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被以往的慣性思維給固定了,所以沒有往這方面想,這散發七彩神光的寶物,或許真的有製造毒障的能力也說不定。」王浩然有些詫異的看著季嫣然,第一次發現這個女孩子的思維很敏捷。

2021 年 2 月 1 日

事實上就算是沒有慣性思維的固定,他們也不會往這方面想。七彩神光級別的寶物何等的珍貴,怎麼可能跟毒障扯上關係?其實最大的可能性,那毒障是秘境用來守護寶物的。任何天材地寶,都會有守護妖獸或者絕境之類的存在,這毒障就是寶物天然的守護屏障。

可是現在聽季嫣然這麼一說,很顯然,她說的這個可能性也是存在的,而且還可能會說中。

半個小時后,他們再一次來到山腳下,但是很快,唐宋就停了下來,眼睛看向山頂,山頂卻被籠罩在雲端之中,道:「看來我們走了之後,那些人還不死心啊!」

王浩然皺眉道:「你是說之前被趕下山的那伙人嗎?」

唐宋點頭道:「不錯,應該是他們。」

季嫣然疑惑的道:「他們不是都走了嗎?怎麼又回來了?」

「財帛動人心,連我們都抵擋不了誘惑,更何況是他們呢?估計是他們下山之後,並沒有遠離,躲在暗處,等我們走了之後,他們又回來了。」唐宋目光灼灼的道。

季嫣然道:「連我們都沒有辦法,他們留下來又有什麼用?」

唐宋道:「這種事情說不定的,我們沒有辦法,或許他們會有辦法。而且寶物有緣者得之,或許我們不在的這些天,這裡發生了什麼變化也說不定。」

「啊?那我們趕緊上去看看吧,可不能讓他們把寶物給帶走了。」季嫣然大吃一驚,急忙忙的道。

唐宋道:「不用著急,他們肯定沒有拿到寶物,要不然早就已經離開這裡了,哪裡還會留在這裡等我們回來?」

老牛待他們都下來之後,也變成了牛頭人身的模樣,跟在他們身後跑著上山。

山上,確實有幾個武者還有那裡守株待兔,寄希望於他們強大的人品和運氣,希望迷霧毒障會出現什麼變化,讓他們有拿到寶物的機會。


可惜的是,他們的運氣似乎並不怎麼強大,他們在這裡遵守了一天,也沒有出現任何的變化。

就在唐宋他們走到半山腰的時候,一道七彩神光又衝天而起,而這個時間段,跟昨天他們來這裡的時候,只是提前了差不多半個小時而已。

唐宋看到神光又出來,道:「看來這七彩神光的散發有時間規律,這又是什麼情況?」

王浩然搖頭道:「不清楚,一般情況下,不會出現這種情況。除非是有什麼東西把寶物的神光給遮掉了。」

唐宋點頭道:「有這種可能,這寶物每天散發神光的時長大概是一個小時,看來每天都是這個時間段。難不成這山谷之中,還真的有什麼東西會遮擋住這神光不成?」

王浩然聳了聳肩,道:「誰知道呢?這山谷底部毒障瀰漫,根本就看不透底部到底有什麼東西。還是趕緊上去吧,我都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這到底是什麼東西了。我敢肯定,這件寶物絕對會大出我們的意料之外。」

唐宋不屑的道:「卻,誰都知道,還用你說,真是脫了褲子放屁,多此一舉!」

季嫣然掩嘴偷笑,這些天的相處下來,她對唐宋和王浩然之間的兄弟之情有了一定的了解,雖然他們嘴上罵得凶,可是卻絲毫不會影響他們之間的感情。而兩人之間的鬥嘴,一般情況下,都是以王浩然的敗陣告終。

有時候,王浩然明明佔了上風,可是唐宋一個不屑的眼神之後,王浩然又鬱悶了。

季嫣然很羨慕,也很為唐宋心裡高興,能夠交到這樣的朋友。唐家發生的事情,季嫣然聽說過一些,聽說最後還是唐宋親自出手擊殺了他的堂哥。她可以想像,唐宋的心裡肯定不好受。

