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便是他給徐灼的“教訓”!

2021 年 1 月 31 日

“堂堂天意居老闆,竟是如此不辨是非之人,可笑!”徐灼目光陡然一凝,體內碎星、青蓮、霸盾三處靈府同時開啓,爆發出極其強大的澎湃靈氣,抵禦着來自古飛雷的無形之力。

一時間,那股無形之力頓時減弱了許多,那種筋骨幾乎要被擠碎的感覺也減輕了許多。


“嗯?”古飛雷見徐灼竟沒有跪下,臉上不由露出訝異之色,不過一個三階鬥兵,竟能抵擋自己的神念之力?

“倘若繼續加大力道,只怕會擠斷他的骨頭!”古飛雷有些猶豫。他與徐灼並沒有仇怨,今日之所以這樣針對徐灼,完全是因爲今日慕容家送來的那份厚禮。

以古飛雷的身份,其實幾乎沒有什麼禮物能讓他心動,但偏偏那慕容家所備的厚禮,正是他修煉所急需的,讓他無法拒絕。

“既然答應了慕容家不許徐灼踏入天意居,那就必須做到,一個新生而已,今天若制服不了他,日後還怎麼在天武學院擡起頭來!”想到此處,古飛雷不再留手,再度加大了神念之力,頃刻間束縛在徐灼周身的擠壓之力驟增數倍!

驟然大力的擠壓之下,徐灼感到如置身於一個鋼鐵巨手之中,巨手不斷收攏,讓他根本無法將空氣吸入胸腔,體內的筋骨也發出了嘎吱嘎吱的摩擦之聲。

噗通~!

徐灼終於支撐不住,身體一晃,單膝跪地。

“古先生果然厲害,連手指頭都沒動,就讓他跪下了!”一旁的魁梧少年笑道,而跟他同行的女生也是面帶鄙夷之色。

古飛雷居高臨下看着徐灼:“今日只是對你略施小懲,不過你可以放心,我並未傷你根基,最多在牀上躺一個月罷了,望你今後做人要收斂些,即便有幾分天賦,也莫要忘記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另外……從今日往後,不許你再踏入天意居,懂了麼?”

徐灼並未吭聲,身體微微發顫,承受着恐怖的無形擠壓之力,汗珠從他額頭滴落……

然而並沒有人知道,此時徐灼渾身的筋肉骨骼在古飛雷神念之力的擠壓之下, 已瀕臨崩裂的邊緣,甚至已出現了道道裂痕,但徐灼並未表現出痛苦之色,反而讓氣息變得悠長,隨着每一次的呼吸吐納,全身以一種細不可查的頻率微微起伏着。

“靈蘊綿長,遊走周天,破淤淬鍊,金雷鍛體……”

金雷鍛體術,不僅有獨特的呼吸方式、靈氣運轉方式,還有一套高難度的身體動作,這套動作的目的是壓迫筋肉骨骼,產生強烈刺激,進而達到鍛體的目的,這種刺激越強烈,所產生的鍛體效果便越好。而如今古飛雷的神念壓迫之力,便是一種強大的刺激!

此時,徐灼便是藉助這股強大刺激,運轉起金雷鍛體術,幸好之前經過雷電珠的淬鍊,徐灼的肉身強度再度提升,否則他此時即便運行金雷鍛體術,也不可能扛得住。

徐灼體內,三處靈府源不斷的生髮出精純的能量,以特有的運行軌跡和律動,遊走在周身各處,不斷修復着體內的裂痕,而每修復一次,其筋肉骨骼都變得更爲堅韌了。


古飛雷對他施展的壓迫之力,此時也漸漸變得不那麼可怕了。

“徐哥,你沒事吧?”丁小強見徐灼單膝跪地,面色蒼白,汗珠不斷滴落,忙過去扶他,只是他的雙手剛要碰觸到徐灼,便感到一股強大的無形之力,將其彈出三四米開外,根本無法靠近徐灼。

“神念之力!”有人小聲驚呼道,“這是古家的神念之力!”

此言一處,衆人都是一陣驚歎之聲。神念之力,是古家傳承了百年的精神類戰技,這種戰技是凝練神念後,將其作爲一種攻擊手段的獨特戰技,這類戰技極爲罕見,攻擊詭異莫測,讓人無從抗拒,在白虎城極富盛名,可以說,古家正是憑藉神念之力,在白虎城奠定了根基,更是支撐這一家族的重要支柱之一。

“不愧是天意居主人,欺負起新生來那叫一個厲害!”夏菡冷着一張小臉,冷笑嘲諷,“想必這一戰之後,古先生的大名更是無人不知了!”

