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明長相文雅,帶有書生氣,但是他的武器卻是一柄重鎚,當然,之前兩人比斗時就已經說好,這次的比試完全拼修為,雙方都不會使用武器,所以,童明也沒有將順手的重鎚帶出,但是雙手緊扣,如同開山般,讓周圍空氣中都帶上了一絲的凝重,完全將噬鎖定了,當頭劈下,帶有力劈華山的風姿。

2021 年 1 月 31 日

「噬~」

遠處,緊張注視著戰局的李月落,大眼睛中滿是擔憂,這可是一名御天境的修士,雖然在這裡被壓制,但是御天境就是御天境,單單這種氣勢就不是普通的補天境修士能夠阻擋的。

這可是御萬道而前行,雖然說這樣有些誇張,但是在這一境界,卻是能夠借來天地萬道的一絲威壓,轟隆之聲不絕於耳,讓噬也不得不謹慎對待。

「來得好!」

噬哈哈大笑一聲,而後不退反進,全身百穴齊開,周身如同環繞了無數漆黑的黑洞,其中存在黝黑的本源之力,瞬間涌動,匯聚向一點,噬也是大喝一聲,迎了上去。 噬大笑,周身百穴齊開,調動全部能夠調動的所有本源之力,紛紛匯聚向一點,整條右臂都化為一片黝黑之色,看上去顯得詭異至極,這還是噬第一次將本源之力展露在這麼多人的眼前。

丹田之中,一頃三分的空間內,所有的本源之力都沸騰了,發出滔天的光芒,甚至將青石散發的青光都給淹沒了。

這裡,淹沒了一切,到處都是沸騰的本源之力,似乎本源之力在抗爭,與外界的規則抗爭。

因為有一層透明的薄膜,帶有規則之力,覆蓋在噬的丹田外,將所有的本源之力給隔絕了,只有規則之間的縫隙內才有偶爾泄露的一絲力量溢出,被噬借用。

這便是至尊秘境中所規定的規則,由至尊所化,即便過去了無數年,這一規則依然無人能夠抵擋,將所有的一切都給淹沒覆蓋,讓法力不得調動,讓實力不能盡全力發揮。


但是,當別人的丹田空間中靈力或真元沸騰抗爭時,確實會遭到秘境內規則的*與鎮壓,境界越高,蘊含的規則之力便會越強,無人能夠躲避。

但是,抵抗會被鎮壓,那麼吞噬煉化呢?

就在噬全力催動丹田內的本源之力時,這些詭異的力量再次給了噬一個天大的驚喜,在本源之力的吞噬煉化下,那覆蓋在丹田周圍的淡淡規則竟然在被同化,而且越來越多的本源之力溢出,匯入到噬的右臂之上。

這就是在外界看來,噬的整條右臂都成為了漆黑的原因,無數的本源之力被調動了,這才導致能夠讓噬運用更多法力的緣故。

要知道,噬的本源之力精純度實在太高了,雖然不能將天地大道的規則融入其中,增加破壞力以及其他神奇的力量,但是就因為它太過精純了,在能夠大量動用了本源之力的情況下,他本身跟御天境的真元之間的距離在縮短著。

「轟」

這個地方*,兩個人至強的一擊碰撞到了一起,周圍彷彿颳起了九級的大風,到處一片飛沙走石,眾人能夠感覺的到大地的震顫,震動延伸出去十幾里,周圍儘是石筍柱子倒塌的場景,這震撼了在場所有人。

剛剛,噬調動本源之力的時候,許多三眼族的族人還在大笑,一名秘宮境的修士即便能夠調動靈力,又能起的了多大作用呢?還不是跟螻蟻般不堪一擊?但是,接下來的一幕,再次打擊了在場所有修士的自信心。

『噗』

一道身影,狂噴著鮮血,兩條胳膊都扭曲了,鮮血中夾雜著銀色的光芒,這是三眼族人的鮮血,這意味著,方才被砸的倒飛出去的身影就是童明。

「噬?你沒事吧?」

「明統領!」


「為什麼會這樣?」

許多人嘴角抽搐,眼睛更是帶著凶光,方才這裡一片大亂,許多道則將這片地域給攪亂了,眾人根本就感覺不到其中發生了什麼,許多人甚至以為,在那一刻噬動用了什麼強大的法器,否則,一個肉身修為只到了補天境的修士如何能夠將一名御天境修士打飛?