所以他的心裡,肯定很渴望得到朋友的認可以及肯定。

唐宋現在也算是求仁得仁了。

可是一想到自己與唐宋之間的關係,季嫣然又開始惆悵了起來,經過這些天的反思,季嫣然確定自己已經不可避免的喜歡上了唐宋。可是唐宋呢,總是擺出一副若即若離的姿態,有的時候,你會感覺他很熱情,可是很快,他又對你冷冷淡淡的。

用唐宋的話來說,他們只是朋友而已。


不用想季嫣然都能夠預見,唐宋的未來不可限量,日後的他或許真的有可能踏上武道的巔峰,站在這個世界的頂尖。每每想到這個,季嫣然就覺得自慚形穢。


要是讓衡陽城的那些季嫣然的仰慕者知道,估計下巴都會掉一地。 在季嫣然的胡思亂想中,他們再一次的登上了山

留在山頂上碰運氣的幾個附屬宗門的弟子看到唐宋等回來,都是臉色大變,在他們想來,唐宋會認為他們想要覬覦寶物,所在肯定不會放過他們。

唐宋把他們的表情都看在眼裡,但是說實話,唐宋雖然不敢說自己是一個絕對的好人,但是就為了這樣的事情,就搞出殺人滅口這樣的行徑來,他還是做不到,他還沒有鐵石心腸到這種地步。

畢竟人家也是在他們走後才來碰運氣的,並沒有算計和他們的意思。

擺了擺手,阻止了孟航想要進一步行動,開口道:「既然能夠在這裡兩次相遇,就說明有緣,算了。」

王浩然也一臉無所謂的表情,反正他們出去之後,他就準備帶著唐宋回中州,這裡的事情唐宋怎麼處理,他都沒有意見。以後或許永遠都不會再踏足青州地界了,更何況是這盤龍皇室。

幾個附屬宗門的武宗弟子都鬆了口氣,齊齊向唐宋躬身行禮道:「謝謝唐師兄!」

唐宋示意他們都起身,然後才問道:「你們在這裡期間,這裡有什麼變化沒有?」

帶頭的武宗後期武者第一個搶著答道:「回唐師兄,我們在這裡守了一天,可是下面的迷霧沒有任何的變化。」

畢竟他們當初的心思就是回來看看這迷霧是不是在一定的時間段內會消散,那時候他們就有機會可以拿到寶物。

可是沒想到這一天的時間過去,這山谷裡面的迷霧依舊瀰漫,完全沒有任何變化。當然,這也不能排除時間太短的原因。或許過個十天半個月,這山谷裡面的迷霧會有變化也說不定。

說完之後,那武宗後期武者小心的看了一眼唐宋,道:「要不唐師兄,我們還是先下山吧?」

唐宋擺手道:「不用了,你們也留下吧,等我會看看能不能把這山谷裡面的迷霧給驅散,你們進來一趟也不容易。如果下面有什麼其他的靈藥或者煉器材料之類的,見者有份,算是給你們的一份見面禮吧!」

「謝謝唐師兄!」那幾個武者見唐宋這麼好說話,趕緊大喜道謝。

唐宋的想法王浩然不明白,但是他知道唐宋這樣做,肯定有他的用意,所以也沒有多說,只是靜靜的看著。只要這幾個傢伙不搗亂,等會迷霧散去之後,山谷之中的靈藥材料之類的,肯定不少,分他們一些,也不是什麼大事。

孟航卻是迷糊知道唐宋的一些用意,吳強的事情畢竟會給清乾劍宗帶來一些負面的影響,現在拉攏這些附屬宗門弟子,正好可以挽回一下印象。別到時候一個站出來替清乾劍宗說話的都沒有,畢竟這件事情本來就是吳強先失禮在前。

事實上唐宋的心思他猜了個大概,但是唐宋這樣做並不是為自己著想,而是為清乾劍宗著想。雖然唐宋半年之後就要離開,但是他也不想給清乾劍宗帶來什麼太大的影響。畢竟只要清乾劍宗存在,那麼就可以托他們照看一下安山王國和唐家。

這樣他遠走中州的時候,也可以放心一些。

要是真的處處給清乾劍宗堅敵,別到時候給別的勢力抓住機會,把清乾劍宗拉下馬,再想要給安山國找一個這麼好的靠山,就不是那麼容易了。

有了今天這樁緣分,這些弟子出去之後,自然會將所見所聞都公平公證的講出來。到時候無情谷想要借這件事情攪什麼風波,就不是那麼容易的事了。

當然,最重要的是,下面的山谷那麼大,而且一直有迷霧籠罩保護著,估計從來都沒有人進去開荒過。裡面的靈藥和材料之類的東西肯定不少,分一些給他們,又有何妨?

