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盛凌雲也無辦法攻擊江帆,因為她無法接觸江帆,只有把江帆捆綁起來,她才可以接觸江帆。

2021 年 2 月 1 日

江帆也看出這點對著盛凌雲笑道:「盛凌雲,雖然我被困住了,但是你無法接觸我,你沒辦法折磨我哦!」

看到江帆得意神色,盛凌雲露出冷笑,「哼,我早就想好對你的辦法了!」隨即對著楓姐做了一個動手的手勢。

只見女符神一揮手,隨著一道符光一閃,江帆四周出現了透明的繩索,那些繩索把江帆五花大綁了。江帆露出驚訝之色,「呃,這是什麼繩子?」江帆驚訝地道。

「哼,這是空間捆綁術!別以為我的寶物被你拿走了,我就無法制住你了!你只是符皇境界,我可是符神,你永遠不是我對手!」女符神望著江帆冷笑道。

江帆露出微笑,「是啊,虧你記得你自己還是符神啊,竟然抓我父母來要挾我!你還有臉么!」江帆譏笑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 女符神被江帆說得不好意思了,她臉微紅,一旁的盛凌雲冷笑道:「對付你這種壞人,就得不擇手段!少和他廢話,讓我來太監了他!」

盛凌雲拿著刀朝著江帆走了過去,此刻的江帆被空間繩索捆綁,他無法動彈。看到盛凌雲拿著刀朝自己走過來,看樣子這女人是要閹割自己了。

「盛凌雲,你也太歹毒了吧,竟然想太監我!」江帆望著盛凌雲微笑道,他是一點都不害怕。

盛凌雲走到江帆面前,望著江帆,「嘿嘿,江帆,沒想到你落在我手裡了,沒想到你無發反抗了!沒想到我要讓你變成太監了!讓你無法和身邊女人風流了,這比殺死你更有趣!」盛凌雲拿著刀慢慢地下移。

盛凌雲的臉變得猙獰起來,眼睛里露出兇狠之色,嘴巴撇著,那樣子十分變態,就像一個發狂的瘋子。

就連一旁的女符神看到盛凌雲這種神色,也不見皺起眉頭,心裡暗自:「呃,這個盛凌雲真夠陰毒的呢!」

江帆臉上帶著微笑,「嘿嘿,盛凌雲,我的那地方強悍著呢,只怕你的刀無法太監我呢!」江帆望著盛凌雲笑呵呵地道。

盛凌雲翻眼望著江帆,「是嘛,你那地方不怕刀嗎,那我試試看!」盛凌雲拿起刀對著江帆下面猛地砍了下去。

砰的一聲,刀砍在江帆那地方,褲子被砍破了,但是一點血沒有流出來,江帆沒有發出慘叫之色,絲毫無損。

「哈哈,怎麼樣?是不是絲毫無損,讓你失望了吧!」江帆望著目瞪口呆的盛凌雲笑道。

盛凌雲露出吃驚之色,她望著江帆滿臉的得意,心裡十分詫異,江帆轉世到了符元界,怎麼變成刀槍不入了呢?

