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章建豪現在並不知道如何去拯救世界……

2021 年 2 月 1 日

“呵呵,我現在應該感謝那四隻魔鶴……”西王母聽了章建豪的話,立即滿臉欣慰地笑道。

“感謝那四個惡魔,爲什麼?”章建豪疑惑地問道。

“如果不是他們下凡到人間,發現你已成了他們的‘叛徒’,一怒之下,把你殺掉,我還真不知道怎麼樣把你帶到太極幻境,穿越到大明宮,再下地府,爲你重塑金身,找回前世的記憶呢?除非……”

西王母還沒有說完,章建豪突然搶話道:

“除非你也製造一場同樣的車禍,對吧……”

西王母默默地點點頭,迴應道:

“嗯,如果四隻魔鶴不動手,那我也只有那麼做了,不過,我可能不會爲了殺掉你一個人,而把一整車的人都殺掉……”

“你是說,那場車禍中喪生的人,除了我之外,其他的人也都死了?”章建豪驚訝地問道。

“嗯,如果你現在能夠回憶起那一世的記憶的話……”西王母點頭道。

“他麼的,太沒有人性了,居然把對天界的仇恨轉移到了人間……”章建豪聽了,頓時破口大罵道。

此時,章建豪忽然想起了地府中的一殿秦廣王,還有當年在天界做天蓬元帥的淨壇使者,以及曾經和天庭有不共戴天之仇的鬥戰勝佛孫悟空……

這些人同樣都有或多或少的仇恨,但是他們的仇恨並沒有產生如此巨大的危害……

世界末日,讓人間的沒有一個人都感到徹骨的恐懼……

因仇生恨,由恨變怨,積怨成魔,這四隻魔鶴居然吸取了三界六道之內所有的至陰至寒的妖邪罪惡之氣,煉化出了九轉定坤咒,變成了魔界的至尊。

他們在六千五百萬年前,製造了第一次世界末日,如今又要在2009年的某一天,製造出第二次世界末日……

章建豪想到這些,不禁開始緊張起來,心裏暗暗地說道:

“霹靂你個啪啦的,作死的節奏,我倒是真想拯救這個世界,成爲舉世矚目的英雄,但是應該怎麼拯救?”

怎麼拯救?

這時,西王母看出了章建豪的心思,急忙說道:

“章建豪,我知道你現在在想什麼,你在想怎麼解除人間的危機,對吧?”

章建豪看着西王母,輕輕地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呵呵,其實拯救這個世界,只需要你會使用我手中的這件寶物!”只見,西王母的手裏突然出現了一個紫色的鉢,鉢的周身居然還散發着隱隱的七色光芒。

赤、橙、黃、綠、青、藍、紫,七種色彩,組合在一起,就是耀眼的白色。

那是能夠給人間帶來希望的光芒…… 此時,章建豪一臉驚喜地看着西王母手中拿着的那件發着七色光芒的寶物,就像抓到了一棵救命的稻草一樣興奮。

“西王母,你手中拿的是一件什麼寶貝?它果真能夠拯——救——世——界?”章建豪指着西王母手裏的紫鉢遲疑地說道。

“呵呵,這件寶貝叫無極乾坤鉢,但是,單單靠它是拯救不了人間的,它還要依靠你的幫助,才能夠發揮它最大的威力。”西王母微微地笑道。

“哦,原來是這樣……”章建豪點點頭,半知半解地迴應道。

“這是我在千萬年來,完成的另一個傑作,無極乾坤鉢。”西王母忍不住心中的喜悅,又說了一遍這件寶貝的名字,繼續講道:

“當第一次的世界末日發生以後,我就已經算到將來肯定會發生第二次世界末日,但是,這是一個非常漫長的過程,所以,在這段時間裏,我花費的大量的時間和精力,把我所有的法力都用到了製造無極乾坤鉢的上面。”

“這件寶貝,無色、無慾、無爲,不生、不死、不滅,無極者乃包容萬物之象,乾坤物乃剋制無法之器,這無極乾坤剛好能夠吸取三界六道之中所有的邪念魔性,所以他是那四隻魔鶴製造的九轉乾坤咒的剋星。”

“也就是說,將來的九轉乾坤咒不會再次輪迴,也就沒有了天界遭受封印的劫難,從此世界末日也不會再重演。”

功夫皇帝 ,永生永世不能夠脫身。”

西王母說到此處,又情不自禁地笑了起來,然後用雙手輕輕地撫摸了幾下手中的無極乾坤鉢,這才緩緩地說道:

“爲了能夠及時地把那四隻魔鶴封印起來,還是要靠我手中的這件寶貝了,章建豪,你知道我手中的無極乾坤鉢爲什麼會散發着七色的光芒嗎?”

