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道戰場,原五道大戰遺址,各種妖魔鬼怪自那次滅道大戰之後衍生,生活在這裏,不受五道的約束,獨立形成了一種體系,三大勢力平均分佈,雖說戰爭不斷,卻也處於一種細微的平衡之中。

2021 年 2 月 1 日

戰爭的創傷是無法彌補的,經歷了十萬年的休養生息,這裏依稀可見當年戰爭的痕跡,處處坑坑凹凹,無數的屍氣瀰漫在空中,形成一道綠色的氣霧,驅散不開,可見當年的戰況是何等的激烈。

這裏的氣候早已不受四季的輪迴,根本就沒有規律可循,忽而大雨磅礴,忽而陽光燦爛,有時還能閃一天雷,總之一句話,能在這裏生存的人,都是小強!

今天的天氣十分的舒適,夕陽西下,晚霞滿天,一行大雁時而一字時而人字,呱呱的歸巢。玄逸獨自騎着小墨,舒適的躺在厚厚的羽毛之上,嘴裏哼着小曲,悠閒自得的模樣,倒還十分的帥氣。

“哎!你真的要將五道戰場全部逛一遍啊?你就不怕回去你老婆K你?”一旁小羽身上的全無方和心妍,好奇的看着玄逸,一臉的嘲諷。

“切!將在外軍令還有所不受呢,更何況老公在外,老婆有所不親,現在俺是自由身,得逍遙時且逍遙啊!”玄逸絲毫不理會兩人鄙夷的目光,繼續哼着不知名的小曲,半閉着雙眼,一臉的愜意。

“哎!說的也是,這裏好歹也是我的家鄉,離開了20年,現在回來,真該好好的看上一眼!”全無方看了一眼心妍,感嘆的看着遠處的晚霞,抓着心妍的右手握的更緊了。

“我曾答應過盧大哥,要跟他遊遍若水神州,只可惜他爲了救我,已經無法和我共遊若水,今天就讓我來替他完成這個心願,我相信我能看到的,盧大哥的在天之靈也一定能看到!”玄逸眼神迷離的看着天邊的火燒雲,低聲的呢喃道。

轟、、、、、

一聲炸雷響起,天空風雲突變,豆大的雨點子彈般的掃射而來,打在人身上生疼,小墨、小羽也不禁皺起了眉頭,這鬼天氣說變就變,當真是氣死人了!

“小墨,快點找個避雨的地方,咱們躲躲雨!”玄逸雙手捂着腦袋,衝着身下的小墨大聲的吼道。

咻咻、、、

兩聲長嘯,小墨、小羽一個俯衝,往下飛去。玄逸他們飛的高度並不算太高,就算是下雨,以小墨和小羽的眼力也能清晰的看到下面的物體,只見一大片樹林中,一個不大的茅屋孤立,不大的煙囪上冒着些許青煙,顯然那裏有人居住。

很快,玄逸一行就來到了茅屋的外圍,豆大的雨點穿過厚密的樹林已經變得小了許多,稀稀拉拉的滴下幾滴雨水,落在厚厚的落葉上,發出噠噠的聲響。

“尼瑪,這鬼天氣真是倒黴透了!”玄逸雙手不住的拍打着身上的雨水,低聲的埋怨道。

“行了,你就別埋怨了,不是你要留下來觀光旅遊的嘛,怎麼樣這下變成落湯雞了吧!”全無方沒好氣的瞪了一眼玄逸,看着身上青一塊紫一塊的肌膚,心中不禁倒吸一口涼氣。自己的皮膚可是經過空焰靈液的改造,刀槍不入,竟然被幾滴雨水打的發紅發青,這五道戰場還真是透着詭異啊!

