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總總,紛紛擾擾,不一而足!

2021 年 1 月 31 日

阿飛和我們一樣,身上的戾氣被磨平了許多,眼神也不如以往天真清澈,我們都知道,這是這個現實的社會帶給我們的陣痛和改變,無一能夠倖免,他的經歷、他的故事、他的感觸,第一次讓我如此通透的感受到,原來,我們都不是一個人,而是一支如浪潮般的大軍!

所以,疼了累了、痛了倦了,別抱怨,因爲這個世界上的每一個角落都有太多和我們一樣的年輕人,贏了勝了,懂了悟了,別狂傲,因爲這個世界上的每一個角落都有太多比我們還要成功、還要得意的年輕人!

陳思婷在屋裏收拾我們的酒桌戰場,而我們四個年輕人步出門外,站在屋前的那個土包上,看着蒼茫大地,浩瀚星空,抽菸打屁!

新疆,這片白天比黑夜要長、陽光比雨露要多的熾熱大地上,四個年輕漢子酒壯慫人膽,他們英氣勃發、他們鬥志昂揚、他們氣勢如虹,他們……要開燒烤店! 人手齊備之後,接下來就是店鋪選址了。

整個工地,項目部、樑場、拌合站、進口出口、路基隊……戰線拉得很長,可要說最適合擺攤做生意的地方,還是得項目部附近,這兒有生意火爆的田野飯店、有兩個小賣部、還有一個招牌簡單到只用油漆在木板上噴着“理髮”兩個字的理髮店,這就是方圓數裏最大的“商圈”了。

我們早就去踩過點,項目部附近的民房並不多,適合當做門臉的房子就更少了,經過認真的篩選,最後只選中了三戶民房適合開店做生意,可沒想到的是,當我們滿腔激情上門去租房的時候,卻得到了一個同樣的答案——不租!

這就有些奇怪了,說得難聽點,就他們這鳥不拉屎雞不生蛋的破地方,要不是因爲項目部的存在,免費求人租都不見得有人租,而隨着工程的完工,項目部頂多一兩年的時間就會撤走,所以當地人一般會好好把握住這一兩年的黃金時間,該賺錢的時候絕不含糊!

可這三戶人家就有些奇葩了,寧願把自家房子空着也不租給我們,哪怕我們一再加價他們也不爲所動,簡直就是榆木疙瘩的腦袋,真拿他們沒轍兒!

出師不利,阿飛和陳思婷都有些泄氣兒,劉山和小章更是氣得跳着腳罵娘,眼看着我們的計劃還沒有開始執行就要擱淺了,背後的真相終於浮出水面,在我們三番五次的登門遊說下,其中一戶老人終於告訴我們說,別折騰了,我們是租不到房子的,項目部物資部長的兒子,也就是田野飯店的老闆王強強已經跟他們打過了招呼,不準把房子租給我們當門臉,不過租來住還是可以的!

果然是王強強在背後搗的鬼!

我登時怒火滿腔,不過更多的卻是詫異,問老人說,王強強他算哪根蔥,爲什麼他說的話你們就聽呢?雖然我知道王強強利用職務之便和物資部長兒子的身份,經常給當地老鄉一些小恩小惠,比如一圈電線啊,幾個燈泡啊,遇見老鄉偷撿工地的短截兒鋼筋什麼的,他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和當地老鄉的關係打得很好……可這也不至於讓他們就如此聽王強強的話啊!

老人抽着我發給他的煙,耐不住我的刨根問底,終於道出了實情,說是王強強答應他們說,可以幫他們在每年的工程賠款上使使勁兒,爭取再往上走一點兒,難怪啊,工程施工佔用了當地老鄉的土地,給他們的生活帶來了不便,賠償肯定是有的,多少而已,如果能把這筆賠償再往上爭取一點兒,那也絕非每個月幾百塊錢的房租所能夠比擬的!

