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夢辰的話就彷彿是有魔力一樣,那兩個守衛就向旁邊一讓,龍夢辰就帶著眾人進入了琉璃樓,然後將大門關上。而這個時候。琉璃樓當中的守衛都被驚動了。里三層外三層的將龍夢辰等眾人都圍在了中間。龍夢辰對眾人示意不用擔心。安心的等待就好了。沒一會的功夫。守衛自動的分開了一條路,一位一身錦衣的中年人走了過來。

2021 年 1 月 31 日

看著這中年人,龍夢辰向前走了一步「你就是這琉璃樓的樓主嗎?」

「是的。我就是琉璃樓樓主,你是什麼人?」中年人說。

「我是龍夢辰」龍夢辰說著拿出了琉璃燈。


見到琉璃燈,那中年直接的跪倒在地「九天府,武魂琉璃樓樓主琉璃曉月拜見我主」

琉璃樓的樓主都跪下了,其他的守衛自然的也都跟著跪下了。龍夢辰收起了琉璃燈說「都起來吧,曉月,我有事情要跟你談,我們找個地方說吧」

「謝聖主,請聖主跟我來」琉璃曉月說。

其他人都被安排到了一處肅靜的地方休息,龍夢辰跟著琉璃曉月來到了一處靜室。在靜室當中已經準備了茶水點心。龍夢辰坐在上位,琉璃曉月則恭敬的站在下手。「曉月,我想將我的雙親與妻子留在這琉璃樓當中,他們現在需要保護」

「聖主旨意,屬下定當竭盡所能」琉璃曉月說。

「他們若是要出去,你要派人跟隨,還有幫我調查一下九天府十大門派的動向,和近些年來的資料」龍夢辰說。


「這我就讓人送來」琉璃曉月說。


「嗯好,再給我送來中品仙靈石一百萬」龍夢辰說。

「聖主稍等,我馬上派人去拿」琉璃曉月說。

琉璃曉月離開之後,龍夢辰就來到父母雙親的住處。「父親,這裡很安全,你們在這裡一般的人是不可能傷害到你們的」

「辰兒,這琉璃樓怎麼會認你為主呢?」龍耀君說。

「這個說來話長了,以後我慢慢的跟你們說,眼下我們先找到爺爺再說」龍夢辰說。

「好,先找到你爺爺再說」龍耀君說。

不大的一會功夫,琉璃曉月就送來了龍夢辰所需要的東西。所有的十個門派的資料都有。龍夢辰仔細的研究了一遍,十大門派在真仙大陸上的勢力還真是不小。要是正面與十大門派交鋒的話龍夢辰倒也能夠憑藉著青冥地府與琉璃樓的勢力戰勝,但那樣的損失將會非常的大。而這十大門派在仙界的勢力與九天大陸稍微的有些不同。

玄天聖門依然是實力最強大的,但同時玄天聖門也被完全的孤立了。而虛華神教則更加的低調,不參與任何的爭鬥。北冥神宮倒是沒有再與人族聯合,而是與另外的一個門派聯合了。這門派並不是九天大陸的門派。三仙,四靈竟然抱團了。三仙門三個種族竟然走到了一起,而四靈竟然結成了聯盟,這樣就有了抗衡的可能了。

而這九天府當中,除了十大門派之外,還有琉璃樓、長生殿、斗雲仙山、葵水宮、流月派,這些勢力。北冥神宮與斗雲仙山倒是非常的親密,虛化神教倒是非常的低調,而獨自對抗其他勢力的玄天聖門,現在成為了最艱難的存在。

在修真界無限風光的玄天聖門,在九天府現在可是被各方勢力擠壓的厲害。無論是三仙門還是四靈盟,現在的實力都非常的強大,而北冥神宮又與那斗雲仙山聯手,自然只有玄天聖門受到打壓了。虛華神教因為一直的再等待著神教的真神的降臨,所以虛華神教不參與任何的爭鬥,而這樣的一個存在,誰又會去招惹呢?

