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是有重要的事情。」葉凡笑望著紫萱,淡淡的回道,似乎是看出了對方臉色有些為難,他微微一笑,補充道,「如果紫影前輩沒有時間,我們改日再來拜訪,紫萱姑娘不必為難。」

2021 年 2 月 1 日

聽到葉凡的話,紫萱急忙擺了擺手,泛著紫霜的眉頭舒展開來,回道:「沒事,我去告訴爺爺一聲。」

話語出口后,紫萱就快步走到一處樓梯前,然後蹦蹦跳跳的走向了第二層。

望著這番姿態的紫萱,葉凡嘴角的微笑,又濃了幾分,他知道對方其實就是外冷內熱的性格,看上去一副刁蠻的樣子,而實際上對方很單純,也很熱情。

「葉小乖,你不會是對這個小女孩感興趣吧。」

見到謝婷與葉輕靈時兩眼放光的洛依蓮,見到紫萱,神色卻有些淡,那模樣就像是面對一道不合口味的菜,根本提不起任何的興緻。

「紫萱年齡比你小,但似乎對方其他方面,與你不相上下吧。」葉凡轉頭望向旁邊的洛依蓮,淡笑著說了一句,隨後他就想起了什麼問題,當下臉色略顯古怪,戲謔道,「洛大美女,恐怕是她不合你的口味吧。」


「胡說,我……」

……


當葉凡與洛依蓮調侃著的時候,那樓梯上突然傳來嗒嗒嗒的聲音,兩人停下調侃,雙雙向下來的人望去,而看到那道身影的模樣后,葉凡臉上的笑意,逐漸的冷了下來。

因為這來人,竟然又是熟人! 靈符師公會內,原本正在與洛依蓮交談的葉凡,目光突然凝聚在了那道從樓梯上走下來的身影上。

來人身著一件華貴衣袍,腰間別有一把佩劍,身高七尺,相貌英俊,是典型的帥氣陽光青年,而這人就是古羽。

葉凡知道,眼前古羽是一個手段極其狠辣的主兒,只要讓對方抓住機會,那絕對會將人往死里整,不過葉凡並不准備給對方這樣的機會。

就在葉凡望著古羽眼神變幻的時候,對方已經面帶冷意,緩緩的走到了葉凡身前。

「小子,你怎麼還有臉來我們公會!」古羽目光在洛依蓮的身上掃了一眼,微微點頭示意后,他就將目光落向了葉凡,眼神驟然流露出狠辣的神色。

面對古羽那故意針對的話,葉凡並沒有回應,他目光落向尾隨古羽走來的紫萱身上,淡淡道:「紫姑娘,紫影前輩難道不想見我們?」

「沒有。」紫萱走上前來,對著葉凡擺了擺手,便要開口解釋,不過在這個時候,那古羽卻又插上了一句。

「小子,虧你還有點自知之明,我知道你現在是會戰的冠軍,但那又能如何!」古羽狠盯著葉凡,口中的話語沒有任何的停歇,繼續道,「自從你拒絕紫影會長的那一刻起,你就是我們整個公會的敵人,如今你應該走的遠遠的,而不是像現在這樣死乞白賴的站在這裡,讓人看笑話。」

古羽似乎是故意調高了聲調,原本在其他窗口前認真排隊的靈符師,目光紛紛的落了過來,神色間大有一副看好戲的模樣。

葉凡本不想與對方計較,因為他不想讓一個無關緊要的人,破壞了自己的心情,但是對方侮辱的話語,卻讓他忍不住攥起了拳頭。

「怎麼不說話啊,是不是心虛了?」古羽臉上流露出鄙夷的神情,他見到葉凡臉色越來越沉,心中似乎是多了份成就感,繼續嘲諷道,「既然當初拒絕,那就不要硬氣到底,如今看到有好處了,就開始諂媚奉承,你還真是夠下賤的!」

「啪!」


古羽的話語剛剛落下,寂靜的公會大廳內,就傳來一道清晰的扇耳光的聲音,原本一臉嘲諷笑容的古羽,此刻愣愣的望著眼前人,一時間竟然忘記了說話。

「再讓我聽到你說小乖的壞話,那就不是一個耳光能夠解決的了。」在葉凡身前,穿著貼身皮衣皮褲的洛依蓮,甜美臉蛋兒上泛著冰冷的神色,沖古羽冷冷說道。

這一刻,不光古羽愣了,就連葉凡都有些錯愕,他的確是準備教訓一下古羽,但還沒等自己出馬,洛依蓮就動手了,而且那一巴掌,扇的乾脆利落,就算是葉凡,都不得不心生佩服。

他此時才發現,洛依蓮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軟弱,在對方強橫的實力下,也有這一顆很果斷的心。

