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這個瞄準,逼出內氣光照目標就能鎖定了。準確度特別的高。如果能把這石頭用在紅衣大炮上,那威力就更為強大了。」唐春說道,老傢伙試了試,頓時站起來哈哈狂笑開了。

2021 年 2 月 1 日

「小子厲害啊,絕妙絕妙了。」

「一點雕蟲小技罷了。」唐春不屑的哼了一聲。

「噢,看來,老夫叫你進宮沒叫錯。你小了還真有些制器方面的天賦。走,咱們去看看紅衣大炮。」白鬍子笑著扯起唐春進了大樓,往地下而去。發現地下有個很大很高的地下室。

裡面就擱著一架紅衣大炮。唐春看了看,可以肯定,就是自己叫良豆子等人合力搞出來的能射殺先天大圓滿強者的那門大炮,也不曉得什麼時候給這老傢伙搞到這裡來了。

「看出來了嗎?」丘治子問道。

「看出來了。我自己搞的東西。不過。大師何時運到皇宮了?」唐春問道。也猜出了老傢伙的身份,想不到神秘的丘治子大師就是如此一個糟老頭子,扔到現代社會去就是車間某普通的工人之流了。

「你這大炮真是一絕。想不到火藥居然有如此妙用。如果改進過後到制器府去製造出來,絕對能射殺半氣罡境強者。因為,你這大炮的材料精度還不夠高,韌性跟硬性都還不夠。估計也是因為制器作坊的器具有問題。還有,制器師的功力也不夠高。如果由老夫來主持製作,絕對能讓它的威力提高好幾番的。」丘治子笑道。

「多謝大師誇獎,小子的一點小伎量罷了。」唐春貌似相當的謙虛。

「剛才那石頭叫幽離石,很珍貴的。所以,想大面積的使用在兵器上是不可能的。只能用在精製的兵器上面。而皇上見過紅衣大炮后也是龍心大悅,要求製品府製造出百門如此大炮守衛虞都。九門之外得二十來門,而餘下的就是虞都的要害之處。光是皇宮就得製造出五六十門來。」丘治子說道。

「百門,而且威力還要達到有射殺半氣罡境強者的大炮,這個,難度很高了。」唐春故意的裝得一臉為難樣子。

「難度不高我叫你進來幹什麼?」丘治子面色一僵。

「就怕難以完成啊。」唐春說道。

「禁軍那邊我看就交給你的副手就是了,這段時間你專門過來陪我一起製造紅衣大炮怎麼樣?」丘治子問道。

「我得先看看你手下都有些什麼人才行,而且,還得把我在刀子縣的原班人馬搬到京城才行。

我那邊已經形成一套完備的製造紅衣大炮的作坊程序。只不過功力高強者太少罷了。

這樣行不行,我想在虞都搞個作坊,可以跟制器府合作生產。不過,製品府每一架紅衣大炮得付些銀兩給我們作坊。」唐春開始談生意了。

這廝心裡尋思著能否把現代軍火出**易借用到古代來。那自己就是古代軍火大家,沈萬三第二了。唐春深懂得經濟命脈對一個國家意味著什麼。

「這個是絕不允許的事,當然,你手下作坊的工人可以進來幫我們製作一些粗糙的部件。我們制器府付給他們工錢就是了。」丘治子說道。


「不如這樣,能制用的部件我手下負責製作。關鍵部位還得制器府來搞。到時,在制器府組裝起來就是了。」唐春說道。

「也成,不過,紅衣大炮是國家最高秘密。絕不能外泄了,這是立國之根本。聖上有慎重交待此事的。」丘治子說道,看了唐春一眼,拿出一塊玉佩,笑道,「聽說你母親也進京了,這塊玉佩就送給她吧。」

