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廢話太多了!”茉莉不悅的抱怨說。大商場百貨的人流量漸漸的多了起來,而就在這個期間,茉莉跟平陽楓庭同時感受到了一陣狂暴的精神力席捲而來,茉莉神情警惕的說道“有情況,你守住安素容我去看看!”茉莉沒給平陽楓庭任何說話的機會,獨自決定完,就飛奔出了大商場百貨。

2021 年 2 月 1 日

“不會有問題吧?”平陽楓庭自然也感覺到了那精神力,格外的強大,而且還不只一個,起碼有8波精神力,那就意味着敵人一口氣來了8個?

而奔出大商場的茉莉早在一所買蛋糕的商店的門前碰到了帶着面罩,身着黑色大衣的八名詭異的人黑袍人。雖然看不清他們八人樣貌,但是茉莉能感受到,那狂暴的精神力便是從他們身上發出。而經過他們身邊的普通人並感受不到精神力的施虐。


茉莉知道大戰將近,可是現在在街邊,根本不好發揮異能,這些人會當初就向世人展現異能嗎?茉莉的膽寒的向也同樣直視着自己的八人淡定的開了口“你們想要做什麼?”

八人沒一個人說話只是看着略顯緊張的茉莉一語不發,終於其中一人看了看四周行人,隨後若無其事的跟茉莉說道“找個沒人的地方談吧,要是你不願意的話,我不介意在這裏大開殺戒!”

茉莉贊同了他的話,隨後茉莉跟在八人身後,直到到一所四下無人的還在裝修房子的建築樓下。那八人紛紛停下了步子,先前那個人從那寬大的衣袖裏掉出了一把刀子抓在手裏,轉過身來,慢慢的走向臉色鎮定的茉莉身邊,接着在離茉莉只有一米的地方停了下來“唰!”他的刀子架在了茉莉的脖頸上,因爲這出刀的速度,更是把茉莉耳際的幾根髮絲給削了下來。

“我們來並不是來殺你跟那個小子,以及安素容,夕陽紅出錢買的安素容的那個任務,已經讓上頭取消,我們來的目的當然不是來告訴你這些,而是一些私人問題而來,你們無須擔心,殺手組的人不會與那個小子爲敵,這點你只需明白就好!”刀子以及面前的八人消失在了原地,茉莉僅僅是眨了一下眼,面前這八人就跟灰塵一樣被風一吹的就不見了?

剛纔的話,是真的嗎?任務被取消了?這就說明現在的安素容安全了?他們剛纔也親口說殺手組不會與那個小子爲敵?那個小子指的是“平陽楓庭嗎?”令人生疑的話,茉莉呆滯的看着八人消失的前方,發了好一會呆,最後才身形虛晃的離開這座還在裝修的建築樓房。

“呃……?不見了?”平陽楓庭擔心茉莉出事,拋下在大商城裏面挑選物件的安素容跟小水就跑出了大商城,到了外面的時候就查探到那八具洶涌的精神力消失的無影無蹤。

“茉莉!”平陽楓庭見到遠處神色飄渺的茉莉,一下就跑了過去。茉莉擺擺手“沒事,只是些無關緊要的人”茉莉又道“你這裏沒出什麼事吧?”

平陽楓庭搖搖頭“沒有,我看你臉色好像不對勁,是受到什麼驚嚇了嗎?”茉莉不屑的笑着白了平陽楓庭一眼“你當我有那麼弱嗎?”隨後的大家逛完大商場後,茉莉就說還是先回家算了。對於茉莉的話,安素容表示同意,而小水使勁的搖頭不答應。平陽楓庭心裏叫苦的看看自己身上大包小包的,暗想害是回去算了,東西在多一點,自己就走不動了,雖說外面有車子,但是難搬吶。

在平陽楓庭的勸說下,小水只能不情不願的跟着上了車,回去後,平陽楓庭就敲門進了茉莉的房間,他看的出來茉莉今天出去一定是遇到了什麼,不然也不會在車上一直都表現的悶悶不樂,平時的她臉上冷冰冰的是顯而易見的,而悶悶不樂以及夾雜着心事的茉莉那一臉表現,讓也大概知道些內情的平陽楓庭看在眼裏。

