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孤白看着自己眼前地上的那根金光指,那根金光指如同活物一般不斷的顫抖着,頂端雕刻着一條青龍做咆哮狀。

2021 年 2 月 1 日

“小子!”

傅孤白還沒有動作,眼前那根金光指猛然的發出了一聲大喝,頓時震得他的耳朵嗡嗡作響,連整個礦洞似乎都在顫抖不已。

“你會說話?”傅孤白驚奇的看着這跟金光指,顯然那些天魔石就是爲了困住他,恐怕這跟金光指生前也是一介高手,和天機老人天煞白虎一樣都是萬年前的老古董。

“天機,天煞,我看到了,你們別躲着,都出來吧!”不過眼前那根金光指沒有理會傅孤白的疑問,反而依舊是大聲喝道,石壁上簌簌的落下一些石灰。

“天和,你還是老樣子。”天機老人的聲音緩緩從傅孤白的體內傳出,傅孤白的右手的中指指微動着,指向了地上那根金光指,天機老人的聲音就是從其中發出的。

“天煞呢?”天和依舊不饒的問道,聽名字似乎從兩人的名字可以看出他們有些衝突。

“老孃在這!”白虎的聲音從傅孤白右手食指喝出,現在傅孤白的食指和中指都不由自主的對着地上那根金光指,而且各自發出聲音,看起來十分的詭異,傅孤白都不知道自己應該問些什麼。

“就你們兩個?”天和失望的問道:“你們出來多久了?”

“不到半年。”天機老人回答道,傅孤白的那隻右手隨着他的說話又伸過去了幾分。

“很好,這就是我的宿主了吧?”地上的天和顫動着,周圍那些天魔石的影響下似乎不能移動。

很好,你丫終於提到我了! 不過你就是一根手指也敢這麼囂張?

傅孤白呼了一口氣,現在自己要做什麼?難道又打算給他安裝一根金手指了嗎?

“帶我離開這個鬼地方,媽的,呆了萬年,身體都生鏽了。”天和企圖向傅孤白這邊移動着,可惜手指的末端彷彿固定住了,動都不能動。

“我爲什麼要這麼做?”傅孤白不樂意了,這傢伙一看就是一副傲嬌的模樣,到時候指不定來什麼亂子。

“嘿嘿,由不得你!”天和對於傅孤白的話不屑,話中似乎另有所指。

而天和的話剛說完,傅孤白的身體不受控制的俯下身去,右手直接抓向了地上的金光指。

雖然身不由己,不過白虎還是安慰道:

“放心,只要齊聚五根金光指,就足以匹敵虛階法寶,現在三根金光指也有元階法寶的強度。”

說得這麼好聽,不知道你們打什麼主意。

傅孤白將那根金手指戴在大拇指上,那根金光指如同水銀一般,慢慢的融進了傅孤白的大拇指,現在他的右手,虎頭,龍頭,下一次不知道會遇到什麼。

“哈哈, 涼風有信 ,老子自由了!”

天和一融入傅孤白的大拇指,就哈哈大笑,指尖的龍頭不斷的張合着,然後笑聲慢慢的停止。對着傅孤白道:

“小子,快點跑吧,斥神陣沒了目標,就要衝你來了!”


“陣?你怎麼不早說?”傅孤白剛纔就對那些天魔石的擺放心存疑慮,現在天和告訴他這是陣法……

傅孤白的念頭未斷,突然感覺到一股吸力傳來,從剛纔金光指所在的位置。

“還不快把陣破開,我知道這裏有一個傳送陣,往那個方向!”天和一看傅孤白就要被吸住,也急了,趕緊喝道,他可不想要剛出現的自由淪爲畫餅。

我也想啊!可是……

傅孤白的腳沒有了天機老人的控制,已經能動了,不過傳來的吸力讓他雙腿甩動間如同原地漫步一般。


“破壞那些天魔石!”天機老人也趕緊喝道。

傅孤白醒悟過來,兩手綻放出庚金真元,對着離得最近的一塊天魔石抓去。

左手依舊和平時一樣,不過右手在天和入手後,庚金真元在右手上似乎更加如意的感覺。

傅孤白抓住那塊半人多高的天魔石後趕緊煉化了起來,剛纔吸收到了六成的神識凝聚度猛地一跳,直接漲了半成,這些天魔石好強的功效!

吸收完這塊天魔石用了幾十分鐘的時間,期間那股吸力隨着他將那塊天魔石吸成齏粉後,稍微減弱了一番,可惜那股吸力依舊能夠把傅孤白吸到中間。

重新抓了一塊天魔石,天和已經給他指了一個方向,那個方向就是那個傳送陣的方向,傅孤白勉強抓着天魔石,一邊吸收一邊向着那個方向挪動着。

“動作快點,被吸進去了你估計要和我一樣困萬年了。”天和估計萬年沒有和人說過話,這個時候還在對着傅孤白說風涼話。

“我日!”

