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九幽兵馬發動進攻以來,他接到只有戰敗的消息,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揚眉吐氣過。

2021 年 1 月 31 日

他原先還想着好好地褒獎一下派出的使者。

可是,那使者把詳細的情況向他彙報之後,原來臉上燦爛的笑容在瞬間便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島主,屬下也是沒有辦法,深知我們島上情況的危機,如果不答應葫蘆山脈的要求,他們就直接把屬下送回島上來了。如果得不到他們的救援,我們進無可進、退無可退,最終只能是等死。而且當時的情況極爲的危機,他們根本不容屬下解釋,好像對我們萬尊島的情況非常熟悉。”使者解釋道。

“行了,不用解釋了,你剛纔說武道聯盟和極地冰原也派出了使者,他們是不是也答應了相同的要求?”東海萬尊島島主——藍玄怒問道。

“這個屬下就不清楚了,當時屬下答應之後,便被他們趕了出來,帶領着援軍前來救援。不過,屬下得知,他們守護一族的族長將會親自到我們這裏救援,如果島主覺得對方提出的條件太苛刻的話,島主可以以屬下擅做主張的罪名拿下屬下,進而和守護一族的族長重新談判。”使者答道。

“他要親自來,嗯,這倒有點意思。不過,聽你說,他們守護一族的族長已經自稱爲武風大陸之帝了,看來他們葫蘆山脈的野心很大,以爲佔領者葫蘆山脈就無敵了?”東海萬尊島島主——藍玄怒笑了笑說道。

一日之後,李逸帶着玄機子便來到了東海萬獸島。

東海萬尊島島主——藍玄怒親自迎接李逸的到來,但是,並沒有李逸想象中的跪迎禮儀,而是以平等身份的禮儀接待。

李逸看到這個形勢之後,心中大怒。

看了一眼玄機子。

玄機子可是知道當初的情況的,被李逸這麼一看,馬上就明白了問題的所在,立馬呵斥道:“藍玄怒,難道你們的使者沒有向你彙報具體的情況嗎?”

“玄大人息怒,我派出的使者確實向本島主彙報了,但是,本島主卻並沒有授予他如此大的權力,所以,這件事情還需要從長計議,希望玄大人能夠向李族長說明情況。”東海萬尊島島主——藍玄怒說道。

“不用說明了,朕的條件不會變,你願意接受就跪下聽旨,不願意接受的話,朕即可帶兵離去,你繼續做你的島主,我繼續待在葫蘆山脈,看着你們相互廝殺,何不坐收漁翁之利!”李逸冷冷的說道。

那東海萬尊島島主——藍玄怒竟然以島主自稱,李逸自然也不客氣,以朕自稱,壓一壓藍玄怒的氣焰。

李逸話音一落,大手一揮,原來的百萬金甲武將軍團分佈在島嶼岸邊,防禦着地煞毒霧的攻擊,僅僅一眨眼的工夫,便被李逸使用空間戒指收了起來,消失的無影無蹤。

李逸手上可是有着超寶器的空間戒指,收容百萬兵馬僅僅是一瞬間的事情。

那些地煞毒霧在瞬間便鋪了上來,遠處一些猝不及防的萬尊島兵馬哀嚎連連,此起彼伏。

藍玄怒看到後,心中大驚,他能夠看得出來,僅憑此舉,就足以說明李逸的實力遠遠超過他,在強者面前玩些花花腸子,最終的結果只能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藍玄怒被遠處的哀嚎之聲徹底擊潰,撲通一聲跪倒在地,高呼:“東海萬尊島島主——藍玄怒願意無條件臣服!”

“在朕面前玩花花腸子,真是可笑,要不是看在萬尊島上的萬千生靈,朕纔不會搭理你!現在你已經沒有資格和朕簽訂血契了,玄機子,你和他簽訂吧,剩下的事情,交給你處理了,把他們全部遷往葫蘆山脈安置,我去會會氣魄幽主——萬毒蟾君。”李逸說完,大手一揮,一個由帝皇祥瑞之氣構成的防禦禁制籠罩在整個萬尊島,保護着萬尊島內的所有生靈。

這時候,東海萬尊島島主——藍玄怒一下子癱軟在地上,他原來的那股傲氣和上位者的精氣神,完全被李逸打散了,他知道,從今以後,他在武風大陸,連二流人物都算不上,更不可能進入未來李逸的決策層,可謂是一着不慎滿盤皆輸。