真相是搞清楚了,可是這樣的結果仍舊讓我們一籌莫展,畢竟我們沒有王強強的那層關係,也沒辦法在項目部的工程賠款上使上勁兒,還真有些心有餘而力不足的感覺,難怪王強強那天晚上表現得如此自信,原來一切都在他的掌握。

帶着這個無奈的真相,我們再一次鎩羽而歸,途徑田野飯店門口的時候,恰好碰見王強強開着輛長城皮卡回來,他搖下車窗,看着我們說:“哥幾個,你們開燒烤店的門臉找到了嗎?要是還沒找到的話,我倒是可以給你們搭把手,反正我跟這邊老鄉的關係挺熟的,李家屯那邊你們看行嗎?我幫你們去說說,房租絕對便宜,一個月只要三百塊錢!”

阿飛和陳思婷不認識王強強,還真以爲他是古道熱腸的好心人呢,頓時雙眼放光,面露欣喜,我衝着他們一陣苦笑,指着身後那個距離項目部老遠老遠的小村落說:“燒烤店要是開到了那兒去,估計也就只有我們幾個人自娛自樂了!”

劉山性子急,當即就衝上去踹了王強強的車門一腳說:“你他媽別在這兒說風涼話,要不是你背後給我們下絆子,我們能找不到門臉?去你大爺的!”

“喲喲喲,耍潑啊這是?”王強強不怒反笑,一臉的戲虐。

“山子,別鬧!”我將劉山一把拉了回來,然後俯下身趴在王強強的車窗邊沿上看着他說,“這纔剛剛開始呢,王哥,你彆着急,兄弟我鐵定會把燒烤店弄起來,到時候記得來捧場!”

“好,我拭目以待!”王強強玩味一笑,將他的長城皮卡開到了田野飯店對面的空地上停下,然後甩着車鑰匙,趾高氣昂的走進了他的田野飯店裏面。

我的目光也隨着他那輛長城皮卡在那塊空地上停下,心裏頓時有了主意,據我所知,這塊空地是修建項目部辦公區域用來存磚屯沙用的,後來就空了出來,成了王強強的私用停車場,實在是有些暴殄天物,按理說,這塊地目前應該是歸屬於項目部所有,如果我厚着臉皮去找羅森林要這塊空地,再象徵性的給點兒租金,我想羅森林應該是不會拒絕的……他不是說以後有什麼事情就找他嘛?

“山子,你看把我們的燒烤店開在這兒咋樣?”我指着那塊空地問道。

“這兒?”

劉山似乎有些迷惑,還是開過燒烤店的阿飛最先反應了過來:“簡直就是風水寶地啊,只需要購置桌椅板凳,再搭幾塊篷布,那就是標準的露天燒烤攤啊,要說我啊,這吃燒烤還是得在露天大壩裏面,藏在屋裏吃,反倒是沒了那股風情和味道!”

“你的意思是,咱們就在這兒搞個露天燒烤攤?”劉山終於反應了過來,他回頭看了看就在這塊空地正對面兒的田野飯店,猛地一拍大腿說,“我看行!咱們就明目張膽的和王強強那龜兒子面對面的對着幹,看看到底誰褲襠裏的鳥大!”

一番合計,有阿飛這個開過燒烤店的老手指點籌劃,我們很快就確定了在這塊空地上擺露天燒烤攤的可行性,眼目前最重要的就是把這塊空地拿下來,否則一切都是空談,事不宜遲,我決定當天就去找羅森林溝通。

不過這種事情,不適合擺在檯面上去說,私底下的聚會提上一嘴倒更爲適宜,於是當天晚上我就去叫了羅森林去田野飯店吃燒烤,老大哥爽快答應,於是當天晚上就有了這麼詭異的一幕,我們一行與王強強不釘對的人,竟然還請了羅森林去他的田野飯店照顧生意。


王強強貌似有些搞不懂我們這是在唱哪齣戲了,估摸着他還以爲我們是去找羅森林來幫我們說情呢,有羅經理給我們撐場子,王強強自然不敢再陰陽怪氣的給我們臉色,燒烤啤酒也是半賣半送,還屁顛兒屁顛兒的跑過來給我們敬了好幾杯酒,孫子得一逼!


