他挪到地獄魔焰心最中心,慢慢盤腿坐下,合上雙眼,將魔刀置於腿上,開始頌經:“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照見五蘊皆空,舍利子,色不亦空,空不亦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_”

起初,腿上的魔刀還在震顫,似被地獄魔焰排斥,但是,隨着林霄的頌經聲響起,魔刀的振動越來越小,越來越弱,直至最後慢慢平靜下來。

可林霄就沒那麼樂觀了,隨着溫度越來越高,**的全身滿是汗珠,他嘴脣發乾,越念聲音越小,越念感覺體內的水分越少。直到一個小時以後,感覺全身似燒着了起來,渾身上下熱的難受,有好幾次都挺不住想擡屁股走人。

“挺住,一定要挺住。”林霄皺緊了眉頭,咬緊牙關繼續頌經,6個小時過去了,12個小時過去了,1天過去了。林霄的聲音微不可聞,魔刀的振動越來越大,似馬上就要飛出去一般,地獄魔焰心的憤怒也越加狂暴,龍捲風一樣緊緊的裹在林霄身上,假如旁邊有人會嚇昏過去。

此時的林霄嘴脣發紫紅,頭髮全部被燒光,連同毛髮、眉毛,全身上下由紅變白,漸漸縮小了一圈,整個人已經燒得脫相了。

“好渴,好熱,我想喝水。”林霄艱難的說了一句,四周除了熱浪還是熱浪,沒有任何聲音。他感覺自己全身似乎要慢慢融化,眼皮直打架,精神越來越沉,好想睡覺。

突然,心口處微微疼了起來。那是小白的噬心咒發作了,林霄掙扎着挺了脊柱,冷汗直冒,“小白,小白是你嗎?以前是我對不起你,是我。”林霄已經被燒糊塗了,以爲是小白來了,他也不想想,這是地獄,柳白怎麼可能進得來,除非是她死了。

噬心咒的發作刺激着林霄的每根神經,痛得他死去活來,雖然無法忍受,這種痛恰恰抵擋了他的睏意,稍稍精神起來。

感受着全身如火般的炙烤,心臟位置如針扎般的刺痛,林霄一會冷一會熱,高聲吶喊,“啊啊啊啊!”


一天一宿終於過去了,林霄在噬血咒和地獄魔焰心的雙重夾擊下,熬的死去活來,這一熬就過去了10天。如果有心人在旁邊,就會發現,林霄的皮膚變得極爲透明,上面僅僅裹着一層皮,裏面的白骨噼啪作響,晶瑩剔透,泛着淡淡的金光,仔細看的話,還可以發現上面隱隱散發出精鋼石一樣的晶體。

“舍利子是諸法空相,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是故空中無色,無受想形識,無眼耳鼻舌身意,無眼界,乃至無意識界,無無名,亦無無名盡,乃至無老死,亦無老死盡,無苦集滅道,無智亦無德,亦無所德故。_”

林霄不知道自己唸了多久的“般若波羅密多心經”,他只知道,他能感受到魔刀上面的魔氣漸漸被淨化,裏面又響起第一次聽到的哭喊和誘惑聲,一會哀求自己不要再念了,一會化作美女引誘自己放下頌經。

一晃又是半月過去,距離49天只剩下一半不到的時間。

“赤火叔叔,你說我師公能不能成功啊?”

魔焰主赤火摸了摸軒兒的腦袋微微嘆了口氣說道:“我也不知道,不過據說曾經在一千年前來了一個少年。爲了修煉肉體,到地獄魔焰心去燒鑄,最後堅持到30天便堅持不住了,不過他的肉體已經非常變態了,不僅刀槍不入,水火不侵,而且練就了金剛不壞之身,僅此於金身小成啊。”

“哇塞,那豈不很厲害?”

“是啊,自那以後,每百年都有人來此想借地獄魔焰心鍛體,有人、有妖、有怪、有魔,還有鬼,可惜_”

“可惜如何?”軒兒張着大眼睛,一臉的好奇心。

“可惜無一人生還。”

“啊?這,這地獄魔焰心如此恐怖?”