現在,他腸子都後悔青了,極其無奈的與玄機子簽訂血契,剩下的事情基本上不用他操心了,玄機子會安排人員親自處理。

人員撤退的事情,自有天罡城的莊齊賢接待安排,這一次李逸帶他前來的主要目的就是收集整個萬尊島的一切財富。

他現在手上可帶着李逸贈送給他的一枚妒天級別的空間戒指,就是整個萬尊島也能夠裝得下去。

瘋妃傳 ,在億萬蟾毒軍團中,如入無人之境,所過之處,哀嚎連連,所有的蟾蜍和蟾毒都被李逸轉化成帝皇祥瑞之氣,並且向四周蔓延而去。

那佔地方圓百萬丈的萬毒蟾君,頭枕水晶杈,北朝大海,翻着白肚皮,翹着二郎腿賽太陽。

從表面上看,他優哉遊哉,沒有絲毫的戰鬥行動,但是,方圓百萬丈的水下,卻是蟾毒滾滾,不斷地腐蝕者萬尊島的護島大陣。

要不是這個護島大陣,他早就拿下此島了,正是因爲此陣,讓他頭疼不已,至今還在損耗着他珍貴的毒液。

“你倒是悠閒得很呀!“李逸淡淡的說道。 第0280章:九龍戲蟾


“你一個小屁孩,細皮嫩肉的,毛都沒長齊,跑過來送死呢?”萬毒蟾君不屑一顧的說道。

在他眼中,所有的武風大陸強者都不堪一擊,就連武尊巔峯境界的強者在他面前也只有被他長舌吞卷,化爲濃濃蟾毒的份。

所以,他壓根就沒有把李逸放在心上,仍舊翹着二郎腿,嘴裏哼着聽不明白的小區,完全一副洋洋自得的樣子。

李逸以凌淵之勢從虛無之中悄然喚出太極八卦九龍戰弓,瞬間,天空中劫雲密佈。

一股蒼茫而浩翰偉力如颶般的帝皇祥瑞之氣突然從虛空深出涌起。

烏雲低壓,碩繁如海!

雲隙之間,雷霆破空!

萬毒蟾君看到這幅情景,呲溜一聲,由原來的方圓百萬丈身軀,瞬間變成一寸大小,警惕的注視着李逸。

他心裏太清楚了,方圓百萬丈的身軀,就是準頭再差的射手,也不會射偏,憑藉他敏銳的感覺,知道李逸手上的那把戰弓絕對不是一個普普通通的法器,而是一把能夠威脅到他生命的法器。

自從進入武風大陸一來,可謂是勢如破竹,所向無敵,還沒有一個人能夠在他面前過招。

可是這一次,不一樣了, 重生都市之妖孽至尊 ,其能不緊張。

李逸看到萬毒蟾君那副警覺的樣子,心中暗笑道:“好一個九幽之主,看來反應倒挺靈敏的,你以爲變小了就能夠擺脫我的攻擊了?真是可笑。”

“主人,這傢伙身上的能量非常豐厚,如果我吃了它的話,又能長大不少。”太極童子這個自從李逸回到武風大陸之後,就一直隱藏了在精神海深處,直到今日才嗅到令他感興趣的食物,精神極爲的亢奮。

“你這個饞貓,記住,他的留下他一縷殘魂和一滴精血,我有大用。”李逸吩咐道。

“放心,絕對服從主人的命令。”太極童子興奮道。

他確實好久沒有享受美食了,雖然這萬毒蟾君滿身毒液,但是,對於太極童子這樣的大胃王,什麼都能吃,也敢吃,不管什麼東西,到了他的肚子裏,只能夠乖乖的變成純淨的能量,一部分儲存起來,另一部分用於增強太極八卦九龍戰弓。

畢竟,這是一把能夠成長的戰弓。

“到底是誰送死,一會兒我們就知道了。”李逸說道。


“你是誰,報上姓名,今天真是邪門了,好不容易有個好心情,竟然被你這個混蛋攪黃了。”萬毒蟾君氣憤的說道。

“本大爺就是李逸,記住老子的名字,以後見了老子,應該行三叩九拜大禮,懂不懂?”李逸笑道。

“原來就是你這個臭小子,在幽蛛空間中,就是你破壞了二哥——地煞蛛君的復活計劃。來的正好,我們這一次派出大量的兵馬,就是爲了殺你,既然送上門來了,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說完,一滴毒液如閃似電,向李逸射來。