公會大廳內的眾人,包括紫萱在內,都被眼前的一幕給驚住了,洛依蓮犀利的一巴掌,就好像是直接打在了他們的心中,讓的他們身心一陣顫動。

「你個臭娘們,你敢打我!」

察覺到周圍那些異樣的目光,古羽徹底的反應過來,他臉色陰沉,沖洛依蓮憤怒咆哮道。

葉凡一聽這話,眼中頓時就流露出一抹同情的目光,他搖了搖頭,目光卻突然注意到樓上一道紫色的老者身影,當下臉上泛起了一抹欣喜之色,轉身就躥向了樓頂。

而幾乎是在同一時刻,那洛依蓮唇角冷冷的一勾,玉臂抬起,狠狠向古羽憤怒的臉龐上扇了過去。

吃過一次虧的古羽,並沒有坐以待斃,他手掌靈力泛動,直接向洛依蓮胸口轟了上去,那呼嘯的掌風,讓人下意識就會想著躲避。

「這古羽還真狠,竟然對一個女人下這麼重的手。」望見古羽那呼嘯著拍向洛依蓮的手掌,眾人不由得冷氣直抽,低聲議論道。

啪!

而當眾人議論紛紛的時候,場上依然響起的耳光聲,卻讓眾人臉上神色不由猛的一變,他們盯著前方的一幕,臉色錯愕到了極點。

就連那紫萱,那雙紫意盎然的美眸,都是緊緊的凝在了那倒地的身影,眼神極其愕然。

眾人都沒有想到,那看上去弱不禁風的少女,竟然輕鬆的接住了古羽拍出去的一掌,而且還用更加野蠻的方式,直接將古羽扇飛了。

「這女人,竟然比古羽還要狠!」

冷靜下來的眾人,神色忌憚的望著洛依蓮,低聲議論起來。

而原本應該自己出手的葉凡,此刻已經來到了二樓的一個房間內,他坐在一張板凳上,在其對面的桌子后,一名紫發散亂的老者,正笑望著他。

「小傢伙,沒想到咱倆這麼快就見面了。」對面的紫影,笑望著葉凡,眼睛里還有著閃爍的亮光,喜悅道,「就算你不來,我也準備去找你,不過既然你來了,那就先說說你的事情吧。」

紫影一看就是混跡了大半輩子的老傢伙,上來就沒有任何的矯情,開門見山的道。

面對這個老人,葉凡沒有隱瞞,將自己身上那道符文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訴了對方,不過在中間,他省去了青鼎的事情,因為他知道這件事情,絕不能讓其他人知道,要不然任何意外都是有可能發生的。

聽完葉凡的講述,紫影那張蒼老的臉龐上,笑意徹底的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抹謹慎的神色,他沉寂了好一會兒,方才抬起頭,道:「千里索命符這種東西,在我們龍武帝國很少見,而唯一用它的一個地方,就是邪血軒。」

「邪血軒?」聽到這個陌生的辭彙,葉凡眉頭不由得皺了皺。

「沒錯,就是邪血軒,早年我曾經與邪血軒的一個很有實力的人交過手,對方的身上就有同樣的一個圖案。」紫影臉色變幻,語氣淡淡的解釋道,他皺皺眉頭,盯著葉凡,道,「這千里索命符,非常的棘手,平日里它會悄悄的吸收你體內的生機,而每到了一定的周期,它都會爆發一次,那個時候你的生命,恐怕會受到很大的威脅。」

紫影的話語,讓的葉凡眉頭緊緊的擰在了一起,如今他倒是不擔心自己的安危,可他卻不能放任著葉輕靈不去管,如果對方出點什麼意外,他就算是死了,也會沒有臉面。

「紫影前輩,您有沒有辦法能消除這道符文?」想到眼前的紫影,葉凡心頭升起了一抹希望,期待道。

但他得到的回應,卻是紫影的一陣搖頭,這讓葉凡剛剛升起的希望,再次落了下去。

不過之前他就已經從對方口中知道了邪血軒這個存在,這倒讓他沒有過分的頹廢,當下他繼續問道:「紫影前輩,那您知不知道邪血軒的位置?」

「邪血軒向來都是暗地裡行事,雖然有許多仇家都去尋找,但很少有人能夠找到,就算是找到了,基本上也是落得個屍骨全無的下場。」面對葉凡的詢問,紫影嘆了口氣,耐心的解釋起來。

這一次,葉凡臉上的失落神色,再也無法掩飾,徹底的流露出來。

似乎是看出了葉凡的失落,紫影眼神閃爍了好一會兒,這才說道:「小傢伙,雖然我不知道邪血軒的存在,但是我知道,在帝國武學院中,就有邪血軒的弟子,你如果能夠找到他們,同樣有機會進入邪血軒。」

