饕餮與林虎聞言,瘋狂咆哮,向那一絲空處奔去。

2021 年 1 月 31 日

「逃得了嗎?」就在幾人以為勝利在望的時候,一道有些陰冷而且嘶啞的聲音從黑暗處傳來。楊天轉頭看去,從自己的後方一個身著黑衣,頭戴黑色高帽的中年男子緩步走出,看見楊天的目光后,中年男子嗤笑一聲:「竟然殺了我這麼多的手下,若是今日讓你們順利逃脫了,不知道日後,那三個老傢伙怎麼笑話我呢?」

看見中年男子出現,楊天的心中湧現一抹不安的感覺,雙眼微眯,從中年男子的身上,楊天感到了和自己身上一樣的法力波動,如果自己還能使用法力的話,那麼自己可以絲毫不懼他,但是如今……

「留下吧!」中年男子陰冷的雙目看向楊天,楊天腦海中頓時感到一陣暈眩。半晌才回過神來,中年男子的嘴角泛起一抹弧度,殺意突然暴涌而出:「否則,死!」

「哼!」木靈子從楊天的身體中緩緩飄出,目光漠然地看著中年男子,說道:「我道是誰?原來是鎮守冥界南門的鬼瞳,這麼多年了,應該還記得我把!」

中年男子聽到有些熟悉的話語,看著木靈子,頓時一驚,顫抖著右手,指著木靈子說道:「你……你是!」然後,又轉頭跑回了來處。

看到剛來就走的中年男子,楊天等人目瞪口呆,半晌,才道:「老師,他是……」

木靈子呵呵一笑:「冥界的看門狗,想必是鎮守南門入口的吧!以前與我有一番交戰,不過,他卻沒有傷我分毫,反而被我傷了,所以,心中留下了芥蒂。如今,見了我,竟然嚇跑了……」

聞言,楊天一臉黑線,心中暗暗為中年男子默哀。

既然已經將鎮守者趕走,饕餮與林虎二人咆哮一聲,口中同時噴出兩道赤炎,赤炎頓時貫穿前方百丈處,在這一片範圍中,沒有一個活著的鬼兵。



而在百丈處的前方,一道菱形的結界出現在眾人眼前。楊天看到結界后,微微一笑。似是知道了出口,林虎與饕餮二人紛紛怒吼奔向前方。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數日後,楊天等人出現在一個名為「黃家村」的小村莊內,黃家村坐落於萬潮城的西方,這所村莊始終過著與世無爭的生活,既沒有外敵入侵,也沒有村中的人禍亂。失去了法力,楊天現在就等於是一個廢人,在這樣的村莊里生活也好。

坐在一條小河旁,楊天喃喃自語:「六天了,不知道林虎有沒有將林龍送到古龍城……」手掌輕撫乾坤戒,楊天欣慰的一笑:「小七,放心吧!我一定會救你的!」

楊天沉思了片刻,仰頭看天,自從從冥界中出來后,饕餮與林虎便和楊天分路而行,據林虎所說,只要將林龍的屍體送到古龍城,林龍自會復活。而小七卻需要冥界的鎮鬼石,在加上木靈子獨一無二的煉藥術,小七自然也會復活。不過現在的楊天卻沒有辦法通知楊浩,這種差事自然是落到木靈子的身上,而木靈子已經去了兩天天,如果過了今日還不能回來的話,那麼小七就有危險了。

看著自己的雙手,楊天自嘲的一笑,這已經是自己第二次成為廢人了,楊天本身的實力乃是人王中期,若不是他強行將實力提升到大地皇者巔峰之境,也不會遭受到這麼大的反噬,導致筋脈盡斷,甚至連內臟都受到了極大的創傷,再者由於楊天修鍊了陰陽殘缺法,體質有所不同,即便木靈子的煉藥術有多高明,也無法將楊天身上的創傷全部修復,不過所幸,在服下了木靈子的丹藥之後,內臟已有癒合的趨勢,不過,斷裂的經脈,卻不是那麼好修復的!