“出了什麼事情你可要跟我說說,一個人埋在心裏不好受!”平陽楓庭平坐在茉莉房間的沙發上,斜着眼看着坐在牀上較爲無神的茉莉。

茉莉平淡的瞪了平陽楓庭一眼“我問你,你是不是跟殺手組有什麼關係?”平陽楓庭奇怪的看着較爲認真的茉莉“爲什麼這樣說?好吧,我先說,我一直以來都跟殺手組沒什麼關係,甚至是我連殺手組的人長什麼樣子都沒見過,除了上次在馬路上那個鐵棍男外,我說的是真的,決不騙你,不信的話,你可要動用你的人脈儘管去調查我”

茉莉眉頭緊皺的看着潔白的大理石地面,深思熟慮了好久才說道“我信,可是奇怪的是今天碰到的八個人跟我說的話很讓我奇怪”

“什麼話?”

“他們說不會不會與你爲敵!”茉莉說出這話後,眼睛就微眯的注視着平陽楓庭的臉上會是什麼表情。而茉莉無功而返的是平陽楓庭的臉上也是驚爲天人的驚歎道“我無語了,難道殺手組的老大是個女的,然後看上我了?捨不得殺我,想招我做女婿不成?”

“切,真是異想天開!”茉莉瞪了眼平陽楓庭後“我的話就這些了,沒什麼事的話就出去,我要睡覺了!”平陽楓庭臉色難看的說道“現在還是中午,飯都還沒吃”

“我睡午覺,另外我不吃午飯了,你們要吃就吃,別叫我,我還要好好想想他們爲什麼不會與你爲敵,肯定是你幹了什麼!”茉莉見平陽楓庭還是呆在沙發上無動於衷,於是只能自己動手將平陽楓庭拎了出去,門一關,就將平陽楓庭拒之門外,而在屋內高聲的說道“沒事別來煩我,我心情好了自然會出來,另外安素容的安全不要鬆懈了要看好她”隨後在也沒了安素容的話。

平陽楓庭仔細聽到一面一陣壓牀的聲音,知道里面的茉莉真是倒在牀上了,至於她說她在睡覺,誰信?還不是在爲殺手組爲什麼不與自己爲敵的事上費腦細胞。

回到自己房間後,一把就趟在牀上,小水還在樓下跟安素容一起試用那些好看的娃娃小物件,以及那些買的好看的衣服。對此倒給平陽楓庭創造出了難得安靜的時候。 “楓哥哥下來吃飯了!”小水門也沒敲的就鑽了進來,還趴在平陽楓庭的牀頭,眼睛一閃一閃的看着他“你好像心事很重!”小水看出來了,平陽楓庭落寞的看着天花板,而且裏面充斥着一團說不出的疑惑感。

平陽楓庭不想讓小水知道這些事,就怕她到時也心裏跟自己一樣成天想着這些事就不能在日本好好玩了,難得來了,既然沒事情的話還是讓她玩的開心點。小水這孩子在國安局做了那麼多年任務,肯定沒怎麼玩過,既然知道成了她的老公,讓她開開心心的過好每一天也是必然。

“走吧,下去吃飯”平陽楓庭將小水那前面擔憂自己的話直接過濾掉,興高采烈的從牀上蹦起來,牽着小水的手就一起下了樓。下面的日本女孩將午飯全部備好,安素容拿着筷子毫不客氣的開吃了,見到下樓來的只有小水跟平陽楓庭。直到平陽楓庭到了桌前,安素容才吃了口飯問平陽楓庭“茉莉怎麼沒下來吃?”