西王母突然問起了章建豪,這讓他有點兒措手不及,但是,章建豪趕緊反映過來,急忙回答道:

“我……我真的不知道。”

說完,章建豪開始不停地搖頭。

“哈哈,還是讓我來告訴你吧,其實這件寶貝之所以厲害,就在於這最後一點上,我幾乎耗費的一大半的法力,才能夠讓紫鉢擁有了能夠封印那四隻魔鶴的空間,那就是裏面的幽冥幻境。”

“這幽冥幻境,產生於宇宙之初,天地未分,生命未造之時,屬於最虛幻空無的地方,比太極幻境產生的還要早。這種幽冥幻境,只有讓任何的生靈進去,他就永遠的不會,也不可能出來,因爲裏面的世界就是浩瀚的宇宙,擁有最強大的力量,可以說已經達到了,沒有最強,只有更強的地步……”

“我就是花費了畢生一大半的道法,把幽冥幻境裝進了這個小小的寶貝里面,因此它纔會放出這七色的光芒,這種光芒是幽冥幻境所特有的,是茫茫宇宙最初始的顏色……”

“西王母,你剛纔說的幽冥幻境聽起來有些耳熟,是不是和宇宙中的黑洞差不多,他們屬於黑暗物質,擁有強大的能量,和無法想象的吸引力,所以,任何進去的東西,都會被他殘酷地吞噬掉,甚至是一縷陽光,如果不小心進入了黑洞,它也不會出來……”

章建豪突然打斷了西王母的講話,激動地說道。

“呵呵, 蜜吻小青梅︰傲嬌竹馬,求別撩 ,但是,他們還是有區別的,如果說黑洞代表了黑暗的力量,那麼幽冥幻境就代表了光明的力量,而且後者能夠包容、感化一切,而不是吞噬、摧毀。難道你忘了我們在穿越太極幻境的時候,走過的最後一道關卡嗎?”

“你是說那裏的兩扇發光的門,一扇是藍色,另一扇是紅色,而我們走的是藍色……”

章建豪說着說着,就想起了當時他站在那兩道門前,和西王母對話的場景:

“西王母,爲什麼讓我走左邊的路,卻不走右邊?”

“你忘了我剛纔在寒冰的世界裏,說的那些話了嗎?”西王母反問道。

“當然記得,你說那些泛着藍色光芒的冰劍對我的魂魄有傷害,那些紅色的冰劍只傷害肉身。”章建豪似乎已經領悟出了其中的意思。

“那就對了,這左邊的藍色大門只允許魂魄通過,右邊的紅色大門只允許凡人通過。”

“那我不小心進入了紅色大門會怎麼樣?”章建豪依然好奇地問道。

“你的魂魄會被禁錮在裏面的混沌世界,永生永世不能出來。”西王母回答道。

章建豪想到這裏的時候,突然從嘴裏慢吞吞地說出了那四個字:

“混……沌……世……界~~”

“對!你終於想起來了,就是混沌世界,它和你剛纔說的黑洞是一樣的,屬於黑暗的力量,卻正好和我說的幽冥世界相反。”

西王母立即點頭說道。

“哦,我明白了,幽冥幻境代表了光明,光明就——是——希——望……”章建豪點點頭,似自言自語地說道。

“嗯!這就無極乾坤鉢的厲害之處,他不僅擁有了無極的無色、無慾、無爲,乾坤的不生、不死、不滅,更擁有了幽冥幻境的封印之所……”

西王母說到這裏,又大笑道:


“哈哈……如今我的分身將要遭受天劫,而我的真身又喪失了幾乎全部的法力,爲的就是製造出我手裏的無極乾坤鉢,哈哈,現在已經大功告成,我也心滿意足了……”

忽然,西王母立即停止了歡笑,一本正經地看着章建豪,說道:

“章建豪,如今你已經成爲了這場世界末日的,唯一的拯救者,而我手中的無極乾坤鉢又是我的心血之作,你擁有了它,便可以順利地收服那四隻魔鶴,人間也從此恢復了太平安康!”