當一切塵埃落地,所有人都看向了方才人族仙門少門主所在的位置,那裡有一個深坑,具體看不到究竟有多深,一片深邃,而且底下湧出汩汩黑色的泉水,看上去邪異異常,只是,一直不見少年的蹤影。

「噬?你在哪裡?不要嚇我啊!」

李月落第一時間飛撲了過去,站在巨坑的邊緣,靈識探出想要看看噬究竟怎麼樣了,但是奇怪的是,靈識剛剛碰觸到黑色的泉水,便傳來陣陣凍徹神魂的氣息。

冷!這是一種可以凍僵神魂的森冷!

「怎麼會這樣?噬!」

李月落大吼,眼中騰起了霧氣,周圍包括三少主在內的所有三眼族族人也都緊張的關注著突然湧出的黑色泉水,他們也是好奇,好奇那少年究竟有沒有怎麼樣。

「嘩」

少年沒有『讓他們失望』,最終從那黑色泉水之中衝出,只是嘴唇有些發白,身上的衣服也破裂了許多,但是整體而言,好似是沒有受到什麼創傷般。

「好。。好冷!」

回到岸上的噬渾身顫抖著,被這莫名湧出的黑色泉水給凍僵了,急忙從乾坤袋中取出一株二級的火屬性靈藥,三兩口就吞咽了下去,而後周身騰起陣陣霧氣,噬的臉頰才變得紅潤了許多。


這讓所有三眼族族人吃驚的張大了嘴巴,這個少年太彪悍了,靈藥啊,他當成了什麼?取暖用的物品?你稍微催動一下靈力就能恢復過來了可好?奢侈,太奢侈了,不過當眾人想起那少年乾坤袋中如小山般的靈藥后,均有些釋然了。

誰叫人家靈藥多,多到用不完呢,沒見到么,八級九級的靈藥都有不少,至於下三階的靈藥,也只能是平時當零食吃了。

不過,這些人倒是誤會了噬,方才黑色泉水中露出的驚人寒氣,即便是噬全力催動體內本源之力,也不見好轉,這種寒氣能夠凍徹人的身軀,靈魂,如果換做其他人,沒有這種將天下間所有能量都轉化的神奇能力,只怕剛掉下去就已經凍僵了。

「哈哈,童明,你好像輸了!」

噬稍微恢復了過來,而後咧開嘴笑了,看著被幾名三眼族族人攙扶的童明,噬張狂的大笑。

方才,噬拼盡了全力,以補天境巔峰的修為加上自身本源之力的精純,硬捍禦天境修為的道則力量,這說出去簡直就是神話,誰人能如此?

在外人看來,那本源之力再強也不過是沒有道則融入其中的普通力量而已,雖然精純度堪比真元,甚至比真元還要精純,但也僅是如此,用之對抗大道,就好似以人力抗天般,根本就是蚍蜉撼樹。

但是,噬偏偏就做到了,當然,這也是因為,本源之力被大量的調用,而對方只能動用一絲真元,根本就來不及化解龐大的本源之力,所以,最終結果是,童明敗!

「少門主,你高興地會不會太早了點?」

突然,童明嘴角裂開了一絲微笑,而後雙臂猛的一用力,掙脫了將自己攙扶的兩名同族族人,大步向前而來,看著噬,笑的有些神秘。

其實,童明現在傷的已經非常嚴重,兩條手臂都變了形,呈現詭異的扭曲,有大道的氣息將其環繞,這是在療傷,五臟六腑都被震動的移位了,但他仍然出現在噬的面前,臉上帶著狂傲的說道。

身旁,許多三眼族族人都緊皺著眉頭,一些人已經能夠猜到,明統領似乎是要用到那一招,與生俱來的那招,只有一擊之力的一招。

「怎麼?你還有再戰之力?」

噬皺眉,無論是從童明篤定的眼神還是周圍三眼族族人詭異的表情上,噬都讀到了危險的氣息。

「噬!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位童明統領應該是要用到三眼族與生俱來的神通了!」李月落突然出聲,她想起了某種傳說。