平陽楓庭笑着說“她睡着了,算了,讓她睡一會吧,等她餓了自然會找吃的!”安素容應了一聲,轉過臉跟一邊靜靜的呆着的日本女孩說道“等下樓上的茉莉小姐如果餓了,你就叫屋子裏頭的師傅重新做一份晚餐”

“嗨!”安素容用日語囑咐完後,三人圍着桌子吃起飯來。平陽楓庭第一個吃完就說自己想到日本這些地方去到處看一看。小水蹦蹦跳跳的飯也沒吃完的嚷這要一起去,被平陽楓庭拒絕了“你在家好好呆着,我是吃飽了沒事出去走走消化,又沒幹什麼,很無聊的”

“這樣啊,那我還是呆在家裏吧,你確定不要我跟你一起去?”小水拿着筷子在還有很多飯的碗裏劃圈圈“你可不會日語,要是走丟了,我上哪找你?”

“得了,原來你就怎麼小瞧我?”平陽楓庭一聲哀嘆的推門走出,頭也不回的來了一句“要是迷路了,我就電話聯繫你們來接我,真是的!”

平陽楓庭一出門,哪裏是去溜達散步,立馬拿出手機打給了幻結千衣。

“千衣小姐嗎?”

那頭的幻結千衣接了電話也沒說話,大概停頓了5秒,幻結千衣纔沒有任何感情的問到“信寄來了嗎?”平陽楓庭站在一處賣壽司的門前,拿着電話笑道“不瞞你說千衣小姐,我現在人在日本東京了!”

“你來了?”千衣的口氣好像有了點情緒波動。她雙眼急劇的收縮了一下,小嘴咬了下,“你現在在哪裏我來接你!”

“呃……算了吧,千衣小姐要不我到你那來,現在中午我估計你應該還是在吃午飯,我怎麼好意思讓你千里迢迢的跑來接我呢?”平陽楓庭心裏覺得這個千衣真的很體貼人,還過來接自己?日本人就是日本人挺有素質的,平陽楓庭這種沒有扭過幻結千衣,只能將自己現在大概的所在位置報了一遍,還是說的模模糊糊的,因爲這些個地方平陽楓庭壓根就不知道是哪裏。幻結千衣問道“哪裏有什麼最引人注目的建築?”

平陽楓庭一看遠處一所“皮卡丘大樓”馬上將這個皮卡丘大樓報了出來。那邊幻結千衣平靜的回道“你現在去皮卡丘大樓下面等我,我馬上就到”幻結千衣一說完就掛掉了電話。

平陽楓庭將電話收起,蹬蹬蹬的就跑去了皮卡丘大樓。

這座大樓進進出出的多的小孩子,而這座大樓好像就動漫主題館,因爲一到門口就能看到裏面全是一些最近最熱門的一些動漫的玩偶掛架,而門口還貼着一很長的比較歪曲可愛的日本字體,好像是在推廣某某某動漫玩偶與襯衫。一些父母高高興興的牽着孩子走近了皮卡丘大樓,而出來的孩子們手上就多了一個他們鍾愛的動漫人物的娃娃。

大概在這等了一個小時,腿都有點站麻了,而有一輛車中走下來的少女很讓平陽楓庭注意,那個少女一頭跟銀十美一樣的齊耳短髮,而且身上穿着一身紅色的大衣裙,腳下則是一雙極爲普通的布鞋,少女的臉上遍佈冰霜,一副拒人於千里之外的表情,眼神就跟看死人一樣,她下了車後,仔細的拍了拍衣裙後面,似乎車內的座位很髒,緊而少女擡起那沒有表情的眼神在皮卡丘大樓的門口仔細的看了看。

那是幻結千衣嗎?平陽楓庭一時不敢上去卻認,而幻結千衣慢慢的踩着步子往自己這裏走,最重要的是那對沒有表情的眸子直接鎖定在了自己的身上,以至於她過馬路都沒有看左右兩邊的車子。

少女走到自己這裏來的時間,在此時此刻變得相對的漫長,心臟似乎都在隨着少女的步子而富有節奏的跳動。直到她離自己越來越近,平陽楓庭對她也越加的瞭解,光滑如羊脂玉的美白肌膚,雖然冰霜,但卻極爲美麗的臉蛋,裸露在外的兩邊細小的手臂也是極爲惹眼,在加上那對含有春情的眼睛,此女子簡直就是狐狸精。