原本一臉失落的葉凡,此刻眼神中迸發出一抹興奮的眼芒,如果是別的地方,他或許還要費一番功夫尋找,可這龍武帝國的五大學院,他卻十分了解,而且更關鍵的是,在他的手中,還握著一個進入靈武學院的名額。

「紫影前輩,謝謝您,我知道還怎麼做了。」葉凡站起身,沖紫影深深的鞠了一躬,語氣間滿是感激。

葉凡的舉動,讓的紫影微微有些疑惑,他想不明白,為什麼自己提到五大院,對方會興奮成這個樣子,在他的認知中,這五大院要比邪血軒還難進。

成天將自己封閉在小屋中的紫影,對於外界的消息並不怎麼關注,正是因為這個原因,他才不知道,葉凡已經成了會戰的冠軍,而且還獲得了進入五大院的資格。

風諜 對了,紫影前輩,您之前說有事情找我,是什麼事?」想到紫影之前的話,葉凡稍稍收起臉上的喜色,詢問道。

被葉凡這麼一提醒,紫影也想起了他心中那件重要的事情,當下蒼老的臉龐上泛起了一抹笑意,說道:「小傢伙,你之前不是要尋找黑龍之血嗎,我這裡有消息了。」

「真的?!」


葉凡原本就想詢問這個事情,如今紫影主動說起來,這讓葉凡心中還殘存的一絲失落,徹底的消失了。

這黑龍之血,對他沒有任何的價值可言,但是對於他的父親,就代表著全新的人生,只要能夠得到黑龍之血,老爹就能夠重聚念珠,恢復當年那意氣風發的模樣。

「紫影前輩,您快告訴我,這黑龍之血在什麼地方?」葉凡急切的追問道。

望著眼前神色急切的葉凡,紫影蒼老臉上的喜色更加的濃郁了,他眼眸微眯,笑著說道:「這黑龍之血肯定是有,不過你想要得到它,就必須要做一件事情。」

「別說一件,就算十件也沒問題!」葉凡爽快道。

「那好,準備一下,五天以後,參加靈符師競技大會!」紫影笑道。

靈符師競技大會??? 靈符師公會二樓的一個房間內,葉凡一臉錯愕的望著紫影,眼神間有著濃濃的疑惑神色。

對方口中所說的靈符師競技大會,他還是第一次聽說,而他想不明白,這到底是個什麼性質的比賽,竟然能與黑龍之血扯上關係。

對於葉凡的反應,紫影早有預料,他紫色老眸泛起一絲笑意,解釋道:「靈符師競技大會,是平陽郡周圍十大郡之間舉行的,每十年一次的賽事,在某種程度上,它與之前舉行的會戰很相似,只不過會戰比拼的武者實力,而這競技大會要考驗的,是你們的靈符師實力。」

聞言,葉凡點了點頭,隨即又問道:「那這與黑龍之血又有什麼關係呢」

「小傢伙,你別著急,聽我把話說完啊。」紫影淡淡的一笑,然後繼續解釋道,「這競技大會比拼的是靈符師的魂力水平,比拼地點,是在一處雲峰塔上,而據說,這雲峰塔的第七層上,有一枚黑龍蛋,你如果能夠得到,還愁沒有黑龍之血?」

聽到這話,葉凡興奮的點了點頭,也終於明白過來,這黑龍之血與競技大會的聯繫,不過想到某個問題后,他臉上的興奮之色就逐漸的退了下去,他凝視著嘴角帶著一抹狡黠笑意的紫影,疑惑道:「紫影前輩,如果真如您所說,那這黑龍蛋,早就應該被人搶去了吧,怎麼還會安靜的待在雲峰塔上?」

「這個問題其實很簡單,因為這雲峰塔的第七層,從來就沒有人登上去過。」紫影笑著道。

「既然沒人登上去過,那您怎麼知道上面就有黑龍蛋?」越想葉凡越覺得不對,當下他毫不猶豫的繼續追問起來。

超級墨鏡 小傢伙,你沒聽見我之前加上「據說」二字了嗎?如果真的確定,哪還會講這麼不確定的話語。」紫影眼神閃爍,嘿嘿說道。

聽到這話,向來脾氣好的葉凡,忍不住在心中對紫影一陣大罵,這個看上去慈祥的老頭子,原來也是如此狡猾的一個人。

「小子,你可要想清楚了,這黑龍之血可不是隨便就能夠找到的,而且更重要的是,那可是一個黑龍蛋,如果你能得到,將來晉級通靈境,還可以將它煉化,到時你的實力,肯定會十分的強大!」似乎是害怕葉凡不參加競技大會,紫影不停的蠱惑起葉凡。