傳說,三眼族之所以稱之為三眼,那是因為,等到修為達到了一定的境界,就能夠睜開與生俱來的第三隻眼睛。

也就是這一族族人額頭中間的那道豎著的紋路,其實這裡是有一枚豎眼,與生俱來就被上天賜予了強大的神通,能夠稱之為神通的秘術,但凡見過的人都會感嘆一句,可怕,這是一種可怕的攻擊秘術。

這也是為什麼三眼族以少量的族人卻能夠與各大勢力比肩的真正原因,就是因為這一族是被上天眷顧的種族,天生便被賜予了強大的瞳術。

「童明,你其實可以認輸的!」

身旁,三少主嘆息一聲,看向童明道。

「少主,這是童明的選擇,我三眼神族原本最大的倚仗也是最強大的秘術便是這第三隻眼睛,如果因為動用瞳術,導致自己修為被廢或下降,這怪不得別人。」

童明搖了搖頭,幾名跟童明親近的同族也是嘆息,大家都是同族,知道這一種族最驕傲的是什麼,所以此刻沒人出來阻止他。

「怎麼回事?搞的跟生離死別似的?」噬暗自嘀咕了一聲。

「噬,你聽我說,接下來童明發出的瞳術非同一般,你必須盡到最大的力量接下來,最好是手持青石,這是他拼盡了全力的一擊,原本這一秘術只能達到神道之後才能完全發揮出威力,神道之下勉強應用要付出巨大的代價,有一定幾率修為被廢或下降,很是霸道,你一定一定要小心!」

李月落傳音,臉上帶著凝重,將三眼族賴以成名的秘術講給了噬聽,讓噬一瞬間也是慎重了起來。

隨後,李月落倒退,退到很遠的地方,因為這裡的戰場是屬於噬的,此刻只屬於場中的兩人。

「少門主,接我最強一擊,我,三眼神族童明,與生俱來的瞳術,毀滅神光!」

突然,童明的氣質變了,雙眼直接變為了銀白,帶著詭異莫名,而後其額頭中間,原本一條豎紋處,突然綻放出了神光,額頭有血滴落,而後,猛然間一枚豎著的眼睛突然睜開來。

眼睛睜開的一瞬間,眸子中散落下一片的五色光芒,宛如上蒼髮出的劫難,光芒所過之處,所有的一切都被氣化,將方圓數里內都給籠罩了進去。

毀滅,此刻成為了永恆的主題!

「糟糕!好恐怖的光束!」

噬也是大喝出聲,周圍被五色的神光填滿了,所有的一切都在被氣化,噬瘋狂的催動體內的百處大穴,紛紛化為小型黑洞。

所有黑洞歸一,噬整個身軀都扭曲了,整體逐漸變成一個黑洞懸浮著,瞬間淹沒在毀滅性的神光中,伴隨著神光的降臨,這裡的一切都失去了外界的感知,噬在其中也變得生死不明。

這就是童明的天生秘術,毀滅神光! 五色的光束,化作可怕的高溫,其中帶有『劫』的氣息,覆蓋了方圓數里,所有的一切都被蒸幹了,這種威力,已經達到了至尊秘境中的規則所能容忍的極限。

所有人都急速的後退著,一退再退,這片場域實在太可怕了,可怕的高溫,可怕的劫難,這就是御天境強者所能發揮的最大威力,如果放到外界,這種威力很可能數十倍數百倍的增加著。

不過也幸虧是如此,否則這樣的威力,御天境以下根本就難以抵擋。

恐怖的五色光芒內,一口黑洞冉冉升起,幽暗的氣息發出,這是噬的本體所化,這種手段根本就不應該出現在此時境界的噬身上,這是神道甚至之上的手段,以軀化形,這種情形合乎情合乎道,本身就是一種近道的體現。

只可惜,這樣的一幕沒人能夠看見!


