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吃?那我就送給二夫人吃好了。」蘇靜兮往二夫人所住的院落望了一眼,無所謂的說。

2021 年 2 月 1 日

「啊,不,五小姐,我們吃。」

小翠和余媽痛苦的對視一眼,只好硬著頭皮埋頭開吃。

蘇靜兮看著二人比吃大便還痛苦的神色,關心的問:「好吃嗎?」

「……好吃!!!」

二人淚流滿面的點頭。

「你們愛吃就好,我下次再烤給你們吃。」蘇靜兮淡笑。

重生之凰女還朝 ……嗚嗚,不勞五小姐費心了。」小翠流淚說。

痛苦的吃完蛇肉后,小翠和余媽立馬狂奔到井邊,一陣猛喝水,真恨不得跳進井裡去喝個飽。

吃下半生半熟再加特辣的蛇肉,又喝了一通生水,在接下來的時間裡,余媽和小翠一直往返房間和茅廁之間,如此循環了一整夜。

巫蠱魔蛇的計劃失敗后,蘇靜蘿自然不甘心,於是很快進行了下一步計劃。

於是,在蘇靜兮回相府的第二天,發生了一系列有趣的事情。

事件一:

蘇靜兮一大早起床在花園裡進行晨跑,而蘇靜蘿連夜命人在寒丹院門口的不遠處挖了一個深坑,把茅廁里的大便尿液等統統倒了進去,想讓蘇靜兮一出門就跌進糞坑鬧笑話。

可不料,蘇靜兮走過了覆蓋在糞坑上的茅草后,居然沒有掉下去,這讓暗中埋伏在一旁的婢女紅香格外鬱悶。在蘇靜兮離開后,她試探性的踩上覆蓋在糞坑上的茅草,居然也沒有掉下去,氣得她直跺腳。

可誰知,腳用力一跺,「噗通!」一聲,嬌滴滴的美人兒掉進了深深的糞坑,爬都爬不上來。

事件二:

與蘇靜蘿交好的葉姨娘邀請蘇靜兮前去她雨花院里做客。

按蘇靜蘿的吩咐,葉姨娘本是在蘇靜兮喝的茶里下了讓人發瘋的慢性毒藥,可最後中毒的卻是葉姨娘,而且當場發了瘋,鬧得整個雨花院里一陣雞飛狗跳,而蘇靜兮卻跟個沒事人一樣,一臉平靜的把她桌子上的美味點心吃了個精光。

事件三:

功力深厚的不明男子偷偷潛入相府,在假山石林里攔下蘇靜兮,點了她的穴要非禮她。

當他扒光自己的衣服要去扒蘇靜兮的衣服時,被點穴的蘇靜兮突然一腳踢中他下身,嚇得他急忙捂住他家二弟逃命而去。但更讓人驚恐的是,第二天早上,有人卻發現那男子光溜溜地死在蘇靜蘿的床上,嚇壞了所有暖冬院的人。 事件四,事件五……

一天之中,竟相續發生了如此多奇怪的事情,整個相府的人都震驚了。

自此,大家見了五小姐,如見了鬼一般恐怖,紛紛繞道而走。凡是五小姐出現的地方,絕對沒有第二個人敢出現。

而這一系列事件自然是蘇靜蘿為了懲治蘇靜兮而設計的,可沒想到,到頭來吃虧的卻是她,讓她又著急又憤怒。

忍無可忍之下,蘇靜蘿只好帶著人來到二夫人所住的紫華院哭訴。

「二娘,您一定要為女兒做主啊。」

蘇靜蘿跪在二夫人李氏面前,萬分委屈的落淚。

「靜蘿,到底出什麼事情了?」二夫人不解地看著她。

「二娘,是蘇靜兮,那個廢物憑空消失了大半個月後,如今又突然回來,回來也就算了,還性情大變,變著法子來欺負女兒,二娘,您一定要為女兒做主啊!」蘇靜蘿一副可憐兮兮的摸樣。

二夫人聞言大怒:「我也聽說了這兩天發生的事情,那廢物把整個相府弄得雞飛狗跳的,真是反了她了。」

「是啊,二娘,這次回來的蘇靜兮可是性情大變吶,變得囂張又恐怖,他們都說,都說是……」


「是什麼?」二夫人越發惱怒。

「說蘇靜兮其實是被厲鬼附身了。」蘇靜蘿一臉陰沉的說。

「厲鬼?」二夫人臉色微變。

「是啊,二娘,您想,以前的蘇靜兮膽小懦弱,甚至在下人面前都不敢高聲說話,可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囂張過,不是厲鬼俯身是什麼?」蘇靜蘿非常鬱悶的說。

