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武居然說對了。

2021 年 1 月 31 日

陳彪霍然起身,臉上寫滿了難以置信。

其他評委也滿是吃驚。

蒙的,一定是蒙的!

陳彪咬牙道。

陳昊和陳燁心中也道,肯定是蒙的。

蘇武看着衆評委,“諸位覺得他的書法能拿第一嗎?”

衆評委只要不是瞎子,就知道這青年能拿第一。

陳彪冷哼,“這對其他人來說公平嗎?比賽只有一次,他若是能拿第一,別人豈不是都能重賽一次?”

衆評委儘管覺得這個青年可惜,但陳彪說的確實在理。

郭開說道,“年輕人,這次拿不到第一沒關係,不要在意。”

那年輕人點頭。

“以後你可以來書協找我。”郭開笑道。

那年輕人大喜,急忙謝道:“多謝副會長!”

陳彪心中冷哼,這郭開今天也不知道吃錯了什麼藥,居然一直在幫蘇武。

前十名的排名定下來之後,陳彪笑道:“蘇武,既然你說你精通說法,不如你提幾句詞,勉勵一下參賽的人。”

另外一個評委說道,“現在的社會,年輕人太浮躁,只是勉勵可不行啊。”

又有一個評委開口,“年輕人就該像按部就班,認真聆聽長輩的教誨。

“沒錯。”一個年老的評委笑道:“儘管未來是年輕人的未來,但是現在你們這些年輕人要學的東西還很多。”

童謠蹙眉,這幾個臭老頭明顯是說給蘇武聽的。

蘇武豈會聽不出來,這幾個老頭在指桑罵槐,教訓自己不要太過浮躁,不要太過自以爲是。

他們的意思在明顯不過,現在的世界是我們的,你小子還太嫩,給我收斂一點。

下面不少人也多多少少聽出了點意思。

陳昊譏笑,“不足二十歲就敢上評委席,他真把自己當個人物了。”

陳燁輕哼,“人貴自知,這小子如此年輕居然敢跟四叔他們同臺而坐,簡直是狂妄。”

陳彪笑道,“準備筆墨給蘇武。”

郭開冷冷道:“陳彪,鬧夠了沒有?”

陳彪皮笑肉不笑,“郭副會長,我沒聽懂你的意思,蘇武既然說他懂書法,我讓他提詞並沒有什麼不妥的。”

有幾個年老的評委也紛紛點頭,“陳老弟說的在理。”

郭開滿臉怒氣。

蘇武笑道,“郭副會長,既然他們讓我提詞,那我就隨便提一下吧。”

起身走到評委席中央。

筆墨已經準備好了。

投影設備已經對準了蘇武面前的宣紙。

“小子,我倒要瞧瞧,大家看到你那鬼畫符似的字會做何感想。”陳彪譏笑。

臺下,陳昊和陳燁已經在等着看蘇武的笑話。

“該死!”

童瑤忍不住罵了一局,她發誓一定要痛扁陳彪一頓。

蘇武提筆開寫。

今日之世界,乃我少年之世界!

陳彪直接跳了起來,滿臉的難以置信:“怎麼可能?他能寫出這等好字?”

其他人的臉上也寫滿了難以置信。

郭開也不禁動容。

“這……這沒搞錯吧?他真是力量武者?”童瑤張大了小嘴。

蘇武之字,風格平和自然,筆勢委婉含蓄,遒美健秀,已有大師之氣象。

筆走龍蛇,蘇武繼續寫。


何故?

吾以爲。

少年智則國智,少年富則國富。

少年強則國強,少年獨立則國獨立。

少年自由則國自由;少年進步則國進步。

少年雄於地球,則國雄於地球。

前途似海,來日方長。

美哉我少年中國,與天不老!

壯哉我中國少年,與國無疆!

筆落。

全場死寂。

臺下青年們頓覺熱血沸騰,恨不得齊聲朗誦。

wωω •ттkan •C O

陳彪等人臉色難看之極。


尤其是那幾個年老的評委,臉色更是鐵青。

剛纔他們說世界是他們的,年輕人的世界在未來,轉過頭來,蘇武居然馬上就打了他們的臉。

童瑤忍不住道,“這小子太有才了!”

她終於知道沐丹青爲什麼放心讓蘇武一個人來了。

儘管她不懂書法,但也知道蘇武的字寫得非常之好。

豈止是好。

臺上那些評委簡直羞愧難當。

他們練了幾十年的書法,居然不如蘇武一個力量武者。

剛纔蘇武說練過很多年的書法,他們不相信,現在他們相信了。

“表哥,我是不是眼花了?”

陳昊呆呆的說道。

陳燁臉色鐵青,沒有回答。

太打擊人了,一個力量武者居然能寫出這麼好的字來,還要不要人活?

“郭副會長,我還有事,先走了。”有個先前嘲笑蘇武的評委已經不好意思呆下去,灰溜溜的走了。

接着,陸續有幾個評委尷尬離場。

沒辦法,他們實在沒臉繼續呆下去。

太丟臉了!

郭開由衷的讚歎道:“蘇小兄弟的書法造詣,即便來我蜀南書協擔任副會長也屈才了。”

陳彪忍不住道,“區區一個力量武者,字寫得再好又能如何?”

衆人暗道,是啊,一個力量武者字寫的再好也沒有用。

蘇武一笑,“字寫的好,至少證明我沒有你笨。”

“哈哈……”

臺下衆青年忍不住笑了出來。

一個主修書法領域的三境精神武者,字寫的還沒有力量武者漂亮,確實有些丟臉。

陳彪臉色一沉,“小子找死!”

童瑤冷哼:“我看是你找死吧!”

陳彪臉色微變,冷冷的瞥了蘇武一眼。

這時郭開說道:“今天的書法大會到此結束。”

再鬧下去,就真的成笑話了。

陳彪一甩衣袖,直接離場。

郭開收起蘇武寫的字遞給蘇武。

蘇武把藍柯的電話號碼給了郭開。


郭開激動道:“多謝。”

直到郭開走後,童瑤纔好奇的說道:“有意思,看來郭開跟你那小情人的關係不簡單。”

蘇武滿頭黑線,“我跟她剛認識。”

童瑤似笑非笑的看着蘇武,剛想說話,沐丹青的電話來了。

“師姐。”童瑤接通電話。


“帶蘇武來岐山鎮,另外幫我們準備一架飛機。”沐丹青說道。

童瑤沒好氣的說:“你還真把我當自己人。”

沐丹青掛了電話。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