原本,三眼族中的毀滅神光可以凝聚成一線,瞬間殺敵於無形,尋常手段根本就無法抵擋,但是,上文已經說到,只有達到神道的境界,三眼族的族人才能徹底的掌控第三隻眼睛,所以此刻毀滅神光實際上是不完善的,也並不集中的,甚至在某些方面來說,這是不可控制的。

五色光芒的分散,施術者本身的控制問題,以及至尊秘境的弱化效果,三者疊加,最終被噬生生擋住了。

擋住了就是擋住了,所有的毀滅神光接近黑洞三米範圍內,全都被其中那種影響了時間以及空間的力量在削減著。

恐怖的高溫在降低,其中的劫也是因為童明溝通萬道的氣息所化,如今被幾方面因素徹底的弱化后,剩餘的神光反而成為了噬的大補。

其中是帶有大道氣息的,雖然只是最為粗淺的,簡陋的大道規則,但規則就是規則,此刻被噬痛快的汲取著,本身的道行也在一點一滴的增長。

這就好比,大道是無形的是不被眾人理解的,但是卻有一個人將其中粗淺的道理摹刻了下來,編繪成一種可以令人理解的能看懂的東西一一擺開供人閱讀,這人便是童明,而被他編篡成冊的『道理』就是他自身對天道的理解。

但是,就像是至尊遺留的至尊功法一樣,這是至尊的路,只適合至尊一個人走的路,其他人再怎樣去學,去模仿,最終都不可能超越它的開創者。

此時此刻的噬便是在做著同樣的事情,黑洞吞噬了毀滅神光,這其中融入了童明一生對道的感悟,但是此刻卻在被黑洞吞噬煉化以及臨摹。

噬所修行的本源之力論精純度甚至比御天境的修為還要精純了一絲,但是論起威力來卻不一定能比的過天位境的修士,就是因為,純則純矣,其中缺少了對天地大道的感悟。


每一次呼吸,每一次動作,每一次修行,每一次調動天地靈氣,這些都是要遵循大道制定的規則的,本源之力中沒有這部分規則的奧義,便不能藉助『道』,因此便不能戰勝能夠藉助『道』的修士。

這就是道理!這同樣也是規則!

否則,這個天地豈不是亂了?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噬所演化的黑洞吞噬了其他人的道,或者說抄襲了其他人的道,有部分噬能夠理解的道紋道則被烙印到了本源之力中,本源之力在蛻變,朝著天道境的修士方向在蛻變。

這是一種奇迹,也是一份逆天的際遇,原本,噬的吞噬之力,也就是本源之力可以煉化世間一切能量物質,可以強行掠奪他人本源為己所用,這就已經夠逆天,已經被世間所不容了。

但是,如果再加上一點,他的吞噬之力竟然可以複製他人的道?那這就有些恐怖了,在一定程度上已經表明,噬的修行根本就沒有瓶頸,他幾乎不需要去努力修行,就可以增進道行,就可以增加法力。

噬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吞噬他人!

掠奪他人本源強大自己,掠奪他人道行感悟天道!

大凶!噬此刻已經能夠與黑色植物並稱為大凶了!

能吞噬別人的本源之力,這如果是讓人忌憚的話,那能夠煉化別人的道行,掠奪別人對道的感悟,那就是自己尋死了。

足足十幾個呼吸的時間,五色的神光終究是暗淡了,施法的童明也已經暈倒在地,三少主嘆息,童明已經算是幸運,修為沒有被廢,只是如今的道行卻再次跌落到了補天境的境界,但是只要沒有危及到生命,今後總算是還有機會不是么。

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視著遠處,那裡數里方圓內全都是一片焦黑色,大地都沉陷了下去,有一部分被汽化,所有的石筍都已經消失不見,只是,出人意料的,一座深坑,其中泉水汩汩,竟然好似沒有什麼傷害般。

「噬!」

李月落心中緊張,卻沒有絲毫的擔憂,噬的能耐她是知道的,別的不敢說,保命還是一點問題都沒有,連陰煞絕境都能闖過來,她不相信噬在三眼族一名高手的手下會身死。

當然,噬如果死了,那基本也就判定了自己的死刑,只是,噬會死嗎?別說李月落不信,就連周圍聚攏的三眼族族人們都沒一個相信的。

因為,這個少年太妖了!因為,他是羽化仙門少門主!

「唉!」

隨著三眼族一名族人的嘆息,周圍緊隨而起的是一連串的嘆息,待塵埃落定,場中出現一名少年,盤膝而坐,身上騰起陣陣強大的氣息,距離黑色的泉水不遠,就這樣靜靜的盤坐著,其周邊三米範圍內好似沒有受到任何侵襲般,顯得孤獨而絕世。

「終究沒能奈何他!」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