「多謝大師賞賜。」唐春當然不會拒絕丘治子的高檔護身符了。

唐春剛走,丘治子匆匆到了天王殿後邊的太和殿。太和殿是皇帝私下接見少量大臣議國之大事的地方。

「他怎麼說?」虞皇先請丘大師坐下后問道。

「有些奇怪,好像是想自己造大炮似的。還搞了個私人作坊。」丘治子說道。

「難道他有異心不成?」虞皇臉一板,煞氣出來了。

「那倒不一定,估計是想賺些錢。聽說在收復刀子縣的過程中絕大部分軍銀都是他私下出的。此子不錯,為國能如此之輩我朝少有。」丘大師對唐春的評價相當的高,「而且,以弱師戰勝強敵。並且,發明了紅衣大炮,發明了鐵甲戰船。此子真是一制器的天才。」

「難道大師想收他為徒不成?」虞皇笑道。

「先觀察一陣子,臣下倒真有這種想法。臣下制器幾十年了,可是到今天還沒發現一個可造之才。平庸之輩壞我名聲不如不收。」丘治子摸了一下下巴。

「唉,皇朝子民上百億, 朕要娶你 。難道真是我大虞皇朝後繼無人?」虞皇感嘆了一聲。

「倒不是,大多數制器天才都給羅海派等制器宗派收走了。跟在皇朝制器府任職相比,他們更願意去大宗派,因為,有發展前途。皇朝之中畢竟規矩較多,有些天才嫌麻煩。而且,這些宗派早就形成一套完備的搜羅人才的門路,皇朝不能比。」丘治子是實話實說。以他的超然地位,皇上倒不會怪罪的。

「朝庭畢竟是國家,範圍比一個宗門大得多。沒有規矩是不可能把一個國家管理下去的。這也是皇朝的弊端,一個無法改變的現實。」虞皇嘆了口氣,看了丘大師一眼,笑,「既然大師有這意思,那本皇就成全你了。一個好的制器大師難求啊。」

「我也正有這個意思,先收入制器府。以後我考察一陣子再作定奪了。不過,這職務如果太低恐怕他是不怎麼樂意來的。畢竟,跟禁軍紫衣衛相比,制器府顯得很平庸了。」丘大師說道。

「呵呵,沒事,包他滿意。」虞皇神秘一笑。

第二天上午,宮中的公公就到了唐府宣讀聖令了。

「虞皇聖令……任命唐春為皇朝制器總府副主事。協助丘治子大師管理制器府。兼任禁軍黃旗軍指揮使,從四品護國將軍,二等侍衛。御賜銀令一塊,可以隨時進入皇宮。」

「哈哈哈,大哥,雖說你品級沒升,但職位卻是升高了不少。」送走公公后李北哈哈大笑道。

「是啊,聽說制器總府副主事有好幾個。另外的副主事都是由從二品大員擔任的。大哥,你現在可是跟這些大員們平起平坐了。而且,看這聖令的口氣,皇上是想讓你接丘大師的班啊。」胖子笑道。

「嗯,協助丘大師管理總府,那這聖令就相當的詭異了。」包毅摸了一下下巴。

「是有為大師挑選接班人的意思了,這一個『協助』就把大哥的地位提高到了超出其它副主事的位置了。

丘大師在宮中沒有品級,但是,他的地位比王爺還要超然。皇上有御賜金令給他,隨時可以騎馬進入或坐轎直接進入皇宮而不用下轎或下馬。

而皇宮中還有他的別園。大哥真能拜丘大師為師的話也是一番造化。這制器宗派都相當的吃香,特別是那些六品及以上的制器大師,不管到哪個門派人家都是恭敬的伺候著的。

因為,好的兵器可是戰勝強敵的殺手鐧。大哥真能傳承了丘大師的高超技藝的話,咱們今後兵器方面就不用發愁了。」胖子一臉笑嘻嘻的。

「沒錯,大哥一進去就得御賜銀令,這是方便大哥隨時進皇宮向大師請教的。這種待遇不要講三四品大員,就是當朝一品大員也極少有這種特殊待遇的。就是王爺也沒這特權,這是聖上對丘大師的地位超然的認可。現在連帶著愛屋及烏,連大哥也沾了光了。」李北說道。

