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張玲玲的理論,比誰更暴力!所有警察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他們是贊同她的話還是不贊同。

2021 年 2 月 1 日

“要是一般警察碰到這小子估計沒轍!”張玲玲說這話的時候,他們已經坐上了電梯。“但他這次碰到的是我,所以,算他倒黴了!”

張玲玲按照領隊的指引一步一步向着阿牛逼近。而阿牛呢,還在不斷的換臺,熱舞已經結束了一段時間,許多開房的人都已經進入主題,電腦屏幕上都是不斷翻滾交織的肉體。阿牛尋找着那些更加有品位,懂得調情的嫖客,顯然,這類嫖客是很少的。

話說,領隊在看到張玲玲他們進來時,讓一個小跟班去打電話給幕後老闆,通風報信。這家休閒中心的老闆是江湖上大大有名的惡霸,外號叫做嶽老三,吃人不吐骨頭。當他接到電話後,先是將警察的全家都罵了一遍,他是這樣罵的。“老子沒忍你們,你們反倒先找上門來了!”他這話多有能量啊,在嶽老三眼裏,警察就是一坨死,一張手就能捏死幾隻,他發他的財,他掃他的街,好像他這勾搭跟警察沒啥關係一樣。“很好,竟然敢包圍我的場子,那就別怪我心狠手辣了!”

他拿起手機,撥通了黑四的電話。電話通了。“黑四,聽說你的場子被警察給砸了!”

“三哥!”電話裏傳來了黑四的聲音。“不錯,這羣吃飽了撐着的警察把我的場子給踹了,不單是我的,連老五開到郊區的場子也給砸了。”

“嗯!”嶽老三點了點頭,手裏拿起一個蘋果狠狠的捏在手裏,越捏越緊。“我已經聽兄弟們說過了。現在,這幫可惡的警察竟然將我的場子也給圍住了!”

“啪”的一聲,蘋果在嶽老三手裏捏成了渣。嶽老三心裏十分不爽,提起這話題就來氣。

“什麼!”黑四在電話那頭露出了非常驚訝的聲音。“三哥,他們真有這個膽子把你的場子也圍了!那還得了,踹了我和老五的也就算了,怎麼還敢在三哥你頭上作威作福呢!”黑四在電話裏添油加醋。“誰不知道,三哥你手上的小弟比警察局裏的條子還多。”

“兄弟!”嶽老三眼裏露出了一絲狠樣。“有沒有興趣大幹一場,讓整個H市的人都知道,這個地方,並不是警察說了算!”

“三哥,你的意識是…”黑四在電話那頭回應着。

“我準備叫上一百號兄弟去會會那個敢把我場子圍住的人!”嶽老三一拳捶向牆壁,結果,堅硬的牆壁上留下了幾道凹痕,破壞力驚人。“同時,替你和老五出這口惡氣。”

“真的!”黑四在電話裏笑了出來。“如果大哥你真肯替我和老五出頭,去教訓一下警察,那我和老五各帶五十名小弟前來捧場。”

“好,就這樣,等會見!”嶽老三掛在電話。既然逼我出手,那一定要廢了那幫警察!哼!嶽老三叫人去了。

“沒想到啊”黑四打完電話後,心情好得不得了。

“四哥,嶽老三說了什麼!”老五問道。

“這幫警察簡直無法無天,竟然連嶽老三都敢去碰!”黑四頻頻點頭。“我真有點佩服這幫警察了!”嶽老三兇名在外,穩穩的壓着黑四和老五,地盤勢力比他們廣,手下小弟比他們多,所以黑四和老五極爲忌憚他。很佩服那些敢和他作對的人。

“呵呵!”老五笑了笑。“這回有好戲看了!”