赤火微了一口氣說道:“是啊,有人說這地獄魔焰心乃是地獄煉火所成,原來是懲罰那些十惡不赦之人而開設的。後來,發現沒有一個人能挺得過十天,就被封印在此。還有人傳,這地獄魔焰乃是天宮太上老君的煉丹爐之火,有一日,藥童貪睡,不小心睡着了,丹爐失火,其中一顆丹火之心的種子就撒落人間,燒死了千百百姓。玉黃大帝一怒之下將其打下地獄,受火種鍛燒七七四十九日,直到灰飛煙滅。”

“哦!那爲什麼非要用這火來鍛體或鑄刀呢?”

“因爲它的溫度夠恐怖,若是在這樣恐怖的溫度下鍛燒且不斷不碎不裂,那此刀必成寶器,且鑄有器靈,隨着主人功法進步,還有望升至仙器、神器_”

“天啊!師公,你可一定要挺住啊。”軒兒呆呆的望着地獄魔焰心的方向,衷心的祈禱林霄至少要挺得過30天。

野豬精這邊。

“小蘭,別打了,你不就是想讓那兩個小鬼進去嘛,現在他們也已經被你放進去了,你還繼續和我打有什麼意思?”

溼努婆抱着一邊的肩膀,微微喘了一口氣,跌坐在地上說道:“我就是氣。”


野豬精身體微顫了一下,慢慢恢復成人形,竟然是個毛臉大汗,長相極爲粗獷。

“唉,你還在怪我。”

“哼!”溼努婆一扭臉,根本就不看野豬精。

“啪”的一聲,野豬精狠狠的打了自己一個嘴巴,看着溼努婆說道:“是我錯,我是人渣,我不該垂涎你的美色,動手動腳,天庭乃聖地,連累得你我,一個被髮到地獄守橋,一個被毀了形容,做了靈媒,這一切的一切都是我該死。”

“啪啪啪啪”的嘴巴聲越來越大,直打得野豬精眼冒金星,坐立不穩。

溼努婆大喝一聲:“好了,你在我面前如此作賤自己又有何用,事已至此,說多無益,而且過了這麼多年,我也早就放下了,只是長相醜陋而已,沒關係,王母說了,只要遇到一個真心珍惜我的人,就會還我美貌,這件事也是我的因果,與你無關。”

野豬精悶悶的“嗯”了一聲不再說話。

一晃又過去了半個月。

林霄自己可能根本不知道,他坐在地獄魔焰心中,全身的白骨已經不再發白,而被燒成金黃色,嘴巴的位置隨着頌經一開一合,只有兩塊骨頭在那一動一動,看着極爲詭異。

但頌經的聲音卻越來越強,越來越大聲。

隨着聲音不斷飄遠,魔刀上的黑氣越來越淡,越來越淡,似乎有馬上消失的跡象。而金光繼續蔓延,慢慢飄出地獄魔焰心,向洞外擴展,擴展。

“聽,赤火叔叔,是我師公的聲音。他在念經。”

赤火以爲林霄早就被煉化了,因爲一點聲音也沒有,他也不相信有一個人真的可以堅持到40天,這根本是不可能的。

“這是,心經。”隨着經文一出,魔焰洞裏的岩漿不再翻滾,火光慢慢熄滅,裏面的火娃感覺到全身似乎被一縷柔光撫摸,“嗷嗷”的歡欣雀躍着。

“叮”的一聲,火球崩裂,每個火娃像是鳥殼裏的雛鷹,慢慢敲碎外面包裹着的岩漿石,跳了出來。

“一個,二個,三個,足足有千隻。”

他們蹦蹦跳跳的撲到赤火懷裏叫道:“父親,父親,父親,父親_”赤火看着這些涅盤重生的火娃,老淚縱橫,涕淚直流。

“想不到我赤火,有生之年,竟然可以看到你們這些苦命的孩子生還的那一天,真是菩薩保佑,真是佛祖保佑。”

這是怎麼一回事呢?