看到手中的資料,龍夢辰再一次的找到了琉璃曉月,向琉璃曉月要來了長生殿、斗雲仙山、葵水宮、流月派的資料。長生殿、斗雲仙山都獨立的掌控著一個府城。葵水宮與流月派都是其他府城的掌控者之一。長生殿那是來自長生界的門派,這個門派的實力非常的強大。而斗雲仙山是來自雲山界的。他們都是獨立的修真界,然後統一了之後再仙界建立起了府城。這也是最為強大的存在的。能夠一個修真界掌控一方府城的,那都是比較強大的修真界了。

葵水宮是一個特殊的門派,與葵水宮同時執掌陽水府的純陽殿那是同出一個修真界,水火界。這水火界只有兩種生命,那就是葵水靈族與陽火靈族。這兩個種族天生不相容,但卻生存在了一起。來到仙界之後,兩個種族建立這陽水府,雖然兩個種族不能相融合,但來到仙界之後,不得不為了生存放下彼此的仇恨,所以他們就約定不再陽水府開戰,而是各自的向外發展。而癸水宮選擇的就是勢力紛雜的九天府。

流月派,是來自一個叫月神界的地方。流月派在月神界不是最為強大的門派,所以來到修真界之後,不能夠獨自的佔有一個府城,但經過多年的經營,現在也不單單的局限在城了,因為沒有其他的好去處,所以就選擇了這九天府。這所有的勢力都不是好招惹的。琉璃樓在雍王城那可是數一數二的大勢力,現在在府城設立分支那自然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情。

龍夢辰看著手中的資料陷入到了沉思當中。這九天府的勢力實在是太多了。所有的勢力之間都相互牽制著,恐怕牽一髮而動全身。沉思了一會之後,龍夢辰再一次的去尋找了琉璃曉月,將自己想要尋找龍御天的事情說了一遍,琉璃曉月聽了之後,緊鎖著眉頭思考了一會,然後說「聖主,恐怕這事情不那麼簡單。您的爺爺的消失那一定是被哪個勢力控制了起來,但不一定就是十大門派」

「哦,為什麼這樣說呢」龍夢辰問。

「這九天府可是個好地方,想要控制九天府的勢力很多,而您的爺爺的失蹤也許並不是針對您的」琉璃曉月說。


「我就想知道,怎麼能夠知道我爺爺的行蹤?」龍夢辰說。

「聖主,我需要時間調查。」璃曉月說。

「好,你調查的同時我會進行試探的,看看各方勢力的動向,暫時的你不要輕舉妄動」龍夢辰說。

「是,屬下謹遵聖主的命令」琉璃曉月說。

龍夢辰與窮奇悄然的離開了琉璃樓,離開琉璃樓之後,龍夢辰找了一家客棧住了下來。安心的修鍊了一個月之後,龍夢辰才走出客棧。走出客棧的第一件事,龍夢辰就是到這客棧的附近的一個兵器鋪兜售一件極品的仙器。而在這談價錢的過程中,龍夢辰竟然與這兵器鋪的掌柜的談崩了,然後雙方就動起手來。龍夢辰當場的就擊殺了那仙君修為的掌柜的。而這個兵器鋪是作為三仙門之一的蓬萊仙境開設的。龍夢辰殺死了這裡的掌柜的,那就等於是挑釁蓬萊仙境了一樣,這樣轟動的事情,很快的就傳遍了整個九天府。(未完待續。。) 轟殺了兵器鋪掌柜的龍夢辰,並沒有逃離,而是大搖大擺的走出了兵器鋪。√∟剛走出兵器鋪,龍夢辰就遭遇了蓬萊仙境的追捕隊。蓬萊仙境的追捕隊那是由一位仙帝帶領,幾十位仙君。

看著蓬萊仙境的追捕的成員,龍夢辰沒有絲毫的懼意,端坐在嘯天虎的背上,撫摸著懷中的小花貓,平靜的看著對方。蓬萊仙境的追捕隊的隊長,看到龍夢辰竟然如此的有恃無恐,也不敢輕舉妄動。「我們是蓬萊仙境執法大隊第三小隊,我是小隊長彭松,你知不知道這裡是蓬萊仙境的產業,竟然敢在這裡鬧事」

