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奇怪了,他們只是到了陀羅湖泊附近就被感染了?那怎麼可能呢?」黃富不解道。

2021 年 2 月 1 日

「是的,這個原因不知道,他們六個人是在距離陀羅湖泊大約二十多里地方被感染的,那條風很大,霧氣很重,他們回來后沒多久就跟瘋了似的,見人就咬,滿大街地亂跑,比瘋狗還要可怕!」科馬老爹搖頭道。

「也許是風有關係,風把那種病毒帶給了他們!」江帆猜測道。

腹黑少爺也溫柔

孫海劍等人就住在這裡,看到江帆、黃富、納甲土屍三人回來,孫海劍立即詢問道:「江老弟,找到嚮導沒有?」

「呵呵,找到了,我們還在那裡和他聊了很久,知道了不少鮮為人知的陀羅湖泊的秘事呢!」江帆笑道。

「哦,那快說出來給我們聽聽吧!」孫海劍一把拉著江帆,那一把椅子讓他坐下。

江帆把科馬老爹說的那些有關陀羅湖泊的事情講訴了一遍,眾人頓時驚訝不已,「不會吧,陀羅湖泊轉移道地下去了?這怎麼可能呢?」張中傑驚訝道。

「是呀,一個那麼大的陀羅湖泊怎麼可能突然消失變成了地下湖泊了呢?這也太離譜了吧!」孫海劍也是滿臉疑惑之色。

「我相信有這種奇異的事情!」向冠華突然道。

孫海劍望著向冠華道:「老向,你為什麼相信陀羅湖泊轉移到地下去了呢?」

「我這是有依據的!在陀羅文化中有一個關於陀羅湖泊的古老預言,預言中說陀羅湖泊將轉移到地下,美麗的陀羅湖泊將變成一片荒涼的廢墟!沒想到這個預言是真的!」向冠華嘆息道。

「這會不會是巧合呀?」孫海劍道。

「絕對不是巧合,哪有這麼離奇的巧合呢!」向冠華搖頭道。

3G巨作《神仙道》,大家一起來支持,鏈接:http://sxd.3gsc.com.cn,官方Q群:122906864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到! 「難道是地殼運動使得陀羅湖泊轉移到地下?」孫海劍驚訝道。

「這個就不知道了,眾說紛紜,誰都有道理,但是誰也經不住嚴格推敲,這個只有我們親眼所見才能知道是怎麼回事!」向冠華道。

「是呀,那些都是假設,畢竟不是真實!只有我們見到了陀羅湖泊就知道了!」孫海劍點頭道。

第二天早上,眾人隨著科馬老爹出發了,隨行的人有江帆、黃富、納甲土屍、孫海劍、張中傑、扁真宇、李時本、向冠華等八人。

科馬老爹牽著兩匹駱駝,駱駝身上背了大量食物和水袋,從薩克的西面沿著荒涼的沙路朝著陀羅湖泊方向走。

天氣很好,紅彤彤太陽已經升起,照射在眾人身上,感覺到暖洋洋的。雖然此時是初冬,但是在這裡已經感覺寒冬的氣息,風吹在臉上,冷冷的,如同涼水劃過。

就在江帆等人走後沒多久,另外一支隊伍遠遠低跟著他們出發了,為首的是藍眼睛高鼻子的西國人。就在西國人出發沒有多久,鎮上有出發了一支隊伍,為首的人拿著望遠鏡,望著西國人,「嘿嘿,螳螂撲蟬,黃雀在後!最終獲利的將是我們東烏人!」

一路上都是荒涼的沙丘,偶然出現幾堆形狀怪異的土丘,眾人走了三個多小時。眼前出現了陡坡,一望無際的沙漠,沒有草,也沒有仙人掌,科馬老爹指著前面不遠處道:「翻越過前面三座沙丘我們就到了陀羅湖泊的附近了!」

「哦,太好了,沒想到這麼順利就要到陀羅湖泊了!」孫海劍喜悅道。

「不要高興太早了,別看這段路距離不長,但是這段路最容易出事的!鎮上那幾個人就是在前面沙丘附近被感染的!」科馬老爹冷冷道。

孫海劍立即冷卻下來,「什麼,前面就進入了危險地帶!怎麼一點也看不出危險之處呢?」

「你們沒有看到那邊有幾棵倒了的胡楊樹嗎?胡楊是千年不倒的樹,而且倒了也是千年不朽的,如今不但倒了而且腐朽了,這是什麼原因呢?」科馬老爹搖頭道。

江帆立即打開天眼穴透視,立即發現前面沙地上有被紫色病氣籠罩,沙地上空遊離不少紫色病氣!這怎麼回事呢?