聽完萬毒蟾君的話,李逸才明白,原來的九幽古戰場,竟然是幽蛛空間。


不過,現在可不是考慮這個事情的時候,隨着那滴毒液射來,李逸可是打了十二分的精神應對。

別小看那一滴毒液,那可是極度濃縮的毒液,就憑這滴毒液,完全可以把千萬丈範圍的海域變成毒海。

一張太極八卦圖迎着那毒液罩了過去。

“好厲害的毒液,弄得我舌頭都麻了。”太極童子說道。

“主人小心!”太極童子緊接着提醒道。

在那滴毒液身後, 獵心遊戲:邪惡總裁太生勐

那根舌頭可是他最厲害的武器,全憑藉它來吞噬獵物。

“着!“李逸直接喚出地煞重劍。

這把劍可是削鐵如泥,輕輕一挑,便向那長長的舌頭斬去。

萬毒蟾君大吃一驚,他本想着先發出一滴毒液,吸引對方的注意力,隨後使用長舌進行第二波攻擊。

他這一招,已經經過無數次的驗證,百分之九十的人扛不住第一波攻擊,至於第二波攻擊,實際上就是吞食。

他沒想到的是,第一波攻擊絲毫不起作用,反而第二波攻擊受到威脅。

不得已,迅速的把舌頭拐彎,可是,不管怎麼拐彎,舌尖和舌根還是連在一起的,只要不收回舌尖,總有被斬斷的風險。

地煞重劍快速的移動,疾如閃電,再加上,本身又受到地煞重劍重力的影響。

他的舌頭控制起來就有些不靈便。

而且舌頭伸的越長,操控起來就緩慢一分。

啪的一聲,綠色的血液噴涌而出。

一半舌頭被斬斷,另一半噴着血液。

那斬落的舌尖部位自然是太極童子的美味。

萬毒蟾君慘叫一聲,收回殘舌,鑽入海中。

“想逃,沒門!“李逸自然自語道。

魂與魄合,靈與肉合,一手持弓,一手上弦,一拉滿月,一撒放,便有一種殘留不絕的餘韻,氣勢如虹、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意志。

隨着九聲龍吟,撕破虛空。

金龍、蟠龍、蛟龍、火龍、螭龍、風龍、雷龍、毒龍、太龍九條戰龍,魚貫而出,一個個圍追堵截,空中,水中,形成一道九龍戲蟾的絕妙風景。

萬毒蟾君的舌頭那可是他的精華所在,斬了它的舌頭,就相當於要了他的半條命。

再加上,來到武風大陸上,本身就不能夠完全的發揮他的全部戰力,又受了傷,在九條戰龍的圍追堵截下,倉惶奔命,換來的卻是九天戰龍身上蘊含的帝皇祥瑞之氣的攻擊。

他的身體越來越虛弱,眼看體力不支,只得放棄本體,留的靈魂逃命。

他哪裏想到,一張太極八卦圖早已正帶着他自投羅網。

他的靈魂剛剛脫殼,太極八卦圖便罩了下來,除去靈魂的記憶內容,其餘的全被李逸收進聚靈珠當中保存,至於他的本體,除了被凝聚的一滴精血被保存之外,其餘的全部成了太極童子的腹中餐。

Wωω▪Tтkд n▪c○

這還不夠,萬毒蟾君雖然不在了,他的億萬蟾毒軍團還在。


不過羣龍無首,其命運可想而知。

一張張太極八卦圖就像一張張漁網一般,開始打撈這些可憐的九幽兵馬。 第0281章:太極童子的進化

在李逸的記憶當中,這太極八卦圖只能對付那些沒有靈魂的屍首,可是現在情況發生了變化。

不僅僅能夠對付那些沒有靈魂的屍首,就連有靈魂的士兵,也通吃不誤。

看來,太極八卦童子在李逸的精神海當中沉睡的時候,又近一步的成長了,進化了。

萬毒蟾君的死亡,讓李逸得到了一把玉晶杈。

這部玉晶杈可不是普通的玉晶杈,那可是幽主級別的人物纔有資格時用的寶貝。

李逸把它收了起來,留作後用。

除了這把玉晶杈之外,還有一枚空間戒指。

那枚空間戒指中寶物衆多,自不必言,對李逸來說,最重要的是那些煉製法器的材料。

海量的材料毫無例外的全部交給了天工族處理。

出了從萬毒蟾君那裏得到一部分材料之外,萬尊島上的材料也不少,尤其是寒鐵,那可是多不勝數,全部都是珍惜的材料。

對這些材料,李逸向來是來者不拒,統統收下,交給天工族處理。

這些材料在天工族手中,可以煉製出兩人意想不到的法器,但是,在李逸手中,他們僅僅是材料罷了。

花費了海量的能量和十天的時間,才把整個萬尊島的人馬傳送到葫蘆山脈。

一部分離不開海水環境的功法境界較低的水族,被安置在了靠近天罡城的鹽湖中,其餘的被安置在了乾湖中。

那些已經成爲至尊境界的高手,已經完全能夠脫離海水而生存,像他們自然被李逸弄進瑞帝塔當中,接收武天策的改編。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