“走吧!”黑四起身。“我們各帶五十名小弟去給他捧場,要是我們不去,他會生氣的。”

老五露出了一絲不情願的神色,但想了想,還是答應了。“好!這就去!” 張玲玲這個瘋女人誤打誤撞,跟在阿牛後面一個勁的搗毀窩點,卻不知道她的這種做法已經讓江湖大老們忍無可忍了,這些窩點可是人家的搖錢樹,要是被踹,不單江湖大佬們自己沒飯吃,連手下的兄弟也養不活。那這個幫派不就散了嗎。你不讓我好過,我就砍死你,所以,江湖大佬們決定和警察火拼。

三股黑道勢力總共出動兩百多人,兩百多人啊,這可不是個小數目,就是拿裝貨的大卡車來裝也得好幾卡車才行。但是,這些混混又不是搞生產的,哪裏來的卡車呢,除了幾個大佬有高級跑車外,其他混混就只有一輛能坐下十幾個人的麪包車了,這個數還得擠一擠,因爲,車上還要裝鐵棍啊,砍刀啊之類的,如果有些混混喜歡用雙絕棍,那就更佔地方了。

於是,這樣的場景出現了,前面三四輛跑車開道,後面一排排的麪包車跟上,隊形相當整齊。知道點情況的人遠遠躲開,怕連累到自己。不知道的人還以爲是哪家姑娘要出嫁,故意靠近些想貼點喜慶,這個時候,自己的小命就懸了,要是車上的大爺心情不好或者是你影響了他們的隊形,他們就會下來砍你幾刀,或者是在你身上戳個洞,放幾升血,他們完全有可能做出這樣事情。

黑道勢力如此大規模的行動,各方勢力已有所察覺。一個警察接到電話後,急匆匆的找到了正在做結案陳詞的趙局長,他在趙局長耳邊嘀嘀咕咕一陣,本一臉笑容,春光燦爛的趙局長臉色瞬間黯淡下來。他已經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兩百多號人,足以造成衝擊力不小的羣毆事件。身爲局長的他一定要處理好這件棘手的事情,儘量不要影響到平民百姓的生活。趙局長匆匆告別媒體記者。

趙局長雖然有些貪功,愛出風頭,但是,對於打擊流氓及犯罪團伙的心是堅決的。“消息可靠嘛!”他問了一句。那個警察點了點頭。“是一個可靠線人提供的,不會有錯。”

趙局長怒了。“真是膽大包天!敢襲警,那就將他們全部抓進大牢!把電話給我!” 那個警察將電話遞了過去。

趙局長撥打着張玲玲的電話。而此時的張玲玲已經來到了窩點的正中心。

在休閒會所的一個房間內,一個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正騎在一個一絲不着的美女身上不斷起伏,美女**連連。突然,房間的門噼啪作響。“誰呀!搞什麼!”這個時候被打斷,中年男人怎麼受得了。“懶得理你!”中年男子繼續起伏,可是,敲門聲越來越大,似乎不去開門就要把門砸爛一樣。中年男人沒辦法忍受,他親吻了一下身下承歡的美女。“寶貝,我去去就來,看哪個不長眼睛的東西敢破壞我們的好事!”

中年男人隨便找了條毛巾遮了遮,極不情願的走到房門口。“來了,來了,敲魂啊!”他打開鎖,門一下子就被巨力推開,張玲玲帶着警察衝了進來,她看了看凌亂的房間。“果然沒錯,取證,拍照!”

“警,警察!”本有點囂張的中年男人看到是警察後立即閹了。

“都穿好衣服!”張玲玲一臉嫌棄的說着。“待會跟我回警察局錄口供!”

“靠!警察!”此刻不單是中年男人看到了警察,在監控室一直觀看中年男人大戰的葉安陽通過攝像頭也看到了。“大哥,大哥,快看,警察來了!”

“警察!”看得正起勁的阿牛順着葉安陽手指的方向望去,一看,頓時驚出一身冷汗。單單警察這個詞就已經很刺激阿牛的神經了,可偏偏阿牛在人羣中還發現了張玲玲這個像風一樣的女人,“是她,怎麼會是她!”

“她是誰!”葉安陽不知道阿牛在說什麼。

“就是那個女警官!”阿牛朝着屏幕指了指。“她很難纏的,完了,要是我被她抓住了,她一定會公報私仇,說不定這次她就是衝着我來的,該死的女人,不好好在家養傷,跑出來害人幹什麼!”我一定要閹了你!張玲玲的大叫聲在阿牛腦海裏清晰的響了起來。阿牛打了個冷顫。我阿牛一定不能落到你的手裏!