唯獨奇怪的是少女的身上沒有一點裝飾物,哪怕是頭上一個髮卡也行,可是她卻沒有,脖頸上沒有任何懸掛物,臉上甚至是一點粉都沒打,可是那素顏的美更是讓人恍如看到了仙女。

“你就是平陽楓庭嗎?”該來的還是要來,少女到了平陽楓庭面前後,步子就停住了,冷冰冰的用着那聽上去扭捏的普通話問了平陽楓庭一句。平陽楓庭對着少女露出一個陽光的笑容,別人那麼冷漠,自己這個男人不能也那樣,“是的,我是平陽楓庭,你是幻結千衣小姐嗎?”

幻結千衣也是同樣的應到“是的”不過她的口氣還是一如既往的冰冷,這讓平陽楓庭小小的鬱悶了一下,爲毛自己遇到的女人中,十個有八個都是沒有表情?先是具象化的初美靜子,在是夥伴,接着是舞娜,在然後是現在的幻結千衣,都是石女嗎? 千衣不是自己開車來的,而是打的車,兩人一起又上了車,千衣說是去自己家裏說。在車上,千衣伸手向平陽楓庭要那封信。平陽楓庭倒也沒有多說話,從口袋中將那封被坐的皺巴巴的紙張遞給了千衣。

在接到這封信後的千衣,臉上洋溢了一絲興奮,隨後在車上顛顛頗頗的車上就仔細的看起了信。

平陽楓庭沒有打擾她,也沒有插話,就是偶爾瞄一眼,看看這個日本少女是何反應,而讓平陽楓庭感到奇怪的是在信看到一半時,這個冰冷的少女的眼角流出一條清淚,平陽楓庭摸了摸口袋,還好有在家裏吃完飯本來撕了擦嘴的紙沒有用“別哭,銀十美又沒死,要是你要見她的話,還有機會的!”

“銀十美?”千衣並沒有接那紙,擡起她自己拿寬大的衣服撇開臉擦着臉上淚,好像不喜別人看到她落淚,又好像這是一件很恥辱的事。

她的臉上又恢復了那副冷冰冰,而那封信讓她仔細的摺疊好收入了衣服中,對於她這個將那封信收起來的舉動,平陽楓庭倒顯得無所謂,那封信自己留着又沒什麼用了,而千衣既然要,拿去就好。

“你住這裏啊?”到了千衣所住的地方,平陽楓庭在車中本來還以爲這個三井財團的孫女住的地方一定是宮殿級別的大屋子,可是在自己到了後,有點震驚,這是所有些年代了的古宅,而且房門上的一把鎖尤爲亮眼,好像是最近新換的,因爲那兩塊門的木板很陳舊,而且還長了些青苔,以及這座古宅的外面的牆壁下面都長了很多小草。

千衣微微點了一下頭,並未答話,只是獨自邁着小步子走到了門口,隨後用一把鑰匙打開了門。平陽楓庭進去後,不忘將門關好。到了裏面一看也是敗落的不行,屋內就一顆已經沒有櫻花的櫻花樹還算是最爲亮眼的。其餘的普普通通平平凡凡,其貌不揚的令人尋不到任何亮點。

到了屋子的木板上,幻結千衣轉過臉來平靜的說道“請等一等!”隨後她將腳下的布鞋脫下,換上了木板上面的一雙膠質的鞋子,隨後她走到了一個房間裏面,從裏面拿出一雙男式的人字拖。平陽楓庭也換了鞋子。

幻結千衣盤着腿坐在了那座已經凋零的櫻花樹前一言不發,平陽楓庭則是在這座並不大的古宅內走走看看,只有四所房間,門都是推的收縮門,不像現代家家戶戶都用的防盜門。這一切在平陽楓庭眼中覺得雖然敗落但是卻有這一絲輕靈。

古宅坐落在一所人較少的街道附近,這裏可以說附近都是住的普通人家,這裏註定了不會有多吵,不想市中心啊,整天喇叭聲,商店搞推銷活動放歌等等……。

“你是第一次來日本嗎?”

