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夜咲夜不停的賠禮道歉,讓我只能無奈的撓了撓頭。

2021 年 2 月 1 日

「吶,東方,接下來你打算怎麼做?」

魔理沙湊過來問道。

「那還用說,當然是去抓住罪魁禍首了。」

不能再對那東西置之不理了,不做點什麼的話,遲早會出大事的。

到那時候再補救,可就後悔莫及了。

「咦,你親自出手嗎?」

少女露出了驚訝的表情來,也是呢,這種事情,或許她覺得自己出手就足夠了。

「沒辦法,光靠你們是抓不住它的。」

「嗨嗨嗨,小看人也該有個限度啊!」

明顯,我的話令到對方覺得不滿了。

「笨蛋,這可不是實力的問題。」

僅僅是打算趕跑逃走的痕,光靠魔理沙一個人都足夠了。但是如果是想要抓住它,再多的人也沒用。畢竟一旦碰上了那東西,就會變得跟大妖jīng一樣,立刻會受到感染的。

「反正我是一定會跟著去的。」

「隨你的便。」

「嘿,也算我一個啊!」

shè命丸文也舉手請求加入了,真是位勇敢的少女呢!

不過,我認為她實際上只是想跟著去取材罷了。

「東方大人,如果不嫌棄的話,咲夜也希望能夠同行。」

十六夜咲夜的話,反倒讓我稍微吃驚了一下。

「你不回去嗎?你家那位可是會生氣的哦!」

「這個……大小姐會理解的。」

女僕長臉上露出了憂鬱的神sè,不過跟著就堅定地點了點頭。

「是嗎?那就先謝謝你了。」

我笑著說道。

「反正,也不過是順路。」

「順路?」

三位少女的頭上不禁跳出了幾個問號來。

「嗯。」

我十分肯定的點點頭。

「它的下一個目標,我已經知道是誰了……」 蔚藍的天空,數片白雲緩慢的飄蕩而過……

雖然這隻不過是八雲紫腦內想象出來的畫面,但是,這也從另一個方面說明了,裂縫妖怪的心情此刻相當的不錯。

「啊,天氣真是好呢!」

自從把冥夢那傢伙交託給靈夢照顧之後,八雲紫就覺得自己的內心再一次獲得了zìyóu,那種拘束的壓迫感完全消失了。

果然包袱什麼的丟給別人背是最正確的做法啊!

還有就是,在她的強烈抗議之下,幽幽子終於不再動不動的就抱住她了。

真是可喜可賀,可喜可賀啊!

心情愉悅之下,八雲紫忽然來了雅興,想做一件她已經很久沒做過的事情。

寫毛筆字。

讓八雲藍磨好墨,鋪好紙,女孩拿起毛筆,然後凝神屏氣。

一分鐘過去了。

兩分鐘也過去了。

第三分鐘……

「哈……」

對方過了那麼久都沒有動作,令西行寺幽幽子倍感無聊的打了個呵欠。

「還沒好嗎?紫。」

「嗯……」

八雲紫歪頭盯著白紙半天,最後嘆了口氣,把毛筆放了下來。

「不寫了。」


「誒……這麼快就放棄了嗎?」

「因為,總覺得很麻煩的樣子。」

女孩撓撓頭,太久沒動過筆,都有些忘記怎麼寫了。現在寫出來的字肯定非常難看,被她們見到了絕對會被笑死的。

「唉……」

真是的,白白讓自己期待了那麼久。

「藍,把東西先收起來。」

「是。」

靜靜等候在一邊的式神立刻過來,把硯台和紙張都端走了。

「紫……」

趁著八雲紫沒注意,幽幽子撲過去,從後面把她摟住了。

「誒,你這傢伙。」

一時沒大意,又被對方偷襲成功了嗎?

「嗚……」

幽幽子只是抱著她,眯著眼,滿臉的愜意。

事到如今,八雲紫也只有任由對方為所yù為了。

「紫你的頭髮看來還是應該紮起來比較好呢!」

「喂,我的頭可不是玩具啊……」

發現亡靈小姐充耳不聞的又開始折騰起自己那頭長發了,女孩只能無比鬱悶的嘆了口氣。

「紫,老是唉聲嘆氣可是很容易老的哦!」


「那還不是因為你的錯。」

「誒……怎麼怪到人家頭上來了。」

少女頓時把嘴嘟了起來,這麼說實在是太過分了啦!

八雲紫沒有再吱聲,幽幽子也只是興緻勃勃的把她的頭髮紮成了一條條的小辮子。

「吶,幽幽子,你來這邊也有多少天了啊?」

「嗯,讓我想一下。一,二……」

亡靈少女扳著手指頭,認真的數了起來。

「……七,咦,剛好七天呢!」

「是嗎?都有一個星期了啊!」

跟從前相比, 神算狂妃:寵夫為帝

「幽幽子,你也是時候該回去了……」

頭頂上的動作忽然停住了,八雲紫感覺有點不對勁,轉過身看去,就發現西行寺幽幽子正眼含淚花望著自己。

「嗚嗚,紫你要趕我走了嗎?」

「笨蛋,我不是這個意思。」

女孩頓時覺得哭笑不得了,這個傻瓜,怎麼總是會想到奇怪的方面去的。

「我只不過是想,你和妖夢過來這邊都那麼長時間了,白玉樓沒人護理,現在恐怕都長滿雜草了?」

「放心,不會有事的。」

這麼一點時間,白玉樓周圍的草可長不了那麼快的。

不過庭院會變得又臟又亂卻是十分肯定的。

「就算你不擔心白玉樓。」

八雲紫趁此機會,脫離了幽幽子的控制,坐到了她的對面去。

「你一直待在此岸不回去的話,四季又會變得很羅嗦了的?」

「唉……」

這句話,似乎切中幽幽子的要害了。

說的也是,四季映姬可是有拜託她幫忙管理那些等候審判的靈魂的,儘管平rì里其實也並不需要為它們做些什麼,然而真的放任不管的話,閻魔大人必然會有很大意見的。

「真……真是討厭呢!」


少女的情緒立刻變得十分的低落,白玉樓就只有魂魄妖夢能陪她說幾句話,實在是太無聊了啊!

「要不,紫你們也一起走。」

「對不起,這一次的話,恐怕不行了。」

對於幽幽子的請求,八雲紫面sè平靜的搖了搖頭。

不僅僅是這一次,今後她都去不了冥界了。

「誒……為什麼?」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