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亦溪額間的直掉黑線,她怎麼知道她的名字,這難道不是在拍戲嗎?

2021 年 2 月 1 日

「我知道賤人在罵我。」

「好你個賤人,居然敢這麼跟我說話,小冬下去繼續給我淹死她。」粉衣女子原本極其漂亮的臉瞬間變得更加的扭曲。

女子一聲令下那個叫小冬的丫頭真的就跳下來了荷花池向著古亦溪移去。

古亦溪忍不住的挑挑眉,那丫頭是真的來向淹死她嗎?

… 她古亦溪是這種這麼容易就被淹死的嗎?

就在她準備先發制人的襲擊小冬的時候,不知道踩到了水裡的什麼一下就滑到在了水裡。

小冬剛才看著這樣子的古亦溪心中還是有些膽怯的,在她的認知里大小姐可是一個廢物,結巴醜八怪。

剛才大小姐的睿智的眼神簡直就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這一摔倒,才讓小冬的心得以平復。

急速上前一把抓住古亦溪的頭髮就向著水裡使勁的按下去,想要將古亦溪給淹死。

小冬雖然手上在動著,眼睛卻是緊緊地閉著的。

古亦溪不妨的被灌了幾口水,一道道模糊的幻影,席捲而來。

不是她的記憶卻裝進她的大腦,尼妹,她居然不再是她……

難怪她會一出水面就看到兩個古裝人,原來她悲催的蹦極出意外穿越了。

一把抓住小冬的手腕將小冬反壓制在水裡灌著水,水面不停的冒著氣泡,和輕微的『咕嚕咕嚕』的聲音。

古亦溪側頭看向了岸上的那個剛才淹死本尊的古樂婷,賤人,居然淹死自己的姐姐。

一把拋開了手中的小冬一步一步的在水裡吃力的向著古樂婷走去。


古樂婷沒有想到古亦溪居然會掙脫出小冬的束縛,反而將小冬給按進水裡。

正要下水去幫助小冬的時候古亦溪卻已經向著她走來。

無意中對上了古亦溪那雙如獵豹般的眼睛,古樂婷居然害怕了。

她自己都不敢相信她居然會害怕這個一直被她們欺負沒有靈力的廢物醜八怪,可她的眼睛的確嚇人。

就在古亦溪想要將古樂婷拉入水中的時候,『啪啪啪』的掌聲從荷花池邊的一顆大樹上傳來。

古亦溪和古樂婷同時抬頭看向了掌聲的來源。

映入她們眼眶的是一個少年,少年坐在茂盛的大樹的樹榦上,一頭烏黑的頭髮發著淡淡的光澤。

一雙深黑的眼眸深不見底,健康紅的薄唇向上彎起,高挺的鼻樑,整個臉簡直是神一般的完美,還帶著濃濃的王者氣息。

外露的脖頸肌膚細緻如美瓷,古亦溪忍不住的咽了咽唾沫,她這是穿越來看美男的嗎?

這男子絕對是極品,極品中的極品。

「五,五皇子,您怎麼來後院了?」古樂婷一臉尷尬輕皺眉頭的小聲問道。

古亦溪聽到古樂婷的話嘴角抽了抽,原來這個極品帥哥就是五皇子軒轅弘皓,難怪帶著王者氣息。

「三小姐,本皇子只是隨意的走走而已,不知道怎麼的就來到了後院,然後就在大樹上睡著了。」軒轅弘皓一臉笑意的說道。

他的笑很美,很俊,很無雙,不過他此刻的笑意沒有人知道到底是個什麼意思。

特別是古樂婷剛才她可是和小冬在這裡將古亦溪給淹死在荷花池,只不過這個廢物命大沒有死。

古亦溪倒是沒有再看這位五皇子,而是裝作很辛苦的樣子慢慢的吃力的爬上岸去。

一上岸就頭也不回的按照腦中的記憶向著自己的小院走去。

反正她的本尊都是這裡出了名的廢物醜八怪,誰會計較她的禮儀行為。

… 軒轅弘皓本來還想說什麼的,看著古亦溪離開的身影,一個輕身一躍就跟了過去。

獨留下了水裡的小冬在有氣無力的呼吸著空氣,岸上的古樂婷也傻了眼。

現在她已經不再去想軒轅弘皓有沒有看到她們想要淹死古亦溪,而是軒轅弘皓為什麼去追古亦溪。

堂堂的五皇子撇下她這個東林國的第二大美女不管,卻去追一個廢物醜八怪。

「你站住。」軒轅弘皓在古亦溪的身後大喊道。

古亦溪卻全當沒有聽到一樣,繼續的向著自己的院子走去。

「本皇子叫你站住。」軒轅弘皓的聲音變得有些不悅。

他堂堂一個皇子居然被一個小女子給無視,這個女子還是廢物傻瓜醜八怪……

傻瓜?他怎麼忘記了她是個傻瓜啊,軒轅弘皓本來很生氣的樣子,一想到古亦溪是個傻瓜,嘴角卻不由得勾了起來。

他居然跟一個傻瓜計較,可是她真的如傳言那般嗎?

