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仙水,老子有仙丹,看誰能耗過誰?」唐老大發狠了,仙丹一顆接一顆的吞噬轉化成恐怖的能量持續注入劍陣之中跟羅天河鬥了個旗鼓相當。

2021 年 2 月 1 日

不過,八十一劍雖說是劍修,可是羅天河居然也是劍修。(未完待續。。) 而且,羅天河的功境比八十一劍這個地仙離塵境強者厲害得多,人家是真仙。而且,羅天河是一宗之主。能利用的能量太多了。

漸漸的,八十一劍的劍陣居然落於了下風。處處給羅天河打壓著,當然,煉仙塔是屬於羅天河的世界,在這裡羅天河就是主宰,他本身就佔了便宜。


如此下去的話唐春只能打算暫時退出了,那幾年的辛苦又白費了。

唐老大不甘心啊,那就用天牌砸一下試試。不過,只定住了幾秒還是無法搞定羅天河。畢竟,這是羅天河的世界。

難道就此放棄?

最後一招——用黑天使的法杖干一下。

黑色煞光化為百道劍光幹了過去,想不到羅天河的劍陣一下子暗淡了下來——有門!

「古懷信,你給老子加把勁。」唐春喊道,老古沒辦法啊,只好拚了魂魄之力控制著法杖逼出黑色聖光相助唐春。

黑色聖光對羅天河的劍光居然有克製作用,一年過去了。

終於,某一天。一道驚天巨劍寒著幽黑光芒一把割開了羅天河的劍陣。而且,一把就把羅天河剖成了兩片。


「是你,唐春小兒。」羅天河的一絲魂魄憤怒的咆哮著。

「哼,這只是開始。」唐春一臉冷酷,輪迴旋渦漲大,直接就吞噬了羅天河的魂魄。

不過,在魂魄中並沒有任何收穫。因為,這一絲魂魄只是羅天河斬出來控制煉仙塔的。裡面並沒有羅天河的秘密以及記憶。

卟哧……

「怎麼啦宗主?」守護在羅天河身邊的藍色陰影一道扭曲。把吐血摔倒於地的羅天河扶了起來。

「完了,我失去了跟煉仙塔的一切聯繫。它被人徹底煉化了。」羅天河臉色蒼白。

「是什麼高手居然能煉化咱們的仙寶?」藍色陰影也是一臉驚訝。

「不清楚,估計是在一個隔斷性的大陣之中煉化的。很可能是黑天使族的高手。他們有著古老的融煉法門。」羅天河說道。

「該死,煙雲也太不爭氣了。」陰影在捏拳頭。

「難道這就是命數?」羅天河嘆了口氣。

「宗主,前幾天我去找了孟婆。她說元丹宗氣數有變,估計不久將有大變動。」陰影說道。

「孟婆神算,她真如此說的?」羅天河一愣,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

「沒錯,孟婆神算沒有幾次不靈的。不過,我問她到底跟什麼有關係。她說看不清。」陰影說道。

「這老太婆無非是想多敲點東西罷了。你給她就是了。」羅天河說道。

「給了,她也再試了。不過,居然口吐鮮血。最後搖頭,說是那人命數太高。她不敢算了。如果算下去恐怕有生命之憂。」陰影說道。

「到底是誰?」羅天河一巴掌拍在地下。整個人站了起來。雙眼灼灼盯著浩渺星空似乎都快燃燒起來了。

「會不會跟黑鷹峰有關係。這些年下來,那老傢伙雖說表面沒事。但是,我相信他時刻沒忘那件事的。而且。煉仙塔又跟唐春有關係。這事,會不會跟唐春有些瓜葛。」陰影道。

「一個新進弟子能翻起什麼風浪。絕無可能,不過,跟他有關係倒說不定。密切關注著。他真要干出什麼來的話咱們也不能顧及當年祖師面前的誓言了。」羅天河冷哼道。

「唉,師伯也真是,為什麼要你們發誓不要傷害那老匹夫。」陰影哼道。

「估計祖師也有叫那老匹夫發誓的,這事絕不可能是單方面的。祖師雄才大略,胸懷四海,學究天人。一切都在他的算計當中。」羅天河說道,「不過,那個唐春還是儘早除掉為好。免得節外生枝。展支飛,你不能怪我。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你展支飛註定此生只能孤苦一生。你是沒有弟子的。絕沒有!」