「蓬萊仙境的產業就可以胡亂的欺壓客人嗎?」龍夢辰說。

「要是店鋪的掌柜的有什麼做的不到的,你完全的可以等待蓬萊仙境的執法隊的到來,為何要殺人劫店?」彭松說。

「等你們來?等你們來了好給我扣帽子?難道你們還能幫著我嗎?」龍夢辰說。

「我們執法隊的職責就是公平的處理事情,要真的是掌柜的責任,那我們一定會處理他的。但現在你要受到應有的處罰」彭松說。

「處罰?那好你先說說你想怎麼處罰我?」龍夢辰說。

「根據我蓬萊仙境的規矩,你毀我蓬萊仙境的店鋪,當誅」彭松說。

「好一句當誅,我人就在這裡,我倒想看看蓬萊仙境有什麼手段」龍夢辰毫不相讓的說。

龍夢辰的硬氣,讓彭松有些為難。蓬萊仙境的執法大隊的權力雖然非常的大,但作為小隊長的彭松還是知道的,現在的九天府可是混亂的很,要是因為自己得罪什麼大勢力的人物,而給蓬萊仙境帶來威脅。那倒霉的一定是自己。但現在龍夢辰如此的挑釁,要是不做出一個姿態來,那就是丟了蓬萊仙境的顏面,那也是會受到重罰的。

「哼,真是不知死活,蓬萊仙境的威嚴豈是你能夠挑戰的。受死吧」彭松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還是出手攻擊了,但並沒有施展什麼強大的殺招,而是運用了普通的攻擊。

龍夢辰等的就是彭松的攻擊,彭松一動手,龍夢辰立刻開始反攻。因為彭松使用的並不是強大的殺招,龍夢辰也手下留情了,只是使用了五行斬天劍法。這已經是龍夢辰最差勁的招式了,但看在彭松的眼裡,這些劍法攻守有序。那一定是出自名門的。一邊攻擊,彭松的心中一邊合計著,這件事情應該去怎麼收場。

兩個的打鬥,自然的會招來更多的人。逐漸的整個九天府的人都知道了有人竟然破壞了蓬萊仙境的商鋪,並且與蓬萊仙境的執法隊大打出手,這可是一件轟動事件。整個九天府的各大勢力都在觀察,看這件事情是不是有機可乘,也好趁亂渾水摸魚。

蓬萊仙境是事件的直接當事人。自然的要正面的面對的。最先出現的是執法隊的大隊長,仙帝修為的林青。當林青到的時候。龍夢辰與彭松二人正酣戰著呢。林青並沒有到來之後就對龍夢辰動手,而是仔細的觀察了龍夢辰一番,然後就那樣的站在遠處,看著龍夢辰與彭松二人打鬥。

越看林青的心中就越是沉重,彭松的實力林青可是非常清楚的。雖然彭松只是一位仙君,但能夠進入到追捕隊的。哪一個又是庸手。雖然彭松不是那種絕世天才,但已經完全的領悟了金法則的彭松,也不是一般的仙君能夠對付的。但與彭松交戰的人,卻一直那麼的輕鬆。這種輕鬆不是刻意的表象的輕鬆,而是真的就不能夠造成一丁點的威脅。就是自己面對彭松也不能如此的輕鬆啊。

眉頭緊鎖的林青,突然嘴角上翹,偷偷的運轉全身的仙元力,對正在與彭松戰鬥的龍夢辰進行偷襲。而偷襲的攻擊還沒有攻擊到龍夢辰,就已經被人給攔截了下來。「你一個仙帝,也好意思偷襲一位仙君?」攔截下林青的攻擊的那個人,對林青說。

「你是什麼人?為何要與我蓬萊仙境作對啊?」林青說。

「我?少爺的影子而已」窮奇說。沒錯,攔截下林青的攻擊的人正是窮奇。

「那麼說,你也是我蓬萊仙境追捕的對象了?」林青笑眯眯的說。

「算是吧,要是你能夠抓捕到我的話」窮奇說。

「我相信,你會束手就擒的」林青笑呵呵的說。

「恐怕你不會如意的」窮奇說。

兩個人正說話呢,彭松與龍夢辰已經分出了勝負了。龍夢辰利用木之法則幻化出藤蔓將彭松捆綁了起來,而彭松身體內也被龍夢辰下了禁制,所有的修為已經被封印了起來。林青越過窮奇,來到龍夢辰的一丈的距離停了下來。「我是蓬萊仙境追捕大隊的大隊長林青,不知道這位公子該怎麼稱呼呢?」

