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團華光從水底衝出,兩名英武不凡的青年殺氣沖霄,各自提着一串鬼怪頭顱衝出水底。

2021 年 2 月 1 日

“南宮無雙!”“楚雄南!”秦陸認出兩人,好整以暇的微笑。

兩人斬殺的水鬼衆多,不過就算加起來也抵不上自己手中的八臂天魔一顆頭顱,何況一秦陸眼下的心境是犯不着去嫉妒兩人的。

南宮無雙和楚雄南將人頭收起,不冷不熱的朝秦陸打了個招呼,卻沒有再度鑽入陰河尋找水母鬼王。

秦陸哂笑一聲,擺手道:“兩位兄臺,請便。”

南宮無雙警惕的看着秦陸,並未行動,看來他還是有些不放心。

楚雄南的眼珠滴溜溜的轉悠,皮笑肉不笑的說道:“秦兄神威蓋世,我等兄弟這點積分怕是難入秦兄弟法眼啊。”

這廝嘴上說的客氣,一雙眼睛卻不住的打量着秦陸,其實目的和南宮無雙一樣。

秦陸心裏感到好笑,他伸手往懷中一摸,取出八臂天魔的靈魂殘片在兩人面前晃了晃。

“天魔?他竟然殺了一頭武聖武藏境界的天魔?”南宮無雙和楚雄南面面相覷,難以置信。

天魔力大無窮,神通廣大,兩人壓根兒就沒想着招惹這等龐然大物。

秦陸竟然憑藉一人之力斬殺天魔,他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南宮無雙的眼睛有些發紅,說不嫉妒那是自己騙自己。就算是深沉的楚雄南,一顆七竅玲瓏心也往外冒着酸水。

楚雄南“嘿嘿”乾笑了兩聲道:“秦兄,剛纔我沒看錯吧?那竟然是天魔的靈魂殘片?”

秦陸對楚雄南並無好感,既然這廝一直在刺探自己,也罷,就讓你見識個明白。

想到這裏,秦陸也笑了,笑的春光燦爛:“兩位兄臺,在下剛纔閒着無事,在這九幽空域外圍閒逛。沒想到碰見一頭八臂天魔擋路,在下看不順眼也就一刀結果了它。”

秦陸一副輕描淡寫的模樣,他說的越隨意,南宮無雙和楚雄南越是窩火。

這小子以往不過是武尊巔峯,勉強進入武聖境界,也高不到哪裏去。

一刀結果了它?它可是八臂天魔啊,你秦陸說得好像殺雞宰羊般輕鬆。

可是,八臂天魔的靈魂殘片確實在這小子手上啊。

看秦陸得意的把玩着手上的八臂天魔殘片,兩人對望一眼,得出一個結論:這小子是瞎貓撞上了死耗子。

可爲什麼偏偏是這小子撞大運呢?

秦陸嘴角揚起,一抹笑容掛在嘴角,別提有多得意:“兩位兄臺,不是我誇口,像這等鬼怪我還真沒放在眼裏。”

“那是,那是!”楚雄南不懷好意的奉承了一句,他突然計上心頭:“秦兄弟少年英雄,我楚雄南真是自愧不如啊。這條陰河內有一厲害的水母鬼王,我們和它激戰半日還是無功而返,唉!”

楚雄南這是以退爲進,引誘秦陸去戰那水母鬼王,自己和南宮無雙好坐收漁利。

秦陸一眼就看穿了楚雄南的詭計,卻也不揭破,裝出一副二百五的樣子滿心歡喜的道:“楚雄,南宮兄,我秦陸斬殺此獠是手到擒來,全不費功夫無。不過兩位兄臺折騰了大半天,我也不好能奪人所好啊。”

嘿嘿,在你秦大爺面前耍心眼兒,我們連環塢出身的殺手可是搞陰謀的祖宗!