看到江帆皺起眉頭,一旁的黃富問道:「帆哥,怎麼了?那邊有什麼不對勁嗎?」

江帆點頭道:「是的,那邊空氣中遊離不少紫色病氣,也就是那邊沙地上有病毒存在!」

「什麼!那邊沙地上有病毒存在,那我們怎麼過去?」孫海劍驚訝道。

「我們肯定不能走這條路,否則就會被病毒感染!科馬老爹,還有什麼路可以到達陀羅湖泊的?」江帆道。

科馬老爹思索片刻,「這條路不能走的話,我們只能繞路,繞路的話路程遙遠了不少,而且還要路過瓦蘭國遺址,聽說那裡很詭異的!死了不少人呢!」科馬老爹嚴肅道。

「那就繞路吧,我估計那些進入陀羅湖泊的人肯定也是繞路了,要不然他們走這條路是根本不可能到達陀羅湖泊的!因為他們早就被病毒感染了!」江帆分析道。

「嗯,我同意江老弟意見,繞道路程雖然遠點,但是更加安全!」孫海劍道。

眾人也一起點頭,「好吧,既然大家都同意繞道,我們就從這邊下去,往西北方向走!大家要注意了這路上有很多毒蛇和毒蟲,萬一被咬到,那就完蛋了!」科馬老爹道。

科馬老爹牽著駱駝改變方向,眾人緊隨他的身後,走了一個多小時后,此時已經是中午了,太陽變得炎熱起來,眾人覺得火辣辣的,彷彿到了夏季。

突然科馬老爹喊著了駱駝,扭頭對著大家道:「現在是中午時間,大家休息片刻,吃點東西喝點水,然後再出發!」

於是眾人都停下,沒有人敢坐在沙地上,因為沙地被曬得發燙,如果坐上去的話,屁股要熬出油來。


眾人正在喝水吃東西的時候,突然聽到嘩啦啦響聲!沙丘之中突然冒出了十多隻巨大的蜥蜴出來,「哦!鐵甲巨蜥!大家快逃!」科馬老爹拔腿就逃,別看今天快七十了,跑起來挺快的。

江帆急忙衝上去一把拉住科馬老爹笑道:「科馬老爹,就這幾隻鐵甲巨蜥沒什麼可怕的,我的僕人就可以殺死它們!」

科馬老爹正疑惑的時候,納甲土屍已經沖了上去,他手持骨刺,對著攻擊的鐵甲巨蜥就是猛刺。噗!噗!連續幾個猛刺,頓時四隻鐵甲巨蜥被骨刺刺穿,當場斃命。

剩下的那些鐵甲巨蜥嚇得立即鑽入沙中就逃,眨眼間就逃得一乾二淨,「我靠,算你們逃得快,要不然把你們全部殺死!」納甲土屍喊道。

科馬老爹頓時傻了眼,眼睛瞪得大大的,望著納甲土屍,「你真厲害!比我們鎮上的獵手還要厲害,竟然一個就可以打敗十幾隻鐵甲巨蜥!」 愛在向陽處,等你

「呵呵,這算什麼,就是再來一百多隻鐵甲巨蜥也不怕,我一個人就可以擺平它們!」納甲土屍拍著胸脯道。

科馬老爹發出驚嘆道:「哇!這麼厲害,那太好了,有你在我們就算遇到瓦蘭國的鬼魂也不怕了!」

「呵呵,鬼魂算個屁!就算是妖怪我也可以將他殺死!」納甲土屍不屑道。

看到納甲土屍這麼驕傲得意樣子,眾人立即哈哈笑了起來,休息片刻后,眾人繼續出發。又走了一個多小時,翻越了一座小山丘,突然科馬老爹驚呼道:「屍體!」

眾人立即圍了過去,那是一具乾枯的屍體,面目恐怖,好像遇到了什麼危險時候逃跑,「哦,他的腳不見了!」張中傑喊道。

乾屍的兩隻腳都沒了,從腿骨上端斷掉,只剩下一點點,「看來他是被什麼野獸咬斷了腿骨,最後流血過多死去的!」孫海劍道。

「是被什麼野獸咬的呢?為什麼只咬斷了雙腿,而沒有咬其他部位呢?」李時本驚訝道。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到! “年輕人,你應該聽過他的傳說吧,他可是獨自從遠古的浩源山中走出來的怪物,他要一個人維護這世間的秩序。”

“維護秩序?”