夏菡深知,以她的實力根本幫不了徐灼,或者用這些“惡毒”言語刺激刺激古飛雷,讓他顧全自己的面子,興許還能放開徐灼。

“小丫頭,想要激我,你還差得遠!”古飛雷閱歷何等豐富?根本不中夏菡的套,目光仍是冷冷的注視着徐灼,“小子,希望你記住今日的教訓,以後做人收斂些,莫要目中無人,招惹了不該招惹的人!”

“我徐灼……不會平白無故招惹別人,但若別人欺負到頭上,我也絕不會任人欺辱!另外……”在強大神念之力的壓迫下,徐灼竟緩緩站起了身,擡頭注視古飛雷:“你的神念之力,不過如此!”

說話間,徐灼腳下的地板,發出了嘎吱嘎吱的聲音,可見他正承受着多大的壓迫之力。

“怎麼可能!”古飛雷看着站在面前的徐灼,雙眉微微一挑,眼中露出驚異之色,以他神念之力的強悍,就連五階、六階鬥兵也是隻能束手就擒,可眼前這個徐灼,不過才三階鬥兵!

“難怪敢招惹慕容家族,這個徐灼果然有些天賦!”古飛雷面色一冷,今日若不把徐灼氣焰壓下去,他這個天意居主人的面子,真是沒處擱了。

古飛雷舉步,朝徐灼走了過去,準備釋放出更爲強悍的神念之力! 正在此時,一個女子的聲音忽然響起:

“古先生,我相信徐灼今後不會再進天意居,您的目的已經達到,又何必再動手?”

古飛雷心中本就不悅,聽到有人說這話,更是臉色一沉,循聲望去時,卻發現說話的是一絕美少女,即便閱人無數的古飛雷,見到此少女也是微微一怔,眼前有種一亮的感覺。

這少女皮膚如溫玉柔光若膩,櫻桃小嘴不點而赤,嬌豔欲滴,雙目如同一汪秋水,顧盼之間自有一番清雅氣質,其衣領微微敞開,露出曲線優美白皙修長的脖子,讓人覺得好一個絕美又不失高雅的女子。

這女子一出現,立刻吸引了衆人的目光,尤其那些血氣方剛的少年們,見到這絕美少女,一個個眼光放亮,甚至有人呼吸也急促起來。

“是你。”古飛雷認出了對方,正是學院二年級的天才少女藍月霏,而在她身後跟着一高壯女孩,正是她最好的閨蜜薛姍姍。

“藍月霏,莫非你要插手此事?”古飛雷壓下了心中的怒意,藍月霏和薛姍姍背後的家族勢力,他雖然並不懼怕,但也不想去招惹。

“沒錯,我們就是要插手!”不待藍月霏開口,薛姍姍已是忍不住了,高大魁偉的身軀一晃,咚!咚!咚!幾步跨出,很是生猛的把徐灼護在了身後。

擡頭看看比自己高出半頭的薛姍姍的背影,徐灼客氣道:“這位姑娘,請問你是……”

“放心,有我和月霏在,沒人能傷你!”薛姍姍並未回頭去看徐灼,目光注視在古飛雷臉上,大聲說道,此時她覺得自己渾身透着一股拔刀相助的英武勁兒。

“嘿嘿,徐灼好福氣啊……”人羣中有人悄聲笑道。

古飛雷見薛姍姍語氣強硬,雖然心中不忿,但也不至於跟一個愣頭青般的胖丫頭一般見識,他知道在薛姍姍這邊是講不通道理的,乾脆也不搭理她,直接看着藍月霏,“我天意居的事,希望你不要插手!”

藍月霏輕笑一聲,道:“古先生,我們豈敢插手您的事,只是學生覺得,古先生要教訓一新生,不過是舉手之勞,但爲此污了古先生多年的名聲,實在有些划不來。另外……前些日子,我外出歷練的哥哥來信說,他下個月就要回白虎城,到時還要專程拜訪古先生您呢!”

古飛雷一怔,“你哥哥?”

“我哥叫藍月笙,或許古先生並不熟悉這個名字,不過說起嘯月獵妖師,您或許聽說過?”藍月霏笑道。

“嘯月!”古飛雷面色一變。

“什麼?她哥竟然是嘯月獵妖師!那可是當年白虎城第一天才啊!”