楊天目光看向萬潮城的方向,楊天輕嘆一聲,將小七的屍身從乾坤戒中取出,看著那絕美的容顏,楊天笑了笑,笑聲中有著幾許悵然的感覺,楊天雙手摸著小七的雙手,一絲酸楚湧上心頭,雙眼微閉了一下,楊天凄笑道:「小七,你還記得嗎?你說過要和我在萬潮城中一起生活的,如今你卻先走了,難道你忍心留我一個人孤苦伶仃嗎,小七……」

然而,無論楊天怎樣呼喊,小七也沒有半點聲響,看到小七毫無動作,楊天慘然一笑,扭頭看向河面,與小七在一起的畫面一幕幕浮現,楊天的雙眼有些濕潤了。

二人就這般保持著寂靜,日落更替,眨眼間,又是一天,待得中午時分。楊天長嘆一口氣,望著風輕雲淡的天色,楊天將小七緩緩抱起,一步一步,向村口走去。

就在楊天快要走到村口的時候,楊天上方的天空陡然一陣波動,道道漣漪浮現而出,漣漪中一道身著黑袍的英俊男子正一臉肅然地看著楊天,在男子身後,四道身影浮現而出,其中一道身影略顯模糊,楊天看到這幾道人影,喜極而泣:「小七,你有救了……」說完,頭一垂,摔倒在地,略顯虛幻的人影剛欲伸手扶住楊天,一道黑影突然閃過,將楊天扶住。黑影看著楊天,嘆息道:「弟弟,你這又是何苦呢?」

聽其話音,來者正是楊浩與他的幾位手下,而那道虛幻的人影則是木靈子。

楊浩看著楊天,手掌按向楊天手掌,一絲法力透體而出,片刻,眉頭微皺,半晌,輕吐一口氣,心中的憤怒毫不掩飾,緩緩平復心中的憤怒,楊浩突然說道:「傳我之令,務必要將另一本陰陽殘缺法找到,如果一月之後還不能找到,就提頭來見我。」

「是!」

「主人,我們還是先將小七救活吧!」那個全身隱匿在黑袍中的男子開口說道。

楊天看向木靈子,問道:「你有幾成把握能將小七復活!」

「呵呵……」木靈子輕笑道:「放心,老夫一定盡我所能,若不然,我那弟子怎會放過我這把老骨頭。」

「既然如此!那便開始吧!」楊浩淡淡地道。

木靈子突然說道:「未免使我分心,我需要一個極靜之地,到時,還需要楊修羅為我護法,我相信,天下間,以楊修羅的實力,還沒有幾個人能是你的對手!」

楊浩聽后,淡漠地臉上浮現一抹笑容:「先生,過謙了,既然如此,我便為先生護法,至於我弟弟……」

「無妨!」木靈子說道:「將他放於此處便可,我們還是快些,否則,一旦到了子時,想要救活小七,困難倍增!」

「好!」楊浩應允了一聲,將楊天放下,然後右手伸出,法力透出,將小七的屍身緩緩托起,與手下一同跟隨木靈子走向了遠處。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不知過了多久,楊天緩緩醒轉,下意識地看向自己的手臂處,小七竟然不見了,又探查了一下乾坤戒中,也沒有!楊天有些不知所措,楊天閉上雙眼,腦海中開始回想在自己昏倒前的一幕,一襲黑袍,幾道人影。「楊浩……」楊天陡然睜開雙眼,大喝道。目光轉向遠處,夜色飄渺,藉助著月光,楊天清晰地看到幾道極淡的黑影站在一旁,在一塊巨大的石塊上,小七正躺在石塊上,而在小七身旁,一道虛幻的人影正不斷徘徊在石塊周圍,虛幻人影手上,一塊丈許長的石碑正泛著瑩瑩的黑光。

「太好了!小七有救了……」看到這一幕,楊天欣慰的一笑。

而在距離楊浩百丈處的一座山峰上,一道身著青色長衫的男子正看著這一幕,半晌,青衫男子說道:「出來吧!」隨著青衫男子的話語剛落,一道黑色的黑影出現在青衫男子身後,見到青衫男子后,黑色黑影單膝跪地:「主上!」