“你沒事吧?”心妍細心的替全無方打理着衣服,水靈的雙眼透着濃濃的愛意。

“你沒被淋着吧?”全無方仔細的打量着心妍的衣服,見沒有雨滴才放心的出了一口氣。

“你都用身體將人家擋着了,我又怎麼會有事呢!”心妍面目羞紅,看着全無方,滿臉的癡情。


“咳咳、、、差不多了哦,在看下去我沒被雨淋死,也被你們麻死了!”玄逸不合時宜的咳了一聲,看着調情的兩人,滿臉的壞笑。

“你個臭小子,就知道說我,你與你兩個老婆在一起的時候就不麻啊?”全無方沒好氣的瞪了一眼玄逸,恨不得上去一掌劈了他,真是的,打擾自己戀愛。

“額、、、我跟我兩個老婆可是拜過堂的,我們屬於合法夫妻,你們、、、這、、呵呵、、都懂得哦!”玄逸裝瘋賣傻的打着哈哈,看着面色通紅的兩人,哈哈一笑,往茅屋跑去。

“這個臭小子,嘴真賤!”全無方正準備上去追,卻被心妍拉住,“全大哥,等咱們離開這裏之後,心妍就嫁給你!”

“真的?”全無方完全沒有想到,幸福會來的這麼快,吃驚的看着心妍,十分的興奮。

“恩,心妍期盼這一天已經很久了!”心妍將頭深深地埋在全無方的懷裏,含情脈脈的說道。

“有人嗎?我們是路過的,想借宿一下,避一下雨!”玄逸輕輕地叩響破舊的木門,朝着裏面大聲的喊道。


鐺、鐺、鐺、、、、

“不好,屋內有埋伏!”玄逸看了一眼全無方,眼神示意,兩人心領神會,一前一後,準備出擊。

砰的一聲,木門緩緩地打開,玄逸左腳還沒有邁進去,幾把明晃晃的長刀,閃着白光,極速的朝着玄逸射了過來。

鐺鐺鐺,一連數聲清脆的聲響,幾道白光瞬間消失在門口,地上散落一地斷刀的殘片,有的已經深深的插入地面,只露出一個尖尖的刀刃。

砰,又是一聲巨響,屋後的窗戶應聲而破,老舊的木質窗戶上木屑橫飛,滿屋的灰塵飛揚,一個黑色的身影突兀的出現在屋裏,手裏的長刀早已架在一名老者的脖子上。

“全兄你慢了!”玄逸大搖大擺的走進屋內,看着裏面驚恐的幾張面孔,轉頭看了一眼全無方,低聲的說道。

“丫的,要不是心疼我這身衣服,咱早就收拾這幾個小毛賊了!”全無方看着這身拉風的黑衣,這可是心妍親手爲自己做的,怎麼的也得穿上一年吧。

“瞧你那點出息,我鄙視你!”玄逸衝全無方大大的翻了一個白眼,“說吧,你們是什麼人?”

“你們是穆巖派來追殺我們的?”老者絲毫沒有畏懼脖子上的長刀,看着玄逸,淡定的問道。

“穆巖?他爲什麼要追殺你?”全無方好奇的看着面前的老頭,手中的長刀頓時緊了緊。

“哼!看來你們真是跟他一夥的,難道天要亡我王都,我上王真的就不是一個好君主嗎?”老者的神情十分的低落,仰天長嘆,聲音中透着濃濃的無奈。 第169章:萬年參王!

“什麼?你是王都的上王?”全無方呆了,這王都的上王可是穆巖的頂頭上司啊,怎麼會遭到穆巖的追殺呢?這裏面難不成有着什麼陰謀嗎?

“呵呵,上王又有何用,還不是被你們追殺,現在我已經身爲階下囚,要殺要剮悉聽尊便!”上王低下頭,刀尖已經劃破了他的頸脖,流出絲絲鮮血。

“追殺?我們爲什麼要追殺你,難道你以爲穆巖能請的起我們嗎?”全無方沒好氣的放下刀,看着面前十分平凡的老頭,低聲的說道。

“這麼說,你們不是穆巖派來的殺手?”上王的眼睛頓時亮了起來,看着全無方和玄逸,大聲的問道。

“自然不是,我們只是路過躲雨的過客,跟穆巖沒半毛錢關係!”玄逸沒好氣的瞪了一眼這個所謂的上王,瘦弱的身材,宛如一棵老槐樹,臉上流着一小撮鬍子,雙目炯炯有神,看上去倒有幾分帝王之相。

“說吧,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玄逸四下打量了一下屋內,昏暗的房間中只有幾張破舊的桌椅,五名身受重傷的大漢蜷縮在一角,個個眼放兇光的瞪着玄逸,一名灰衣老者瑟瑟發抖的蹲在一邊的鍋竈旁,雙手抱頭,嘴裏哼哼唧唧的。

