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與蓉蓉成親以後的生活會是怎樣的呢?

2021 年 1 月 31 日

一定會是相當相當的幸福吧?

九古荒紋

而他也竭力地不去想自己該不該爲了自己這個心愛的女人而去做賭士,該不該爲了自己的幸福而去殺人的問題。

他只是渴望杜蓉能夠快一點回來。

他只是渴望自己能快一點做完這件自己原本極不願意做的事情,然後再竭力地忘掉它,開始自己與杜蓉平凡而幸福的生活。

杜蓉也並沒有讓他等得太久。

五日以後,杜蓉便回來了。

葉聰大爲驚訝地道:“怎麼就回來了?”

杜蓉嫵媚一笑道:“難道你不希望我這麼快回來嗎?”

葉聰尷尬地道:“我……我當然希望……”

杜蓉還在甜美地笑着,道:“我根本便沒有去金陵。”

葉聰迷惑地道:“你爲何沒去?”

杜蓉道:“金陵的錢家在杭州也有生意,這段時間錢家少爺也恰好在杭州打理他家的生意,所以我到了杭州城便遇上了錢家少爺。”

葉聰道:“他願意請我做他的賭士?”

杜蓉笑道:“我在他的面前將你的武功說得神之又神,他當即便是大喜異常,還說你這樣的武功登峯造極之人,如果能做他的賭士,他真是求之不得呀。我便乘機跟他討價還價,錢家少爺也是比較爽快地便答應瞭如果他贏得賭局以後,會與你五五分成。”她語氣一頓,又用一種更加興奮的語氣繼續道:“更可喜的是,他還說,如果我所言非虛,你的武功果真有如此了得的話,他請到你以後,便至少也會向別人開出二十萬兩銀子的大局,也就是說,你只需做一次賭士,便至少能賺到十萬兩白銀。”她將十個指頭靠在了一起,她的臉色也顯得更加的神采奕奕,她繼續道:“十萬兩!一筆多麼大的財富!我們可以用這筆錢財買一棟多麼大的院子?我們以後的生活又將會是多麼的幸福?”

而杜蓉說得正起勁時,她卻似乎沒有留意到葉聰臉上的表情其實已經有了一些變化。


葉聰的臉上漸漸變得非常的迷惘,而在這迷惘之中又包含着很多的痛苦。

他的心底則更是升起了一種罪惡之感。

“聰兒!聰兒!你不能做出如此傷天害理的事情呀!”

他在冥冥之中也似乎聽到了母親怒斥的聲音。

在他的記憶之中,他從小便是一個聽話的孩子,很少惹母親生氣,母親也很少打罵他。

但是他此時卻在冥冥之中感覺到這一次他惹天上的母親傷心了。

這便使他的心裏是更加的痛苦。

但是他也知道,他也同樣不能惹杜蓉傷心,他更不能失去杜蓉。

所以,他不能反悔,也不敢反悔。

他只是茫然道:“是的,我們以後的生活會很幸福的。”

葉聰很快便跟着杜蓉來到了杭州,又很快見到了錢家少爺。

錢家少爺相當的年輕,身材修長,面色俊朗,很有風度,是一個十足的美男子。

他見到葉聰以後,很快便祕密檢測了一下葉聰的武功,頓時便感到非常的滿意,馬上設了一桌上好的酒宴款待了葉聰,然後又給葉聰在一家上等的客房之中訂了一間上好的客房。

葉聰在與錢家少爺交往的過程之中,他的臉上始終都沒有多少表情,他的話語也始終不多。

但錢家少爺卻也是絲毫不以爲意。

不過,無論是葉聰,還是錢家少爺,其實他們都沒有想到的是,他們的父輩在多年以前便已經有過類似的交往了。

沈飛魚當年也是給金陵的錢家少爺做賭士,其實當年的錢家少爺與現在的錢家少爺就是一對父子。

二十多以前,沈飛魚爲了自己的前程,不得不爲錢家少爺做賭士。

二十多年以後,他的兒子爲了一個女人,又不得不爲錢家少爺的兒子做賭士。

這是不是就是一種宿命?