青衫男子轉過身,微笑著看著黑影,問道:「用你的陰陽之法再配合本座的這一枚修復筋脈的丹丸,有幾成把握將楊天斷裂的筋脈修復?」

黑影微微皺眉,答道:「如果不出意外,應有九成,但是屬下唯恐楊浩阻攔,到那時,恐怕?」


青衫男子淡淡地道:「這個你不用擔心,楊浩那裡有我去對付。」

「是!」黑影緩緩退去。

青衫男子看著遠處的楊浩,笑道:「楊浩!本座就幫你這一次!」說完,隱去了身形。在青衫男子隱去身形的一剎那,楊浩深邃的目光突然射來。

楊天站於原地,躊躇不定,自己到底是去,還是不去,不去,自己心中不安,去,又擔心打擾到木靈子,這讓楊天困惑不已。

就在這時,一道黑影緩緩出現在楊天面前,看見來人。楊天驚呼一聲:「是你……」

黑影淡淡一笑,問道:「你還記得我?」

楊天冷笑一聲:「陰陽修羅——陳赫,是嗎?」

「不錯!老夫陳赫!」黑影露出一絲意味深長的笑容:「難道你就不想知道老夫來此的目的嗎?」

「哼哼!」楊天冷笑道:「是殺是剮,悉聽尊便!」

陳赫呵呵一笑:「好個牙尖嘴利的小子,既然如此,就看看你能接下老夫幾招。」陳赫一說完,腳步滑動,行至楊天跟前,一拳打出,楊天痛的張開了嘴,陳赫手指一彈,將一枚丹藥彈入楊天的口中。彈藥入口,很快便化了。

陳赫大喝一聲,雙手擺動,一手熾熱,一手陰冷,雙手緩緩合二為一,慢慢地化為了一副陰陽圖的模樣。陰陽圖浮現,陳赫用手一推,陰陽圖案便向楊天飛去,幾乎是眨眼間便將楊天籠罩而進。

而在不遠處的天空中,一道血紅色的雲朵緩緩浮現,雲朵緩緩展開,從雲朵中透出一股潔白的雲霧,雲霧緩緩罩向小七,將小七的身軀包裹而進,木靈子冷哼一聲,手指連彈,將鎮鬼石彈到小七的身上,又將一枚赤青色的丹丸彈到小七的口中,隨著藥物的融化,從小七的身上一道能量餘波緩緩傳出,看到這一幕,木靈子欣然笑道:「看樣子,此次必定成功。」

就在餘波傳出的一剎那,楊浩的目光陡然看向楊天消失的地方,目光中透著些許兇狠之色。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楊浩冷哼一聲,雙眼透出幾分兇狠之色,低聲說道:「你們幾個再次守候,我去去就回!」

聞言,全身隱匿在黑袍中的男子說道:「主人,讓屬下去吧?」

楊浩目光微凝,看了他一眼說道:「你不是他的對手!」說完,整個人消失在原地,楊浩身形飛快,行至半途的時候,一股強大的威壓逼迫楊浩現出身來。

楊浩四下一瞅,語聲冷淡:「既然來了,就現出身吧!」說完,右拳猛然擊向右方,強大的拳氣將地面上轟出一個大坑,然而,卻沒有半個人影出現。

楊浩冷哼一聲,身形陡然加速,快要到仰天所處的位置的時候,那股威壓再次傳來,楊浩低喝一聲,身形泛出一抹血色,身形陡然飆射而出。看到楊浩漸漸遠去的背影,一道穿著青色衣衫男子緩緩現出身來,嘆息一聲:「沒想到大名鼎鼎的血修羅會對自己的弟弟這麼在乎……也罷!本座,就不在阻攔你了。」說完,便隱去了身形。

楊浩眨眼間便來到了楊天消失的地方,目光低垂,淡漠地說道:「出來吧!」

「呵呵……」陳赫緩緩現出身來,看見楊浩,有些驚訝地問道:「楊修羅,別來無恙啊!不知道楊修羅來此有何要事?」

楊浩低垂著雙眼,看了看陳赫,說道:「將他放出來!」

「誰?」陳赫裝瘋賣傻地問道。

聞言,楊浩嘴角泛起一抹笑意:「看樣子,你是在逼我出手了……」話音剛落,楊浩猛然大吼一聲,雙拳緊攥,向著陳赫攻去,後者身形不動,右掌探出,手指曼妙展開,五道色彩不一的氣息綻出,氣息剛一出現便快速融合,不多時,一道手掌大小的陰陽圖,便出現在陳赫身前,陰陽圖案將楊浩拳頭上的拳氣盡數轉化。