“咦……”平陽楓庭聽她說話,先生奇怪了下下,隨後連忙應道“是的,第一次來日本,你怎麼知道的?”

千衣又道“剛纔在車內,見你一直順着車窗看外面,看得出來你可能是第一次來”千衣的分析很對,剛纔在還沒有問平陽楓庭要信之前,她就一直在平陽楓庭身上看,見他上了車,車子開動時,他的眼球就被外面的商鋪還有好玩的地方吸引了過去,這纔有了這句話。

千衣自從說了這句話後,就一直沒有在開口了,平陽楓庭注意到她看着櫻花樹看了幾十分鐘後,她有了動作,不是讓平陽楓庭一起坐下,也不是讓平陽楓庭一起看櫻花樹,而是從懷中將那封銀十美寫給平陽楓庭的道別信又拿了出來看,這次說是看,不如說是研究。

“你看的懂中文啊?”平陽楓庭很疑惑,難道也跟小水她們一樣,想幻結千衣這樣的有錢人家裏對於發達國家的外語知識是必須要精通幾門的!

而千衣的話讓平陽楓庭啞口無言了半分鐘,她眼不移信的平淡道“銀小姐教我的。銀小姐的字我也認識!”

難怪!平陽楓庭就說,她怎麼也不懷疑自己會不會是騙她的,本來說郵寄這封信給她,現在自己又突然人來了日本說直接給她,換是自己的話,被人這樣再三改主意絕對會起點疑心的,而千衣原來是認得銀十美的字,難怪她沒認爲自己是騙她。

”你跟她好像有些淵源!我沒探聽你們關係的意思,我跟她也是很好的關係,哈哈,她的名字也是我給起的!”平陽楓庭隨意的一句話,惹來了幻結千衣狐疑的目光,他馬上轉變話鋒,最後是變的語無倫次起來,而幻結千衣好像對那個自己給銀色屠殺起的名字很敢興趣“銀小姐是個沒有名字的人,至少在我跟她相處的二年內,你是怎麼給她名字的?”千衣懷着好奇的目光直直的看着他。

平陽楓庭欲言又止的想了想,將那完由比冰報復自己的事就在自己差點被殺的時候銀十美就跟孫猴子一樣的蹦了出來,作爲代價,我給她名字!”

聽了平陽楓庭說的這一大串跟說故事一樣的話後,幻結千衣眼睛從平陽楓庭的眼睛上移開,又去看信了,但是平陽楓庭小心的矮下身子看她目光,只見她的眼神似乎並沒放在信上,而是神遊天外了,可能是在思慮平陽楓庭的話是不是騙人的。“爲什麼銀小姐會找你要名字?”這點讓幻結千衣生疑,銀小姐在自己這裏呆的兩年,自己在知道她沒有名字後,就說給她起一個好聽的名字,而銀小姐則是笑着說“叫我銀小姐就好,至於名字什麼的,等到我找到合適的人給我起吧,你們起的我不喜歡!”

“合適的人?”難道他就是銀小姐口中的合適的人?幻結千衣的記憶飛到了10多年前的時候……

“千衣小姐這是你父親爲了照顧你的生活起居給你請來的傭人”一個東京下雪的早餐,還是16歲的幻結千衣正在屋內看書,聽到外面的聲音後,走了出來,只見那個二哥旁邊一個打扮隨意的女子。“我不要傭人,請回去!”幻結千衣面無表情的拒絕後,將關上了門,而門外那個被幻結千衣想爲二哥的男人在外面又說話,也不管屋裏面的幻結千衣有沒有聽,只是自顧自的說話“傭人我已經帶來了,你父親提前將傭人二年的僱傭的錢給一次結清了”接着屋內靜坐着看書的幻結千衣聽到關門聲,知道那個二哥走了,幻結千衣繼續看書。

“小姐要是沒什麼事要做的話我就進來了!”外面的那個女子輕輕敲了敲門,幻結千衣沒有理外面的女子,只是一未的看書。“不說話,我就當你答應了!”隨後門被推開了,那個在這個下雪天還穿得很單薄的女子就直接走了進來,然後看了看一屋內一牀地鋪“小姐要不要我給你把被子給暖一下?”