錢家少爺因爲在杭州城裏還有一些事情,一時半會不能離開杭州,所以他只有在杭州城裏找應局者。

數日以後,錢家少爺與客棧老闆胡招貴便鬼使神差地在賭場上相遇了。

胡招貴笑道:“最近我找了一個很厲害的賭士,想與別人豪賭一把,可惜一直沒找到應局者。錢少爺能否給我引見一個應局者?”

錢家少爺大笑道:“還要引見嗎?我便可以做你的應局者啊,怎麼這麼巧呢?我也剛剛請到了一個很厲害的賭士。”

胡招貴笑道:“那我們兩家便豪賭上一把?”

錢家少爺的笑容之中似乎突然多了幾分譏諷之意,他道:“我就怕你玩不起。”

胡招貴頓時便有些生氣,他沉聲道:“我若玩不起,還請賭士幹什麼?”

錢家少爺緩緩道:“我這人一向喜歡豪賭,這次我請到的賭士又的確還有兩下子,所以我想玩一把很大的。”他向胡招貴伸出了三個指頭,笑道:“三十萬兩!胡老闆敢不敢玩?”

胡招貴只得低下頭,尷尬地道:“我的確玩不起。”便欲轉身而去。

錢家少爺卻又笑道:“我知道胡老闆的家底不厚,那我們便只有少玩一點了,二十萬兩,行不行?”

胡招貴直搖頭道:“二十萬兩我也玩不起,我只玩得起十萬兩。”

錢家少爺道:“十萬兩未免便太委屈我的賭士了,看來我只有另找他人了。”

他便任胡招貴離去了。 那條大魚,逆浪而行,就好像沒有絲毫阻力。


許陽腦海中電光一閃:「我如果將護盾的形狀,模擬成大魚那種流線型,受到的阻力肯定更小,對玄力的耗費,也會相應減低。」

這個頓悟的過程,說來漫長,實際只是一眨眼的工夫。許陽操控光極玄力,前段變得尖銳如同刀鋒,整個護盾呈流線型,迎接第3重銀色激閃。

轟隆隆!

即使有著玄力護住雙耳,雷鳴一般的尖嘯聲,仍然讓許陽臉色發白,一道銀色細線,轟然掠過。

許陽的光極玄力,如同一柄鋒利的尖刀,破開銀色怪風,絕強的風力,分作兩邊,挨著許陽的護盾刮過。

「果然有效,玄力比起原本的損耗,降低了一多半。」許陽微微一笑,心中安定下來。

第三重銀色激閃,帶來的連天巨浪,許陽如法炮製,結果在海潮降落之後,許陽的光極玄力,還沒有耗完。

「比起人力,天地自然的偉力更加強大。這只是天瀚洋上,一處普通的險地,如果是絕地,會更加危險,就算君侯強者,也很難逃生。」

一炷香的時間,許陽一共撐過了5重銀色激閃,以及4次巨型海浪的拍擊。就在第5重銀色激閃,帶動的海浪到達時,一炷香時間已經到了,幻境消失。

「八極玄力,有七極已經耗空。幸虧我玄力持久力,比尋常玄師初期,強大十倍,又悟出了改進玄力護盾的方法,否則真的闖不過第8層。」

許陽面前出現了一座樓梯,他不急著登上第9層。而是盤膝坐在地上,恢復玄力。


登天塔外的石柱,已經不止是御玄雨等人在觀看,不少聞風而來的老學員,也紛紛趕到,觀看許陽的驚人之舉。

「小殺神許陽。真不愧是能戰敗2211屆柳明傑等人的天才,首次闖登天塔,就到達了第8層。」有老學員讚歎。

「哼,他在第8層呆了很久了,我看未必能過去這一關!比起我們老學員,他還是差了一點火候。」有人不服氣地說道。

話音剛落,就看到許陽的名字,出現在了石柱第9層!