楊浩果斷收拳,後退,澀聲道:「久聞我魔宮之中陰陽修羅的陰陽轉換之法出神入化,之日一見,傳言非虛啊!」

「呵呵!」陰陽修羅陳赫乾笑一聲:「老夫的陰陽轉換之法不過虛有其表而已,哪裡比得上你血修羅楊浩的本事!」

「是真是假,楊某,今日便要討教一番!」楊浩說完,身形再度衝上前去。

……

而被困在陰陽圖案中的楊天,此時卻醉心沉醉於身體上的變化,吞服了陰陽修羅的丹藥,楊天的身上便感到一股涼絲絲,癢酥酥的感覺。倏然不知,那是楊天斷裂的經脈正在緩緩修復。

由於楊天此時沒有任何法力,自然也無法透過自己的身體進行查看,就在這時,陰陽圖案陡然旋轉,其上黑白兩色輪迴交替,彷彿時間的更替,一瞬間,楊天彷彿感覺過了許多年,又彷彿僅僅過了一眨眼的時間,這種時間上的轉換,讓楊天驚異不已,如若自己的法力尚存,自己倒可以充分感受到這種變化,但是,現在的楊天雖有這種感覺,但是對這種感覺卻頗為的模糊。

就在楊天醉心於陰陽變化的時候,陰陽圖案陡然炸開,呈現出了漆黑的夜色,而在夜色中,陰陽修羅頭髮散落,嘴角一絲鮮血緩緩滲出。

而在另一旁,楊浩正一臉淡然的看著自己,從楊浩的臉上,看不出是喜是憂!

半晌,陰陽修羅冷笑一聲,說道:「血修羅楊浩果然名不虛傳,今日之事,老夫記下了……」

楊浩聞言,洒然一笑!剛欲說話,從遠處突然散發出一道乳白色的光輝,光輝將方圓百里照的透明透亮,細細看去,在那乳白色的光輝中,還摻雜了七色,而光輝散發的地點竟然是小七的身上。

這一幕讓的楊天頗有些震驚,心中暗道:「難道小七要復活了……」當下心中一喜,急忙向小七的方向跑去,然而,還未等他跑多遠的時候,從身後突然傳來一股吸力,耳畔傳來楊浩幽幽地語聲:「按照約定,你應該將陰陽殘缺法給我一觀。」

楊天沒好氣地掙開楊浩的束縛,從懷中掏出陰陽殘缺法,嘴角戲謔地說道:「諾,這就是你要的陰陽殘缺法……」

楊浩伸手接過,滿懷期待的翻開陰陽殘缺法,剛打開一頁,楊浩的臉色就變得極不自然,面目猙獰地問道:「你是在戲耍本座嗎?」

楊天伸手奪過,嘴上說道:「反正我已經按照約定將陰陽殘缺法給你看了,這上面我已經修鍊過了,自然不會再顯現什麼了,至於你信與不信,就在於你了。」說完,便向小七跑去。離得近了,楊天方才發現,在乳白色的光輝外面,一道道黑色的氣息繚繞其上,久久不散。

「這是……」楊天看著那些黑色氣息,喃喃地道。

「那是想要勾魂的使者!如果沒有這鎮鬼石所散發的結界,恐怕,此次還真的不能讓小七復活!畢竟,那些可不是普通的鬼魅。」木靈子看了楊天一眼,淡淡地道。然而,從其語氣中不難看出,為了讓小七復活,他費了多少心思。

木靈子突然大喝一聲,雙掌繚繞出一道道綠色的氣息,這些綠色的氣息繞著木靈子的手掌慢慢延伸到小七的鼻子處,順著鼻孔鑽入,隨著綠色氣息的進入,小七的身上開始散發出瑩綠色的光芒,一種極其微弱的生機突然出現在小七的身上,看到這一幕,楊天有些欣慰的一笑,如今小七復活只是時間上的問題了.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三天後,楊天與小七二人坐在一處陡峭的山坡上,看著遠處的溪流,揚楊天欣慰一笑,如今小七已經復活,二林龍和林虎、饕餮三人也已經快要來到,看樣子,自己沒有什麼好遺憾的了。揚天看著小七,當初在冥界中所發生的事情仍歷歷在目,不知為何?揚天的心中泛起幾許波瀾,將小七擁抱在懷,二人低低細語。

不知過了多久,天色慢慢暗了下來,楊天拉著小七二人剛要離去,從遠處傳來一道渺渺的聲音:「看山思水流,觸景進鄉愁,問君意隨流,綿愁幾時休,念己勿念欲,行己知行義,相離莫相忘,且行且珍惜。」

