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董事長,可以停下車子了。”麥稍稍說道。

2021 年 2 月 1 日

“這附近哪有農家樂?你沒搞錯吧?”陳生困惑詢問,可還是在路邊停下了車子。 “董事長,我想要吃的美食就是你,我想吃你很久了。”

麥邵邵一邊說着,一邊將櫻桃小口送到陳生的嘴脣上,發動猛烈攻擊。

好一陣子,陳生才反應過來,自己被霸王硬上弓了?臥槽,這可是他前世幻想中的情節,在這一世實現了。

自己重生後的第一次,還是在車裏,這太特麼的有紀念意義了。

被動承受,可不是自己的風格。雖然實戰經驗不豐富,但是蒼老師櫻老師的作品,可是深入探究過。

戰場上轉瞬即逝,女將軍很快便被逼入到角落中,只能被動防守。

銀槍將軍長驅直入,卸甲入城,女將軍浴血奮戰,頑強抵抗。

然,女將軍體弱力竭,不得不低頭求饒。

銀槍將軍怎可輕易放過,大戰三百回合,殷紅落滿地…

“董事長,我吃飽了!”麥邵邵露出心滿意足的笑容。

“沒吃飽的話,我們可以換一家餐廳。”陳生爽朗一笑。

“不了,吃不下了,董事長送我回去吧。”麥邵邵好像聽到了非常恐怖的事情,連連搖頭。

她已經力竭體虛,無力再戰。

送麥邵邵回了家,陳生才心滿意足的回家。這一夜,可能是因爲勞累的緣故,睡夢格外香甜。

然而,這一晚,無數人從睡夢中驚醒,哭號的聲音順着風傳出去很遠很遠…

清晨,陳生走出房間,便聽到李老的彙報,王家一夜之間被滅門,男女老幼連帶保安管家,七十六口,全部變成了屍體。

“四年前的滅門案再一次出現,會不會是林炎做的?”老李吞嚥了一口口水詢問道。

他經歷過各種大風大浪,可在清晨得知這個消息的時候,還是被嚇到了。

“難道沒有人看到兇手嗎?”陳生困惑詢問。

按照林炎的風格,應該是大庭廣衆之下才對。須臾,陳生明白了,林炎是在畏懼龍國官府。不是畏懼,是不想正面衝突。

“沒有,幾大家族的人應該已經過去了。我們要怎麼做?要不要暗中調查?”老李詢問。

別人的死活他不理會,只關心會不會牽連到陳家。

“不用,我知道兇手是誰。準備好花圈紙錢,我要去拜祭一番。”陳生的話語前所未有的堅定。

既然自己無法避免,他便要適應血腥的生活。這才僅僅是剛剛開始,接下來的滅門慘案會不間斷的爆發。

想要適應,只能親眼去看。

老李很擔憂,可還是都沒有說什麼,下去準備去了。

一個小時後,陳生來到王家莊園,曾經喧鬧豪華的莊園,變成了血腥之地。空氣中飄散的血腥氣息久久不散。

王家的人和保姆保安等,屍體橫陳在莊園的任何角落,有的被開膛破肚,有的被斬首。

最甚者,是王家的三歲幼孫,竟然被活生生的撕裂成了兩半…


幾大家族的人都已經到來,見到這一幕,要麼沉默,要麼暴怒。

“陳兄,你來了啊。沒想到一覺醒來,四年前的慘案重現了,比之前還要慘烈。”趙恆第一個走上前來打招呼。

“的確悽慘!”陳生從牙縫裏面擠出來幾個字。


他的胃扭曲到了一起,胃液倒流。今早特意沒有吃飯,還是忍不住嘔吐,身體控制不住的顫抖。

他緊咬着牙關堅持,纔沒有在第一時間跑到衛生間嘔吐。

自己絕對不能夠退,堅持過去就適應了。

“是啊,王家在林城的根基被拔了。有王家的旁支沒有住在這裏,也被斬殺殆盡,一個不留,只剩下王家兩個在海外的孩子倖免遇難…”趙恆嘆息着說道。

“陳兄也如此憤怒啊,我剛看到這樣的場景,也和陳兄一樣,怒不可遏。這種事情,簡直是天理不容。”許家家主許明濤走過來,怒聲說道。

四大新興家族,許家和王家的關係是最爲密切的。許明濤也是第一個趕到現場來的人。

當下他便下令,一定要徹查這件事情。

陳生淡淡一笑,沒有迴應。如果你沒有參與四年前的滅門,我便相信了你說的話。

隨後,許明濤將陳生等人全部請到正堂裏面去,商量着接下來的事宜。讓陳生意外的是,穆家家主並沒有前來,只是派遣了一個不重要的弟子前來。