“大哥!”就在玄逸期待下文的時候,牆角邊,蜷縮的無人中,一個身上打着繃帶,渾身是血的漢子,吃驚的看着全無方,試探性的叫道。

“你是?”全無方呆呆的看着說話的男子,蓬頭污垢,渾身是血,蒼白的臉上只有一雙黑漆漆的眼睛格外醒目,瘦弱的身材簌簌發抖,眼角的淚水不知何時已悄然落下。

“大哥,我是猴子啊,我是大猴啊!”男子帶着哭腔,看着眼前朝思暮想的全無方,一陣激動,牽動傷口,暈了過去。

“大猴!大猴你怎麼樣?”全無方一個箭步跑了過去,再也顧不得身上的衣服,一把摟過渾身浴血的男子,大聲的叫喊着。

“日,這也太戲劇化了吧,你家親戚啊?”玄逸吃驚的站了起來,看着焦急的全無方,好奇的問道。

“玄逸,快,你快救救他,他是我從小一起長大的兄弟啊!”全無方很激動,看着奄奄一息的大猴,衝着玄逸大聲的喊道。

“脈搏很虛弱,快把他放下!”玄逸上前輕輕的把着大猴的脈搏,眼神凝重,眉頭緊皺,大猴的五臟六腑都已受傷,最重要的是,他的心臟已經開始衰竭,體內的血液早就流失了一大半,此時已是強弩之末,想要活命,真的很難。

“玄逸,你一定要救活他啊,我們從小一起長大,我不能看着他死!”全無方焦急的看着玄逸,沾滿鮮血的雙手,無處安放。

“你別急,這傢伙受傷很重,而且失血過多,我現在也只能死馬當成活馬醫,希望五行之術的力量能夠將他救活吧!”玄逸無奈的嘆了一口氣,看着全無方,無力的搖了搖頭。

“好,我相信你,你快點治吧!”全無方此時早已方寸大亂,眼看着自己童年的夥伴就要葬身,自己的內心無比的焦急,只要能夠救活他,就算讓自己死,也不是不可以。

漆黑的茅屋中頓時變得大亮起來,玄逸雙手不停的變換着手印,五彩的光芒不斷流動,不停的洗刷着大猴的身體,原本毫無血色的臉龐,逐漸變得紅潤,身上的鮮血也停止了流動嗎,長長的傷口正以肉眼所能見到的速度緩慢生長,足足兩個時辰,玄逸一刻也沒有停歇,額頭上的汗水在心妍的擦拭下,已經浸溼了兩塊手帕,終於,五彩的光華消失,房間中再次恢復了黑暗,玄逸也無力的癱倒在地上。

“玄逸,你怎麼樣?”全無方愧疚的看着玄逸,關切的問道。

“我沒事,只是有點累!”玄逸淡淡一笑,心中疑惑頓生,上次自己使用五行之本的力量,幫助青龍恢復身體,一點也沒有感覺到吃力,怎麼這次好像再也沒有那種循環不止的感覺了,有的只是消耗後的匱乏。

“那大猴呢?”全無方看着毫無動靜的大猴,難掩心中的焦急,看着玄逸好奇的問道。

“他也沒事了,這個你拿去,燉點湯給他喝,相信很快就會好的!”玄逸猛的拔出手中的開天劍,青光一閃,一個精緻的盒子出現在手中,啪的一聲輕響,盒子打開,一棵萬年的人蔘靜靜的躺在盒子中,房間裏頓時瀰漫着濃重的參氣,稍稍一聞,令人心曠神怡,精神百倍。

“這是你拿出來的人蔘?”全無方吃驚的看着玄逸,滿臉的疑問,“不是說虛不受補嗎?你看大猴現在這麼虛弱,如果將這棵人蔘吃下去,那不還得掛了?”


