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習室佔地面積十分龐大,幾乎和格鬥場平齊。是一所全然包裹在石牆中的建築,連一個窗戶都沒有。呈現為一個封閉的寬圓柱體房屋。

2021 年 2 月 1 日

走進其內,映入眼帘的是一個寬敞的大廳。這大廳十分的單調,地面鋪著一塊塊厚實的岩石。由於沒有窗戶,所以這裡時常點著盞盞明燈,這些燈皆是嵌在大廳的牆壁上,環繞一圈。

在這大廳的牆壁面上,有著六扇大門,門面十分的寬大。與這大廳一般高,寬度也有兩米。

六扇門上分別寫有,金、木、水、火、土、導六字。與藏經閣一般,代表著各屬性的修士。而那個導字門后,則是導師們居住的地方。如果需要他們指導的,都可以去那裡。

兩人進來時,一個人影都沒有看見。他們也不奇怪,畢竟這地方並不是真正的修習法術之所。真正的修習之所在那五扇大門之後。

兩人相視一眼,皆是朝專屬自己的大門走去。

許濤還未走到大門前,他那張滿含元晶的青色晶卡便是到了手中。而後,許濤來到大門前,習慣性的將卡抬起,插入大門前一個凸起的凹槽之中。

隨即,一道青色的光芒亮起,許濤晶卡上的數字立即下降了十點。見狀,許濤無奈的搖搖頭,輕嘆一聲后將晶卡抽回。

在許濤抽出晶卡后,原本緊閉的大門便是移動起來,沒入大廳牆壁之中。

大門開啟之後,映入眼帘的是一條昏暗的長廊。雖然長廊壁上也有不少明燈照亮,但這條路也沒因此光彩起來。

在這長廊的兩邊,一道道緊閉的門鑲嵌其中。而在這些門的旁邊皆是有個凸起的凹槽。顯然,要進入其中,也是需要交納元晶的。

滕佳佳那邊的情況也和許濤這邊無異。雖然任天狂說過學員一個月內的指導費全免,但進入這修習室的元晶還是要交納的。早在到這裡之前,許濤就轉給了滕佳佳不少入室費。

許濤踏入大門之後,眼睛不停的在兩旁的門面掃過。皆是見到其上掛有表示有人在其中修習的標牌。

許濤驚嘆道:「喲,指導費全免後來修習法術的人真不少。恐怕裡面都有導師陪同修習法術吧。」

繼續往前走幾步后,許濤終於見到了一扇沒有人修鍊的門。於是,許濤再次拿出晶卡,朝那凸起的凹槽里插去。依舊是青光亮起,隨即,那門便是沒入牆壁之中。

許濤收回晶卡,踏入房間之中。在他進入后,那扇門便再次出現,這時,其上卻是多出了一面表示有人修鍊的標牌。

進入房間后,許濤便能感覺到其中的溫度十分的灼熱。才一小會兒時間,擅長火屬性法術的許濤額頭都冒出些許細汗。由此可見,這房間內的火屬性能量有多充沛。

在這樣的地方修習法術,不但能更好的控制法術,也能快速恢復消耗的元陽之力。這樣,學起法術來便輕易不少。

這房間面積可不小,卻也沒有擺放什麼東西。平平坦坦,一覽無遺。房間的牆壁呈現為奇異的暗紅色,一看便知,那絕不是不是普通的東西。

而這房間內充沛的火屬性能量似乎都是由暗紅牆壁提供的,生生不息。支持火屬性能量的釋放,那可得耗費青龍院不少的資源啊。因此,即使導師指導費能免,但使用修習室的元晶不能免。