羅森林不是我們四川人,但卻是同樣能吃辣的湖南人,想必他對田野飯店這能淡水鳥來的燒烤也十分無愛,再加上我們有意無意的抨擊,羅森林竟一甩手中的燒烤釺子說:“這燒烤確實他媽的難吃啊,小向啊,以後要吃燒烤,哥哥就帶你去烏市吃,雖然比不上你們的四川燒烤正宗,但解解饞嘴兒還是沒問題的!”

我瞅準時機,順勢指了指阿飛和陳思婷說:“我的老大哥啊,要想吃正宗的四川燒烤哪兒還需要跑到烏市去啊,我這倆朋友,以前就是在四川開燒烤店的,這次過新疆來,就是想在咱們項目部附近開個燒烤店的,好好打擊一下當地的新疆羊肉串兒!”

“是麼?”

羅森林順着我立的竿子就往上爬了,說這個完全可以有,到時候他肯定第一個來捧場,還十分關切的問陳思婷和阿飛,店面找好沒有啊,什麼時候開業啊等問題。

陳思婷青春洋溢,長相甜美,跟羅森林聊得挺開心,聽得羅森林這樣一問,頓時就撅起了嘴,撒着嬌抱怨說店面不好找,這邊又人生地不熟的,搞得很是受傷啊!

羅森林當即就訓斥我了,說是我好歹也在這邊混了這麼久了,朋友要過來開燒烤店,我竟然連一個店面也搞不定,簡直就是沒出息,我連連點頭稱是,見縫插針,趁勢向他提出要借田野飯店對面的那塊空地開燒烤店,請求他拍板批准!

“這個啊……”

羅森林有些爲難的說,那塊空地剛好就在田野飯店的正對面,搞其他的話倒是無所謂,可要是開燒烤攤子的話,似乎有些跟王強強唱對臺戲的感覺,還說王強強是物資部長的兒子,要是這樣搞的話,恐怕會讓對方面子上有些掛不住!


陳思婷又是一撅嘴,說行業有競爭纔有進步嘛,壟斷行業要不得,還說王強強的老爸是物資部長又怎麼樣嘛,我們還有您這個項目經理撐腰呢,一頓馬屁把羅森林拍得眉開眼笑,果真是青春洋溢的小姑娘啊,說話就是好使,這又是撒嬌又是講事實擺道理的,哄得羅森林當即大手一揮說好,那塊空地就劃給你們了……啥?租金?那都是浮雲,免費用!

衆人欣喜碰杯,大呼羅經理威武!羅經理帥氣!羅經理牛叉!

老羅笑得合不攏嘴,小章卻悄悄扯了扯我的袖子,滿腹的怨氣,小眼神兒巴拉巴拉的楚楚可憐,委屈的說,革命的勝利是他媳婦兒犧牲色相換來的,要永垂不朽,他這位顧全大局、默默站在女英雄背後的男人,更應該名留青史,萬古流芳!

我充分給予了他肯定,然後就看着他那委屈的小眼神瞪着對面正和羅森林聊得開心的陳思婷,近乎咬牙切齒,沒有聲音,卻能從他的嘴型辨識出,他說的是:“老子回去再收拾你個小娘們兒!” 當晚小章究竟有沒有收拾陳思婷,又是咋收拾的,我們不得而知,不過作爲一個懂得疼惜女人的爺們兒,對女人當然是打不得也罵不得的,那就只有把她剝光了好好揉捏了!