「你這樣說來,也有道理。」二夫人認同的點頭。

「二娘,現在父親不在府里,還請您做主解決了這件事情,要不然到時候父親和族裡的兄弟姐妹回來知道了,影響可不好,說不定父親還會怪罪您呢。」蘇靜蘿目光陰沉的提議說。

二夫人點點頭,目光深沉地望著她:「你跑來告訴我這件事情,想必你已經想到應付的辦法了,且說來聽聽吧。」

「是,二娘。」

蘇靜蘿說著,湊在二夫人面前小聲的嘀咕一陣,二夫人聽完后連連點頭。

「就按你說的辦吧。」

「多謝二娘。」

蘇靜蘿歡喜的道謝,隨即目光陰險的望向寒丹院的方向,暗想,囂張的蘇靜兮,這下你死定了。

……


晌午時分,天空呈現出一片蔚藍色,萬里無雲,陽光暖暖的灑落下來。相府的後花園里,薔薇花開得正艷,粉白相間,格外引人注目。

「咳咳,王爺,為什麼我們這次又要偷偷摸摸的爬牆進來?」

後花園極偏僻的一叢茂密的薔薇花藤後面,響起了一聲清朗的男子嗓音。

說話的是燕王東方晨的貼身侍衛劍十三。

他納悶的看著自家王爺,不大明白怎麼這次他又要偷偷的翻牆進相府。要說上次偷偷的翻牆進相府是為了偵查關於偷盜《乾坤九訣》的嫌疑人蘇靜兮,還情有可原,可這次,聽說蘇靜兮已經消失大半個月了。 「上次母妃說,讓我在蘇相府的幾個姐妹里選一個人做王妃,我這次偷偷來相府,當然是來看女人的。」

東方晨搖著手裡的摺扇,姿態風流的解釋。

「……王爺,你不會是看上蘇三小姐那個母夜叉了吧?」劍十三驚恐。

「怎麼會是她!」

東方晨目光一沉,蘇靜蘿那個蛇蠍心腸表裡不一的女人,他東方晨怎麼會看得上。

「如果不是,那王爺您是看上相府里的哪個婢女了?」

劍十三驚訝,右相蘇耀威等人祭祖未歸,現在只有蘇靜蘿一個待字閨中的小姐留守在相府,王爺說來相府里看女人,卻又不是蘇靜蘿,那隻能是相府里的婢女了。

「是蘇靜兮!」

東方晨白了他一眼,在周身布下隱形結界后,大步朝前走去。

昨天探子來報,說是消失半月的蘇靜兮突然回相府了,自從她回相府後,整個相府就是一片雞飛狗跳的狀態。

他聽探子描述完發生在蘇靜兮身上的事情后,越發驚訝,一時按捺不住好奇心,一得空就偷偷的跑相府來看好戲了。

這次他到要看看,半個月不見,那個囂張的紙老虎蘇靜兮又有了什麼新的變化。

「來看五小姐?難道她已經回府了?」劍十三連忙跟了上去。

迫不及待的要見到蘇靜兮的東方晨沒有再理會劍十三,他一路朝寒丹院走去,卻在快到的時候,看見二夫人和蘇靜蘿帶著一干丫環婆子浩浩蕩蕩的往蘇寒丹院走去。讓人不解的是,他們身後居然跟著一個看似仙風道骨的道士。

居然帶著道士前去寒丹院,不知道她們想要做什麼?

不過,不管她們要做什麼,看她們那副陰沉的臉色,便知道來者不善。

接下來,可有好戲可看了。

此時,蘇靜兮正坐在院子里曬太陽吃梅子,見二夫人等人氣勢洶洶的前來,便站起來行禮。

「快說,你到底是什麼厲鬼,為什麼要附身在我五妹妹身上?」

蘇靜蘿一進門,就毫不客氣的走上前指著她怒問。

「厲鬼?」

蘇靜兮冷笑,還以為蘇靜蘿把二夫人叫來是要使多厲害的招數,沒想到,居然是這麼老套的招數。


「對,現在的你一定不是我原來的五妹妹。」蘇靜蘿大聲說。

「哦,是么?如果是因為我性情大變而說我是厲鬼俯身,那在人前三姐姐是溫柔文靜的模樣,可是在我和下人的面前,卻是兇狠毒辣的模樣,這兩者表現差距如此之大,那我可不可以說,三姐姐其實也是被厲鬼俯身了呢?」蘇靜兮挑眉說。