「哼,我就不信砍不掉你!」盛凌雲掄起刀對著江帆一頓亂砍,一連砍了十幾刀,褲子都被砍破,露出了褲衩,也不見絲毫血跡。

「呀喲,真舒服呢!沒想到盛凌雲你還有這麼個嗜好呢,繼續啊!」江帆嘴裡發出曖昧的怪叫聲。

聽到江帆的怪叫聲,女符神臉都紅了,她對著盛凌雲搖頭道:「凌雲,你這樣是無法傷害江帆的,他肯定有護體的符盾!」她還以為江帆有護體符盾呢。

江帆望著女符神,「楓姐姐,你真厲害,我有符盾護體都被你知道了!你不會給她出餿主意吧?」江帆笑道,他知道女符神是不懂得自己的本體防禦的,符神都是靠符盾防禦的。


女符神冷冷地望著江帆,「哼,別以為我沒辦法破解你府的符盾防禦,我可以用火和電來破解你的符盾防禦!」女符神冷笑道。

「呃,你也太狠毒了吧,竟然用火和電攻擊我這裡,那我的小鳥被你烤熟了!你不是說要我做你的男人么,你說話不算數了?」江帆望著女符神故作一臉疑惑地道。

女符神臉羞紅,瞪著江帆道:「你胡說什麼!我才不會要你做我的男人呢!」

「楓姐,這傢伙最喜歡胡說八道的,你就用火和電燒他!我喜歡聽到他的慘叫聲!」盛凌雲對著女符神微笑道。

女符神點了點頭,她雙手結印,對著江帆一揮手,一道符光一閃,「火電吞噬!」女符神喊叫一聲。

咔吧一聲,天空響起一道沉悶的雷聲,一道閃電對著江帆擊下。江帆感覺渾身麻麻的,「哦,楓姐,你這是要謀殺親夫啊!」江帆故意怪叫道。

女符神臉色緋紅,冷笑道:「現在你還貧嘴,等會你就不會貧嘴了!」隨著她一揮手,呼的一聲,地面上出現了紫色的火焰,江帆被火焰包裹了。

在火和電的攻擊之下,江帆依然泰然自若,「哦!哦!老婆,你不要這樣啊!你要上床,我陪你就是了,不要這樣嘛!」江帆故意胡來地亂叫起來。

女符神臉通紅,「混蛋,你亂叫什麼!我,我殺死你!」女符神嘴裡念著咒語,江帆四周的火勢更大了,紫電也發出嘶嘶的聲音。

「哦,好舒服啊!楓姐姐,你好壞啊!竟然扯我褲子,你也太迫不及待了!」江帆故意怪叫道。

女符神臉通紅,氣得渾身顫抖地大叫道:「江帆,你,你這個流氓,你再亂叫,我,我殺了你!」

江帆看到女符神急了,忍不住笑了,「嘿嘿,楓姐,你高那個潮了!這麼大聲叫聲做什麼!」江帆壞笑道。

一旁的盛凌雲都氣壞了,她刷怪食譜叉腰地對著女符神道:「楓姐,把這傢伙的嘴巴封起來,省得他亂叫!」

盛凌雲這句話提醒了女符神,她一揮手,使出隔音符咒,江帆的四周離開被一層透明的空間包圍了,江帆的聲音立刻被屏蔽了。

江帆見自己的聲音被屏蔽了,他眼珠一轉,計上心來,立刻大叫倒在地上了。只見江帆身體燃燒起來,片刻之間變成了一堆灰。

盛凌雲、盛婉君、女符神三人氣親眼看到江帆的身體變成灰燼的,盛凌雲立刻哈哈大笑起來,「哈哈,江帆,你也有今天,你變成灰燼了!誰說你是殺不死的!」盛凌雲哈哈地笑著,然而她的眼裡卻含著淚水。

盛婉君皺著眉頭,咬著嘴唇,她想起了與江帆在一起的時光,看到江帆化為灰燼,她心裡卻無法高興起來,現在她才明白,原來自己心裡在意的男人還是江帆。

女符神露出驚訝之色,「呃,這個江帆就這麼死了?」她有些疑惑,因為剛才江帆還是好好的,為何屏蔽聲音之後就化為灰燼了呢?

盛凌雲也有點疑惑,「楓姐,我們還是過去看看,以防有詐,這傢伙很狡猾的!」盛凌雲對著女符神道。

女符神撤掉了空間鎖定,三人走到那堆灰面前,望著地面的那堆灰燼,盛凌雲用踢了一下那堆灰燼,「看來江帆真的化成灰燼了!」盛凌雲搖頭道。

女符神點了點頭,「是的,沒想到他這麼就死了!」隨即她又露出疑惑之色,因為地面上除了那堆灰燼外面,別無他物。

「我的那些寶物呢?」女符神吃驚地道,那些寶物是不怕火和電的,就算江帆燒成灰燼了,應該可以看到那些寶物的。

「江帆肯定是沒用帶在身上,你的那些寶物應該在江帆的那些女人身上,我們只要抓住了他的那些女人,就可以拿到那些寶物了。」盛凌雲對著女符神道。

女符神點了點頭,「嗯,那我們去找江帆的那些女人!」女符神急忙道,她此刻想快點抓到江帆的那些女人,早點奪回自己的寶物,好快點返回符神界呢。

「楓姐,我們已經殺死江帆了,我馬上去稟告大風國的皇上宇文成才,請你稍等,我們一起去抓江帆的那些女人。」盛凌雲對著女符神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 盛凌雲已經投靠大風國了,她現在是宇文成才身邊的謀士呢,她和宇文成才說了,只要殺死了江帆,她要親自去北甲城告訴宇文成才。