學員每次開門,只能在這休息室內修習一個時辰。一個時辰后,這房間內的火屬性能量便會自行散去,門也會打開。到那時,還想修鍊就得重新交納元晶。

因此,許濤不想浪費時間,趕緊拿出法術修習。

與此同時,在這修習室外面。朱英潔帶領著朱曉樂,余寅銳二人來到這裡。

朱曉樂不解的問道:「英潔,你帶我們來這裡幹什麼?我們都沒有什麼法術要修習啊?」

聞言,朱英潔嘴角微微上揚,道:「你說,滕佳佳現在會在那裡?」

朱曉樂思量著,隨即便道:「哦,你是來找滕佳佳的。」

朱英潔點點頭,說道:「昨天本以為只要動用全班的精英就能抓到他。沒想到卻被余邦文,胡眯娜這些人攪局。今天,我們趁他獨自一人的時候下手,一定能把他帶走。」


朱曉樂又道:「可是,學院是禁止在格鬥場外私鬥的。」

「這修習室本來就沒多少人會來。就算來了,也都躲到房間里修鍊法術去了。我們動作快點,一定不會發現的。」

「要是他處在修鍊狀態,我們也不能強行進入修習室啊。」

朱英潔決然的道:「那我們就在土門外等著,直到他出來為止。」

說罷,朱英潔身體輕輕躍起,幾個閃身便是進入修習室之中,來到土門之前。隨即,朱曉樂,余寅銳二人也跟了上來。

三人雖然懷有豐富的元晶,但也不會鋪張浪費。竟然不能硬闖進去拿人,那他們也沒必要到土門裡面去。

三人就這麼在土門前乾等著。

一會兒后,朱曉樂就無奈的說道:「英潔,我們這樣是不是有毛病啊。要是滕佳佳沒來這裡修鍊,那我們豈不白等了?」

朱英潔自信的說道:「放心,他一定在這裡。」

聞言,余寅銳也道:「那我們就這樣一直等著?」

「當然!」

朱曉樂,余寅銳皆是無語的撇了她一眼,隨即不語。誰叫她們是閨蜜呢?既然朱英潔要這樣,她們也只好奉陪了。

之後的事情可就簡單了。朱英潔正站在土門之前,死死的盯著土門,生怕稍不留意,滕佳佳就逃走了。而余寅銳則是背靠牆壁,雙手襯在胸前,等待時間的流逝。朱曉樂在土門前踱來踱去的,看著似是有些煩悶。

她們在這等候著有一段時間了。期間,倒有不少修習完畢的人從土門內走出來,這些人無一例外皆是嚇得夠嗆。差點就被這三位華成榮榜上的高手給暴打一頓。

雖然被嚇到了,但都沒有真真的被傷到。所以,這些出來的人都很乖巧的走開了。畢竟,這三人可不是他們能惹得起的。而其他屬性大門出來的人也都看見了這邊的情況,雖然不解,但也人敢多問。

沉寂,緊閉不開的木門突然沒入牆壁之中。一位滿臉笑意的少年從其內走出來。當他看見一覽無遺的大廳中,在土門前逗留的朱英潔三人時。不禁暴退幾步,回到木門之內。

此人便是「青徒」余邦文。昨天與胡錢娜的戰鬥他可受益不小,覺得自己所掌握的法術還不夠精湛。所以今天就來修習室修鍊了一番。沒想到竟會碰到朱英潔!

余邦文疑惑的自語道:「是朱英潔她們三個,站在土門之前……莫非……滕佳佳在土門裡面修鍊?」

「哎,早提醒他們不要讓滕佳佳獨處。沒想到第二天就讓朱英潔逮著機會了。」

余邦文思量了一會兒,隨即又道:「如果我這次再幫滕佳佳解圍,做為他的好友,許濤一定會答應和我一組吧!」

說罷,余邦文不禁奸笑了幾聲,隨即精神力外放。躲在木門內,關注著朱英潔三人的動向。

莫約一個時辰過去了,朱英潔三人可都等得不耐煩了。一次次的看著土門打開,可卻不見滕佳佳的身影。有一次,惱火的她們直接就對出來的人出手。幾下子就把人家打飛出去。

但那人見是朱英潔三人,不敢反抗,便不甘的走開了。

忽即,土門再次打開了。一個少年的身影出現在三人面前,正是滕佳佳。

滕佳佳現在呼吸不勻,滿頭大汗,剛剛修習完的他顯然是精疲力竭。當他看到土門外的朱英潔三人時,瞳孔猛的一收,宛如針眼大小。很是吃驚!

朱英潔見他終於出來了,不禁微微一笑,隨即,雙手結印。大喝道:「冰封禁!」

藍白色的寒氣在滕佳佳周圍悄然浮現。隨即,滕佳佳整個人便被寒冰凍住了。

這寒冰呈現為通透的藍色,其上有不少黑色的奇異紋路。對付這冰封禁,全盛狀態的他都很難解開,更何況剛修鍊過暗岩血契,元陽之力正虛弱的他呢?

