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棄神格?」

2021 年 2 月 1 日

鳳凰炎有些意外,隨即說道,「放棄神格,只能轉世成魔,魔族在輪迴裡面是沒有記錄的,所以就算是我,也不可能會知道!」

雖然早就知道是同樣的答案,但是在確定的時候,無心還是有些難受,不在去看鳳凰炎,化作流光快速消失……

鳳凰炎看了看前方,沉默了一會才往凌天學院而去!

等到了凌天學院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了。

忘川一直等著鳳凰炎回來,看到紫色光芒落下的時候,才微微鬆了一口氣,問道,「怎麼樣?」 鳳凰炎輕輕點頭,說道,「已經沒事了!」

「那就好!」忘川點了點頭,沒有在說什麼。

鳳凰炎與忘川擦身而過的同時停下了腳步,漫不經心的說道,「我看到那個傀儡了!」

看到那個傀儡?

忘川看了看鳳凰炎,不明白他為什麼會突然說這件事情。

看到傀儡,應該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吧,畢竟那傀儡是他自己煉製的。

「他似乎有感情了!」鳳凰炎淡漠的說道,「也許是握住誅魔劍的那一刻有了感情,一旦有了感情的傀儡,會懂得修鍊,然後變得強大起來!」

忘川蹙著的眉宇舒展開來,這也許才是鳳凰炎要說的重點。

「你想怎麼做?」忘川看著鳳凰炎問道。



「毀了!」留下淡漠的兩個字,鳳凰炎就朝著自己的房間裡面走去。

那傀儡是他當初為了保護神界才煉製出來的,如今那傀儡已經與君悅為伍,他自然也不會在留著他。

忘川聞言,並沒有說話,而是轉身往自己的房間裡面走去!

—-

一個月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很快就來臨了!

大婚前三天,魔界黃泉城城主府,珈葉一身紅衣站在院子裡面。

紅色的嫁衣比起黑色的衣袍讓她整個人看起來都妖艷了許多,就像是黃泉河岸邊的曼珠沙華,致命的吸引人。

玉兒站在珈葉的身邊,看著她的側臉,動了動唇,本來想說些什麼,但到最後卻還是沒有說。

珈葉沒有看她,卻知道她在想些什麼。

「有什麼想說的就說吧!」

聽到這句話,玉兒動了動唇,說道,「你真的想好了嗎?」

「已經快一個月了,我想的很清楚了!」珈葉笑著說道。

側臉的笑容在紫月下凝固,說不出來給人一種什麼樣的感覺。

但是不管是什麼樣的感覺,她卻知道,有一種感覺珈葉是沒有的,那就是嫁給自己喜歡之人的高興……

「城主,花轎到了!」許青(許城主)從外面走出來,恭敬的說道。

「恩。」珈葉點點頭,表示她知道了。

許青見此,也不在說些什麼,而是退了下去。

這婚事他真的是感覺不到一點高興啊,甚至還感覺到一股壓抑的氣息!

「走吧!」珈葉看了一眼玉兒,淡漠的說道。

玉兒點點頭,跟在珈葉的身邊往大廳走去。

等走到大廳之後,珈葉就看見了一身白衣的珈羅。

不得不說,珈羅是極其俊美的,不然珈葉也不會生的如此傾國傾城。

看著自己的父親,珈葉說道,「爹爹,黃泉城就交給你了!」

珈羅聞言,沒有說話。

葉兒成親,他自然也想跟著一起去,只可惜,黃泉城需要人來保護,葉兒不想心如何人,獨獨他,他清楚黃泉城對葉兒的重要性,所以選擇留下來!

「葉兒,你還有反悔的機會!」珈羅蹙眉說道。

「不,我已經沒有退路了,更何況我也不想反悔!」珈葉說完,對著珈羅行了一個禮,說道,「爹爹,葉兒告辭!」 珈羅點點頭,說道,「路上小心!」

雖然魔君把大婚的地方定在風西國而不是魔君,這讓他有些不滿,但葉兒願意,他也不好去說什麼,但是魔君和第一戰神珈葉成親,勢必會讓其他幾界的人害怕,自然也會在婚禮上做文章,這一路,不太平啊……

珈葉聞言,笑著說道,「爹爹,放心吧,等出去魔界,途徑血城的時候,無心會和我一起!」

聽到珈葉的話,珈羅才算是完全放心了下來。

有無心的在,他也就放心了。

在他沒有被封印之前,也是知道無心這個人的。

天地間最強大的邪魔,洪荒大戰引天地煞氣形成的魔!

走出黃泉城府,外面由八個清秀男子抬的花轎停放在外面。

見珈葉出來,八人都恭敬的行了一個禮,卻沒有說話。

玉兒替珈葉拉開轎簾,說道,「上去吧!」

魔界的新娘是不會蓋紅布的,所以珈葉只是穿了嫁衣,戴了鳳冠!

抿著唇,珈葉上了花轎。

見珈葉上去,玉兒便說道,「走吧!」

那八人聞言,離開抬起轎子,虛空朝著魔界通往人間的出口而去。

虛空行走,又抬著一個人,八人卻絲毫不覺得吃力,由此可見,這些人的實力定然在玄階段青階以上!