「那這樣子看來不去都不成了。」唐春說道。(未完待續。。) 「去啊,為嘛不去。能學到丘大師技藝的話還怕混不來飯吃。到時,唐大師一出,誰與爭鋒。而且,再有像李國公之輩想暗算大哥的話也得掂量一下丘大師的反應。更何況大師本身就是一氣通境強者的。」胖子大笑道。

「唉,這樣一來估計咱們自己想搞兵器作坊的事不成了。」唐春嘆了口氣,為軍火大戶的夢想而破滅鬱悶。

「這本身就是不可能的事,對於兵器,皇朝絕對要管控的。特別是像紅衣大炮這種殺傷力巨大的殺器。聖上肯定要管控在手的。不然,流失出去還了得。人家也可以炮轟皇城了。」李北說道。

「天子劍,現在再加上得到丘大師青睞。此子看樣子要在京城走紅了。」一等候爺府蔡府,蔡方向聽了兒子蔡強的講述后摸了一下下巴。

「那個給天子劍的神秘人物估計地位更為超然。而且,兒子懷疑此人本身就是皇室中人。唐春這雙管齊下,同時得到兩個大靠山保障。看來,我這大哥認得很值啊。今後更得加強關係,多走走。」蔡強說道。

「嗯,現在咱們候爺府氣勢比唐府旺。但是,我直覺不久的將來,唐府的光彩必蓋過咱們候爺府。所以,蔡強,你這個決定很果乾。」蔡候爺笑道。

「父親,我跟唐春拜了把子。估計現在也給永定王跟李國公那個圈子的人盯上了。父親還得小心為上,他們那個集團可是實力不弱。」蔡小候爺有些擔心。

「不必過於驚慌。就是沒有唐春這檔子事咱們哪個時刻鬆懈過。在朝為官,步步殺機。特別是身居高位的軍機大臣,其中的競爭更為激烈。一步不慎就有可能淪入萬劫不復之地。蔡強,你還得多學習。」蔡候爺說道。


「你壞了本姑娘好事,唐春!」此刻,離唐府不到二千米的地方,一道綠影正站在一顆參天巨樹上,一雙眼冷凌的盯著唐府在咬牙切齒。

「舵主,乾脆直接捋了唐春滅之。這小子太可惡了,他根本就是毀了我們殘夢閣的兇手。要不是他也不會引出皇朝保護神來。咱們剛在京城站穩了腳根。這下子全給毀了。小姐之命一下子可是完成不了啦。」一個黑衣老者憤然說道。

「那隻蜘蛛不抓回來對咱們『空天之城』來講就是一個潛在的巨大威脅。空天之城幾十萬年下來能生存下去。就在於本城的神秘。直到現在,還沒給對方發現。想不到小姐的寵物居然跑了出來。直到現在,城中委員會的高手們都沒搞清楚它是怎麼破城出去的。這事顯得太詭異了,也有委員猜測是不是武王搞的鬼。萬年前的浩劫對咱們影響也很大。為了城中千千億億的子民。咱們一定要抓回那隻可惡的蜘蛛。」綠衣人哼道。

「既然感覺到了它現在就在大虞皇朝的國土之中。咱們總會找到它的。只不過一時無法探測到它的具體藏身之處。本來殘夢閣就是一個很好的落腳之地。通過各種關係咱們耳目更為靈通。現在全給唐春毀了。這小子簡直就是一災星。不滅不行了。」黑衣人說道。

「它就是藏在地海之中咱們也要找出來。」綠衫女子冷哼道,「不過,最近要對唐春下手得謹慎。好像有一個神秘高手在隨時關注著此人。那人曾經跟我戰鬥過。我不如他。他那把黃色帝王之劍上的帝王之氣太盛了。此人,比所有氣通境大圓滿強者都可怕。要捋下唐春還得等他遠離京城,遠離了那人的關注之時就可以動手了。當然,也不能排除京城也有機會。你隨時盯著他就是了。不過,要避免打草驚蛇。」

「屬下明白。」黑衣人一個躬身,輕輕飄走了,好像一片落葉。

「怪了,一個高手整天躲樹上幹嘛。好像她盯著的就是唐春那該死的小子。難道她想保護唐春不成。此女功力很高,本尊也得注意著點了。」一隻罕見的雷虎鷹王站在一處高山上盯著那株巨樹。泰冬陽的鷹眼中露出的是殺人般的狠厲眼神。