於是,寒冰中的滕佳佳便是動彈不得了。

朱曉樂右手輕揮,一卷青色的旋風從她手中噴出,繞上被凍住的滕佳佳。

隨即,朱英潔三人輕躍而起,朝修習室外掠去。而那青色的旋風帶著滕佳佳也跟了上來…… 在朱英潔三人離去后。那木門再次打開,隨即,一抹青風飛出。也掠出了修習室。

在青風掠去不久,也到了修習時間的許濤從火門後走了出來。他的狀態可不比滕佳佳好多少,也是氣喘吁吁,滿頭大汗。

許濤隨即朝火門旁邊的土門行去。在他認為,滕佳佳是和自己同時進入修習室的,出來的時間也應該差不多。所以,他便想到那裡去等候滕佳佳。

可是,當他來到土門前時,卻是感覺到一絲不妙。

在這土門之前,還有一股淡淡的寒氣飄蕩。許濤便是感受到了這股寒氣。隨即,許濤面露驚駭。

略微思量一下,許濤便是明白,滕佳佳已經被人抓走了。而且,這個人八成就是朱英潔。

明白過來,許濤不禁憤恨的咬牙,隨即,騰身一躍,便是飛出了修習室。

現在,已經是傍晚時分,青龍院外飄蕩的雲煙都變得灰黑。

出了修習室后,許濤精神力外放,感受著周圍那抹淡淡的冰寒之氣。

朱英潔是將滕佳佳凍住之後才帶走的。而且時間也才過去不久,那凍住滕佳佳的寒冰上的寒氣遊離在空中,可沒那麼快就消散。

雖然許濤的感知力還稱不上敏銳,但哪邊寒冷,哪邊炎熱還是能感應出來的。

很快,許濤便是感受到了空中的寒氣,隨即,朝那寒氣飄蕩的地方掠去……

這朱英潔抓住滕佳佳后,馬不停蹄的就把他帶到了她們三人平時經常光顧的南島密林之中。

來到這裡后,朱英潔三人分散站立,將那才被青風放下,寒冰凍住的滕佳佳圍在中間。

朱英潔微微一笑,隨即右手一揮,那凍住滕佳佳的寒冰上部瞬間破裂。只將滕佳佳的頭顱顯露出來。

這時,滕佳佳的皮膚已經因為冰凍而變得漲紅。嘴唇烏紫,露出的頭髮上,還有些許寒氣冒起。

但是,他看朱英潔的眼神從來沒有改變。依舊是濃濃的恨意。

朱英潔見著滕佳佳這個摸樣,心中似是痛快。暗想道:「哼哼,終於被我抓到了吧。」

滕佳佳怒視朱英潔,咆哮道:「你他媽是瘋子吧。老子又沒惹你,你千方百計的抓我幹什麼?」

聽見滕佳佳這麼粗暴的話。朱英潔卻是不怒,反笑道:「因為抓你很好玩啊!」

「僅僅是為了好玩?」

朱英潔含笑點頭。見狀,滕佳佳怒罵道:「好玩,好玩,好玩你妹啊。好玩你就帶上你們班的精英和你一起胡鬧?那你抓到我了,接下來要怎麼玩……」


說著,說著,滕佳佳的臉忽即變得陰沉,眼睛瞪著朱英潔,咬牙切齒。

見滕佳佳這副樣子,朱英潔更是高興。隨即哈哈大笑起來,說道:「騙你的。」

說著,朱英潔的嘴角不禁翹起,原本歡樂的笑顏卻是變成了陰笑。而聽見朱英潔滿懷戲謔的話語,朱曉樂,余寅銳二人卻是什麼都沒說。干看著朱英潔與滕佳佳交涉。

朱英潔又道:「我這麼想找你來,是為了六大學院大比的事情。我這麼說,你應該明白了吧?」

聞言,滕佳佳忽即一怔,隨即便明白了她的意思。為了六大學院大比,也就是為了三人組隊的事情。來找自己組隊?不可能,自己在學員不過是中上水平罷了。她這華成巔峰修士這麼會來找自己組隊呢?所以,朱英潔來找自己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胡津嫻。

見滕佳佳愣住了,朱英潔再次開口說道:「在任主任召開會議,並通知六大學院將有一次大比之後,我第一時間便去找胡津嫻組隊。但是,她卻……委婉的拒絕了我……」


停頓了一會兒后,朱英潔又道:「雖然她沒說真實的原因,但我知道,一定是因為你。」

聞言,滕佳佳的臉色變得更陰沉。說道:「所以呢……」

朱英潔輕笑一聲,隨即說道:「我要你發誓,絕對不會答應和胡津嫻一組。」

「不然呢……」

說出這話的時候,滕佳佳原本陰沉的臉突然猙獰一笑。

朱英潔看著他猙獰的表情,不禁為之動容。但到嘴邊的話還是吐了出來。

「不然,你難免要受皮肉之苦。」

滕佳佳喃喃的重複了朱英潔的話,道:「皮肉之苦……你也就只敢做到這一步嗎?乾脆把我打殘,打死算了。」

聽了滕佳佳的話,朱英潔三人不禁愣住了。最為吃驚的是朱英潔,她本以為在自己強勢的威脅之下,滕佳佳一定會服軟。畢竟,她以前教訓的那些男生都是這樣的。

「怎麼不說話了,不敢嗎?」

朱英潔咬咬牙,她嘴上可說得大。喝道:「你以為我不敢嗎?」

滕佳佳也輕哼一聲,道:「那就來殺呀,如果你不殺了我……」

說著,滕佳佳維持著猙獰的笑容,微微低頭,隨即,又猛的抬頭,怒視朱英潔。

「我一定不會讓你如願!」

朱英潔被他這表情嚇到了,口語都有些亂了。道:「你,你……」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