他的直覺告他,眼前的這個女子絕不是傳言的那樣,當然除了丑……


雖然不是很清楚的看見古亦溪的臉,但是遠遠的看到她那黑白各半的臉,軒轅弘皓不僅的搖了搖頭。

傳言的確是不可全不信的,就算不是傻瓜,但是也是十足的醜八怪。

「五皇子,我們到花園裡去逛逛吧。」古樂婷那溫柔的讓人舒筋麻骨的聲音突然從軒轅弘皓的身後響起。

軒轅弘皓輕皺眉頭,剛才的那一幕,他是看的清清楚楚,如不是自己親眼所見,他真是想不到一向是天下第二大美人的古樂婷居然這般的心狠手辣,連自己的親姐姐也不放過。

「本皇子還有事,你自己去吧。」軒轅弘皓說完就徑直的離開,甚至的根本就沒有回頭看一眼古樂婷。

古樂婷聽到軒轅弘皓的話,看著他離開的瀟洒的背影,心中頓時不安和焦躁起來。

幾位皇子中就只有軒轅弘皓的性子最好,從來都不會拒絕任何人,可是今天他居然拒絕了她這個天下第二大美女。

古樂婷一直看著軒轅弘皓的背影,直到消失不見,纖長的手指上的漂亮的長指甲狠狠的掐進了肉里。

「小小,小姐。」小冬已經從荷花池裡爬了上來,一身濕漉漉的,被凍得瑟瑟發抖。

『啪』一個清脆的把掌聲響了起來,「廢物,一點小事都做不好,眼看著外祖母就要來了,而那個賤人有還活著,你是存心想本小姐進不了皇族嗎?」

『啪啪啪啪』接連著幾聲脆響,小冬的臉就像是饅頭般的腫了起來。

「不,小姐,奴婢真的已經儘力了,不知道為什麼那個賤人先前就已經沉入了荷花池,後來會突然游上來了。」小冬跪在地上。

整個頭都已經貼到了地上。

古樂婷聽到小冬的話,揚起手的突然停了下來,一臉的沉思。

剛才的那一幕她就覺得奇怪,只是五皇子的出現擾亂了她的思緒,現在小冬說起,她才明白過來,好像真的是這樣。

她們已經合力的將古亦溪給淹死了拋進了荷花池,還在她腰上綁了一塊石頭,都已經過去片刻了她怎麼還能游上來?

… 古亦溪拖著無力的雙腿,終於回到了她腦中記憶里的那個她住的地方。

只覺得頭好疼好疼,雙手用力的揉了揉頭,她到現在都還不敢相信。

她居然會被自己認為是一輩子的好姐妹的人給背後捅一刀。

還特么悲催的穿越,穿越過來還差點死翹翹了。

接受不了,難以接受啊。

一個清脆的聲音打斷了古亦溪的思緒,「小姐,你去哪裡了,小春到處在找你。」

古亦溪輕抬眸只見一個一身淺綠衣裙的小丫頭出現在了自己的面前,憑著本尊的記憶她知道小丫頭就是她的侍女小春。

「小姐,你這是怎麼了,怎麼全身都濕透了?」小春看清楚了古亦溪的樣子的時候一聲驚呼。

古亦溪倍顯疲憊,「小春,我沒事兒,只是掉進荷花池了。」

「小姐,你……你不結巴了?」小春一臉的擔憂和不可置信,再一次的驚呼了起來。

古亦溪聽到了小春的驚呼,心中很明顯的有底了,看來老天爺還真是對她不薄啊。

被好姐妹暗害致死,悲催的穿越,差點被淹死。

現在沒有死了,居然還能真的穿越到了這種極品人身上。

「你家小姐不結巴了,你很不高興嗎?」古亦溪一臉的憤怒和鄙夷。

如不是的自己的記憶力這小春對她極好的話,她一定會一巴掌拍死小春。

小春原本還在震驚之中,耳朵里飄進了古亦溪冷冰冰的話語,這才回過神來。

「當然不是,是小姐的變化太大了,小春一時間接受不來,小春沒有不高興,反而是很高興,很很很高興。」小春都不知道怎麼表達她心中此刻的激動了。

自己苦苦守候了十幾的年的廢物,傻瓜,醜八怪,結巴大小姐今天居然不傻了也不結巴了,她能不高興嗎?

「很高興就好,小姐我累了。」古亦溪說的是實話她的確是累了。

身體累,虛脫一般的累,心也累,被好姐妹在背後捅了一刀豈止是累,簡直是痛,痛徹心扉的痛。

「小姐,今日府中有很多客人,老爺交代我們不要去前廳的,既然你累了,那就好好的休息吧。」小春急忙扶住了古亦溪的手臂。

古亦溪心中冷哼,不要去前廳?現在就是來請她去,她也不去。

她必須得好好的睡一覺補充一下身體的能量,要不然在遇到像剛才那樣的事情就糟了。

任由著小春將她扶進了房間。


「小姐,你要先清洗一下再睡嗎?你全身都濕透了。」小春將古亦溪扶到了椅子上坐了下來。

「好吧,你去準備點洗澡水吧。」古亦溪雖然早就疲憊不堪,但是身上這麼濕漉漉的明顯的不舒服。

小春聽了古亦溪的安排,很高興的就下去準備洗澡水了。

她的大小姐今日好像很不一樣了,變得很聰明也不結巴了。

古亦溪看著小春離開的背影,心中很是不解,這小丫頭到底在高興什麼?

快速的環顧房間里的一切,不過這本尊雖然是什麼廢物傻瓜的,但是這個房間嗎?

還真的不是一般的豪華,應有盡有,布置得也很漂亮。

求點擊、求推薦、求書評,各種求!無香交流群:332855104歡迎你

… 那個梳妝台旁邊的一個錦囊給吸引了,那是一個綉著金色九尾狐花樣的錦囊荷包。

古亦溪在好奇心的推動下拿起了梳妝台上的錦囊荷包。

雖然一向對這些個手工藝不感興趣的古亦溪卻對這荷包產生了一種愛不釋手的感覺。

「小姐,水準備好了。」小春的聲音突然從門外響起。

古亦溪微微轉頭,手裡還拿著那荷包,「這個荷包是……」

本來古亦溪想問這個荷包是誰的,為什麼她有任何的本尊的記憶卻唯獨是對這荷包一點印象都沒有。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