「嗯,這隻老鷹怎麼在這裡,正好了,本尊就差一坐騎。」老魔西去東來剛好路過,眼神一掃,居然意外的發現了泰冬陽寄生的雷虎鷹王。

「不好,有強者。」泰冬陽這隻老鷹嚇得一扇翅膀拚命往空中飛去。

「哪裡去。」老魔一展手臂追擊而去。

「嗯,此鷹好厲害,好像有強者的氣勢存在著,難道……」綠衫女子也是騰空而起往山那邊追去。

「怪事了,今天虞都怎麼出現了這麼多超強高手?」皇宮後山,某老皺了下眉頭。

制器總府駐在離虞都府有二十來千米之地,在一片大山叢中。唐春跟著丘治子大師過來的。

發現,遠距離幾千米之地都能感覺到裡面的熱氣騰騰,火光衝天。而這裡駐紮著五萬兵士保護著制器總府。而帶兵統帥就是制器府副主事林雄,他也是從二品將軍。

裡面幹得還真是熱火朝天,好幾個幾層樓高的大爐子就架在山谷中。那火光跟煙霧就是它哥幾個給創造的了。

「平時這裡有三萬勞工幹活,戰時緊張的時候更多。」丘治子說道。

「大師,我想見見制器府的高手。因為,他們關係著大威力紅衣大炮能否製造成功。」唐春說道。丘治子交待了下去,不久,在一個會議室里集中了。

「制器總府有五位氣罡境強者,十位先天大圓滿強者,12段位的……」總管事和正逐一向唐春介紹道。

「大師,氣罡境強者數量還不夠。」唐春說道。

「不夠的話那隻能從紫衣衛中抽調過來臨時組合了,他們那邊氣罡境強者多。」丘大師說道。


唐春走巡了一圈下來,發現雖說人員眾多,但工作效率並不高。而且,顯得雜亂無章。如果能把現代工廠的流水線作業搞到這裡來那效率估計會增長好幾倍。

「春哥春哥,你放我出來。」這時,傳來人形蜘蛛的叫聲。

「出來,你想出來幹嘛,那還不嚇壞人了?」唐春沒好氣的說道。

「沒事,我縮小點別人也難看到是不是。主要是我感覺這裡的地氣很特別的。你看,估計是因為天天煉鐵的緣故,這塊地盤早就形成了十分複雜的毒素。正好適合我吸收。」人形蜘蛛說道,「而且,我感覺這地底下有讓我十分興奮的東西在。不如咱們下去探一探。」

「噢。」唐春也是一愣,天眼打開往地下穿透而去。直到三百米處時也沒發現什麼。只是發現下邊的泥巴好像都呈黑色,應該是因為冶鍊時污染所倒致的。畢竟是這裡制器年成聽說達到了上千年了。唐春找了個理由派出工人輪流往地下挖去。

反正丘大師一走唐春就是這裡的主要負責人了,因為,丘大師有當眾宣布過。他不在時這裡由唐春挂帥主持制器工作。就連駐軍也得聽從唐春調遣。

而丘大師留下了一本制器總綱給唐春,交待他多讀多琢磨製器之道。當然,這只是最初淺的制器之道。唐春一天就在琢磨這制器總綱。

幾天後,挖到下邊千米深度時人形蜘蛛說是那東西就在不遠處了。唐春也就停止了工人的『作業』自己下去了。

當再往下挖了百米深度時唐春震驚了,因為,他發現了一根黑色直徑達五六米的巨大石柱就豎在下邊。而石柱的上頭有分出許多像是樹叉樣的分枝浸入了山岩之中。

而上邊黑土黑岩中不斷有墨汁樣的污染物經過這些分支凝聚在了石柱裡面。石柱黑得都快透亮了,好像一根黑色水晶石一般。唐春可以清晰的看見不斷的有墨汁樣的毒質往石柱下邊流去。