“何止白虎城,只怕在青雲帝國,也能排進前十!”

“十三歲成爲鬥兵,十九歲突破鬥將,青雲帝國最年輕的獵妖師!”

不過衆人驚歎連連,徐灼卻是一頭霧水,嘯月,獵妖師,對他來說都是陌生的字眼,看藍月霏年紀不大,她哥哥應該也不會太大,他真有這麼厲害?

“嘯月獵妖師是你哥哥。”古飛雷點點頭,語氣中也有着幾分尊敬,悵然道,“七年前,荒原森林中爆發獸潮,一夜之間包圍白虎城,猝不及防之下,城內軍隊連連潰敗,城池岌岌可危,嘯月獵妖師帶着他八個兄弟,力戰數百頭高階妖獸,爲帝國援軍爭取了時間,才挽救了全城百萬條生命……也罷,我給你這個面子!”

古飛雷轉而看着徐灼,冷然道:“徐灼,我不知你是用什麼方法迷惑了這兩個丫頭,一個義無反顧的護着你,另一個不惜搬出她獵妖師的哥哥,在這一點上,我確實小瞧了你!不過修煉一途靠的是踏踏實實的修煉,只有自身強大才是正理,依靠別人,尤其是依靠女人,成不了大器,只會讓人不恥,你可以走了!”

“古先生大人有大量,不跟你一般見識,趕緊走吧,別賴着了!”一旁魁梧少年嘲諷說道。

徐灼連看都沒看魁梧少年一眼,目光注視着古飛雷,冷笑道:“我不知道慕容家給了你什麼好處,能讓你放下自己的原則,不問是非就把我趕出天意居!本來我對你還挺敬重,不過今日看來,古飛雷不過如此,天意居不過如此!這種地方,今後不來也罷!”

古飛雷面色一沉,一道厲芒從眼底閃過。

“走了!”徐灼、丁小強,夏菡,夏子胥四人離開桌前,朝外走去。

經過魁梧少年時,夏子胥停了一下,一雙幽冷目光落在魁梧少年臉上,“你叫什麼名字?”

“怎麼,想報復啊!”魁梧少年被夏子胥看的有些後背發冷,不過仍是強裝出一副無所畏懼的模樣,不屑道:“我叫顧強,隨時等着你!”

“很好!”夏子胥嘴角露出一抹邪異的冷笑,跟在夏菡身後,一路出了天意居。

“古先生,我們也告辭了。”見徐灼離開,藍月霏也一拉薛姍姍,不過沒走出幾步,藍月霏又轉回身,一雙美目注視着古飛雷:

“聽聞古先生一向慧眼識人,洞察世事,可今日之事,您怕是做錯了。”藍月霏淡淡道,“或許用不了多久,徐灼就會讓您大吃一驚。”

古飛雷冷哼一聲,沒有言語,區區一個十六七歲女孩的話,他根本不會放在心上。

“月霏,這種自以爲是的老男人,姐見多了!就算事實擺在他面前,他也不會承認自己錯!別跟他費口舌!”薛姍姍一把拉住藍月霏纖細的手臂,“徐灼他要走了,咱們趕緊追!”

說罷,薛姍姍着急忙慌的拽着藍月霏朝天意居外趕去,藍月霏爲了跟上薛姍姍的大步子,也只好緊走幾步。

看着自己心中的女神被這般粗魯拽走,一衆少男一個個心疼不已,恨不得上去踹薛姍姍幾腳。

天意居外,徐灼與丁小強、夏菡姐弟道別,朝自己宿舍方向行去,沒走出多遠,便被後面追來的薛姍姍和藍月霏趕上了。

看着一魁偉、一窈窕兩名少女追上來,徐灼笑道:“原來是你們,剛纔真是多謝了!”


若不是這倆女孩,徐灼今天真要被古飛雷虐了。


“沒事,說起來,我還得多謝你呢!”薛姍姍豪爽笑道,一雙眯眯眼緊盯着徐灼,好像生怕他會跑一般。

“謝我?”徐灼愕然,自己跟這位胖姑娘曾有過什麼交集嗎? “哎呀,你怎麼忘了呢!”薛姍姍嗔怪叫道,“你忘了在修煉大廳,你教我改進圓舞飛蝶劍了?”