困萬年?傅孤白自問沒有萬古長青的實力,就算千年後被人發現也是一堆骨灰了。

前方已經隱隱有藍光傳來,估計就是天和所說的傳送陣了,傅孤白的速度忍不住的加快了幾分,不過吸收的速度還是需要時間。

神識的凝練程度在吸收一塊這種半人多高的天魔石,就足以提升半成的凝練度,可惜沒吸收這麼一塊天魔石,對於這種天魔石的免疫力就上升了許多,吸收兩三塊,就又原本的提升半成的凝練程度變爲不到半成,幸好他已經達到了七成。

隨着傅孤白的神識越來越凝練,天魔石的減少,那股吸力也在慢慢的減弱,不過依舊能把傅孤白吸回陣內。


“你們就不能幫忙?在我身體裏等死啊?”傅孤白對着右手喝道,那三個傢伙竟然這麼光明正大地看着?自己被吸進去了他們甘心等萬年?

“哦,你不說我都忘了,消耗了萬年也要補充了。”傅孤白的話似乎真的提醒了他們,天和若有所思的說着,右手的大拇指就一股巨大的吸力傳出,原本還在被傅孤白吸收的天魔石瞬間化爲齏粉消散。

“不用謝我!”

天和吸收完,還有一股殘餘的能量涌入傅孤白的體內。

有天和的幫忙,傅孤白吸收的速度快了幾分。

終於在體力衰竭前藉着對於天魔石的吸收煉化來到了那個傳送陣中,傅孤白的神識的凝練程度也一下子漲到了九成多,無限的接近於突破。

“快跑吧,這裏要塌了。”天和趕緊提醒道,就算站在傳送陣中,還有一股強大的吸力,整個礦洞似乎開始搖搖欲墜。

傳送陣內藍光閃起,不用天和提醒,傅孤白當然曉得逃跑,可惜這個傳送陣不知道會將他傳送到哪裏…… “殺!”

此刻,中央島嶼之上,殺聲沖霄,場面已經亂了,所有的勢力都夾雜成一團,連那些散修也加入了戰鬥。


除了少數人,多數都不知道這個戰鬥是怎麼發生的,不過戰鬥到此,誰也停不下來,傷亡隨着時間的延續開始增加起來。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葉驚天不知何時已經回到了中央島嶼,手上拿着一把闊劍,金白相間的劍芒中,白色已經佔據了大部分。

“沒有想到血冥一脈的那件法寶能夠控制這麼多的人!”葉驚雲一臉懊惱,這是他始料未及,現在戰鬥已經不可阻擋,死的人愈來愈多。

而血冥已經在某處角落慢慢的審視着這裏發生的一切,血氏兄弟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轉身看向身後已經變化爲一人多高的血色大鼎。

鼎中紅氣蔓延,不過一旦逸散出頂外,那些紅色氣體就開始消散,變得不易察覺。

“好濃的血氣啊!”屍天妒站在血色大鼎的前面,腦袋晃着,看來血色大鼎內的紅氣就是血氣了,對於以血爲生的殭屍來說是很好的補品。

“這件法寶,嘖嘖。”而魔天則站在一旁,對於這個血色大鼎已經起了佔據的心思,問題是對方未必會讓他得逞,這個想法也只要壓制下去。

“魔天,這件事完,你就隨我入天魔門吧,我替師尊引薦你。”而天魔王站在魔天的旁邊道。

“嗯?”魔天轉頭瞥了一眼天魔王,當初他進入那個房間的時候,天魔王竟然用天魔一族本身攜帶的威壓想要將他制服,可惜魔天的實力也不是蓋的,導入傅孤白意識後已經類似於陰魔的存在,怎麼可能被區區一個天魔的威勢壓制。

天魔王看到魔天的表情,乾巴巴的扯了扯嘴角,對於魔天,他只當是哪個高手死後意識不散進入天魔體內纔會造就這種情況,他就是這樣,所以才比一般的天魔擁有更多的神智。

“這些血氣足夠了,現在我們可以趁亂離開。”血楓較爲謹慎,血色大鼎中的紅色氣體愈來愈旺盛,這樣導致外面戰鬥的結果是血流成河,連這裏都能夠聞到血腥味。

“怕什麼。”血庭伸手入血色大鼎之中抓了一把血氣捏在手上,閉上眼享受的吸入鼻尖,大手一揮道:“就算有人發現又怎麼樣,能夠抵擋血魂鼎的人有多少?就算兵域那些傢伙也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

……

而中央島嶼的某個角落。

“這是……中央島嶼?”傅孤白失神的看着周圍,時不時的有一道喊殺聲傳來,但這是中央島嶼確信無疑。

傳送陣開啓後,原本以爲會是隨機傳送,沒有想到竟然是傳送到這邊,難道有人早就算計好了?