「那小子報名參加了過段時間的內門選拔。」陰影道。

「看來,這次選拔要變動一下了。」羅天河若有所思。

下邊,唐春協助師尊煉丹。

藥材全部由唐春先水洗到最純潔的地步,爾後師徒一起,再加上撼岳的暗中指導。三個月後,三顆荒階極品的不老仙丹新鮮出爐。

出爐時天地異象,居然引來了恐怖的丹劫。當場就把黑鷹峰劈塌了半邊。

不過,展支飛卻是一點不再乎,他只要丹。


而且,一煉製出來就興匆匆的走了。估計是去找老婆梅紅了。

離內門選拔還有半年時間,唐春悄悄進入了地底火河之中。這傢伙充分的利用大帝神廟時間瘋狂吸收煉化燈神古火。爾後把此火轉化為青木天火。

唐春發現,隨著青木天火越來越旺。穴位丹田中那片火之空間也越來越大。

而畢方的肉身上居然長出了一層細毛。而且,肉身硬度進一步軟化,已經無限的接近**的軟度了。

當然,在這其中唐春吞下了好幾顆荒階的六塑凝生丹。

不過,繼續瘋狂吸收的話就怕會給羅天河發現。畢竟,地火動蕩的話他不可能一點沒有覺察的。

所以,唐春用了空域傳念術傳給白天使的米月開始了一系列動作。

「什麼,白天使族突然出手滅了我們兩個分舵?」羅天河接到線報之後表情凝重了起來。要知道,西域府整體實力可是能跟四星大宗相抗的,元丹宗跟他們相比還是弱了一些。

後邊幾天,白天使族的進攻越來越猛烈。

並且,揚言要叫元丹宗上供n多的仙丹。這事羅天河當然不可能答應了。

「藍陰,我要去京城一趟。」羅天河屁股坐不住了。

「宗主是想去請求人皇太后支援?」陰影問道。

「白天使進攻我們元丹宗可就是在進攻咱們神牛王朝領土,這本身就是神牛王朝的事。」羅天河說道。

「按道理來說是如此的,不過,宮裡那個老太婆不可能輕易出手的。一個元丹宗就是給滅了她也不會眨一下眼的。神牛王朝太大了,只要不是危及到皇宮,再加上西域府如此強大,她是不會輕易出手的。」陰影說道。

「不老丹份量可夠?」羅天河冷笑。

「當然夠了,不過,展支飛煉製出了三顆。他必不肯給你的。」陰影說道。

「呵呵,他現在出去了。聽說他徒弟唐春手中還有一顆。難道唐春不給我羅天河面子不成?」羅天河笑了,道,「走,到黑鷹峰。」

不久,浩元峰上一駕鑾車在十幾匹半仙境的凶獸拉動下威風凜凜直奔黑鷹峰而去。

這氣勢頓時引來了元丹宗百峰觀望。因為,羅天河從來去黑鷹峰都是極為低調的。

自然。以前是不會坐鑾車過去的。今天怎麼回事了?如此大動作貌似是去尋什麼人的晦氣。

那些個給唐春打了的弟子們全都興奮了起來,像的了雞血似的等著看熱鬧。

「宗主駕到,還不出來迎接?」二長老柳寶一臉嚴厲的站在空中大喝道。

當然,要是展支飛在的話給他十個膽都不敢。那估計接著就是會挨上老展的雷霆一掌打得鮮血直飛的。

「何人在黑鷹峰上搗亂?」唐春一臉淡定到了地面,眼望著空中那威風的陣仗。

「放肆,宗主駕到你一個外門弟子居然還不大禮參拜。先吃我一鞭以儆效尤。」柳寶往空一劃,一條黑色蛟龍鞭劈空而來。這傢伙就是要大耍威風的,因為,柳寶以前也給展支飛拳頭招呼過的。

「師尊,柳長老要打死徒弟啦。」唐春突然一聲喊,嚇得唰啦一聲,柳寶不但把鞭子收了起來,而且整個人都條件反射般的閃到了宗主身後。把宗主當擋箭牌了。

「哈哈哈,柳師兄,你好威風啊。不過,師尊的確離山有事去辦了。不過,師尊不在,難道你這個師兄還要毆打我這個小師弟不成?」唐春狂笑了一聲。

心說你丫滴,今天這鞭子我唐某人記下了。一個上等人仙也敢在你唐哥面前耍,過段時間看老子怎麼整死你。

「作師兄的教訓一下不聽話的小師弟也正常。就沖著你這狂笑,當師兄的這鞭子定必要打。」柳寶又揮起了鞭子。貌似,知道老展不在又來氣兒了。

「算啦。」羅天河哼了一聲,道,「唐師弟,師叔走前可是說過要你把剩下的一顆不老丹交給師門。畢竟,煉製不老丹的藥材全是師門給的。而且,丹爐,地火,洞府等全是師門提供的。三顆不老丹上繳一顆還是應該的。」