「等會我作法的時候,你們不要干擾我,安靜的看著就行了。」唐宋叮囑完了之後,便向山谷下方走去。

武宗後期武者剛想要開口提醒唐宋,又立即想到剛剛唐宋的叮囑,只得又閉上了嘴巴。他見王浩然和孟航等人都是一副淡定的模樣,心裡甚是奇怪,難不成這唐師兄不怕下面的毒障迷霧嗎?


不過很快他心中的疑慮盡釋,唐宋並沒有走到山谷底,而是站在山谷山腰間,然後掏出一顆珠子扔向了山谷上空,然後掐動手印,一道道真元打向珠子,珠子上發出一道光柱,籠罩在山谷內的迷霧之上。

不得不說,武宗境界的唐宋比武靈境的時候要強大太多了,唐宋可以清晰的感覺到,現在他控制本源珠吸收本源之力的速度快的許多,而且量也大了許多。

靈識籠罩整個山谷,細緻的觀察著,不放過任何一個細節。很快他就發現,山谷中的迷霧正在緩慢的稀釋。雖然這個過程很快,但是總算是讓他看到了希望。畢竟之前那一次,他甚至連這個發現都沒有。

武宗後期武者還有他的小夥伴們都張大了嘴巴,看著這一幕,臉上掛滿了疑問號。他們完全看不出來,唐宋到底在做什麼,難不成是想用這個珠子來破解迷霧中的毒障嗎?

以他們的靈識修為,自然感覺不到山谷中迷霧正在緩慢的稀釋,事實上,他們從來沒有往這方面想過。

倒是王浩然,很敏銳的察覺到了唐宋臉上表情變化,笑著對旁邊的季嫣然道:「看來這次大哥有把握了。」

季嫣然點頭道:「看他的表情,似乎有什麼發現,難不成他已經找到了寶物的位置?」

王浩然搖頭道:「這個不太可能吧?我倒是覺得他可能是發現了能夠把毒障收掉的事情。」

孟航這時候開口道:「你們注意一下迷霧的濃度,似乎正在慢慢的變薄。」

「真的嗎?不可能吧,我怎麼沒看到有任何的變化?」王浩然疑惑的道。

孟航解釋道:「肉眼自然看不到,得用心去感覺。」

王浩然笑罵道:「你直接說用靈識就好了,還用心去感覺,真他媽費勁。」 隨著時間的推移,毒障不但變得越來越稀薄,而且也開始逐漸的收縮籠罩範圍。這是肉眼都可以看到的事實,隨著迷霧的收縮,常年籠罩在迷霧之中的山谷,終於露出了其冰山一角。