店鋪的地址搞定之後,接下來買建材、工具、材料……等等之類的繁瑣事情就基本全部交給阿飛和陳思婷打理了,畢竟阿飛曾經自己開過燒烤店,有經驗,陳思婷以前又是在公司當文員的,心思縝密,穩重踏實,他們辦事,我和劉山還有小章根本不用操心,安安心心上班即可。

至於資金方面,我和劉山、小章各出一萬,阿飛以技術入股,陳思婷以管理入股,算是五個人平等出資,以後的利潤也按照這個比例來分配,由於我和劉山還有小章都有職務在身,不方便直接參與經營,所以我們的燒烤店對外宣稱的是,阿飛是老闆,陳思婷是老闆娘,就爲這,小章還沒少吃飛醋,說把他們老闆、老闆娘的叫着,總覺得哪裏不對。

阿飛和陳思婷的辦事效率不是蓋的,僅僅兩天,他們便在烏市把需要的東西基本都置辦齊了,緊接着就是搭棚開店了,按照我們原定的計劃,將在那片空地上搭建一個角鋼的框架結構,外面再罩上軍綠色的篷布,便宜實用不說,而且還有一種野營的感覺。

建材拉到那塊空地上準備動工的那天,遇到了一個小插曲,王強強的那輛長城皮卡就停在那兒,死活也不肯挪窩,阿飛和陳思婷沒辦法了,只好給我打電話,當我和劉山、小章趕到的時候,陳思婷和王強強正吵得不可開交,引來不少人圍觀。

我沒有太多的廢話,直接走到王強強跟前,把我的手機遞給了他:“這塊地是羅經理親自開口批給我們開燒烤店的,你要是有意見,跟他說去!”

王強強氣得夠嗆,但他顯然不會懷疑我的這個說法,只是撂下狠話說,“小樣兒,你們用羅經理來壓我是吧?咱們走着瞧,我倒要看看你們能蹦躂到什麼時候!”

我懶得跟他打口水仗,倒是劉山不陰不陽的給他來了句:“王哥,弟弟給你提個醒兒,以後這地方就是我們的地盤了,你要是還想把車停這裏,我們可是要收停車費的哦!”

王強強一聲冷哼,踩着大油門把他那輛長城皮卡開到了對面的田野飯店門口去,髒兮兮的一輛車就擋在飯店門口,確實有些影響生意哇!

兩天後。

一座角鋼框架結構的篷布棚子平地而起,不花哨,不輝煌,但勝在寬敞個性,遠遠看去就像部隊駐紮的營地,很是惹人眼球,走進去一看,我們簡直被阿飛和陳思婷的創造力所折服,長十二米,寬6米的廣闊空間裏,星羅棋佈的擺放着一套套便攜式摺疊桌椅,軍綠色的篷布就是牆壁,上面零星分散的掛着一些裝飾品,要不是與這軍綠色篷布極爲搭調的僞裝網,要不就是野營水壺和頭盔,幾個角落裏還堆積着幾個不知道他們倆從哪兒淘來的廢棄車胎,整個佈景粗狂而豪放,充斥着一種自由的奔放和難以抑制的野性!簡直野營主題燒烤店的高標準啊!

我和劉山、小章頻頻點頭,讚不絕口,阿飛則很有成就感的說,他一直就想開個這種風格的燒烤店,只是苦於以前一直沒有合適的機會而已,這次剛好讓他大展拳腳,還說吃燒烤就是要在這種氛圍下吃纔有感覺,裝修得越是富麗堂皇的燒烤店,越是二球貨!

不愧是專業的啊!

篷子的門口擺放的是阿飛烤燒烤的一套全新的傢伙什兒,烤爐、烤釺、夾板、刷子……看起來就倍兒專業啊,光是這裝備,就得甩出田野飯店那破燒烤好幾條街去,而且阿飛長得也比田野飯店的那燒烤師傅瀟灑不羈得多,我很期待看見他站在烤爐前面,兩手齊齊開工,在那烤煙瀰漫中,瀟灑的一甩頭,只可惜他現在已經剪了留海……不過就算有留海也沒鳥用,這片兒工地上盡是些糙老爺們兒,誰稀罕看他這個?

我們在檢驗阿飛和陳思婷的勞動成果的時候,附近一些閒着的工人和當地老百姓,也站在門口東瞅瞅西看看,顯得饒有興致,我們也不掖着藏着,大方的邀請他們進來參觀,煙可勁兒的發着,畢竟這些可都是以後的潛在客戶啊,提前拉拉關係沒壞處,而這些大哥也相當給面兒,對我們這還沒有正式營業的燒烤店連聲稱讚,還說開業當天一定要過來捧個場!