這時,張玲玲無意間看到了攝像頭的位置,這個位置本極其隱蔽,一般人發現不了,但張玲玲是這方面的好手,看一下房間的結構佈局,就大致能推測出在哪裏安裝攝像頭視野纔會最爲寬廣。

張玲玲對着攝像頭看了看,露出了一絲很好看的笑容。張玲玲其實是看不到阿牛他們的,但在阿牛看來,這是張玲玲故意對自己笑。“完了,完了,安陽,你看到了沒有,她剛纔對着我笑,她一定知道我就在這裏。”

“大哥,你怎麼啦。”葉安陽不知道張玲玲的厲害。“不就是一個女警察嗎,瞧把你嚇成啥樣子了。你能都帶着我越牆了,怕一個女人幹什麼?她對你笑,那是好事啊,說明她看到你了。”

“放屁!”阿牛現在可沒有心情聽笑話。“安陽,逃!馬上就逃!”

“哎!”葉安陽嘆了聲氣,今天干什麼都能碰上警察!該死的警察!

張玲玲對着大家笑了笑。“走,到監控室去,這樣省得我們一家家破門而入,直接調取監控記錄就可以了。”她還是很聰明的,這個方法的確不錯,她要是知道阿牛一直在監控室,估計直接就殺過去了。

就在這時,趙局長的電話來了,張玲玲接通。“喂,趙局長,你找我有什麼事?”

“張隊長,你立刻帶着所有警員撤退!” 趙局長着急的說道。

“爲什麼!”張玲玲不明白,她還想去取證呢。

“黑道上的三股勢力糾結了兩百多號人正向你們那趕去,張隊長,情況十分危急,我命令你們馬上歸隊!”

“三股勢力,兩百多號人!”張玲玲愣住了。“他們想幹什麼,真是無法無天!”她這語氣像極了趙局長和江湖大佬們的語氣。他們都說對方無法無天。黑道兩百多號人,而自己才二十多個,相差十倍,這戰沒法打。雖然張玲玲自己沒覺得有多麼可怕,但她要爲同事們負責啊。“明白,我這就歸隊!”張玲玲也不含糊,立馬做出了正確的決定。她們能不能逃出去呢! “撤退!”張玲玲顧不得取證,直接打道回府。晚一分鐘或許就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耽誤不得。

“張隊長,爲什麼要撤退,發生什麼事了!”隊員們都很納悶,既然窩點已經找到,那就應該繼續追查下去,取到足夠多的證據後,就可以將這家休閒會所封鎖了,只差最後一步,爲什麼還要撤退呢。

“兩百多號混混找我們拼命來了,他們人數太多,我們無法取勝,只能先行撤退。”張玲玲向大家解釋道。“竟然我們發現了這裏,等回警局,集中力量,再來搗毀它。”

“嗯!”警員們點了點頭。

張玲玲帶着警察們開始原路返回了。

被打得不成人樣的領隊聽到後,揚起頭笑了笑。他心裏高興得很,老大終於出手了,這回你們死定了,你這個八婆,老大會宰了你的!你等着吧,報應馬上就來了。

領隊咧開嘴笑的模樣恰好被張玲玲看到,於是,她一腳又踹在了他的身上,領隊悶哼一聲,腦袋晃了晃,變得昏昏沉沉的。

他們左拐一段路,右拐一段路後上電梯了,需要坐到同樣的層數,他們按了一下十樓,電梯的門緩緩關上,電梯也穩步上升,一切看似正常,如果不出什麼意外的話,他們能夠成功撤退。可是,電梯到了十樓沒有停下,繼續上升。“怎麼回事。”警員們發現異常,拼命的按着電梯樓層的數字號碼,電梯毫無反應,完全失靈,繼續上升。

“怎麼回事!”警員們莫名其妙。

“別按了,電梯被人做手腳了!”出現這種情況,張玲玲算是最清醒的一個。“電梯不會停在我們指定的樓層了!”

如果這樣,那還怎麼回去呢!休閒會所的設計像迷宮一樣繞人,出口只有一個,不能到達十樓就意味着不能從休閒會所裏面出去。

“我們可能有麻煩了!”張玲玲預感到了一絲危險。“趕緊打電話通知外面的兄弟,叫他們先撤,儘可能的減少傷亡,同時,將這裏的情況彙報給趙局長,請求支援。”

張玲玲心裏開始做好最算的打算了,電梯還在上升,不知道要在哪層停下。

“怎麼回事!”葉安陽一臉焦急,今天真是倒黴,做個電梯給能把人坐到天上去。“我們不是按了十層樓的嗎,怎麼到天台頂上了!”