唐春幾個毒丹田居然自動的活躍了起來,好像也興奮了起來似的。而人形蜘蛛這傢伙早就趴在了石柱上拚命的吸了起來。

唐春乾脆也盤腿於地修鍊起了太陰麻婆毒功,發現吸進來一感覺,石柱中的毒質品質極佳,對於修鍊毒功的人來講簡直就是大補之物。

不久,幾個毒丹田都飽和了無法再吸收進進去了。唐春琢磨著,能否利用聚靈陣把石柱中的毒質直接接通到自己的房間中去,那樣子就不用下到地底下直接坐房間里就可以修鍊毒功了。

不過,就在這時候,石柱居然顫慄了一下。再不久,石柱顫慄得更為厲害了起來。

唐春很詫異,天眼往下扎去。發現石柱居然高達三四百米。而在石柱最底端居然壓著一具全身焦黑的屍體。唐春招呼上人形蜘蛛往下挖去,不久到了石柱底端。

「殭屍,這裡好像某位前輩設置起來煉殭屍的地方。」大黃蜂入尊說道,「這具殭屍好像動了動,所以石柱就顫慄了一下。你看,殭屍全身都給毒質染黑了。估計快功成了,得早點防備一下,這具殭屍功力很高。你看,一對透明的翅膀都成了,這種殭屍應該叫飛僵,其實力達到氣罡境大圓滿境界甚至更高。」

「這麼厲害,看這情況好像原本設置的那位主子應該不見了。既然是無主之物咱們得想辦法收服才行。」唐春頓時心裡一喜。

「收服,難,關鍵的問題是無從下手。而且,那位主子的功力肯定很高。 我的老婆是總裁 。除非你是氣通境強者估計才有辦法。」入尊說道。(未完待續。。) 就在這時候,一股股黑色煙霧從殭屍的身體中冒了出來。再不久,令唐春瞠目結舌的事發生了。那飛僵居然像是蛇脫皮一般外層黑色皮膚一塊塊裂開碎開不久就成煙霧狀消散於空中。

下一刻,脫皮完畢。一具淡藍色的身體呈顯在了唐春面前。居然還是一個美麗得令人膽寒的嬌艷女子。那藍色長發如瀑布一般的一動就絞向了唐春。

唐春趕緊閃,不過,那頭髮居然十分的靈動。如活蛇一般發散開去,在瞬間就編織成了一張大網,把幾十米的空間都網在了裡面。

唐春趕緊拋出一張中品火靈符炸了過去,這邊又開啟了裝甲護身符。不過,貌似沒用。火氣符居然被一根頭髮絲一扯就扯到了頭髮網上邊給粘住了。

唐春拚力想用靈力引爆,可是靈力一出就給頭髮絲給吸粘住了似的根本就到達不了火靈符那邊。


而嬌艷女子居然坐了起來,那泛藍的雙眼盯著唐春瞄了一眼,唐春頓時如遭雷擊了一下似的。這貨一吸氣,一枚跳棋珠子大的毒彈給他逼出攻擊向了藍色女子。

「沒用。」入尊急得叫道,果然,那女子倒是愣了一下,一根頭髮卷了過來就把毒彈給卷到了她身邊張口一吸就進了嘴裡,嚼了幾下就吞了下去。

「你的毒丸品階太低,不好吃。」女子漠然的說道。

「呵呵,你是有毒的殭屍。毒功高強,我並不是一個真正的毒人。」唐春盡量緩和了一下心境,「不過,姑娘好像不是大虞皇朝的人。你來自哪裡?叫啥名字」

「綠子,我就叫綠子。啊,我來自哪裡,我來自哪裡……」叫綠子的藍色姑娘好像突然間瘋狂了起來,頭劇烈的晃蕩著,唐春可是遭罪了。

她那頭一晃,頭髮就勒緊了過來。好像收網一般一下子就把唐春捆了個嚴嚴實實。而且。藍色頭髮還在勒緊。唐春感覺都喘不過氣來了。唐春清晰的看見,那髮絲居然勒進了自己的皮膚裡面。而且,好像細蛇一般往皮膚里鑽了進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