“你懂個屁,我已經將他全身的傷口和經脈重塑一遍,這次醒來,他將會變得更加強大,現在他的身體中缺少的就是營養,你儘管拿去給他吃,保管還你一個十分健康的兄弟給你!”玄逸沒好氣的瞪了一眼全無方,憤憤的說道。

“可是、、、”全無方還是有些不放心,猶豫的看着玄逸,傻傻的呆在原地。

“你小子還不相信我,不吃拉倒,我自己吃!”玄逸一把奪過全無方手中的人蔘,哇的一口,咬下了人蔘的頭顱。

“啊!你這樣生吃啊,真是太浪費了!”全無方一把奪過只剩下三分之二的人蔘,看着上面十分明顯的牙齒印,心疼的要死,轉身往爐竈邊走去。

“恩!人蔘果然是個好東西啊!”玄逸猛的站起身來,大大的放了一個臭屁,得意洋洋的笑了起來。殊不知這萬年人蔘,早已成精了的寶物,就這樣被他囫圇吞棗般的生吃,藥效根本沒發揮出千分之一,普通人吃上一片,就能強身健體,生龍活虎,修道者,吃上兩片,就能增加一甲子的功力,這玄逸,當真是敗家啊!

“藥好了,來,快扶他起來!”心妍手裏端着一碗宛如牛奶般的蔘湯,衝着全無方大聲的喊道。

“來,喝藥!”全無方接過心妍手中的蔘湯,小心的喂進大猴的嘴中,頓時一股暖流遍大猴的全身,身體中的四經八脈瞬間膨脹,無數的氣體化成精純的能量,充斥着大猴的身體,全身的毛孔鮮紅,轟的一聲爆響,整個人猶如瘋了一般,猛的朝外面奔去。

“啊、、、、、”

一長串的長嘯,四周的樹木紛紛爆炸,木屑夾雜着雨水,四處飛濺,地下一片狼藉。 第170章:老子最討厭人妖!

“哇!這人蔘的能量也太豐富了吧,這才喝了一口,就這麼猛!”玄逸吃驚的看着劇烈反應的大猴,一個箭步跑到竈前,看着鍋中餘下不多的人蔘湯,抄起湯勺,舀起來就喝。

“哇,你不用這麼誇張吧?”全無方呆呆的看着玄逸,滿臉的詫異,心中後悔的要死,自己竟然晚了一步,讓玄逸給搶了先!

“我擦,真是便宜這小子了,原來這是萬年人蔘精啊,難怪藥力這麼大!”玄逸口中一陣嘮叨,看着門外的的大猴,滿臉的鬱悶。

“大猴,你怎麼樣了?”全無方看着精神奕奕的大猴,不確定的問道。

“大哥,我好了,而且好像還比之前更加生猛了!”大猴吃驚的看着自己的身體,一臉的不可置信。


“快去謝過玄逸,玄大俠!”全無方感激的看了一眼玄逸,將大猴推上前去,大聲的說道。

“小人大猴,跪拜玄大俠救命之恩!”大猴十分感激的看了一眼玄逸,自己的內傷有多麼嚴重,自己十分的清楚,玄逸肯定是爲自己耗費本源,否則自己絕不會這麼快就恢復過來。

“好了,起來吧,我救你完全是看在全無方的面子,有什麼感激的話就衝你那大哥說吧!”玄逸嘴裏嚼着人蔘片,漫不經心的看了一眼大猴,繼續喝着湯。


“大哥,你怎麼會回來呢?”大猴這才轉過身,看着全無方,十分開心的問道。

“我這次回來主要是彌補自己的遺憾的!”全無方看了一眼心妍,看着大猴,低聲的說道。

“哦!想必這位就是嫂子吧,小弟大猴,拜見嫂子!”大猴順着全無方的目光看向了心妍,心中大驚,這不是穆巖的妻子嗎?怎麼大哥會跟她在一起呢?只不過大猴並沒有點破,而是禮貌的跪在地上,行叩拜之禮。