秦陸心裏冷笑不已,他冷眼觀看兩人的反應。

果然,楚雄南以爲秦陸不過是說大話,愈發要他下陰河捉拿水母鬼王。南宮無雙也出言附和,看來兩人都認定了秦陸不可能一擊湊效。

秦陸突然乾笑兩聲,裝作爲難道:“兩位兄臺既然對小弟寄予厚望,我就卻之不恭了,不過我實在是心中有愧啊。”

楚雄南笑道:“秦兄弟,你天資過人,我沒有異議。”

“我也無異議!”南宮無雙沉聲道。

這南宮無雙也是條漢子,現在爲了奪得那點積分也玩起了陰謀詭計,實在是令秦陸扼腕長嘆,大叫可惜。

擠兌夠了,戲也演足了,秦陸大搖大擺的說道:“兩位兄臺稍等,我去去就回!”

“轟”的巨響,秦陸一刀斬落,將這道陰河截成兩段,他身形如電,沒入萬頃黑色波濤之中。

分開的兩道水牆一合,陰河波濤洶涌,狂風四起,河底傳來沉悶的聲響 南宮無雙和楚雄南面色一變,兩人凝神諦聽,若是有變,兩人會毫不猶豫的潛入地底,殺死水母鬼王。

“嗡!”一股寒冷邪惡的氣息阻擋了兩人的窺探,緊接着兩人的頭腦巨響,如受重錘轟擊,差點眩暈栽倒。

好強大的氣息,竟然阻擋了探查,看來這秦陸是凶多吉少。

南宮無雙和楚雄南握緊兵刃,彼此都看到對方眼中的喜悅。

殺!殺他個天昏地暗,我們纔好坐收漁利。

水下嘶吼震天,一道道黑色的葵水陰雷在水面炸響,形成浩蕩的水龍捲直衝雲霄。

水浪滔天,無數漩渦涌動,整個河面突然變作血紅色。

血!無數血水奔涌,形成了壯麗的血花,將整條陰河侵染的通紅一片,觸目驚心。

“嘩啦!”一個巨大的漩渦憑空出現,一道血光衝出河面,化作一頭張牙舞爪的龐然大物衝向雲霄。

“水母鬼王?”南宮無雙和楚雄南面色一喜,準備斬殺此怪。

“轟隆”巨響,刀光若奔雷電閃,從九天而下,捲動浩蕩風雷。

水母鬼王被絕世刀光劈中,立刻散作一團血霧,神魂俱滅。

“哈哈- – -”秦陸從血霧中衝出,得意的大笑道:“兩位兄臺,在下卻之不恭了。”


“這- –楚雄南,怎麼會- –”南宮無雙面如死灰,他施展傳音入密,質問楚雄南。

“這- – -我也沒有料到啊- – -”楚雄南這次算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衰到家了。

兩人追殺這水母鬼王數個晝夜,不眠不休,就是爲了奪一件大功。現在倒好,秦陸一來白撿了這麼大個便宜。

楚雄南的臉色青紅不定,手指狠狠的掐着掌心。

他和這頭鬼王交過手,對方實力強橫,遠在自己之上。

可是秦陸只靠一己之力,就斬殺了這頭水母鬼怪,他的真實戰力絕對在自己之上。

順着這個思路,楚雄南進而想到了另一個問題:秦陸一向謙遜有禮,今天卻一反常態這說明了什麼?

難道他早就看穿了自己的意圖,故意演戲引誘自己上鉤?

楚雄南越想越氣,只覺得自己就是天下一等一的大傻瓜,被人賣了還幫着別人數錢。

屈辱和憤懣令楚雄南心火大熾,可是他卻不敢妄動,因爲秦陸的刀遙遙舉起,有意無意的指着楚雄南,殺機凜冽。

楚雄南心頭打了個寒顫,他注意到秦陸的眼睛。

黑色的眼眸深處,有血色火焰燃燒,這根本不是人類的眼睛,而是地獄修羅的眼眸。

好可怕的眼神,秦陸的實力絕不是自己能招惹的。

楚雄南在楚家綽號智多星,他當下壓住怒火,賠笑道:“秦兄弟真是英武過人,這頭水母鬼王實力非凡,沒想到還是栽在秦兄弟手裏。”

“哈哈- –”秦陸連正眼也未瞧一下楚雄南,他留下一個高深莫測的背影,聲音卻遠遠的傳來:“我要到空間深處看看,陰河裏的其它水怪就留給你們收拾吧!”