阿牛看了看,沉思着。“電梯好像被人做手腳了,只要一按,不管你是到幾樓,通通都會把你送到最頂端的天台。”

“靠,哪個王八蛋乾的缺德事!”葉安陽破口大罵。“這還讓不讓我們出去啊!”

阿牛和葉安陽怎麼到休閒會所的天台上來了呢!話說,他們見到警察後,在第一時間就逃跑了,本打算按原路返回,可是,電梯不知道怎麼滴竟然失靈,一個勁的往上升,最後,好不容易停下來,他們屁顛屁顛的走出來一看,風咻咻的,這個地方竟然是天台,他們傻眼了,怎麼會來到這麼個破地方,這要怎麼下去啊。

“安陽,不要慌!”阿牛很鎮定。“可能是有人想要對付我們,才把我們引到這,如果我這個邏輯是對的,那這些人遲早會出現。我們儘量不反抗,要錢的話你也他錢,要色的話我給他色,咱們保住命纔是最重要的。”

“好,大哥,我聽你的!”葉安陽點了點頭。

他們在天台上轉了轉,除了一個巨大的淨水設備安置在天台頂上就空無一物了,這種淨水設備通常上了規模的公司都會安裝,淨化自來水給員工飲用。

“大哥,早知道這樣我真該聽你的話,不來這鬼地方看什麼美女脫衣服,直接回家好了!”葉安陽現在腸子都悔青了。

阿牛拍了拍他的肩膀。“安陽,沒有後悔藥吃,記住這次的教訓,下次不要再犯了。”

“記住了!”葉安陽耷拉着腦袋,無精打采。

“咦”阿牛皺了皺眉頭,一副認真的表情,他仔細的聽着。“是電梯上升的聲音,又有人來了!”

“有人!”葉安陽頓時露出了驚恐的樣子。“是不是敲詐勒索我們的人來了。”

“不知道!”阿牛搖了搖頭。“我們先躲一躲,看看情形再說!”於是,阿牛和葉安陽躲在了天台另一端淨水設備的後面。

電梯門開了,張玲玲帶着一對人馬也來到了休閒會所的天台上。警員門試着去按電梯的數據按鈕,還是全無反應,不單如此,電梯在送上他們之後也停止了運轉,就卡在那裏一動不動。張玲玲看了看四周,除了一個龐大的淨水設備外什麼都沒有,電梯口旁邊是一扇生了鏽的鐵門,一個警員走過去踹上兩腳,鐵門紋絲不動,僅僅發出一些細微的聲響。

“糟糕!”張玲玲的心陰霾起來。“我們好像被包圍了!”這種環境,上天無門,是個絕好的阻擊之地!

“怎麼辦!隊長!”一個警員焦急的問道。

這裏是絕境,沒有任何出口。不用說,和混混打了這麼多年交道的警員們已經料到後面會發生什麼事情。他們看了看地上,發現水泥地板上有着一片片燒焦的痕跡。

“這是什麼?”一個經驗尚淺的警員不明白。

“這是被澆上汽油,強行焚燒留下來的痕跡!”張玲玲一眼瞄去,大大小小二十來個痕跡,觸目驚心。“畜生!”張玲玲忍不住罵了一句。

警員們心裏都已經非常清楚,這些痕跡一定是江湖大佬們爲了滅口,焚屍留下的。好狠毒啊,自己會不會也成爲地面上的一個痕跡呢!警員們心寒了。

“喂!張隊長,你們現在的情況怎麼樣!”電話響了,傳來了趙局長焦急萬分的聲音。

“局長,我已經讓外面的兄弟撤退了!”張玲玲儘量使自己平靜下來。“你放心!”



“什麼我放心!”趙局長在電話那頭十萬火急。“張隊長,我問得是你們,你們現在怎麼樣了!”

“我們!”張玲玲神色有些哀傷。“報告局長,我們不小心中了敵人的圈套,被他們引向天台,已經無路可走了!”

“什麼!”趙局長聽到後,心裏拔涼拔涼的。“天台!”