「原來是林青大隊長啊,我叫龍夢辰,不知道能不能跟林大隊長一起喝杯茶啊?」 假如愛有天意

「龍公子要是有這樣的雅興,在下願意奉陪。龍公子請」林青說。

「林大隊長請了」龍夢辰說。

說著兩個人就並肩離開了,而彭松的身上的禁制也被鬆開了。龍夢辰跟隨林青來到了蓬萊仙境的駐地,進入到駐地之後,林青就像是招待老朋友一樣,熱情的招待龍夢辰。而龍夢辰就像是回到了自己家一樣,對林青的僕從的更是呼來喝去的。林青就在一旁看著龍夢辰吃著點心,喝著茶。如此的折騰了半天之後,林青派出去調查龍夢辰的人回來了。

那人交到林青的手中不是玉簡而是一張紙條。林青看了一眼手上的紙條,轉頭對龍夢辰說「龍公子,九天府你是第一次來吧?不如我做嚮導,好好的逛逛九天府如何?」

「逛九天府我是沒有什麼興趣,要是能逛逛這蓬萊仙境的駐地,我是非常的樂意。不過,這蓬萊仙境不會太歡迎我啊」龍夢辰說。

「當然歡迎了。龍公子不但可以暢遊蓬萊仙境的駐地,同時還可以檢閱我蓬萊仙境的軍隊,就是不知道公子有沒有這個雅興啊?」林青說。

「有幸能夠見到蓬萊仙境的軍隊,自然要見識一番」龍夢辰說。

「那龍公子請」林青說。

林青在前,龍夢辰跟隨在後,身後是窮奇、嘯天虎還有嘯天虎頭上幻化成小貓的龍幽。這樣奇怪的一隊人就穿行在蓬萊仙境的駐地內。在蓬萊仙境當中走了一圈之後。就來到了蓬萊仙境的校場。這個時候,蓬萊仙境的校場長已經整齊的排列著一支軍隊。這些士兵的身上都是銀白色的戰甲,明晃晃的戰甲讓人看著就有些不寒而慄。這些士兵站立的筆直,沒有聽到長官的命令,就靜悄悄的站立著。整個校場都充滿了蕭殺之意。

走進校場的嘯天虎,感受到了這無形的蕭殺之意,對著那整齊的隊伍低聲的吼叫著。隨著與隊伍的距離越來越近,嘯天虎的吼聲也越來越響,就在距離隊伍三丈遠的時候。嘯天虎突然的就沖了出去,對著前排的一個士兵就撲了上去。嘯天虎現在也是七級的妖獸,而這些士兵基本上都是九天玄仙的修為,哪經得住嘯天虎的撲咬,這要是一口咬實了,那直接的就喪命了。

嘯天虎撲出去的時候雖然非常的突然,但龍夢辰的實力還是有反應的時間的,但龍夢辰沒有第一時間的制止。當嘯天虎撲倒了那位士兵之後,龍夢辰這才發出了聲音。「小白。回來」聽到龍夢辰的命令,嘯天虎自然的就立刻的停止了攻擊。嘯天虎攻擊那士兵的時候,整支隊伍的士兵竟然沒有一個人有一絲的移動,可見這支隊伍的訓練是多麼的嚴格。而那被嘯天虎攻擊的士兵,始終沒有做出反抗也沒有發出一點聲音。雖然龍夢辰制止的還算及時,嘯天虎並沒有要了那士兵的性命。但現在那士兵也身受重傷。要知道嘯天虎的身上可是裝備了靈器的。

「林隊長,真是不好意思,我的這隻坐騎有些脾氣,剛才感受到了殺意所以才會攻擊的。我看這位兄弟傷的也很重,我這裡有靈丹一瓶聊表歉意。另外這一件靈器就當我給這位兄弟道歉了」龍夢辰說。同時拿出了一瓶丹藥。這丹藥可都是上品的靈丹。還拿出了一件上品的靈器。

看著龍夢辰手中的東西,林青說「龍公子還真是富庶啊,這位兄弟也算是因禍得福了,這可都是上品的靈丹和靈器啊。還不快收下」

接下來龍夢辰看了這一隊士兵的操練。龍夢辰在心中衡量了一下。這些士兵的戰鬥力,跟天戰差不多。當然這也是蓬萊仙境的最強武力了。「林隊長,這蓬萊仙衛軍的實力的確是夠強,這樣的軍隊要是有上百萬雄師,蓬萊仙境在未來獨佔一個洲沒有問題啊。」