語氣狂傲,氣得南宮無雙渾身顫抖,一股從未有過的挫折感油然而生。

楚雄南也低下了頭,他的眼睛裏滿是恨意,卻無法發作。

嫉妒只有在實力相當的情況下才會產生,秦陸數個回合內斬殺掉水母鬼王,實力強橫,已經不是他們所能望其項背的。

明知被人羞辱,兩人偏偏無可奈何,他們第一次體會到了弱者的滋味。

其實,秦陸最後那番話是有意爲之,他的目的就是要打擊兩人的武道意志。

武者逆天行道,憑藉的就是一股與天地爭輝的強悍志氣。

秦陸打擊了不可一世的南宮無雙和楚雄南,用強悍有力的事實向兩人證明了巨大的差距,徹地的擊潰了兩人心底的驕傲,沒有一段時間是難以恢復了。


這兩人,雖然不像霍子方和宇文敵那樣處心積慮的針對自己,但絕對不是什麼朋友。面對潛在的對手,秦陸也不會手軟,直接往兩人的心窩捅了刀子。

越過陰河,秦陸繼續深入九幽空域,沿途斬殺鬼怪,踏着鮮血前行。

行進了約莫五千裏,前方的星域赤紅如血,一顆顆星辰烈焰翻卷,好似灼燒的巨型火球。

秦陸舉步踏入這一星域,就感受到星域深處一道灼熱的目光注視着自己。

對手散發出的氣息異常強大,一下子將秦陸的戰鬥慾望點燃。

戰鬥,唯有激情的戰鬥才能走出屬於自己的武道。

秦陸仰天怒嘯,天魔長戟橫空出世,猛地一挑。


一顆星辰被天魔長戟砸中,偏離了軌道,以雷霆萬鈞的氣勢朝着星域深處撞擊。

“砰砰”巨響,秦陸天魔長戟劃破蒼穹,浩瀚神力奔涌,接連砸飛數十顆星辰,猛烈的朝着赤紅的星域撞擊而去。

“轟隆”數聲,星辰觸發了空間深處的禁制,形成直徑數十里的巨型火球。

火球咆哮奔騰,最後化作巨型的火柱沖天而起。

秦陸的雙手在眼皮上一點,他的眼眸變得晶瑩剔透,宛如水晶。

水晶清瞳,這是道家的無上祕術,能夠洞穿細微的禁制。

果然,在熾熱的空域之中,充斥着無數玄奧的魔道禁制,殺機四伏。

“哈哈- – -人類小子,你果然有些道行。”一聲咆哮震懾蒼穹,赤紅如血的天穹猛烈晃動,一頭魔王從沉睡中醒來。

這頭魔王的氣息古老滄桑,彷彿在這片空域沉睡了千年。

百丈長的魔軀表面燃燒着赤紅火焰,彷彿一條魔龍急速翻滾,最後砰然震動,化作一名八尺高的紅衣男子。

這名紅衣男子頭髮赤紅,就連雙眼也燃燒着火焰,他所過之處,空間撲騰着白霧,好似要將這方空間都融化了。

“小子!”魔王冷笑道:“利用星辰爆裂的力量衝擊我的禁制,倒還有幾分頭腦。可是,你真以爲能逃過我的手心嗎?”

秦陸冷笑道:“逃?赤霄魔,要逃的恐怕是你!”

赤霄魔吃了一驚:“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當年的神魔之戰,赤霄魔身受重傷,一縷殘魂逃遁在這九幽空域,沉睡萬年方纔甦醒。

這神祕的人類小子到底是誰,他怎麼會知曉自己的身份?

秦陸當然知道,他獲取了大力神魔王的記憶,自然也知道一些隕落魔神的下落。

深入九幽空域,秦陸除了獲取積分,還有更重要的目的,斬殺高等級的魔王,煉製大力神魔王遺留的魔道至寶——六道魔輪。

赤霄魔的臉色變得鐵青,他咆哮着轟出數拳。

空中出現數百個巨大的拳頭,這些拳頭包裹在赤色的太陽真火中,轟然砸落,暴烈無雙。

“大日碎空拳!”赤霄魔的無上武道絕學。

拳勁狂暴,將星辰撞擊得偏離了軌道,整個空域都籠罩在熾熱的烈焰之中。

赤霄魔的這套拳法蘊含着太陽真火的狂暴,被他的拳勁纏住,氣機停滯,氣血僵硬,最後血脈爆裂而亡,端的厲害。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