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她主動認輸,趙寅頓時大言不慚起來,直接在她的身旁對她指點江山,說的那叫一個正義凜然。

2021 年 1 月 31 日

“願賭服輸!”

上野葵無奈的嘆了口氣。

原來,這小子剛剛都是裝出來給他們看的,目的就是讓他們上當,結果,貪婪在作祟,讓他們再次中招。

他根本不是菜雞,明明就是一個箭術的絕世高手,箭術遠遠在她之上,目的就是爲了戲耍他們而已。

“今天天氣不錯,大吉之相,不但贏了一個丫鬟,還贏了一個貼身的保鏢,今後在也不用薛仁貴那廝跟隨了!”

她的樣子,不由讓趙寅一陣好笑,隨即緩步向回走去,口中還不斷的嘟囔着。

薛仁貴的武功很強,若是所料不差的話,他的實力應該遠遠超過這位公主,但一個大老爺們,天天跟着他,讓他十分的不爽,換成一個美女多養眼。

再一個,一旦火炮研究成功,薛仁貴必然要帶兵出征,這貨可是一個名將,天天跟在自己屁股後面算怎麼回事?

“你現在還是百濟使者團中的人,記住了,一個月後來駙馬府兌現諾言!”

就在他馬上走出演武場的時候,纔想到這個嚴重的問題,趕忙開口。

“哼!本公主雖然不是男子,卻也不會食言。”

見到趙寅沒有立馬讓她兌現承諾,這不禁讓她鬆了口氣。

“葵兒,怎麼回事?你怎麼可能會輸給他?”

根本就不知道怎麼回事的上野藤,看到妹妹回來後,就迫不及待的詢問起來。

原本他還與其他人,在哪裏嘲諷趙寅,怎麼轉眼的時間,妹妹就認輸了?

百濟並非是強國,所以他輸不起,哪怕就連實力不如大唐的吐蕃,他都不敢得罪,若是妹妹輸了,那她就要留在大唐,也就無法完成與吐蕃乾布的婚約。

回去之後,他都不知道怎麼跟父皇交待,搞不好,自己的這個太子之位都保不住。

尤其是那些對他太子之位虎視眈眈的弟弟們,恐怕會第一時間會將他給弄下去,萬一松贊干布震怒,那就不光是他一個人的問題,而是整個百濟的災難。

所以,妹妹的敗落,是他無法承受的結果,他比任何人都要着急。

“你沒有看到?事實都已經擺在了面前,你讓我怎麼辦?你以爲我想輸?”

上野葵急的都要哭了。

自己剛剛被那小子給戲耍了,做哥哥的不但不安慰,反倒將自己一頓責問!

“可他不就是一個門外漢嗎?你怎麼可能會輸給他?就算他蒙中了靶心,頂多也就是一個平手而已!”

因爲靶子上只有一支箭矢,所以伏順根本就聽不進去妹妹的解釋。

此時高華正與祿東贊都拉着一張黑臉,明顯是在強壓怒火,若是不將原因問清楚,待會都不知道怎麼去解釋好。

“咱們這是又被他給算計了,如果所料沒錯,這小子剛剛是故意示弱,讓我們誤以爲他是菜鳥,但他纔是真正的神箭手!”

吐蕃使者咬牙切齒的說着。

剛剛的表演,他可是連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這裏面有什麼貓膩存在。

“呵!所幸這次我們壓得不是郡縣,不然的話,咱們現在乾脆自刎算了。”

高句麗的使者略微的鬆了口氣,不禁暗自慶幸起來。

“有什麼區別嗎?之前咱們輸的還少了?”

不提這個還好,提起這個祿東讚的臉色更加的陰沉。

這特麼的一點活路都沒有了,你丫的還好意思在這裏沾沾自喜?

“那…那…接下來咱們怎麼辦?”

這句話無疑是一盆冷水,讓高句麗使者的內心,頓時拔涼拔涼的,呼吸也不由急促了起來。

“這裏不是說話的地方,還是稍後回去再議!”

祿東贊眼中的寒芒不斷噴吐着,既然這小子不給他們活路,那麼他們說什麼也不會讓這小子得意下去。

衆人齊齊點頭,誰也沒有在說話。 “駙馬爺,門外來了兩位客人,據說是江南那片的商人,前來恭賀……”

就在這時,武媚娘捧着一個紅色的小摺子小跑了過來,雙手呈到趙寅的面前。

“嗯?”

趙寅有些納悶,自己也不認識他們,爲何還有不請自來之人?

“通知下去,規矩不可廢,賀禮五千兩,交不上來不許他們進門。”

略微打量了一下小摺子上的清單,趙寅直接下達了命令。


“是!”

武媚娘直接領命。

這段時間以來,她早就見識到駙馬爺的手段,所以他說出的任何話,她都不會感覺到意外。

“見過駙馬爺!”