「這……」那個老學員,張口結舌。

「許陽已經闖到第9層了!」

這個消息。如狂風一般,吹遍整個滄瀾府,以絕世之姿,打破歷屆記錄的許陽,再一次證明了自己的強悍。

「哈哈,乖徒兒果真厲害,不過老子知道,這肯定不是你的極限。」邪王洛白水遙望登天塔高聳如雲的塔尖。嘿嘿一笑。

在石柱附近,有人已經開始竊竊私語。

「看。那是2211屆排名第三的孫登,他也過來了,應該是沈玉峰派過來,觀察許陽的進度。」

2211屆,最強的就是沈玉峰,外號「瘋子」。對於戰鬥、突破,有著常人難以理解的渴望,本屆前十,有不少人被沈玉峰挑戰過。

而現在,沈玉峰的目標。則指向了2210屆的老學員,同屆天才,對他不再有絲毫威脅。

「沈玉峰會關注一個2212屆的菜鳥?別開玩笑了。」有人反駁。

「別說沈玉峰,就連東龍會的金嚴都來了!」一個人認出了金嚴,低聲驚道,「金嚴可是2210屆的高手,東龍會的骨幹成員。」


有人看了過去,隨即嚇了一跳,說道:「金嚴是厲害……但是和他西面的那個人相比,就不算什麼了。」

「什麼高手,連金嚴都比不上?」這下子,不少人好奇,轉頭看去。

「是漠雨辰!怪不得。」

「漠雨辰,2210屆的高手,在海雲本土三大組織中的『漠組』,也是核心成員。」

不少人在低聲議論,在這些學員眼中,都閃過敬畏之色。

漠雨辰一身白衣,顯得頗為英俊,他獨自一人站在一棵古樹之下,迎著眾人敬畏的目光,感覺非常滿意。

他比金嚴,實力雖然高出一籌,但更多人敬畏他,而並不懼怕金嚴,原因在於,他背後是「漠組」,滄瀾府中屈指可數的大型組織。

論人數,東龍會也許和漠組相當,但是論精英戰力,東龍會絕對被全面壓制。在整個滄瀾府,也就是同為海雲三姓的洛家、水家,他們在滄瀾府中的組織勢力,能和漠組相比。

不過洛家洛組、水家水組,異常低調,聲勢上並不如漠組。

「小殺神……許陽?」漠雨辰低低一笑,「第一次闖登天塔,就能闖入第8層,的確不錯。倒是可以考慮,給你一個『外圍成員』的名額……誰讓你出身不好,如果你是漠氏嫡系,肯定是我『漠組』的重點培養對象,比我的地位都要高。」

現在,漠雨辰還不知道,許陽出身東萊國臨淵城,許氏家族,他更不知道,許陽和海雲漠氏,有著很深的仇怨。

就在這時,圍繞著石柱的人群中,突然爆發出一陣驚嘆。

「許陽!許陽闖入第9層了!」

「好厲害,第8層還不是他的極限啊!」

「什麼?」正在洋洋得意的漠雨辰,聽到了這難以置信的消息,他先是一愣,隨即大步向石柱走了過去。

不止是漠雨辰,遠遠站在一旁的金嚴,同樣向石柱走了過去,他們無法相信,一定要親眼看一看。

高高的石柱上,許陽的名字熠熠發光,在第9層的位置閃爍。

「真是如此?」漠雨辰感到了一絲不舒服,本能地,他有些嫉妒許陽。他作為漠氏第二梯隊的精英,在首次闖登天塔的時候,在第4層就失敗了。

「運氣而已,」金嚴壓抑住震撼,冷冷說道,「登天塔內幻境各不相同,能夠到達第9層,不代表他就比第6層的強,只能說運氣好,遇到了簡單幻境。」

在金嚴身後,不少東龍會的成員,紛紛附和。

石雙全和御玄雨,不由嗤笑,登天塔內的幻境,有簡單的嗎?能夠進入第9層,只能說明許陽實力之強,已經超越了大部分2211屆的成員。

「許陽,加油,」御玄雨在心中說道,「最好打破那『瘋子』沈玉峰的記錄,讓他們看看,什麼叫天才。」(未完待續。。) 登天塔第9層,殺戮幻境。

這是一處破敗的競技場,十個沉默的敵人,各自取出玄器,向許陽逼近。

「在實力足夠的情況下,殺戮幻境,是最簡單的幻境。」許陽謹慎地盯著四周,判斷這十個人的修為境界。

「其中有8個,是玄師後期,另外2個更加強大,恐怕有了玄師巔峰,甚至玄靈一變的實力。」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