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藍夢月就是覺得自己小丈夫偶爾的舉動,會觸發她女性的本能,無限的柔情,不揍一頓不足以表達愛意。

2021 年 2 月 1 日

“咱們要不要約法三章,下次能不能下手輕點?”柯蕭藉機受傷太重,在藍夢月懷裏滾來滾去。

“哼,想得美!忘了你是贅婿了,我們家我說了算!”

“好吧……老婆,那個冒充你的是誰哇?”

“應師兄啊,還能有誰?”

柯蕭蹭地一下就翻身爬了起來,氣急敗壞地道:“我還以爲是老丈人,你個傻婆娘……應知寒有媳婦兒了,這種人最具迷惑性……不行,你今後少和他來往!”


“啐,我爹能看走眼不成?”藍夢月翻了翻白眼,心裏那個美啊。

她發現自己老吃柯蕭的醋,似乎倒是讓柯蕭佔了便宜了,要不……

柯蕭見得她大眼睛咕嚕嚕地轉,就知道自己表現得過於急躁了,不過他根本顧不上關心這些:“老婆,多一個心眼,別以爲是你爹的弟子就個個心地善良。”

“不許你誣衊應師兄!”

“哎喲傻婆娘,你知不知道何其多……”

柯蕭大致說了下,“應知寒能當你師兄,完全是因爲資質在那兒擺着,跟人品無關的,明白嗎?反正我覺得一個男人,甘願爲你假扮女人,你最好還是小心爲上。”

“小人之心!”藍夢月豈會輕易被柯蕭說服。

“我就是小人好吧?我承認我對他有敵意……哦,對了,還有馮勿渡!”

這倆都特麼是親傳,尤其馮勿渡還沒道侶!

本來只是逗柯蕭玩兒的藍夢月有點不耐煩了:“總之全世界的男人我都不能接觸就對了,是吧?”

“呃……小藍月,你是真沒意識到你對世間任何男人的吸引力!應知寒扮你的事兒,你爹一定不知道,對不對?”

藍夢月呆了呆,終於知道自己犯了什麼錯誤了:“我以爲沒什麼,還不是被你給氣的……現在怎麼辦?”

爲什麼關勝棠必須給柳玄弄個藍夢月的身份?

就是因爲這個女兒實在是太優秀了,優秀到整個世界的男人都可能會打他主意的地步!

現在還有關勝棠罩着,所以沒人敢輕舉妄動。

然而關勝棠多大了,柳玄纔多大?

所以關勝棠纔會千方百計給柳玄找來混元仙綾,便是爲自己將來隕落或飛昇之後,能給柳玄留一條後路。

藍夢月當然知道自己父親的苦心孤詣。

可是她實在太年輕了,根本沒意識到哪怕是應知寒,如果沒有關勝棠鎮着,還會不會如現在這樣,把她當親妹妹看待?

柯蕭也是一陣頭大,想了很久才問道:“你還有其他不爲人知的身份沒?”

藍夢月瞪大眼睛,實在不知道柯蕭腦袋究竟是怎麼長的,竟然會猜到她還有其他身份:“宗門裏就只有一個了,就是項如故,另外……”

“不要說了,傻婆娘,不是我不值得你信任,萬一哪天我被搜魂怎麼辦?”柯蕭打斷她。

先前提及何其多時,他並沒有說過自己無懼搜魂,便是爲這一時刻準備的。

不是他覺得自己和藍夢月的感情不能永恆,而是現在還不具備永恆條件。

更何況柯蕭只能掌控自己,無法左右藍夢月。

假如某天……

他不想讓藍夢月覺得自己沒有退路,搞得兩人從愛人變成生死仇敵!

可惜哪怕柯蕭捂着耳朵,藍夢月還是通過傳音硬將自己的另外兩個身份都告訴了柯蕭。

“爹說了,如果你猜到我有其他身份,必須全部告訴你。他會問你,如果發現你說不出來,會立即殺了你!”

柯蕭那個憋屈。

這分明是關勝棠的陽謀。

擺明了一旦柯蕭識破了藍夢月身份,關勝棠就把女兒這一生徹底綁架在了柯蕭身上。

呃,傍依着天下最厲害的老丈人,娶了天下最美麗的女人,然後還一副憋屈的勁兒。

媽的,真的不是一般欠! 得了便宜還賣乖的柯蕭暗罵着自己老丈人,迅速從牀上爬了起來:“好!

你馬上聯繫老丈人說一聲今天的事兒,看看應知寒那邊他有什麼辦法補救沒。

如果沒有,咱們和邱師叔一起出徵。

記住,出征這事兒,你爹一定會不聞不問,千萬別驚詫!”

“啐,誰是你老丈人了?揍你哦!”藍夢月嗔怪着打了一道傳訊符。

她很快就收到了關勝棠的回訊,委屈地抱着柯蕭,哭得傷心極了:“爹爹罵我……”

“什麼?你爹居然敢罵你了!哪天我幫你罵回來,這塊兒是我強項。”柯蕭一副義憤填膺的模樣。

藍夢月被逗得破涕爲笑:“老公,爹爹說不可能以莫須有之名,對應師兄做出什麼來。”

柯蕭其實早就猜到關勝棠會如此抉擇,其中也未必沒有考驗柯蕭如何應對此事的意思, 便道:“那算了。老婆,你先守着店,我回宿舍一趟。最好咱們做出吵了一架的樣子!”