女符神點頭道:「好吧,凌雲妹妹,你去吧,我在總兵府里等你,明天一早我們出發。」

盛凌雲和盛婉君走了,總兵府里只剩下了女符神,她獃獃地望著地上的灰燼,自言自語地道:「這個江帆就這麼死了?」眼神之中流露出不舍。

想起了江帆在水位面捉弄自己,在自己臉上畫鬍子,搞得她無臉見人。雖然她很恨江帆,但是她不得不佩服江帆,一名符皇境界的凡人,竟然制住了符神,這要是說出去,符神界肯定無人相信的。

「哎,可惜啊,這和江帆是個人才啊!如果將來成為符神,那以後的成就肯定十分驚人的!」女符神搖頭嘆息道。

突然地面上傳來聲音:「楓姐姐,是不是捨不得我了?」

女符神瞪大眼睛望著地面,「呃,哪裡發出的聲音?」女符神吃驚地道,因為地面上是一堆灰呢,一堆灰是不可能發出聲音的吧?

「楓姐姐,是我啊!我已經被你燒成灰了,我的魂魄和你說話呢!我以後就天天跟著你了!不管你是吃飯、洗澡、睡覺、上茅房我都和你形影不離了!」地面上那堆灰裡面發出江帆的聲音。

女符神吃了一驚,在符元界是有符魅存在的,這點和人界的鬼怪是一樣的,只是叫法不一樣而已。

「你,你變成了符魅!你,你為何還在這裡?」女符神吃驚地道,作為符神,他是知道的,符魅一般白天是不可能出現的,只有晚上的時候才出現。

「嘿嘿,我的怨氣很重啊,我可是被你活活燒死的,我以後就天天纏著你了,特別是你洗澡的時候,我就在旁邊參觀了!」地面上那堆灰笑嘻嘻地道。

女符神臉色大變,如果真的如江帆說話,洗澡的時候他就在旁邊觀看,那字如何洗澡啊!這可不行,必須把他趕走!