阿飛和陳思婷聽着這一番番的褒獎,很是受用,兩個人都臉都笑得跟朵燦爛的花兒似的,阿飛說創意是他出的,可採購和執行基本都是陳思婷在弄,而陳思婷卻說她只是負責給錢打雜,基本上都是阿飛的功勞,兩人你推辭過來,我推辭過去,謙遜得很哇!

小章乾脆走過去,一手攀住一個,豪邁的說:“我兄弟和我媳婦兒都是好樣兒的!”

“對對對,咱們老闆和老闆娘都是好樣的!”劉山故意膈應小章,兩人迅速扭打作一團,很有當年學生時代的感覺,那就是他孃的青春啊!

參觀完畢,陳思婷還悄悄的跟我說,開業當天還有驚喜呢,她和阿飛準備了個殺手鐗,一準兒讓開業的氣氛火到爆,還再三強調,一個店鋪的前途,開業那天的氣氛極爲重要,這第一炮必須得打響了,又特別是我們這種情況,唯一也是最大的競爭對手就在對門兒,要是開業當天不能狠狠地打他一記耳光,自然就弱了氣勢,以後就不好混啊!

我深以爲然,心中暗暗琢磨,要想打響這開業的第一炮,除了陳思婷很有信心的殺手鐗之外,我還得需要去找幾個重量級的人物撐撐場面,就像電視裏那些公司開業剪綵一樣,咱們這燒烤攤子雖說是小打小鬧,但麻雀雖小五臟俱全,該有的自然不能少!

縱觀整個工地,最重量級的人物無外乎就是羅森林了,老大哥早就說過開業要來捧個場了,靳薇的舅舅馮部長跟我們不打不相識,應該也不會拒絕出席,有他倆號召,其餘的副總、部長什麼的,應該也會給個面子,到時候的開業典禮絕對氣派!

其實這開業典禮、邀請嘉賓什麼的,圖的不僅僅是個熱鬧和排場,說到底也還是一種營銷手段,扯着別人的虎皮往自己身上罩,吸納客源唄,舉個很簡單的例子,如果王強強不是物資部長的兒子,那麼田野飯店的生意勢必會大打折扣的!

……

時間一點點的往前推移,一週後,我們的燒烤店終於拾掇完畢,就等開業,我也終於見到了陳思婷那天所說的驚喜,原來,她們去二手電器市場淘冰櫃和保鮮櫃的時候,小妮子靈光一閃,腦洞大開,竟然還搞了臺二手的49寸大電視,還有一臺二手DVD、一對二手音響、一臺二手功放,不過兩支無線話筒倒是新的!

我問丫頭你這是要幹嘛啊?咱又不開KTV!

陳思婷回答我說,這也是營銷的一種手段,音響放得倍兒響,不僅能吸引人來,而且還能熱絡氣氛,試想想,客人在一邊吃燒烤的時候,一邊免費K着歌,在這窮鄉僻壤裏,那得是多麼嗨的事情啊?他們一玩得嗨了,燒烤也就吃得多了,啤酒的銷量也上去了……這也是一塊石頭砸中好幾只鳥的大手筆,小妮子的腦瓜子靈光得很啊!

雖說買這些傢伙什兒是筆不小的支出,但這錢也算是用在了刀刃兒上,值當!陳思婷卻撅着嘴,似乎還有些不滿意,說資金有限,要不然就直接搞臺二手電腦,購買個盜版的點歌系統,直接網上點歌,那才叫專業,那才叫潮流呢,莫奈何,現在只能碟片點歌兒了,不過她買了十幾張老歌集錦歌碟和幾張潮流金曲,想必也能應付了。

燒烤店的名字是阿飛給取的,霸道燒烤,還專門去市區做了一塊簡單的招牌,高高的掛在篷子的門口之上,廣告藝術字是個好東西啊,霸氣側漏的四個字,經過技術處理,每個字身上都燃燒着熊熊火焰,既點名了燒烤主題,還加強了視覺衝擊。

霸道燒烤,這塊牌子就懸掛在田野飯店招牌的正對面,與尋常街道兩旁的門牌相對不同,這兒只有兩家燒烤店,這樣的針鋒相對,頗具挑釁意味兒,劉山連說這個名字取得好啊,鎮得住田野飯店的妖氣,遲早擠得他關門兒!