幻結千衣看着書,看也不看一眼那個女子“不用”

隨後屋內本以爲在幻結千衣這句話後,可能這個女子會感到尷尬或者是道歉,而女子反而“小姐你餓不餓?”

“不餓”

“小姐你不餓,我餓!”


“……”

幻結千衣將書放下,從一邊的包袱裏拿出一個冷掉的饅頭“給!”女子倒沒客氣接過饅頭就啃,饅頭是冷的,幻結千衣知道,因爲這就是她拿的,她自己平常餓了就是吃這個冷掉的饅頭,不是她不熱,而是她沒打算去熱,在她想來,只要能填飽肚子,不管是熱是是冷,是生是熟,都能吃。

本以爲這個女子會厭惡的找藉口不吃,接下來到出乎了千衣的意料之外,這個女子吃的比她平常時候還要香,而且還吃的很快,就像是大胃王一樣,而且吃的還多,包袱裏的十二個饅頭硬是讓女子吃掉6個。

女子吃完後,還極爲不淑女的打了一個飽嗝“謝謝你的饅頭”接着女子將趟在榻榻米的屋子裏就睡着了。而本來抓書看的幻結千衣尤爲好奇的對倒在自己房間睡着的女子多看了幾眼。 幻結千衣半響後將注意力重新移到了書面上,外面的雪還在下,不知何時幻結千衣看書看迷糊的睡了過去。

“呃……”當千衣醒來時,之發現自己睡在牀鋪裏,而且被子也蓋的好好的,身邊的一個烤爐也被打開了,而屋內卻不見那個女子,幻結千衣挺起身想想可能她是走了,剛纔自己對她態度那麼冷淡,走也是應該的,只是?千衣看着自己被脫下的衣服整齊的擺在一邊,以及身上蓋好的被子,心裏覺得一暖。

起身將衣服慢慢穿好,推開門,讓幻結千衣驚奇的那個女子並沒有走,只見她一手仰倒在櫻花樹的木板前睡覺。現在可是下雪呀!千衣無法想象她是不是腦子有問題,現在自己一身還算厚實的衣服都還感覺到了些許寒意侵身,而女子一身單薄的在夏天穿的剛好的衣服就趟在外面睡覺?這難道不是老子有問題嗎?

千衣重新回到屋子,拿起書本繼續看起了書,到了晚上時分,外面的土泥巴的地面鋪上了一牀白絨絨的棉被一般,千衣一摸肚子有些餓了,將包袱打開,拿出一個饅頭邊看書邊吃。

那個女子還在睡嗎?千衣的思緒從書上飄到了外面,現在晚上是比早上更冷的時候,那個女子沒有進來,而且今天自己在看書的時候,特意把耳朵拉長了些,外面院子裏並沒有什麼動靜。

因爲腦子裏一直在外面木板上睡覺的女子身上,吃饅頭的速度比平常時候更加慢了,冷冰冰的饅頭,嚼起來都格嘰格嘰的響,就響是在打爆米花的機器一樣。

千衣想要知道現在是什麼時間了,可是屋內連一臺鍾都沒有,她從枕頭下面翻出一塊在日本的那種很老式的女式手錶了,這塊手錶有些歷史了。

時間晚上8點05分……


饅頭吃完後,千衣放下了手頭的書,鞋子也沒穿,因爲那樣會發出聲音,腳下就是一條雪白色的布襪。果然,輕輕地推開門,那個女子還保持着中午時分的睡姿一動不動,她不冷嗎?千衣心裏怪異的琢磨道。