「龍公子還真會說笑,在這九天府,我蓬萊仙境都勉強的過活,還談什麼爭霸整個洲啊」林青說。

「在九天界,蓬萊仙境可不是這麼低調的」龍夢辰說。

「哦,看來龍公子是來自九天大陸啊」林青說。

「我是來自九天大陸,但與蓬萊仙境可不是朋友」龍夢辰說。

「沒有永遠的敵人,也沒有永遠的朋友」林青說。

「但家人確是永遠的,雖然我沒有什麼本事,但誰要是敢打我家人的主意,我一定不會讓他好過的」龍夢辰說。

「龍公子的家人要是我蓬萊仙境的人遇上了,那一定會奉為上賓的。而且是絕對自由的上賓」林青說。

「好,有這句話就夠了」龍夢辰說著就轉身的離開了蓬萊仙境。

看著龍夢辰離開的背影,林青又看了看手中的紙條,上面寫著「身份神秘,目的未知,殺伐果斷,深不可測」。(未完待續。。) 林青看著離開的龍夢辰,仰天長嘆「九天府真是多事之秋,希望九天大陸在仙界的基業不會就這麼斷送了。√∟也希望我蓬萊仙境能夠度過這次的劫難吧」

龍夢辰當然的沒有聽到林青的話,離開蓬萊仙境,龍夢辰直接的就奔通天仙府而去了。通天仙府那可是巫族的勢力,龍夢辰的一位兄弟可是巫族的少主。龍夢辰來到通天仙府的駐地,差人通報了一聲,就在門口等著。不大一會就有一個人從駐地當中走了出來,龍夢辰定眼一看果然是自己的結拜兄弟蠻牛。不過現在蠻牛的修為還真是夠低的,現在才是金仙的境界。

蠻牛也沒有想到竟然是龍夢辰來找自己,一出駐地就看到龍夢辰,立刻的跑上來給龍夢辰一個大大的擁抱。「大哥,終於見到你了」

兄弟二人見面自然是要訴說一番,龍夢辰將自己的一些經歷說了一番之後,就直接開門見山的說「蠻牛,你們通天仙府有沒有抓過我的師傅和我爺爺啊?」

「大哥,這個我還真不知道,你等一下,我問問去」蠻牛說。

蠻牛離開了一個時辰之後回來了,對龍夢辰說「大哥,這些年通天仙府當中沒有抓過與爺爺還有你師傅同名的人」

「好,沒有我就放心了。過幾天我們再相聚,現在我還要去調查一下我爺爺的他們的情況。另外你跟你的長輩們說一聲,這九天府要變天了,讓他們做好準備」龍夢辰說。

離開通天仙府的駐地,龍夢辰直接的來到太一仙宮的駐地。太一仙宮龍夢辰還真的沒有什麼認識的人。想要見到太一仙宮的高層的人員,龍夢辰自然就要想些辦法了。來到太一仙宮的門前,龍夢辰跳下嘯天虎。自儲物戒指當中拿出了一件極品靈器,然後就這樣的席地而坐,這極品的靈器不斷的發出耀眼的光芒,並且伴隨著這光芒的閃動還有一陣陣的香氣的飄出,這香氣對妖修來說可是有著巨大的誘惑的。

那守門的兩位妖修原本是想上前來驅趕龍夢辰離開的,但走進了龍夢辰之後竟然就稀里糊塗的就坐下修鍊了。逐漸的這太一仙宮當中就開始有其他的人發現了。結果龍夢辰的身邊聚集了越來越多的妖修。這些妖修竟然都是不由自主的開始修鍊。剛開始太一仙宮的妖修們還沒有發現什麼,但隨著時間久了,太一仙宮當中的人自然的就發現了,這奇怪的現象了。

剛開始的時候,只是一些金仙圍坐在龍夢辰的身邊。雖然這一現象非常的奇怪,但也不是沒有人這樣在大街上公然修鍊的。但後來龍夢辰的身邊已經有仙君修為的大妖圍坐了。這樣的情況就不得不被注意了。很快太一仙宮的核心人員就知道這件事情了。最先知道的是太一仙宮宮主飛翎宇的二兒子飛翎浩天。飛翎浩天也算是一個天才,飛升仙界五百萬年,已經是仙帝初期的修為了,並且完全領悟了兩種法則之力。