“趙局長,我想我們不能回來向你報道了!”張玲玲朝警員們看了看。“同志們,我們一起向趙局長敬禮!感謝他這些年來對我們的栽培!”

“預備!”張玲玲鏗鏘有力,落地有聲,此刻她顯示出了一股男子漢纔有的英雄豪邁。“立正,敬禮!”雖然,趙局長不在身邊,但是,警員們都以最標準敬禮!這或許是他們最後一次敬禮了。 “張隊長!我不允許你們這樣!”趙局長在電話那頭急得大吼大叫。“你是隊長,我把警員交給你,那是因爲我信任你有能力完成任務,信任你有能力將我交給你的警員們照顧好。既然你把他們帶出去,那你就要將他們的生命負責到底!張玲玲,我命令你一定要把這些戰友一個不落的給我帶回來,聽到了沒有,一個不落!”

“是,局長!張玲玲盡力完成任務!”張玲玲回答着。

“不是盡力!”趙局長在電話那頭髮飆。“張隊長,我是要讓你保證,你一定要完成任務!”

“是!”張玲玲眼中冒出了一絲火光。“我保證完成任務!”她氣勢如虹。

“這就對啦!”趙局長終於放心了些,如果說警員門自己都放棄了生命,不盡力一搏的話,那就真的一絲希望都沒有了。“張隊長,你們放心,支援部隊馬上就會到來,你們只需要堅持十分鐘,最多十分鐘,聽清楚了沒有!”

“十分鐘!”張玲玲大聲吼道。“沒問題!”

“很好!”趙局長把電話一掛,心裏暗暗說了一句,張玲玲你們一定要挺住啊。趙局長馬不停蹄。“立刻向駐紮在H市的武裝部隊發電,敵人兇猛,請求支援。另外,通知所有在外巡邏的警務人員火速前往事發地點。”趙局長急速調配資源。“出發!”

幾十輛警車在康莊大道上呼嘯而至,喇叭聲響個不停,不管是紅燈還是綠燈,一路挺進。同時,在武裝部隊處,一隻接受過正規訓練的部隊正在集結之中,不一會兒,十幾輛吉普車像猛虎一樣衝出,向事發地點靠攏!

如果說張玲玲包圍休閒會所是一張小網,那黑道勢力包圍張玲玲就是一張中網,現在,警察正在佈置一張大網。小網抓小魚,大網抓大魚。

“同志們!”張玲玲看了看這些和她一起過來剿匪的兄弟。 “趙局長親自帶着警隊人員前來支援,同時,他還請求了武裝部隊出手相救,無法無天的黑道混混們這次一定會被全部抓獲,我們只需要堅守十分鐘,他們就會趕到,我們有沒有信心!”

“有!”警員一口同聲的回答。


“很好!”張玲玲豪爽的大笑起來。“果然不愧是和我一起混的!”這一刻,那個剽悍的張玲玲又回來了。

靠!躲在淨水設備後的阿牛聽到這裏,總算明白了過來。原來有人是想要招呼這幫警察,設下了一個陷阱,自己不明白狀況,莫名其妙的鑽了進來。回想一下,阿牛他們和警察撤退的時間相差無幾,結果,被一併弄到這兒來了,人倒黴真是喝口水也塞牙縫啊。

葉安陽扯了扯阿牛的衣袖,一副又是驚恐又是苦惱的樣子。他現在不敢大聲說話,要是被警察發現了,不知道會出現什麼情況。

阿牛將嘴巴湊到他耳邊,小聲說道:“別急,靜觀其變!”

葉安陽點了點頭,他看着阿牛鎮定自若的樣子,心裏不知不覺放鬆了很多,同時想到,在這種情況下,大哥還能保持清醒的頭腦,坐懷不亂,大哥可真是個做大事的人,心裏對阿牛又佩服了幾分。

其實,阿牛也沒有葉安陽看上去那麼平靜,心裏沒底,他自己也不知道該怎麼逃離這裏。只是不知道怎麼辦那就乾脆什麼都不幹,看看情況再說。阿牛預感,張玲玲這像風一樣的女人碰到硬點子了,可能會吃虧。阿牛心裏竟然有了一點點關心,切,阿牛立馬想到,張玲玲這女人比自己彪悍多了,替她操什麼心呢,還是多爲自己考慮一下吧!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