書中便提到,此人是一個有大智謀的人,果然不假。

“還是應該通知兩個在外的後輩,讓他們回來處理。”趙恆提議。

家族被滅門,讓在外的人回來處理,這本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可是在場所有人都很奇怪的保持沉默了。商量後續的事情,當然也包括趙家的資產和生意。趙家的兩個後輩,就算是天縱之才,只怕也無法支撐偌大的集團。售賣一些項目和公司是免不了的。

“我覺得不妥。這不是一兩個人死亡,而是滅門。若是兩個後輩回來了,只怕也會一樣,在外面反而是安全一些。”沉默中,陳生開口。

聞言,衆人眼前一亮,紛紛附和。他們心中都是這樣的想法,只是誰都不願意率先開口罷了。

“這樣是可以行得通,只是王家的資產不能夠沒有人回來主持。再者,家族發生這麼大的事情,若是兩個後輩不回來送終,以後他們如何做人,如何在他人面前擡得起頭來?陳兄,您再度出山,有很多事情需要處理,還是不要在這種事情上浪費太多時間了。”一直沉默的許明濤提出來反對意見。

“許兄有什麼好辦法呢?”陳生反問。

“我已經通知兩位賢侄,他們正在趕回來的路上。三天之內,必然會返回林城,葬禮還得是由他們來組織。至於尋找兇手和處理後續事宜,我許明濤當仁不讓,誰讓我和王大哥是拜把子的兄弟呢?”許明濤迴應。

老狐狸!陳生在心中暗罵一聲。都已經做好了決定,還來找他們商量,這不是拿他們當利用品嗎?全權處理王家滅門的事情,這份恩情,便足以讓王家後輩對他感恩戴德。

“那兩個人的安全要怎麼辦?你就一點都不擔心嗎?”陳生擔憂的詢問。

四年前,這兩個人又沒有參與。幾大家族被滅門的結果,他改變不了,爲首的人也應該死。可是這兩個後輩,手是乾淨的,不應該白白犧牲。 再者,那是王家最後的一點血脈,作爲土生土長的龍國人,血脈延續的思想也在陳生的腦海中根深蒂固。

許明濤笑着迴應:“那就不勞陳兄費心了。我許家的保鏢足夠多,也足夠厲害。上個月,我剛剛從海外新招來了兩個保鏢。我知道這一次我們所面對的敵人很強大,爲了萬全,我請了衡先生來幫忙。”

衡先生,是江北赫赫有名的武學大家,此人一掌可以擊殺一頭老虎。此人的造詣已經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被譽爲江北五大戰王之一。

並且,衡先生並不是一個人,坐下還有十二弟子,雖然都是後輩,可也都是一代大家,實力要比普通的保鏢厲害許多。

這是一方強大的勢力,書中也有着介紹。只是在書裏,出場比較晚,但是死的比較快。

聽到這個名字,其他人都無話可說,衡先生足以保護王家兩個後輩。

想要爭一爭的幾大家族,也都放棄了。許明濤做的實在是太周全了。

“你既然如此有信心,我也無法再說什麼。不過,我也提醒許兄一句,別將別人的痛處,當成是自己的斂財手段,更不要掉以輕心,你和王家關係密切,怎麼確定王家的敵人便不是許家的敵人呢?”陳生提醒道。

爭奪利益,那得是有命活着的人,纔有資格享受的。

“多謝陳兄提醒,我也用同樣的話回敬陳兄。王家已經遭逢大難,誰也別想在這個時候謀取私利,我許明濤第一個不答應。”許明濤擲地有聲。

在他以及所有人心中,都認爲陳生那樣提議,是爲了自己的利益。

陳生懶得去解釋什麼,索性不再言語。

“對了,許兄,你覺得這一次的兇手會是誰呢?”一人詢問。

“我還無法確定。可鬧出來這麼大的事情,他隱藏不了。三日之內,在兩位賢侄回來之前,我一定會調查出來,給王家幾十號人的在天之靈一個答覆。”許明濤說道。

“有沒有可能是林炎?若說仇恨,林炎最大。”趙恆試探着詢問。

“怎麼可能?林炎雖然很強,卻也就那樣。他身邊也沒有幾個人,哪有實力滅門高手無數的王家呢?諸位,這些天我可一直調查林炎,他基本沒有走動,不和人來往,連最普通的人脈都沒有。”許明濤鄙夷的說道。