飛翎浩天是飛翎宇的二兒子。論資質、修為、實力、勢力、謀略等等,都不如他的大哥飛翎渡天。但飛翎浩天一直就想著找個機會能夠在自己父親面前證明自己的能力。而當得知龍夢辰在太一仙宮駐地的門前竟然做出了這麼詭異的事情來,飛翎浩天認為自己的機會來了。因此就急匆匆的來到事發的地方。

當來到駐地的門前,飛翎浩天也被眼前的景象震撼了。在門前一個人坐在中間,那人的身邊有一隻嘯天虎,嘯天虎的頭上趴著一隻小貓,二那人的身後站著一位仙帝。而這個人的身邊現在正圍坐著不下百人。這些人竟然完全的放開心神,就這樣開始修鍊起來。要知道。不管修為多高的人,要是放開心神開始修鍊。那就是最容易打敗的時候。這個時候也是自容易被控制的。所以所有的人修鍊的時候都會找一個靜室修鍊。

飛翎浩天看到這震撼的場面,並沒有亂了陣腳,而是開始仔細的觀察起龍夢辰來。突然,飛翎浩天發現龍夢辰手中的那極品靈器不一般。但一時間還沒有看出來這東西的特殊之處在什麼地方。飛翎浩天不由自主的向前走了兩步,入鼻一股十分好聞的香氣,飛翎浩天聞到這香氣之後。內心突然的就平靜了下來,身體的仙靈之氣開始了加快運行。有些不由自主的就想修鍊了起來。而就在這個時候,突然那香氣就消失了。

緩過神來的飛翎浩天,才發現原來是那個坐在最中間的那人收起了那極品靈器。而那些圍坐在那青年身邊的人這個時候竟然都帶有一份遺憾。不過雖然時間很短,但這些人都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好處。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起。都在討論剛才的神奇。

「岳老三,你剛才可是先到的,有沒有突破啊?」

「雖然沒有突破,但我已經感覺到了,再過不久我就會突破了」

「要是剛才修鍊的時間再久一點,那就好了」

「……」

這些人七嘴八舌的都在說剛才發生的事情。飛翎浩天仔細的回想著剛才的發生的事情,尤其是那讓人舒服的香味。突然飛翎浩天想到了一樣東西。傳說,在神界有一種東西,這種東西能夠散發出香氣,聞到這種在這種香氣當中修鍊,可以穩固基礎,加速修為提升,更容易參悟天道。原本這樣的東西在想仙界是不可能出現的,但億萬年前,一位垂死的天神帶著一小塊出現在了仙界。這東西被仙界的各方勢力所爭奪,最終被一位即將飛升神界的仙尊帶回了神界,這才平息了那場戰爭。那一次,整個仙界都被動搖了根基。而那個能夠散發香氣,輔助修鍊的東西被稱為天道聖源香。

「難道是天道聖源香?要真的是,那這一次我可是立下大功了」飛翎浩天心說。

龍夢辰拿出的這一件極品靈器並不是天道聖源香,雖然龍夢辰不知道億萬年前的這一件事情,但龍夢辰也知道有些東西是不可以見光的。現在自己的勢力雖然非常的強大,但也不是能夠擁有這種絕世珍寶的。龍夢辰所使用的是一種靈木,這種靈木叫玄虛道心靈木。雖然有一定的輔助修鍊的效果,但並沒有那麼厲害,不過倒是有一定的迷幻催眠的作用。龍夢辰做這麼多事情,無非就是想引起太一仙宮的核心的人物的注意,就在飛翎浩天出現的時候,龍夢辰就仔細的觀察了起來。經過一番確認之後,龍夢辰可以斷定這個人就是太一仙宮的一個核心人物,所以就收起了靈器。收起靈器之後,龍夢辰還在想怎麼跟這各位核心的弟子搭話呢,那個人就主動的走了過來。

「這位先生有禮了,我是太一仙宮的少宮主飛翎浩天,見先生剛剛所使用的靈器十分的心儀,不知道先生是否能夠割愛啊?當然,價錢隨先生開」飛翎浩天說。

「剛才的那靈器不賣」龍夢辰淡淡的說,說完就轉身離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