讓人驚奇的是,露出來的部分並沒有想像中的枯黃一片,而是生機昂然。

「這就是親生和非親生的差別啊!」王浩然感慨道。

季嫣然奇怪的道:「什麼意思?」

王浩然道:「昨天吳強那個混蛋把一根樹枝伸進去你沒忘吧?」

只是一天而已,季嫣然怎麼可能忘卻?道:「當然,我記得當初那根樹枝不僅樹葉一片枯黃,而且樹枝都被腐蝕了大半。」

王浩然一指山谷下面最新露出來的部分,道:「你再看看那些植物,生長得多好啊!」

季嫣然掩嘴笑道:「原來是這個意思,我說你突然間冒出這一句,還當你在外面有私生子呢。」

王浩然頓時一頭黑線,道:「喂,就算你是美女,也不能這麼的污衊我,我可是純潔的人。」

季嫣然笑道:「純潔的人,我聽唐宋說你可是招惹了不少的女孩子啊。」

王浩然憤怒的道:「污衊,絕對是污衊,像我這麼純潔的人,怎麼可能去招惹女孩子,這絕對是不可能的。」

季嫣然道:「不見得吧?聽說你跟一個叫趙瑩瑩的關係就不錯哦。」

王浩然臉色一黑,道:「大哥這嘴巴也太長了吧,連這種事情都跟你說,我說你們兩個在一起是不是太無聊了,居然聊這種事情?」

季嫣然臉一紅,道:「什麼在一起,你別亂說,讓唐宋聽見會不高興的。」


王浩然奇怪的道:「什麼不高興,我看他跟你在一起不知道多高興呢。」

「真的嗎?」季嫣然驚喜的道。

王浩然心裡有些發虛,實在是這種事情他也只是隨便說說而已,哪想現在季嫣然已經當真了。不過為了兄弟的幸福,王浩然決定豁出去了。道:「當然,每次他跟你在一起之後,心情都會格外的晴朗。」

季嫣然心裡甜滋滋的,沒想平時唐宋悶聲葫蘆一樣,心裡卻也有跟自己一樣的想法。可是既然他喜歡自己,又為什麼不說呢?

王浩然彷彿看穿了她心裡的想法,道:「我大哥是個內斂的人,比較容易害羞,這種事他當然不好說出口了。所以大嫂,這件事情主動權還在你的手裡啊。」

季嫣然臉紅道:「什麼大嫂,你別亂說。再說,我是女孩子,這種事情怎麼可能主動權在我的手裡呢?」

王浩然勸道:「自己的幸福要自己把握,我跟你說,我大哥可是很搶手的,錯過了這個村可就沒這個店了。」

季嫣然懷疑的目光看著王浩然,道:「你不是說你大哥喜歡我嗎?」

王浩然道:「就算大哥喜歡你,可是如果你們兩個的關係一直都沒有進展,再加上其他女孩子的熱情奔放,你覺得我大哥還能把持得住嗎?要是讓別的女人趁機拿下,那你豈不是虧大了?」

見季嫣然還在猶豫,王浩然趁熱打鐵,道:「相比其他的女人,我還是覺得大嫂更配我大哥,所以大嫂,放心大膽的追求自己的幸福吧,我支持你!」

孟航聽得滿頭大汗,至於老牛,腦子裡不由自主的想到了安素素。只是主人的事情,他也不好多嘴,所以悶聲不開口。

隨著山谷中顯露出來的面積越來越大,山谷中的情況也越來越一目了然,也許是終年迷霧籠罩的原因,這裡並沒有遭到任何的破壞,裡面的植物非常的茂盛。就現在顯露出來的地方,就已經有不少的靈藥出現。

只是沒有得到指示,所以大家都不敢下去採摘。

可以想見,在山谷的更裡面,肯定有更好的東西等著大家。

「咦,那是血堤子!」孟航一聲驚呼,指著山谷下方一株青色蔓藤覆蓋的區域,青色蔓藤覆蓋面積大約數十平米,上面結著最起碼數十個血堤子。

血堤子是非常難得的補充血氣的靈果,絕對是煉體武者的最愛。而且血堤子還可以處方葯,煉製療傷靈丹,是一種很搶手的靈果。

王浩然看去,點頭道:「不錯,最起碼有七八十顆,看來這山谷之中的收穫會很大啊!不過我最感興趣的,還是那件散發七彩神光的寶物。」

季嫣然道:「看神光的位置,是山谷的中心位置,也不知道這次唐宋能不能成功的把這些毒障都給收了。」

王浩然道:「放心吧,肯定可以的,你們別忘了大哥有多變態。」

一聽這話,他們便想起了唐宋在第五層的時候,吞噬了兩頭五品靈獸的元氣還無法從武靈大圓滿突破到武宗的事情。要知道唐宋的境界早就足夠了,只是單純的元氣補充,不會有絲毫的浪費。

可以想見,唐宋體內的能量有多麼的龐大了。

一般突破境界有兩種辦法,一種是境界到了,能量充足,水到渠成,自然而然就突破了。

還有一種則是強行突破,這種情況只可能在秘境之中出現,也只有秘境之中,才能夠提供足夠的純凈的,符合本體屬性的元氣。當然,這種突破的方式,有時候根基會很不穩,所以一般情況下,很少有人會選擇這種突破方式。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