對於這樣的要求,兩位商人並沒有介懷,而是痛快的補交上了銀子,跟在武媚孃的身後走了進來,見到趙寅,拱手一禮!

“嗯!說吧!找本駙馬何事?”

趙寅也不願與他們多費工夫,直接開口詢問。

無事獻殷勤,兩個陌生人主動過來找自己,必然另有目的,絕對不是道賀這麼簡單的!

“這……!”

聽到趙寅的話後,兩人不由一陣懵逼,根本麼想到他會問的這麼直接。

“駙馬爺,可否借一步說話?”

兩位商人相互對視一眼後,又向四周打量一番後,纔再次拱手,提出了這麼一個小要求。

“也好!”

知道兩人有所顧忌,所以,他微微點頭,轉身向一旁的偏房走去。

“既然駙馬爺如此爽快,我二人也就直說了,我們哥倆是在江南做絲綢生意的,但最近打算轉做食鹽,可聽說關隴一代的鹽礦全部被駙馬爺給壟斷了。”

“所以我二人才斗膽過來詢問一下駙馬爺,不知道,這些鹽礦駙馬爺是否願意出售,我等願意高價購買!”

到了偏房後,兩人見四下無人,也就直說了。

“你們找我居然是爲了鹽礦?”

趙寅微微眯起了眼睛,狐疑的盯着二人。

在他的印象中,爲鹽礦着急的人應該是七大家族,卻沒有想到會出現這樣的意外。

而且還是如此的大手筆,將自己手中的鹽礦全部吃下,貌似整個大唐只有七大家族纔能有如此的實力。

想到這裏,他不禁再次打量起面前的兩位富商,同時在心中不斷的盤算着。

“是的,只要有利可圖,我二人願意將所有的鹽礦,全部納入懷中。”

其中一人微微拱手,一副成竹在胸的神情。

只要他肯開價,那麼他們回去就可以交代了,至於成不成,那就不是他們的事了。

“你們要知道,這些鹽礦中可都是含有礦物質的毒鹽,就算賣給你們,沒有提純方法也是無用!”

趙寅微微挑眉,饒有興趣的看着幾人。


鹽場上的管理措施,那是相當的森嚴的,無論是工人還是護衛,那可都是朝廷中的人。

想要在這個地方得到提純的方法,除非是七大家族之人,普通人是沒有半點機會的!

畢竟七大家族在大唐中,早已經根深蒂固,無論是朝廷中還是軍隊中,或多或少都會滲入他們的人,所以,提純的技術,只有他們才能這麼快知曉。

“這就不牢駙馬爺費心了,提純的問題,想必還是難不倒我二人的,否則的話,我們也不會千里迢迢的趕到這裏了!”


另一名富商一臉自信的笑容,分明對這次的買礦的事情,志在必得。

“也罷!我手中共有上百座鹽礦,不知道你們打算出價多少?若是合適的話,賣給你們到也無妨!”

聽到他的話後,趙寅微微點點頭,而後淡淡的詢問道。

已經不需要再去調查了,他基本上可以確定,這兩人就是七大家族派來的,既然如此,那他也就沒有什麼顧忌了。

“這是您的東西,還是您出價比較好!”

兩人對視一眼後,還是將問題給踢了回來,這樣的事情,他們要是先出價的話,定然會吃大虧。

“不出價,那還有什麼好談的?”

趙寅的臉色十分不悅,說完後,直接起身,擡腳就要向門外走去。

反正這些鹽礦他都是低價購買回來的,至於現在是什麼價格他也不清楚,之所以讓他們報價,無非就是想要一個參考而已。

“駙馬爺,請留步,五……五十萬兩銀子,您看如何?”

見到他要離開,其中一位富商頓時焦急了起來,趕忙伸出一個巴掌後,試探性的詢問起來。

“送客!”

趙寅冷笑了一下後,直接要攆人。

“是!”

武媚娘一直候在一旁,仔細的觀察駙馬與這二人談判,聽到駙馬的命令後,趕忙踏前一步領命。

“駙馬爺,您息怒,價格好商量。”

聽到這個結果後,其中一個富商頓時驚慌起來,趕忙又是施禮,又是作揖的,不斷祈求駙馬在留下來談談。

“也罷!念你們遠道而來,那我就再給你們一次機會,說吧,最多能出多少銀子?”

一切都在按照他心中的計劃上演着,這不禁讓他流露出一絲的笑意。


“一百萬!這是我們的極限了!”

兩人再次對視了一眼後,這才咬牙報出了一倍的價格,一個他們所能承受範圍內的價格。

“嗯!總算是有點誠意了!”

這個價格趙寅還是挺滿意的,不過他依舊沒有妥協的意思,只是給了他們一個模棱兩可的答案。

“駙馬爺,您這是同意了?”

見到趙寅臉頰上浮現出一絲的笑容,兩位富商頓時大喜,趕忙開口詢問起來,生怕他在繼續加價。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