終於千衣於心不忍的想上去叫醒她,剛從屋內踏出一隻腳,那個女子的身體動了一下,隨即她整個背都趟在了冰冷的木板上,還伸着雙手,似乎是睡飽了。

“小姐天氣冷你怎麼出來了?”女子見到開着門,站在門內發呆的望着自己的千衣,平淡的說道,要是換成平常的傭人,這種話一定會問的很小心或者很擔憂主子的身體,而女子的話顯得就像是跟一個非常普通的朋友說的場面話。

千衣心裏想了很久,最後還是開了口“怎麼冷的天,你睡在這裏不……不冷嗎?”女子從冰冷的木板上站起了身,在木板上原地跳了跳,似乎是身上沾了雪。口中還小聲的抱怨着“好像被雪打到了,溼了!”

千衣見她沒回答自己的話,只認爲她沒聽到,又說了一遍“我問你話呢!”女子拍了拍身後,微笑的轉過臉來看着面無表情的千衣“對不起我沒聽到。我衣服上沾了雪,剛纔拍一下,你在說!”

千衣有重複了一遍。女子不解的問道“爲什麼要冷?”這句話倒是把千衣問的好半天都沒回答上來,最後只能回去屋內繼續看書,而女子後腳也跟了進來,接着將門關上,就坐在了屋內打哈欠“三井財團的小姐睡在這裏夠可悲的”女子小聲的說道。

千衣摸摸的看着書,沒有答話。

女子又說“屋子也破破爛爛的,多久的歷史了?”

千衣還是看着書沒反應。

“櫻花樹很漂亮,可惜櫻花都凋零了!”千衣終於被說動了,自己在看書,這個女子自顧自的說話的本事到是大的很,自己都沒理她,還能一個人說的似乎很起勁“我在看書,請不要打擾我,如果還要睡覺的話,你可要趟在我的牀鋪裏!”千衣說完繼續看時。

“嗚……女子一隻手捂着嘴巴打了個哈欠“我睡飽了,不想睡了,只是想找你聊聊天,不然我無聊死了!”

“我不擅長說話,你找錯人了!”

“我愛說話,我跟你說就行,我說你聽着!”女子自顧自的笑着道。千衣皺了下眉頭“那樣我不能容易專心看書,你還是保持沉默的坐在這裏吧!”


女子見她似乎真是不想說話,也不在打擾她看書了,屋內橘紅色的燈光照着榻榻米都成了一片橘紅色,烤爐引擎的內部機器運行的響聲就響是蚊子叫。

外面時而颳起的雪風,就像是電視中鬼片的配音。

……

“……”一大早醒來,女子慵懶的伸展了一下身子,昨天晚上一不小心睡在了千衣的牀鋪中,現在睜眼一看,牀鋪裏沒人,而屋內也沒一個人。女子聽到外面的嬌斥的聲音後,慢慢推開門走去了外面。

年紀16歲的千衣一身紅色的大衣,腳下一雙短腳的軍旅靴,將一頭本來及腰的黑色長髮紮成了一個馬尾,而這一切就是因爲練劍的需要。千衣在院子內,踩着雪地,呼呼的揮舞着手中的長劍,劍姿優美,步子輕快。千衣的劍招不僅華麗更是出劍快速,可以說是不集中注意力的話根本看不見她出劍的速度。

但是門口的女子臉上帶着笑的看她舞,偶是臉上的笑容會輕快的笑出聲來,隨後她將門關上,換了鞋子下到院子中,僅僅是爲了能夠近距離看的更加清楚。千衣好像很不習慣旁邊有人看她練劍,一收劍式就看向了一邊好像對她很羨慕的女子看去“有事嗎?”

女子回答道“我好像打擾到小姐練劍了!”女子又道“小姐饅頭好像沒有了,能不能給我點錢,我現在出去給你買點?”

“你等等……!”千衣聽她說是饅頭沒了,要出去買,千衣提着劍便回去了屋內,出來後手中就多了幾張幾萬元的日幣“你的飯量比較大,今天就多買一點”

“嗯!”女子接過錢後興高采烈的就跑了出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