楊天面露疑色,向聲音的來源處望去,只見一人划舟而來,這人目光看向前方,面對著湍急的溪水,此人不慌不忙,始終淡定自如,不多時,小舟便來到楊天與小七的不遠處,那人忽然抬頭一笑:「楊天,好久不見!」但是,當看到楊天身前的小七時,一絲莫名的情緒湧上心頭,臉色頓時變得有些僵硬起來。

楊天聞聽話音,頓時雙目一亮:「軒轅婉兒?」楊天又驚又喜,剛欲跳下溪澗,腳步又縮了回來。看見楊天的神色,軒轅婉兒嘆息一聲,身形一躍,跳到了楊天的身前。

軒轅婉兒笑問道:「當日一別,已有一年時間不見了,不知你現在過得好嗎?」

楊天滿臉苦澀,雙目盯著軒轅婉兒,從其身上的法力波動,不難看出她的實力,當下說道:「昔日一別,沒想到一年多時間沒見,你的法力竟然到達如此地步。」

「僥倖而已!」說完,軒轅婉兒目光狡黠地閃動,略帶幾分笑意般問道:「看樣子你的處境很不好啊,我在你的身上察覺不到任何的法力波動。」

楊天聞言,一臉的惆悵,片刻,看向小七展顏一笑:「即使沒有法力,我也一樣過得很好。」


軒轅婉兒目光隨著楊天的雙眼看去,略帶幾分羞澀地問道:「這位是?」

楊天將小七摟入懷中,說道:「她叫小七,如今已是我的妻子。」

聞言,軒轅婉兒的臉上露出落寞之色,片刻,笑道:「那真是恭喜你了,沒想到才這麼短的時間沒見,你就已經結婚了。」

楊天與小七二人對視一眼,相視一笑。

看到楊天開心的樣子,軒轅婉兒的心中突然泛起異樣般的漣漪。看著楊天與小七的笑容,軒轅婉兒不自禁的扯了扯嘴唇,笑容頗不自然。

「對了……」楊天看了看天色,笑道:「時間不早了,不如去我們的屋內歇息一下,可好?」


軒轅婉兒目光低垂,聽到楊天的問話,點了點頭。

將軒轅婉兒領到自己的屋內,小七便去忙著做飯,而木靈子則是不知到了何處?

看著楊天的神色,軒轅婉兒問道:「你過得真的開心嗎?」

在只有兩個人的情況下,楊天苦笑一聲,一言不發。

見到楊天有些沮喪的神情,軒轅婉兒躊躇半晌,從懷中掏出一本古冊遞給楊天,嘴上說道:「我知道你需要它!」

楊天有些震驚地看著軒轅婉兒,目光向下看去,只見古冊之上印著五個大字「陰陽殘缺法!」

「你怎麼會有……」看到手上的陰陽殘缺法,楊天頗有些驚訝,細細回想起來,當初軒轅婉兒似乎對那陰陽殘缺法很熟悉一般,現在看來只有這一個解釋了。

軒轅婉兒一笑:「這個你就不用多問了,現在時間已經晚了,明日我在告訴你怎樣使用這陰陽殘缺法……」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第二天一大早,楊天與軒轅婉兒二人便出了門,臨行前,楊天與小七耳語了幾句,後者便在家看守,沒有跟隨楊天前去。由於楊天已經失去了法力,所以只能由軒轅婉兒帶著楊天飛行。

楊天與軒轅婉兒二人花費了半天時間,才找到一處隱蔽的山洞,用巨石將洞口堵實。對於陰陽殘缺法合二為一會發生什麼事,楊天與軒轅婉兒誰都不知道。當下二人不得不做好防備,檢查了一下山洞之中沒有遺漏的地方,軒轅婉兒從懷中掏出幾塊夜明珠,原本漆黑的山洞中頓時散發出些許淡淡的光輝。

二人相互對視了一眼,楊天與軒轅婉兒盤膝坐在了地上,從懷中掏出了各自的陰陽殘缺法,將陰陽殘缺法並排放在了一排,兩本陰陽殘缺法散發出淡淡的熒光,瞧見這一幕,楊天與軒轅婉兒都露出了一絲微笑。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