萬事俱備只欠東風,爲了找個吉利的開業日期,我和劉山還專門去翻了翻黃曆,令人蛋疼的是,最近的吉日也在十多天之後,氣得我倆直跳腳罵娘,最後乾脆管它什麼吉日不吉日的,直接敲定後天開業,那迷信的破玩意兒,愛咋滴咋滴!

年輕人就是彪悍啊,我奶奶輩兒的老人肯定就幹不出來這種事兒! 開業前夕,我們廣發英雄帖,劉山施展他的美男計,纏着楊曉曉在她們辦公室用A4紙打了幾十張傳單,愣是沒有花一分錢,項目部每個辦公室都扔上一張,簡直就是全覆蓋宣傳。

當然,還有些特殊嘉賓是我們親自去通知的,比如羅森林和幾個副經理還有馮志坤和幾個部長,值得一提的是,王強強的物資部長老爸以及王強強本人,也都在我們的邀請之列,雖說這樣的邀請之下有些暗流涌動,惺惺作態,但我想他們還是會給我們這個面子的,不對,是給羅森林面子。

楊曉曉是個言出必行的巾幗好漢,當真去給她的後勤部長老爸做工作,讓我們的燒烤店走上了項目部食堂的進貨渠道,大大的節省了我們的進貨成本,鑑於楊曉曉同志對我們燒烤店做出的不可磨滅的貢獻,我們一致勸劉山無以爲報,乾脆就以身相許得了,山哥羞澀一笑,說可以考慮。

開業當天,我們準備了足夠的食材和酒水,還有一柄一萬響的大鞭炮,原本打算是放煙花來慶賀開業大吉的,可那玩意兒死貴死貴的,簡直就是燒錢,咱們小本經營實在是揮霍不起,所以也就只有退而求其次的放鞭炮了,不過這柄一萬響的大鞭炮也算足夠氣派了,能炸好久呢!

新疆的黑夜來得很晚,我們可沒時間等到天黑,計劃晚上七點整就放炮開業,可六點半左右,我們的燒烤店裏就已經擠滿了人,整個項目部辦公區的人幾乎全體出動,樑場、拌合站、進口出口、路基隊的好漢們也來了不少,簡直太給面兒了!

陳思婷衝動消費買的那套K歌傢伙什兒也派上了用場,兩個音箱墩在門口放得震天響,而且放的還盡是些能讓氣氛火到爆的神曲,什麼《最炫民族風》啊,《小蘋果》啊,《大家一起來》啊……簡直讓我產生了小時候村子裏來了雜技團的錯覺。

我和劉山、小章負責着招呼客人,煙都發出去好幾包,陳思婷挽起袖子忙着備菜,以便提升待會兒燒烤的效率,阿飛已經在烤爐裏升起了火,隨着他手中的鐵鉗在烤爐裏鼓搗翻動,一陣陣煙塵火星上竄,絢如煙火,小飛哥神情專注,動作嫺熟,時不時甩甩頭的招牌動作還是沒有忘掉,即使他額前已經沒有了留海,可依舊帥得一塌糊塗,畢竟,認真做事兒的男人最帥嘛!