女符神雙手結印,嘴裡念著咒語:「驅魅咒!」一道符光一閃,地面上颳起一陣風,那堆灰被颳起,瞬間被吹出去了。

「哦,楓姐姐,你真夠狠心的,竟然想趕我走,我還會來找你的!」空中傳來江帆的聲音。

女符神望著天空,露出不安神色,「哼,你敢來,我就讓你魂飛魄散!」女符神冷哼道,臉上泛起紅色。

那堆灰被吹到了總兵府外,落在地面上,片刻之後那堆灰快速地變成江帆。他從地上爬了起來,望著總兵府壞笑道:「楓姐,你晚上洗澡的時候,我再去找你麻煩!」

江帆立即和納甲土屍聯繫,「傻蛋,你們在什麼地方?」江帆傳音道。

「主人,我們在神仙府裡面呢,您逃出來了?」納甲土屍傳音道。

「是的,我們已經逃出來了,我們到老符皇府去碰面吧。」江帆傳音道。

「好的,主人,小的馬上告訴主母她們。」納甲土屍傳音道。

總兵府距離符皇府不是很遠,十多分鐘后江帆到了符皇府,這符皇府大門緊閉,江帆的父母搬遷到大元城后,這裡就空置了。


雖然大風國佔領了塔州城,但是誰也沒有關注符皇府,因為符皇府太陳舊了,因此就空置在這裡了。

江帆從後院進入符皇府,後院已經是雜草叢生了,符皇府裡面一片荒涼。江帆到了大廳之中,大廳裡面桌椅都還在,只是上面一層厚厚的灰塵。

此時天還沒黑,一縷陽光照入大廳之中,江帆摸著桌子感嘆道:「沒想到幾年不來,符皇府都荒廢了!」

「主人,我們來了!」納甲土屍出現在大廳門口,他的背後跟著李志玲、梁艷、陳麗、舒敏、妙雅公主、趙輝、李清等人。

「老大,您是如何擺脫那個女符神的?」趙輝驚訝地道,他一直擔心江帆被女符神困住無法脫身呢。

「嘿嘿,多虧了再生秘術呢!」江帆笑呵呵道。

「老大,怎麼回事啊?您說給大夥聽聽!」趙輝好奇地道。

於是江帆就把總兵府里發生的事情說了給大家聽了,李志玲皺眉道:「沒想到盛凌雲恨你這麼深呢!」

「盛凌雲肯定十分恨江帆的,她無論是在人界還是在修仙界都受罪了,她轉世這裡的目的就是找江帆報仇的。」李寒煙搖頭道。

李志玲點頭道:「是啊!盛凌雲對江帆是恨之入骨啊!」她扭頭望著江帆,「江帆,如果盛凌雲落到你手裡,你打算如何處置她?」

江帆皺起眉頭,「我也不知道如何處置她了!叫我殺了她,我還真的有些於心不忍呢!畢竟我們的仇恨都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江帆搖頭道。


李志玲背著手,走了幾步,扭頭望著江帆,「盛凌雲的事情暫時擱下了,她的來歷都是個迷,還有她的幕後是誰我們也不知道,現在我們面對的是女符神,我們得想辦法制住她!」

「呃,志玲姐,想制住女符神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妙雅公主搖頭道。

李志玲點了點頭,「是的,女符神我們是很難對付,但是江帆曾經制住過她的,要制住她只有茅山點穴手。最頭疼的事就是江帆如何接近她,只有接近她才可以施展茅山點穴手。」

「是啊,關鍵就是要接近女符神,她曾經吃虧過一次了,她可定是不會讓江帆靠近的。」梁艷搖頭道。

「你們不用擔心了,我已經有辦法對付女符神了!」江帆望著眾人笑道。

「哦,你有什麼辦法對付女符神呢?」李志玲望著江帆微笑道。

「嘿嘿,等天黑了,我就去對付她!」江帆壞笑道。

看到江帆的壞笑,李志玲就知道江帆使壞了,「江帆,你又有什麼花花腸子了?」李志玲笑道。

江帆手摟住了李志玲的腰,「嘿嘿,我準備等她洗澡的時候去,你們說是不是很好玩?」江帆壞笑道。


李志玲搖頭笑道:「你呀,總是那麼壞,上次把她的臉畫得花貓似的,這次是準備再她身上亂畫啊!」

「嘿嘿,這次我不亂畫了,我要在她身上題字作紀念了!就在那兩座大山之間寫上江帆到此一游的字」江帆壞笑道。

李志玲撲哧地笑了,眾人也跟著笑了,「江帆,你太壞了,你這樣做,她是不會放過你的!我看你就算了吧!」李志玲搖頭笑道。

江帆搖頭道:「我可不能算了,就是她幫助盛凌雲,拿著刀砍我鳥窩,要不是我強悍本體防禦,我就變成太監了!必須懲罰這個女符神!」

江帆等人在大廳說笑著,不知不覺,天逐漸黑了下來,塔州城百姓都點起了燈火,遠遠望去就像滿天的星星。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 江帆覺得時間差不多了,對著眾人道:「傻蛋隨我去總兵府,其他人都呆在符皇府了,萬一遇到危險,你們就躲入神仙府中。」


李志玲點頭道:「好吧,你要小心點,那個女符神可不是好惹的,最好不要太過分了!」

「老大,你還是把那個什麼楓姐收了吧!」趙輝望著江帆道。

江帆搖頭笑道:「呵呵,我身邊女人已經夠多了,我才不收她呢!」江帆說完對著納甲土屍擺手,兩人迅速出了大廳。

江帆和納甲土屍從符皇府後院穿牆而出,他們迅速上了大街,雖然天黑了,大街上還有不少行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