而這蠱惑,的確起到作用了,對方所說的,也正是他最在意的,如果能夠收穫一枚黑龍蛋,那他不僅有機會幫助老爹重聚念珠,還能將這龍蛋為自己所用,可以說是一舉兩得。可是如果那雲峰塔上沒有黑龍蛋,那他就是白忙活一場。

但葉凡心裡很清楚,只要有一絲的機會,他就一定要緊緊抓住,就算最後落得一場空,他最起碼也不會後悔。

「怎麼樣,我手裡還空著一個參賽名額,你要不要參加?」紫影一直觀察著葉凡的神情變化,此時他終於露出一抹得意笑容,詢問道。

自從紫影開始蠱惑他參加比賽,葉凡就已經知道對方是打上他的注意了,心中恨不得一口答應下來的他,表面上卻露出一副為難之色,道:「紫影前輩,這的確是個好機會,只不過以我這點微末實力,就算去了競技大會,恐怕也只有當炮灰的命吧。」

「小傢伙,跟我這個老頭子玩狡猾,太嫩了。」紫影一眼就看穿了葉凡的把戲,嘴角不由浮起一抹得意,他在葉凡身上仔細的打量了一遍,隨後才道:「不過我很喜歡你這份精明,只要你參加,我會提供給你一切凝聚本命印記的條件,而且還會教你一些靈符師的手段。」

聽到紫影的話,葉凡心頭忍不住浮起了一抹興奮,自從在會戰上見識過古昊天利用聖嚴青龍虎發威后,他就一直想著凝聚本命印記,如今能得到紫影的支持,顯然是大好事一件,當下他咧嘴一笑,道:「紫影前輩都這麼說了,小子豈有推辭的道理,這比賽我參加了。」

「跟你這小狐狸說話,真費勁。」見葉凡答應,紫影才長長的輸了一口氣,然後沖葉凡擺擺手,道,「你先出去吧,等什麼時候準備好再來找我,我幫你凝聚本命印記。」

「那小子告辭了。」葉凡拱了拱手,隨即就走出了這個房間。

下到一樓,葉凡見到洛依蓮正坐在長椅上等他,見到他望過去,對方臉蛋兒上浮起一抹甜美的笑容。

「洛大美女,古羽去哪兒了?」來到洛依蓮身前,葉凡疑惑的問道

「你是說之前那個臭男人吧。」洛依蓮起身,拍了拍葉凡肩頭落下的一點灰塵,隨後輕描淡寫道,「他早被我打的面目全非,不好意思待在這裡,跑了。」

「牛!」這一刻,葉凡也忍不住沖洛依蓮伸出了大拇指。

之後,兩人就沒有繼續在靈符師公會停留,離開了平陽郡,就向著青元鎮開拔。

這一次的靈符師公會之行,雖然中間出現了一點小波折,但總體上還是收穫頗豐,不僅得到了黑龍之血的消息,還了解了一些關於身上符文的事情,更關鍵的一點,是他拿到了十幾株四品元葯,有了這幾株元葯,他就有機會喚醒葉輕靈,也就有機會,履行他曾經的承諾。

葉凡與洛依蓮,離開平陽郡后就迅速趕往青元鎮,葉凡提供穿雲梭,洛依蓮提供靈珠,兩人速度極快,沒用多長時間,便回到了青元鎮。

自從經歷了之前那場變動,整個青元鎮徹底平靜了下來,原本控制著青元鎮的元家,氣勢也逐漸的衰落,而葉家,則是依靠著葉凡會戰冠軍的名頭,提升到了乙等家族,成為了青元鎮新的主宰。

如今的葉家,可以說的上是如日中天,但令眾人意外的是,葉家根本沒有任何的示威行動,依舊是如往常一般低調。

「葉小乖,你這穿雲梭真是個好東西,能不能借我玩兩天?」一落地,洛依蓮就開始纏著葉凡,開始有意識的撒嬌。

「不可以。」面對洛依蓮慣用的招數,葉凡很直接的回了一句,隨後就不理會對方,迅速向葉輕靈所在的房間趕了過去。

片刻后,葉凡出現在了一個房間內,而在房間的床榻上,躺著一個面容絕美的少女,即便對方臉色看上去很蒼白,但仍舊無法掩蓋對方身上那股清幽的氣質。

「輕靈,我答應過你,我要娶你。」葉凡摩挲著少女那精緻的下巴,黑眸間泛起了點點溫情。

之前的一幕幕,就如同剛剛發生在眼前,是那麼的清晰,讓的葉凡的心,一片溫暖。

單純,善良,偶爾會有些大大咧咧,但更多時候,卻是在背後默默的注視著他,默默的支持著他,為了他,對方寧願犧牲自己的幸福,寧願放棄自己的生命,他知道,他虧欠對方太多,而這一切,只能等救醒對方,他再一點點去彌補償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