楊曉曉同志還真沒把自己當外人兒,絲毫沒有當客人的覺悟,一會兒幫着招呼客人,一會兒幫着陳思婷備菜,忙得上躥下跳,竟隱隱有些老闆娘的風範,她自己熱情幫忙還不算,還硬拉着本來只是礙於馮志坤面子來捧個場的靳薇幫忙,靳薇神色尷尬,幾番推諉拒絕,但最後還是架不住小蘿莉楊曉曉的生拉硬扯、軟磨硬泡,只能加入了我們的忙碌大軍。

看着靳薇忙碌的身影,我那是一陣心猿意馬,藉着忙碌中的短暫接觸,我很臭屁的跟她說了句很沒頭沒腦,很傻逼的話,我說謝謝你的幫忙,待會兒燒烤隨便吃,不用你買單,靳薇一臉莫名其妙的甩給了我一個白眼,說少套近乎,她這是看在楊曉曉的面子上才幫我們忙這堆破爛事兒的,而且待會兒本來也就不用她買單,人家舅舅馮部長還坐那兒的呢!

我無言以對,唯有埋頭繼續幹活兒!

七點整!

我半蹲在地上,擺出隨時準備飛速撤退的姿勢,用手中燃燒的香菸小心翼翼、躡手躡腳的點燃了這柄一萬響大鞭炮的引線,剎那間,響聲雷動,火光四濺,一陣陣充斥着**味兒的硝煙升騰而起,滿是喜慶味道的火紅鞭炮屑四下飛散,如天女散花般絢爛。

好一副喜氣洋洋、欣欣向榮的景象啊!

衆人臉上都掛着喜慶的笑容,我呢,也跟他們一樣笑着,只是笑得有些勉強……狗日挨千刀的鞭炮廠,你生產鞭炮的時候敢不敢把引線留長點兒?勞資剛纔點鞭炮的時候,菸頭的火星纔剛剛捱上引線呢,丫的就噼裏啪啦的炸響了,把我嚇得不輕不說,還把手指頭給炸得生疼,不過這種小事兒是不足爲外人道也的,只能自己揹着手,輕輕摩挲着那疼痛的部位,臉上還得燦爛的笑着……

除了我笑得很勉強之外,我想王強強和他老爸的笑容肯定也不咋真誠,我特意留意了下王強強,他和馮部長他們坐的是同一桌,又與羅經理毗鄰,當有人看向他時,大哥就咧着嘴開笑,一旦沒有人留意他了,大哥的那張臉立即又陰沉了下來,來來回回,如此反覆……我都懷疑大哥什麼時候是不是去我們大四川學過變臉的,表情轉換竟然能如此之溜!

鞭炮響了很久很久才停歇下來,瀰漫的硝煙還沒有散去呢,阿飛那邊的烤煙又緊接着升騰了起來,沒辦法啊,客人太多了,要是不抓緊時間忙活兒快點兒,簡直就跟不上節奏啊,反觀王強強的田野飯店那邊,除了被我們喜慶的鞭炮濺了一地的鞭炮屑,毛都沒有!

這一仗,完勝啊!

不過這才僅僅是個開始,還遠遠不能說我們已經打敗了田野飯店,畢竟我們是借了開業的東風和羅經理的虎皮,今天晚上的火爆那是理所應當的,不過我堅定的相信着,今天晚上之後,在座的大部分客人都會被我們的燒烤店的味道和氣氛所俘獲,那個時候,我們的燒烤店與王強強的田野飯店之間的較量才正式開始呢!

人,真的太多了,鼎沸的人聲竟然能與那對二手大音響並駕齊驅,短短時間,阿飛就已經忙得汗流浹背,直接脫了T恤,光着膀子拴上那條他專門買的藍色圍裙,連甩留海都沒時間了,陳思婷和楊曉曉忙着給阿飛打下手,我和劉山、小章,還有心不甘情不願幫忙的靳薇則忙着跑堂,累得喘氣兒都伸長着舌頭,所謂的累成狗,大抵也就是這個樣子吧!