“殺!”

傅孤白被傳送到的是中央島嶼一個偏僻的角落,不過那些衝殺聲已經漸漸的向着這邊蔓延過來,看這個勢頭就要過來了……

“趕緊溜號吧!”傅孤白對於這種無緣無故的戰鬥最深痛欲絕,沒有好處和回報去戰鬥,簡直就是揮霍青春,特別是現在處於要突破的階段,那些人也是屬於渣渣的存在,打也沒意思。

傅孤白開始跑動起來,御流身法的速度足夠快,那些膠着戰鬥的人們沒有注意到他的時候,傅孤白已經絕塵而去,心中還在不斷思考着。

或許……

如果突破了或許就可以去做些更有意義的事情了!

心中一個興奮,他突然想到自己要離開天魔石礦洞的時候,神識似乎已經達到了九成的凝練程度了,如果他再努力一把或許就可以突破了!

傅孤白一邊跑着,一邊感受起神識情況。

九成!的確已經達到了九成,而且,無限接近於百分百,不過……

他突然不知道怎麼才能突破了。

傅孤白第一次遇到瓶頸的時候,也就是用那種排列順序擠壓海綿的方法才突破的,而凝練神識的時候,是將神識分心二用,相互之間的凝練,這樣纔不依靠天魔石而凝練。

而現在神識已經凝練到無限接近大圓滿的層次,已經屬於完全的凝聚狀態,根本分不開,之前的那些方法根本不適用。

“天和前輩,我該怎麼突破。”傅孤白很明智的選擇去抱大腿了,天和這種萬年沒有和人說話的老古董,肯定盼望着和人多多交流吧?

“哎呦,小子要突破了啊?”

“是啊是啊,不知道怎麼突破,您老給我解釋下。”傅孤白涎着臉,一臉求知的看着大拇指的龍頭。

“突破到煉神返虛?雖然很想給你解答,不過自我出生的時候就沒有瓶頸這種問題,你自己解決吧,我和天機很久沒有說話,等我暢談三天三夜再找你。”不過天和的語氣隨性,但是卻不耐煩的道。

暢談你妹!


傅孤白心中編排道,轉頭看了看四方,隨着時間的推移,不論哪個角落的人已經多了起來,地上的屍體不知有多少,真不知道血冥的人是怎麼掀起這麼大混戰的。

咦!那個地方好像很安靜?

傅孤白忽然看到一個方向中沒有任何的聲音,那裏竟然沒有發生械鬥,進去研究下怎麼突破吧。

腳下一動,他便衝入了所看到那個幽靜小巷。

“傅孤白!”天魔王,屍天妒的聲音在傅孤白跑入小巷內的時候同時響起,語氣之中充滿了不善。

冤家路窄!

傅孤白眼皮一跳,看到了中間那個血色大鼎,估計就是那個法寶搞的鬼。難怪這裏那麼安靜,原來這些傢伙都在這邊!

“抓住他!”血氏兄弟同時喝道,一羣蒙着血色的人影就將傅孤白的後路圍住了。

你就不能換點有新意的詞嗎?不要每次見面就喊打喊殺的!

傅孤白鬱悶的看了一眼被封死的身後,御流感知之中已經看見一股股紅氣朝着他這邊蔓延過來,如果再被控制,有得紅眼一段時間了。

“這次血魂鼎已經吸納了幾十萬人的精氣血氣,我看你這次怎麼抵擋!”血楓大聲喝道,他以爲上次傅孤白能夠抵擋是因爲實力高強。

“你太高估我了。”傅孤白聳聳肩,御流身法的速度更加快速的挪移起來,那些血氣已經達到了肉眼可見的程度,可見吸收了大量的血氣,他不敢小覷,小心翼翼的閃躲開來。

不過那面屍天妒已經咆哮着衝了過來,上次讓傅孤白逃開,他的臉上無光,這次一定要解決他。

“屍吞天下!”

屍天妒咆哮着,強大的吸力從他的口中傳出,原本涌向傅孤白的紅氣被他吸入口中,殭屍的身上竟然明顯的傳出幾分血氣沸騰的感覺。

血氣?

傅孤白藉着紅氣被屍天妒吸入口中,狼狽的翻滾躲開了吸力結束後的強烈氣浪攻擊,看着瀰漫得愈發猩紅的紅氣。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