「師尊走前並沒交待要上繳師門。」唐春說道,尋思著怎麼羅天河突然要不老丹。

難道跟白天使進攻有關係?如此真是的話不老丹拿去幹嘛,難道是去討好某女,某女,能讓羅天河都討好的某女肯定是大人物。

都市之妖孽狂兵

是了,會不會是拿去上供,以求得神牛王朝支援共抗西域府。

「唐師弟,難道你連我的話都不相信了嗎?我堂堂掌門,難道還會編瞎話?當然, 慕少的千億狂妻 。來人,拿百枚中品仙石來。」羅天河態度還是相當的中懇,一臉認真樣子。

「啊,百枚?」唐春露出了貪婪相。

「看來,黑鷹峰第二個弟子也不怎麼樣?就百枚中品就如此了?」羅天河心裡起了輕視之心。(未完待續。。) 「這個,掌門有令師弟我不敢不從。不過,這話我可是記下了。到時師尊回來問起你可得幫我作證?」唐春一幅擔心樣子。

「放心,掌門之言如九鼎頂天。」柳寶跟羅天河兩人配合默契,一唱一搭的。

最後,在唐春雙手發顫拿著百枚中品仙石樂呵呵之時羅掌門滿意而歸。

「這傢伙如此貪相老傢伙怎麼會看中他,真是的。」柳寶說道。

「呵呵,老柳,這可是百枚中品仙石。就是你我也覺得這是筆財富的。更何況唐春一個外門弟子。怕是一枚都得興奮上幾天的。」羅掌門笑道,「可惜了,百枚。唉,還中品。」

老羅有些肉痛。

「無妨,先讓他樂呵一下。」柳寶笑道。

傍晚的時候,唐春神識之下發現掌門羅天河坐車離開了宗門。

唐春了解過,元丹宗明面上除了掌門太上長老以及師尊展支飛三人外就沒真仙境強者了。

展支飛一走,而太上長老古天正在閉關沖境界。所以,真仙之下唐春還怕誰?

這貨直奔地下火河而去。

不久到了火河中央。

唐春發現,地下火河因為自己過量吸收火能量讓它發生了微微變化。顏色好像沒有剛進來時紅了。估計是火能量減少的緣故。

唐春用強大的半天仙龍眸能力布置了一個虛幻太平的地下火河假象環境。

而這邊一頭扎進火河旋渦邊沿瘋狂吸收煉化。

有大帝神廟時間在,一個月等於幾年。火色能量狂猛的湧入了唐春全身。不久。轉化為青木天火。畢方巨大的肉身整個趴在火河上方。


十年後,終於一天,唐春發現,自己無意中居然進入了火湖旋渦之中。

而唐春震驚的發現,所謂的火湖旋渦居然形成一個螺旋形狀的井狀物。而旋渦就是螺旋形梯狀物的梯子。唐春沿著梯子往下而去。

發現火的顏色越來越濃,到下邊時火色似血一般鮮艷欲滴。

而在梯子中央出現了一盞古樸的油燈,油燈里的油都見底了,而燈心也是奄奄一息,好像快滅了似的。

「果然是燃燈古火,這燈當年相伴神尊身邊時間久了就修鍊成了燈神。

可惜的是神域破碎。它也嚴重受損而回歸本源。還原成了一盞古樸的燈。

唐春,這血色之火應該就是神性之火,算得上是初級神火了。

因為燈神已死,所以。神火的級別就降低了。不然。在當年鼎盛時期它這燈神之火一出。就是神袛也能燒化,毀滅天地。」撼岳的聲音傳來。

「有辦法讓它復活嗎?我試著接觸過,感覺這燈就是一死燈。沒有了任何的生機跟氣息。」唐春說道。

「難,除非是像神尊那樣的大神通者。」撼岳惋惜的搖了搖頭。

「對了,它好像是缺燈油了。如果能補上燈油,此燈火應該就能旺起來。沒準兒他有復活的希望。」唐春說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