“章建豪,我相信你會完成這個艱鉅的任務,因爲我們曾經做過重生交易,現在該是你兌現承諾的時候了。”

“我知道你會對我產生偏見,我之所以用這種欺騙的方式得到你的信任,完全是因爲迫不得已而爲之,請你理解我的苦心……”

“章建豪,請你千萬要記住使用無極乾坤鉢的口訣……”

“什麼口訣?”章建豪現在沒有想的太多,也不在意剛纔西王母說的什麼,急忙問道。

“噼裏啪啦,無極八卦——”西王母一字一頓地回答道。

“噼裏啪啦,無極八卦?那不是九陽十三劍最後一式的口訣嗎?”章建豪搖頭道。

“嗯,但是這也是無極乾坤鉢的口訣,只要你身上的空冥劍未曾出竅,它便能夠控制無極乾坤鉢,祝你順利收服魔鶴。”

“哦,我明白了。”

“記住,那四隻魔鶴金、木、水、火下凡之後,將自己的魔體進入到了四個生靈的體內,並且完完全全的控制了他們。他們分別是一名心理醫生,叫趙天一;一名盜墓賊,姓名不詳;一名國際僱傭兵,代號毒狼13,行內公認的頂級殺手;以及一名末世的吸血鬼。”


“啊~他們都潛伏在人間的生靈體內,到時候,我怎麼找到它們啊?”章建豪眉頭緊蹙,問道。

“呵呵,你不用主動去找他們,他們最終會出現在一個地方,在那裏打開月光寶盒,製造世界末日……”

“在哪裏?”章建豪迫不及待地問道。


“東經三十八點三十八度,北緯三十八度。”

“那是什麼地方?”

“宣城的最古老的鬼村……”

“鬼……村……”

就當章建豪吞吞吐吐地說出了這兩個字的時候,只見半空中突然劈下來一道藍色的閃電,正好劈中了正在講話的西王母。

“西王母!西王母……” 章建豪驚恐萬分地看着眼前發生的這一幕,卻又無能爲力。

只見天空中突然出現了一道藍色的閃電,正好劈中了西王母的額頭,同時伴隨着一陣巨大的轟鳴聲。

章建豪立即閉上了眼睛,雙手捂着耳朵,慌忙後退了幾步,心裏不由驚呼:

“尼瑪,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天雷!”

說完,只覺雷聲戛然而止,章建豪趕緊睜開眼睛,卻發現西王母不見了,就好像她突然間消失了一樣。

這難道就是遭雷劈的後果嗎?

灰飛煙滅……

章建豪頓時忐忑不安起來,既然他也知道了天機,那麼下一道天雷該不會就要劈向自己了吧,心裏正犯嘀咕着,突然聽到了西王母的聲音,說道:

“章建豪,遵從你的心!”

“遵從我……的……心……”

章建豪在心裏默默地重複道,只覺這熟悉的聲音似乎發自內心。

那是西王母臨死前最後的叮囑?

這時,他緩緩地擡起頭,突然發現半空中掉下來一件寶物,只見它散發着七色的光芒,剛好掉落在了西王母原來站着的地方。

章建豪定睛一看,不由驚訝道:

“無極乾坤鉢!”

說完,他趕緊走過去,雙手捧起那件降妖除魔的寶貝,居然一點兒都不覺得沉重。

“西王母難道就這樣留下一件寶貝,撒手不管了?”

“難道我就拿着它,重回人間,收服那四隻魔鶴?!”

“噼裏啪啦的扯什麼淡……”

章建豪看着手中的無極乾坤鉢,猶豫地說道。

其實,西王母剛纔說的天機,讓章建豪萬分的糾結。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