刀客咬着牙喊道:“我們雖爲山匪,但也算劫富濟貧,黑魔軍團四處肆虐,搞得蠻古大亂,流民四起,他不是要維護世間秩序嗎?爲何不去打黑魔軍團,來欺負我們算什麼好漢。”

“說的有些道理。”

人羣中突然衝出一股強大的威壓,山匪們齊頭看去,一個身着黑袍的傢伙面無表情的站在人羣之中。

“你,你是?”一個山匪顫顫巍巍的看着他問道。

“央錯!”

黑袍人擡頭看向剛剛說話的年輕刀客。

“你叫什麼名字?”

少年畏懼的向後退了退,然後咬着牙上前說道:“我叫魏斯里,是天脊山上的山匪,你要殺我就動手吧!”

▪TTKΛN ▪co


“不打算反抗嗎?”

微風襲來,央錯的劍瞬間就搭在了魏斯里的肩上。

“你是鼎鼎有名的劍客,你若要殺人,誰攔得住你。”

央錯微微皺了皺眉,然後看着魏斯里問道:“剛剛你說,山匪並非大惡,黑魔軍團纔是罪惡的根源?”

魏斯里肯定的點了點頭。

“生活所迫,我們被逼的做了山匪,沒有機會選擇,你今日殺我可以,但我有一事相求。”

www¤тт kΛn¤¢ ○

“說,”央錯的劍離魏斯里的喉嚨又近了一分。

“山匪要除,但黑魔軍團更該死,你若真有本事,就還蠻古一個安寧。”

“我答應你。”

恐怖的殺意襲來,魏斯里只覺得身上一陣疼痛,然後就徹底閉上了眼,但他再次醒來,已經是深夜了。

“我還以爲你死了呢?”

魏斯里伸手摸了摸自己,然後看着央錯詫異的問道:“我也以爲我死了,你爲何不殺我。”

央錯把自己手裏的劍扔給了魏斯里,然後說道:“我缺一個幫我背劍的,你御空之術如何?”

魏斯里滿臉疑問的看着眼前這個傳說中的人物。

“在天脊山,我應該算是最會御空的吧。”

“試試。”

央錯一擡手,魏斯里手裏的劍突然飛了出去。

“追上它。”

魏斯里側頭看了央錯一眼,然後拔腿追去,他的腿法十分怪異,央錯本以爲他不會御空,可在下一個瞬間,魏斯里居然消失在了他的眼前,央錯擡頭四處看了看,魏斯里再次出現在他的眼前,而央錯的劍也在他的手裏。

“還不錯,雖然沒有章法,但夠快。”

央錯揉了揉眉眼,然後飄在巨樹的頂端,他習慣在高處待着,這樣能察覺到更遠的地方。

“好像是二師兄。”

殤紫突然驚醒,在一旁守護她的俊彥急忙上前問道:“你沒事吧?”

“我沒事,”殤紫面色蒼白,額前有些許的冷汗。

“你是不是夢到什麼了?”

殤紫點了點頭,然後說道:“我夢到二師兄了,在浩源山,他入魔的樣子,真的嚇到我了。”

“師尊說過了,我們要相信他,心魔只能靠他自己除。”

殤紫閉着眼,她在爲央錯祈禱,只是他們沒有想到,那個因爲殺戮而走火入魔的傢伙,此刻就在他們的附近。

明亮的日光照在這片渾濁的大地之上,狼顧帶着兩萬灼華大軍靠在漢洲的城牆之下。

“近幾日來天靈的流民也太多了吧?你看這城外,密密麻麻的,到處都是逃難的。”


“肯定是黑魔軍團又入侵了一些部族,這些喪心病狂的傢伙,他們要多少人無家可歸才能罷手呢。”

兩個漢洲的守衛在小聲的交流着,狼顧就在他們的腳下,擦拭着自己手裏的利劍。

“刑爵統帥那邊怎麼樣了?”

“還沒有消息,不然我們先動手吧,趁現在漢洲的守衛軍還沒有任何防備。”

狼顧搖了搖頭,“君上說了,刑爵統帥那邊沒有開打,我們不能提前行動,那現在如何是好?”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