其他幾人也都搖頭,直接將林炎否定。


混都市靠的是什麼?不是才華,而是人脈。沒有人脈,寸步難行。

聽到這些人的話,陳生冷笑一聲,離開了大堂。這些人果然和書中一樣,自信過了頭。他也沒有去提醒,因爲就算提醒了,也沒有人會相信。

不過,陳生還是吩咐老李,尋找兩個王家後輩的聯繫方式。

“陳叔叔,我已經在趕回來的路上了。我王家遭逢大難,還請陳叔叔和幾位長輩幫忙處理,王耀感激不盡。”

電話那邊是王耀帶着哭腔的聲音。

“你放心,我們會處理的,總不能夠讓你的家人暴屍荒野。只是我給你打這個電話,並不是催促你們兄弟回來,而是要阻止你們歸來。王家滅門,兇手還沒有探查出來,你們在這個時候回來,太危險了。我…”

“陳叔叔,你怎麼能夠說出來這樣的話?你也是一個人物,我叫你一聲叔叔,你怎麼能夠在我王家遭逢大難的時候落井下石呢?你可還有點良知,還是個人嗎?我告訴你,就算我王耀死了,也一定要回去,就算我王家集團倒閉,也不會讓你這個小人得逞。想趁着我王家重創,搶奪我王家的資產,你是在做白日夢。”

“我現在很懷疑,我王家滅亡和你有關。我知道,你一直瞧不起我們四大家族,也一直想要吞併我們。可你也不掂量掂量自己,你特麼的有多少能力,還想要逆天而爲!”

不等陳生將話說完,便被王耀直接打斷,一通怒罵。

一直等到王耀發泄完了,陳生纔再次開口。

“王耀,你知道你情緒激動,也知道你覺得我別有用心。可我的良知,還是讓我提醒你一句,不要回來。我敢保證,當你落地之時,便是你頭斷之日!你想保護家族的財產,不一定要自己回來。你可以找律師,先凍結集團所有資產,停止所有項目。這麼做會有損失,卻也能夠保住集團。”

說完話,不給對方迴應的機會,陳生直接掛斷電話。他好心提醒,並不是找罵的。如果此人愚蠢到主動送死,他也沒有別的辦法。

“我若是聽了你的,那纔是愚蠢到家了。陳生,我就不信,兇手還會來殺我。”

王耀盯着電話,冷哼一聲。

掛斷電話的陳生並沒有立刻離開,而是留下來幫忙處理事務,兩個時辰之後,他才離開王家莊園。

一離開之後,陳生便跑到無人的地方,大口喘氣,來發泄心中的壓抑和恐懼。

好一陣子,他才舒緩很多,可腦海中血腥的場景卻一直都在,久久揮散不去。

不過,慶幸的是,他堅持下來了。他沒有做逃兵,這便是一次莫大的勝利。

“叮,恭喜宿主突破自己,內心強大了十倍,獎勵宿主二十點氣運值!”

腦海中,傳來系統的聲音。

“這也可以有獎勵?”陳生喜出望外。

看來這一次壓迫自己,還是有些好處的。

“當然,人在變得強大時,是會影響氣運的。如今宿主心理承受能力強大十倍,帶動着您自己的氣運也會發生變化,這些氣運值是你自己的。”系統解釋。

原來不僅僅是主角有氣運,而是人人都有氣運,只是尋常人的氣運太少了而已。

“是的,就是這麼回事,天地萬物都有氣運,只是大多數人都少的可憐,不值一提。”系統說。

“臥槽,你怎麼能夠知道我心裏面想什麼?”陳生突然反應過來,嚇了一跳。

剛纔這句話可是他的思維,並沒有說出口。

“當系統開啓的時候,我和宿主是一體,不僅僅是宿主在想什麼,包括你在做什麼,我都知道。”系統解釋。

“那沒開啓的時候呢?”

“我們在兩個世界。” 還好還好,陳生放心下來。如果自己的一舉一動都在別人的監視下,那可太痛苦了。

看來以後自己不能夠隨便開啓系統了,要分場合。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