“爲什麼?”藍夢月不解。

柯蕭抱着狗頭:“先說好,不準揍我!”

“嗯嗯,快說!”藍夢月美目異彩連連,充滿期待。

柯蕭小心翼翼地道:“你想想,我見識過柳玄,還會看上你這個糟糠之妻麼……”

還沒說完,柯蕭拔腿就跑。

可惜房間就這麼大,他又能跑到哪兒去?

“老婆,你聽我說完!”

“哼,當然會讓你說完,不過得等我氣順了再說!”


讓柯蕭意外的是,藍夢月話是這麼說,卻並沒有動手。

“老婆……”柯蕭反倒有些惴惴不安了,生怕她的病又犯了。

藍夢月將柯蕭用在懷裏,將下巴擱在柯蕭腦袋上,輕聲道:“柯蕭,我老揍你,你會不會反感我?”

“傻婆娘,沒聽過打是親罵是愛麼?”柯蕭心裏一陣感動。

“嗯……柯蕭,你接着說吧,要是說得過去,我就不親你。”

“……”

柯蕭一陣無語,隨即將他的計劃和盤托出——

藍夢月這個身份,沒了就沒了,然而如果柯蕭就會這樣去找她的另外一個身份,豈不是此地無銀?

於是柯蕭乾脆假裝未識透藍夢月的真實身份。

所謂人之常情,難道不是得隴望蜀麼?

柯蕭身份地位變了,又得到柳玄青睞,心就飄了,兩人之間感情自然就出現裂痕了。

藍夢月從此心灰意冷,利用某個機會假裝隕落,從此恩斷義絕,豈不是順理成章?

而柯蕭不僅竹籃打水一場空,甚至還會面臨柳玄的無情打壓。

柯蕭終於還是隻能迴歸叼絲,在某個場合下,巧遇同爲叼絲的項如故……

這樣一來,藍夢月不僅完美完成金蟬脫殼,而且柯蕭就算與她的另外一個身份結合,也不會引來應知寒的懷疑。

“你……怎麼能這麼聰明……”藍夢月呢喃着,完全被柯蕭的設想折服。

“嘿嘿,老婆,這才只是開始。你想過沒,你該如何打壓我纔不會被人懷疑,而世人都清楚,如果被你打壓,將是多麼可怕的一件事麼!接下來我該怎麼應對?”

“不準賣關子,快說!”藍夢月的眼睛越發亮麗了。


柯蕭一頓扯淡,隨即又護住自己狗頭:“老婆,輕點!”

然而此時的藍夢月,哪裏還捨得揍柯蕭。

她只覺得這個少年怎麼那麼有魅力,意亂情迷之下,居然伸手解了柯蕭的腎源竅!

“老婆!”柯蕭大駭,連忙大叫了一聲。

藍夢月豁然驚醒,連忙再次封住了柯蕭,也是嚇得一身冷汗。

柯蕭的虛榮心得到了極大滿足,大言不慚地道:“我這聰明勁也是老天爺賞飯吃,我也沒辦法不是?唉,魅力太強確實是我的不對,所以來吧,老婆,這次揍狠點!”

……

柯蕭是鼻青臉腫地從藍夢月店裏走回宿舍的。

這一趟宿舍必須回來,因爲他得到的獎勵,還在家裏擱着。

恰好張同嶺不知何故未在融樂原幫忙張羅新店,居然在家匆忙打包收拾着。

“怎麼了師弟?”本來看上去心情挺好的張同嶺,見得柯蕭傷得不輕,連忙跑了過來。

探了探柯蕭傷勢,發現只是看着很慘,張同嶺鬆了口氣,便要運功替他療傷。

“別提了,煩!”柯蕭伸手撥開張同嶺,往自己房間走去,“你還不抓緊修行,傻站着幹嘛?”

張同嶺哦了一聲,搖了搖頭,返回了自己的房間,也遁入了練功房。

——他倆如此聰慧,豈會只備一套暗語。就不擔心被人摸索出規律,從而泄密?

剛纔柯蕭那看似隨意的動作,卻是在用另一套暗語提醒張同嶺,去練功房等我,馬上收拾行李,然後找個理由搬進分執府,我待會兒過來找你!

而張同嶺也不着痕跡地迴應,他也是剛回家不久,辛雨萌的意思,本來就是要張同嶺等到柯蕭回來後,大家一起都搬到融樂原去的。

柯蕭這是防患於未然。


萬一應知寒真有什麼想法,暗中針對自己,從而禍及張同嶺,那真是萬死莫贖了。

……

進了練功房後,柯蕭迫不及待地打開工具櫃,形如仙露草的通仙草赫然躺在一堆工具當中,毫髮無損,綠意盎然,生機勃勃!

當初他要系統將獎勵置於練功房,實在是對所有弟子而言,再也沒有比練功房更保險的地方了。

因爲修士修行,最忌諱的便是被人干擾。

所以宗門戒律明確規定,未經本人允許,或戒律總堂授權,不得闖入他人練功房,否則死罪!

作爲工業黨,柯蕭是極其難以理解爲什麼極限值就能兌換出這種逆天資源出來的。

不過這種東西確確實實又存在,非要去探根尋底,完全就是給自己找不自在。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