將近兩個小時,我們才陸陸續續的給每桌客人都上了一部分的菜,保證他們不會閒等,剩下的菜則分批再上,我們忙碌依舊,客人當然也不會閒着,他們吃着燒烤,喝着啤酒,氣氛相當熱烈,有划拳的,扯閒條的,我們那兩支用來K歌的話筒則是稀罕物了,來回在客人們之間傳遞,大夥兒也挺懂得謙讓,一桌客人唱兩首歌,馬上就又傳遞給下一桌客人。

一首經典的老歌簡直就被客人們給玩兒壞了,他們不追求五音準不準,也不追求節奏合不合拍,反正扯着嗓子吼出來就行了,難聽是難聽了點兒,可勝在大夥兒都樂意啊,有個大哥特別有才,歌碟放到湯潮的《狼愛上羊》的時候,大哥接過話筒開始吼着唱:“北風呼呼的刮,雪花飄飄灑灑,突然傳來了一聲槍響……啪!那匹狼受了重傷……”

大哥那聲“啪”的槍響,簡直就是畫龍點睛啊,逗得全場爆笑,就連一直冷着臉忙碌的靳薇也忍俊不禁……別問我爲什麼老是注意着靳薇,好不容易能和她接觸一下,我哪兒捨得轉眼?要不是忙着跑堂,我巴不得看她一晚上呢!

連續兩三個小時的忙碌,客人們的菜終於上得差不多了,阿飛偷閒點了煙,總算可以放慢手速,楊曉曉和靳薇也客串完了店小二,重新恢復了客人的身份,我和劉山、小章則拿着酒瓶四處敬酒拉關係,畢竟我們開燒烤不是爲了只火今天一晚上,還指望着細水長流呢!

輾轉敬酒到羅經理那桌的時候,他和幾個副總和部長已經喝得輕飄飄的了,我們仨剛給他敬完酒的時候,陳思婷竟然將一支無線話筒遞了過來,吵着鬧着要讓羅經理一展歌喉,羅經理架不住小姑娘的嗲嗲請求,最後只能邀請陳思婷一起唱了首毛寧和楊鈺瑩合唱的《心雨》。

小章聽得青筋都爆出來了,我趕緊悄悄安慰他:“兄弟,你和你媳婦兒都是好樣兒的,你們的奉獻和付出,將永遠載入我們霸道燒烤的歷史中!”


“不行,我也要和我媳婦兒唱!”

小章緊接着又拉着陳思婷唱了首甜蜜得膩人的《甜蜜蜜》算是給羅森林還以顏色,不過人家羅森林壓根兒就對陳思婷沒啥歪心思,全然沒有遭到反攻的覺悟,還搖頭晃腦的給他們打拍子呢,瞧瞧人家這境界,當然,假如羅森林真是那等色徒,我寧願馬上關掉霸道燒烤,也絕不會讓陳思婷羊入虎口,畢竟相處了好幾次,羅森林的人品,我還是信得過的!

我們在輪番敬酒的同時,也及時做了客人的信息反饋,以便不斷改進,其中大部分的四川人都對我們家燒烤的味道讚不絕口,只有部分外省人哈着嘴說太辣了,太辣了,嘴裏都快噴火了,不過這味道還真特麼的霸道,就跟你們的店名一樣!

有人歡喜就有人愁,當我們的霸道燒烤人氣爆滿、好評如潮的時候,王強強的臉色則像便祕般的難看,沒憋好屁的劉山專門換了碟,跳着點了首劉德華的《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然後親自把無線話筒送到了王強強跟前說:“王哥,喝開心耍高興哈,來,這首歌我專門給你點的……”

PS:今天確實有些忙,剛加班回來,今天就1更了……謝謝手機站fight兄弟的豪爽打賞,本書的第一個盟主,還有梵高先生,話不多說,埋頭更新! 王強強當然沒有傻逼到真的去唱這首《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來滿足劉山的惡趣味,他推說自己五音不全就不當衆獻醜了,隨後便藉故離開,再也沒有回來過。

隨着時間的推移,客人們也陸陸續續的開始離開,畢竟大夥兒明天都得上班,晚上不敢熬夜瞎折騰久了,羅森林和幾個副總、部長也酒足飯飽,滿意而歸,臨走前,羅森林對我們的霸道燒烤給予了極高的評價,不吝褒讚和鼓勵,還當着衆人的面兒塞給了我一個兩千塊錢的大紅包,說算是他隨的份子錢,另外幾個副總和部長也多多少少意思了點兒。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