「胡說,你休要污衊我,我在誰的面前都是端莊知禮的。」蘇靜蘿憤怒的反駁。

「那你現在如此大聲的指責於我,也算是端莊知禮?」蘇靜兮揚起一抹嘲諷的冷笑。

「你……」

「下去!」

蘇靜蘿氣惱的剛要反駁,卻冷不丁的被二夫人訓斥一句,連忙閉嘴,退了下去。

「比以前更伶牙俐齒了。不錯!」


一旁隱藏在隱形結界里的東方晨看著對面的蘇靜兮,饒有興趣的點頭。 「其實,屬下也是很奇怪的。以前聽說相府的五小姐性格怯弱膽小,可現在一見,完全不是。這短短的時間裡變化如此巨大,厲鬼附身這一說法也行得通。」

劍十三納悶的看著面色冰冷的蘇靜兮,一時想起了半月前她藏在燕王府的圍牆上偷看他和情人毓秀幽會時的場景,心裡突然有些擔心,不知道她會不會把那那件事情說出來。

「若真的是厲鬼俯身,那也一定是個非常特別的厲鬼。」東方晨揚唇淡笑。

「聽王爺這麼說,難道真的是厲鬼附身?」

劍十三心頭一寒,全身寒毛直豎。

「是不是,待會兒他們驗證后就知道了。」

說著,東方晨饒有興趣的繼續看好戲。

「蘇靜兮,如果你說你不是厲鬼附身,那你又如何解釋你近來的變化?」二夫人走上前,怒視著蘇靜兮。

「二娘,古人有言士別三日當刮目相待,既然短短的三日,都能讓人刮目相看,那現在已經過了大半個月了,我性情發生變化也沒有什麼好奇怪的。」蘇靜兮一臉平靜的解釋。

「話是沒錯,不過古人還有一句話,叫做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一個人在短時間內進步很大是沒錯,可長年養成的性格可沒有那麼容易改變。」二夫人冷笑著說。

「二娘,世間萬物每天都在變化著,萬物的變化自然是為了更好的適應環境從而生存下來。而我現在的變化,自然是也為了適應相府的生活。若我再如以前那樣,懦弱任人欺負,估計我現在已經是亂葬崗里的一具枯骨了。」

蘇靜兮說著,冷冷的掃視了眼氣憤的蘇靜蘿,心想,古代的蘇靜兮早就被蘇靜蘿害死了,才換成了現在的她。若她再不自強,不久,她也會重蹈古代蘇靜兮的覆轍。

「放肆,你說出這種話不是在指責我這個做母親的沒有好好待你,任由你被別人欺負么?哼,你在相府里生活了近十六年,我這個做母親的可沒有讓你沒衣服穿沒飯吃。」

二夫人氣惱的訓斥,她話是說的沒錯,這些年她確實對蘇靜兮不好,可這話她就不該當眾說出來。若是傳了出去,那她這個相府夫人豈不是要被人指責不夠賢惠苛待子女么?

「二娘有沒有做過,自己心知肚明。」蘇靜兮嘲諷說。

這些年來,二夫人讓古代的蘇靜兮住最差的院子,穿最舊的衣服,還派兩個惡毒的刁奴來伺候,害的她吃不好睡不好,最後還被蘇靜蘿一巴掌打進冰冷的碧心湖裡活活淹死了。

如此惡毒的二夫人,現在居然還在這裡裝賢惠仁慈,真是可笑。

「蘇靜兮,你在胡說什麼,這些年二娘可沒有虧待過你。」

蘇靜蘿再也忍不下去了,走上前指著她嘲諷說:「你母親生下你不久就耐不住寂寞和一個下人私通,而你又是個不能修鍊御火術的廢材,你的存在簡直就是我們相府最大的恥辱。二娘沒有將你趕出相府,而是讓你留在相府過著衣食無憂的生活,已經夠對得起你了,現在你這不知好歹的廢物居然還在這裡抱怨二娘的不是。」 蘇靜兮聽她這麼說,也不生氣,而是很認真的看著她,說:「這麼說來,我是真的該很感謝二娘和三姐姐你們這多年來對我的照顧了。不過,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三姐姐你的生母是個青樓女子,也是因為在你出生不久,她妄想偷了相府的珍寶跟人私奔,結果被抓,被父親活活打死的吧。」

此話一出,眾人面色大變。

這是發生在蘇靜蘿出生不久的事情,不過蘇耀威已經下了命令不準任何人再提起。時隔十幾年,相府里的人差不多都忘記這件事情了,可沒有想到,如今她居然再次提起,不由得讓人驚訝,這可是相府的禁忌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