等花轎到了出口的時候,玉兒本以為只有他們,卻沒有想到,洛家少小姐洛紅鸞,百里家少主百里蕭,甚至連卡羅風都在。

想起那天卡羅風說的話,玉兒的面色冷了冷,陪伴在花轎旁邊。

「洛紅鸞,百里蕭,卡羅風,封魔君之命,護送黃泉城主!」眾人的聲音響起,齊齊帶著嚴肅。

花轎裡面的珈葉微微勾唇,看來星辰是真的很在意,不然的話,也不會找各大家族的繼承人來了,很在意這具身體啊……

「走吧!」珈葉輕輕說了一聲,沒有在說話。

眾人聞言,齊齊讓開,等花轎走過去之後,才跟著花轎後面離開。

八人抬著轎子虛空而走,後面又是那麼多人跟隨著,這一場面每經過一個地方的時候,總會引起無數的人觀看!

途徑黃泉城的時候,赫炎本來是和一群人在練劍,卻看到花轎經過,不由得微微蹙眉。

還不等他反應過來,血城隱蔽的一邊,一道非常強烈的氣息突然出現,下一刻,兩人便出現在了花轎的旁邊。

本以為那兩人是搗亂的,但是赫炎卻看到,陪伴在花轎面前的少女朝著兩人中的其中一人微微低頭,像是見到了尊貴的人在行禮一般。

似乎說了幾句話,那突然出現的兩人便和花轎一起離開了!

「赫炎,你在看什麼,還不好好練劍,又要偷懶?」赫城從外面走進來,看著赫炎看著花轎遠去的畫面,有些生氣的說道。

赫炎是赫府唯一的嫡系少爺,因為這樣,赫城從小就很寵著赫炎,幾乎是有求必應,所以對於赫城的話,赫炎不但沒有害怕,還厚著臉皮問道,「爺爺,你知道剛才那些人是什麼人嗎?」 那麼龐大的場面,虛空行走的那些人,實力不是一般的高,至少他是感應不到,還有後來從血城裡面出現的那一股非常強大的力量,也不是一般的人。

那麼多實力非凡的人,一般的家族是不可能擁有的!

「練你的劍去!」

出乎赫炎的意料,這一次赫城沒有慣著他,而是讓他繼續練劍!

赫炎雖然很想知道那些是什麼人,但也不會輕易惹自己的爺爺生氣,所以撇撇嘴,還是開始乖乖練劍……

赫城看了看赫炎的樣子,無奈的搖搖頭,炎兒不知道,他可是收到消息了。

魔界黃泉城新任城主珈葉,即將嫁給魔界君王為後,而出乎意料的是,婚禮不是在魔界舉行,而是在風西國!

聽說風西國之前就已經換了皇上,不是太子,也不是其它幾位皇子,而是被當做質子送去龍陵國的六皇子。

魔界君王將婚禮安排在風西國,由此可見,風西國那位新的皇上恐怕就是魔王了……

而那個珈葉,炎兒是知道她的,如果知道是她,炎兒不管怎麼樣都會去,而他絕對不能讓這種事情發生。

他們赫府不喜歡與魔族的任何人沾染上關係!

「爺爺,你還在這裡做什麼?」赫炎練習了一套劍法,回頭看著自己爺爺還在,不由得有些疑惑。

要是平時,爺爺早就不在這裡了。

「監督你。」赫城平靜的說道,「把你這些日子學到的展現出來給我看看!」

赫炎聞言,嘴角微微一抽,就差仰天哀嚎了。

雖然覺得無奈,卻還是將他學到的劍法展示了起來。

赫城看著赫炎,臉色緩和了一些。

炎兒的個性他是知道的,如果不看著他,指不定等會就跑出去了……

此刻的風西國皇宮裡面,路月,路寒在偏殿裡面休息著。

「大哥,你說晴兒還要等多久才會出關?」路月心不在焉的問道。

自從那次珈藍離開之後,晴兒就開始閉關了,到現在都沒有出來過!

「不知道。」路寒微微蹙眉,說道,「月兒,你難道不覺得這風西國的皇帝有點不對勁嗎?」

「啊?」路月有些疑惑,問道,「大哥,什麼不對勁啊?」

路寒微微蹙眉,說道,「昨天我們到了這裡的時候,對那個皇帝說了恭喜大婚,那一瞬間,他的神色不但沒有一點高興,甚至還變冷了,雖然只是一瞬間,但是我確定我沒有看錯,你說,他要娶的女子如果不是他喜歡的,一個妃子的頭銜就夠了,可他卻是要封她為後,把后位給一個女子,說明他應該是很愛那個女子的,既然愛,為何我們恭喜的時候他還露出那樣的神色?」

聽著自己大哥說出來的一串話,路月有些無語的揉了揉眉心,隨即說道,「大哥,別人事情我們就不要參合了,畢竟我們只是充當使者前來恭賀他的大婚,在後面說他的事情,不太好,更何況,大哥那麼好奇,到時候在看看就好啊!」 聽著自己妹妹說的話,路寒也覺得自己有些過多的在意了,隨即說道,「既然如此,我們先好好休息一下吧,畢竟後天那新娘子就該到了!」

「好!」路月點頭,表示她知道了!

而另外的偏殿裡面,一身尊貴之衣的龍辰寒靜靜的站在那裡,雙手背負在背後,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龍一從外面走進來就看到自己主子一臉憂愁的樣子,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消息打探的怎麼樣了?」見龍一進來,龍辰寒冷漠的問道。

現在的他已經是龍陵國的皇帝了,而龍一也成了他的侍衛。


「他們說,人要兩天後才會到!」龍一微微蹙眉說道,「也不知道那人是什麼地方的人,居然還要兩天才會到。」

龍辰寒聞言,微微勾了勾唇角,說道,「不管什麼時候到,等兩天之後看到就知道了!」

龍一聞言,應道,「是!」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