“快快請起,我們、、我們還沒、、、”心妍一臉的嬌羞,一聲嫂子早已叫的她心花怒放,連忙扶起大猴,慌亂中不知道從何說起。

“呵呵,好了,大猴,快與我說說,這些年你們過得都還好嗎?全指和古力呢?”全無方高興的看着大猴,心中暗誇這小子懂事,拉着他的手,低聲的說道。

“大哥,全指和古力,他們、、、他們被穆巖抓走了!”大猴說哭就哭,絲毫沒有男子漢的作風,看着全無方,低泣道。

“什麼?穆巖爲什麼要抓走全指和古力?”全無方頓時怒了,看着大猴,大聲的問道。

“事情是這樣的,那一年你離開五道戰場之後,我們兄弟只剩下四人,穆巖幫我們報了仇,於是我們三兄弟就以他爲核心,輔佐他管理巨爵城,時過境遷,轉眼20年匆匆劃過,我們爲了他四處征戰,拿下王都一半的疆土,數百座城池掌握在我們的手中,本以爲今後可以安享天年嗎,誰知道,穆巖竟給我們兄弟下了一道密令,讓我們帶領手下的將領分成三路,合攻王都,圖謀篡位!”大猴無奈的看了一眼上王,低聲一嘆,“我們兄弟雖說不懂什麼政治,卻知道造反的罪名有多大,多勸無果,遂帶着家眷逃出了穆巖的控制,準備隱居起來,過自己安逸的生活,誰想到,穆巖那個小人,怕我們兄弟出賣他,竟然惡人先告狀,將我們兄弟三人告上王都,將謀反的罪名強加給我們,沒想到上王竟然相信,派出大量的精兵尋找我們,逃亡途中,我們三人的家眷全部死亡,爲洗清自己的罪名,替家人報仇,我們選擇了苟延殘喘的活下來,誰曾料想,我們的蹤跡竟然被穆巖發現,兩位兄長爲了掩護我逃走,被穆巖抓走,至今生死不明!”

“什麼?穆巖那個畜生,竟然連你們也不放過!”全無方十分氣憤的猛拍桌子,原本就破爛的木板,瞬間粉碎,散落一地。

“那你怎麼會跟這個上王在一起?”玄逸好奇的看着大猴,低聲的詢問道。

“就在昨夜,穆巖發動了叛亂,大軍瞬間攻入王都,爲了證明我們是清白的,我冒死衝入皇宮,救出上王,目的就是希望能洗刷我們謀反的罪名!”大猴滿臉的悲慼,看着玄逸,眼中閃過一絲無助。

“愚昧,爲了一個莫須有的罪名,竟然連自己的命都可以不要,你救出這個將死的上王,又有何用,難不成你以爲他還能幫你什麼不成!”玄逸沒好氣的瞪了一眼大猴,看着椅子上面色死灰的上王,眼中盡是鄙視。

“你這樣看着孤王是何意思?”上王吃驚的看着玄逸,摸不準對方心中想些什麼,心中十分的害怕。

“滾開,竟敢對王上無力,活的不耐煩了吧!”原本顫抖的老者緩緩的站了起來,嗲聲嗲氣的衝着玄逸,大聲的喊道。

“你給我滾開,你可知道他是誰?別說一個小小的上王,就算是道化親臨,我們也不見得會怕他,這位玄逸玄大俠,雖說沒有任何的官職,可是在五道之上,整個若水神州,那就是王一般的存在,只要他一句話,千軍萬馬任其調動,你算哪根蔥!”全無方一巴掌將死太監拍暈在地,狠狠的鄙視了一眼。

“你就是上王?”玄逸絲毫沒有理會身旁的插曲,臉帶詭笑的看着上王,低聲的問道。

“那你有沒有長腦子,自己的王都遭人攻破,難不成整個國家都是吃乾飯的嗎?”玄逸很憤怒,平生最討厭這樣的250,自詡什麼千古明君,其實只不過是一坨屎!

“孤王平時勤於政事,又怎麼可能事事皆知?”上王面帶尷尬的看了一眼玄逸,慌慌張張的說道。

“那你的國家被人奪了去,你又有何想法?” 絕版婚寵:萌娃暖夫麼麼噠! ,繼續的問道。

“哎!看開了,大不了卸甲歸田,反正我帶的黃金足夠我下半輩子生活了!”上王得意洋洋的看了一眼角落中的黑箱子,低聲的答道。

“噗、、、、”

一聲閃電般的劍吟,只聽噗的一聲,長劍已經插入了上王的心口,鮮血順着華麗的龍袍流下,雙目圓睜,死不瞑目!

“你爲什麼要殺了他?”玄逸看着大猴手中的長劍,這是一把軟劍,別在腰間,方纔在給他療傷的時候,他就已經注意到了。

“身爲一個君主,不能行君王之事,理應該殺!”大猴回答的很簡潔,雙目中沒有一絲憐憫,拔劍,收勢!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