“啊,原來是你!”徐灼頓時恍然。

“對嘛!”薛姍姍笑道,“自從上次之後,我一直在找你,幾乎把新生教室都找遍了,都沒找到你,想不到今天居然在天意居碰到你了!”

“這次是我連累你們了。”徐灼看着薛姍姍和藍月霏,感激道。自己幫對方改進劍法,不過小事一樁,但他們卻爲此得罪了古飛雷,的確挺講義氣。

“大家以後都是朋友,就不必客氣了。”藍月霏笑道,“剛剛被趕出天意居,想必還沒吃飽吧,不如這樣,我請你到醉仙閣吃飯,不知你有沒有時間?”

“我請你們!”徐灼笑道。人家姑娘都幫了自己了,他豈能拒絕?

醉仙閣,是白虎城最高檔的酒樓之一,此時天色已完全暗下來,也正是醉仙閣最熱鬧的時候,貴族名門,富家子弟多聚於此,推杯換盞,酒香氤氳。

“吆,藍小姐,薛小姐!兩位裏面請,二樓雅間給您候着呢!”一名口齒伶俐的侍者一見藍月霏和薛姍姍,立刻迎了上來,滿面堆笑道。

“算你有心!”薛姍姍笑道,引着徐灼進入醉仙閣。

一進醉仙閣,徐灼發現這酒樓內人頭攢動,熱鬧的很,人們喧鬧高談之聲此起彼伏。

“今天人這麼多?”藍月霏也是醉仙閣常客,見此情景,不由詫異道。

酒樓侍者笑道,“藍小姐,再過一個月就是封號大賽了,這些人大多都是從外地來的!”

“我倒把這事忘了!”藍月霏不由恍然,“每次的封號大賽,都會吸引衆多天才精英前來參加,今年自然也不例外。”

封號大賽?徐灼心中不由好奇。

三人進了二樓雅間,侍者爲每人上了一杯香茶,徐灼忍不住把心中疑惑問了出來。


“封號大賽,是整個青雲帝國範圍內舉辦的比武大賽,最終勝出的五名,不但可以獲得豐厚獎勵,而且還將成爲帝國認可的獵妖師,並獲得帝國授予的封號。”藍月霏解釋道,“比如我哥哥便被授予了‘嘯月’封號!”

徐灼點點頭,在天意居時,藍月霏就搬出了她哥哥的名號,連古飛雷都不得不給面子。

“獵妖師的頭銜,很厲害嗎?”徐灼又問。

藍月霏點點頭,眼中有着異彩,“在煌元大陸,妖獸是人類最大的敵人,而獵妖師的職責便是獵殺妖獸,維繫帝國與妖獸之間勢力平衡的重要力量,他們是帝國最鋒利的兵器,而每一個武者也都以成爲獵妖師爲莫大的榮耀!”

“每個獵妖師,都有自己的封號,這在整個青雲帝國內都是第一無二的!”薛姍姍補充道。

“霸氣!”徐灼暗暗讚歎了一句,隨即看着藍月霏和薛姍姍,“這封號大賽,你們參加嗎?”

“我去參加?那是自取其辱!那些參加比賽的傢伙,一個個跟狼似的,真刀實槍的幹,一點都不懂憐香惜玉,我纔不要去!”薛姍姍直搖頭,隨即看看身旁的藍月霏,“也就月霏這樣的少女天才,纔有資格成爲獵妖師!”

“你參加了?”徐灼眼中一亮的看着藍月霏,對於這些個修煉天才,他一向很有興趣。

藍月霏卻是謙虛一笑,“其實我也沒信心,不過能夠參加這種比賽,與各地的強者比拼一番,對自己來說也是一種磨礪。”

徐灼贊同的點點頭,“你是幾階鬥兵?”

“七階。”

徐灼不由愕然,眼前這美少女夠猛的。

“封號大賽每兩年一次,我相信以你的天賦,兩年後一定會成爲獵妖師!”藍月霏看出了徐灼的心思,勸慰笑道。

“兩年後?”徐灼一怔,“參加封號大賽還有什麼限制?”

藍月霏道:“只要年齡在20歲以下就可以參加,對實力方面並沒有什麼要求,不過按照以往的經驗,只有五階鬥兵以上的纔有些把握,否則去了也是自取其辱。”

“那天武學院內,能參加封號大賽的,只怕也沒幾個吧?”徐灼心中不由一沉,他如今才三階鬥兵,要在一個月內達到五階,似乎不太可能。

不過這封號大賽,他真的很想參加!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