原來,這地獄魔焰洞原本就是懲罰有罪之人,千百年來,送到這洞來煉燒的罪人沒有一萬也有一千,有的形神俱滅,有的就像這些火娃一樣,最終被無情的火種吞嗜,失了神智,成了這岩漿裏的火靈娃。

相傳,只有大德高僧,或是菩薩的如意淨瓶才能熄滅這熊熊燃燒的地獄魔焰,也只有熄滅了這魔焰,這些成爲它踏實火靈的僕人纔能有朝一日解開束縛,恢復神智。

“想不到這林霄佛法滔天,竟然可以做到這一步。”隨着越來越多的火靈破殼而出,一個又一個火娃變成了靈童,奶聲奶氣的笑鬧成一團。

“孩子們,你們能甦醒,不是爲父的功勞,要謝,你們就謝魔焰心裏的林霄吧,是他救了你們。”

這幫孩子一個一個面面相覷,齊齊的對着魔焰心的方向跪了下來,高聲叫道:“火娃感謝林霄叔叔救命之恩,火娃感謝林霄叔叔救命之恩。”如潮的聲音彷彿汪洋大海,在空中形成一縷無形無色的氣流,慢慢匯聚,越來越濃。

“咦?那是什麼?”赤火畢竟是這裏的洞主,神通自不在話下,看到匯聚而成的氣流如蜜蜂一樣衝向地獄魔焰心,心中疑惑,“這?難道就是魂力信仰?”


“哎呀,赤火叔叔,是了是了,我師公就需要這個,溼努婆大人說過,我師公需要積攢千百魂力信仰,才能救活我妖月叔叔。”

“啊?什麼?你說林霄要救活誰?”

軒兒看着臉色突變的赤火,遲疑的說道:“救,救我妖月叔叔啊。” “啊?什麼?你說林霄要救活誰?”

軒兒看着臉色突變的赤火,遲疑的說道:“救,救我妖月叔叔啊。”

赤火臉一虎,立刻沉下來。

妖月,地獄魔君。自成爲地獄魔刀器靈,有了自主意識以後,大殺四方,遇佛**,遇人斬人,稍微看不順眼的全都死於他的刀下,是一個地地道道的魔王。因爲兇名在外,地獄裏人給他起名“妖月”,又名地獄魔君。

軒兒感覺到赤火的情緒變化,頓時拍了拍自己的小心臟,“哎呀,我是不是說錯了什麼?赤火叔叔看起來好像很生氣的樣子。”

第49天。

“啊啊啊啊!”林霄感覺到全身的魔焰好像鑽進自己的血液裏,那種熱不是尋常人能體會的灼燒,而是一種由內向外的折磨。林霄自己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只感覺腿上的魔刀“嗡嗡”嘶鳴,上面的魔氣早已不見,若是林霄可以睜開眼睛,恐怕他會驚叫起來。

魔刀上面流光溢彩,刀柄上的那枚硃紅色的寶石血一樣紅,慢慢向下延伸,刀刃兩側佈滿了火一樣的紋路,上面極其滾燙,刀身慢慢變長、變細,在火光下閃着紅光。

感覺到魔刀上面的動靜,林霄內心一喜,身上的熱度似乎也沒那麼難熬了,“咦?”

突然,全身似乎被什麼東西包裹起來,溫度越來越高,骨頭似乎被撕裂了一樣,裏面傳來噼啪之聲,這是林霄的金身小劫要來了。

“啊啊啊啊!”林霄痛得險些昏過去,大吼一聲,狂風大作,胸口處一道紅光亮起,裏面傳來脈博的跳動聲“呯呯,呯呯!”聲音越來越響,越來越快,“呯呯呯,呯呯呯!”直到最後,外面的赤火和軒兒已經不知道洞裏發生了什麼,只聽到打鼓一樣的敲擊聲雨點一樣傳來。

“呯呯呯呯呯呯!”林霄大叫一聲,“轟”的一聲,全身爆炸,體無完膚。

“赤火叔叔,我師公沒事吧?怎麼沒聲了!”

赤火一臉擔憂的看了看林霄的方向,沒有說話,剛纔的那番動靜實在太大,就連軒兒都知道里面爆炸了,想必林霄渡劫沒有成功,金身小成最爲兇險了。不僅考驗人的意志和肉體強橫程度,還有一絲機緣在運氣。他看過多少高能大師,都是死在這關鍵一步上。

“唉,天妒英才啊。”赤火微微的嘆息了一下,他第一眼看到林霄就知道他金身還未甦醒,一旦甦醒將極爲逆天,到時候不僅金身不滅,內力和功法提升不是一星半點,神通更是不在話下,除了不能上天入地,基本上也沒什麼不可能的了。

“可惜啊!可惜!”

軒兒看赤火一邊搖頭、一邊嘆息,心裏暗暗心慌,“赤火叔叔,你搖什麼頭啊,不是我師公出了什麼事吧?”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