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

2021 年 1 月 31 日

突然地,小芸祕書奮力一把將辛縣長推開,轉身奪門而出。 小芸祕書自殺了!?一個驚人的消息把辛縣長從貫敏兒的被窩裏拉了出來,惶恐的樣子,在屋裏來回的跺步。房間裏面還有王副縣長和黑虎、福生三個人。

“你真的確定那個小丫頭跳河了?”辛縣長再次的問了黑虎一遍。

“只看到車子停在橋上,橋邊還有一隻女人的鞋。這隻鞋看着像小芸祕書穿的那雙!所以……她應該是……自殺了!”黑虎也不敢確定,畢竟是人命關天的事。

“辛縣長!你也不用擔心,沒想到這個死丫頭還是個他媽的烈女。既然她自己不想活了,也怪不得別人。隨便找個理由遮掩過去就完了!”王副縣長在旁邊說道。

“可是…可是怎麼跟別人交待啊?這人忽然的就沒了,她們家裏也會找的啊!”辛縣長焦慮的說道。

“黑虎!你這方面見識的多,給想個辦法!”王副縣長把目光投向了黑虎。

“這個…啊?”黑虎低頭琢磨了一會兒,忽然的說道:“有兩個辦法,一,就說她臨時有事跟您打了個招呼就走了,具體去哪了誰也不知道。說不準跟別人私奔了也說不定。這樣她家裏也沒啥辦法了,這麼個大活人誰也不能整天的看着是不是?第二,就說是意外事故,小姑娘沒開過兩次車,非要練車,在練車的時候出了事掉到河裏了,沒找到屍體。給她們家裏一筆撫卹金,把事壓下去得了!不過,這得花筆錢還要損失一輛車!”

“這個辦法還行!花點錢算不得什麼,只要能把事擺平了就行!如果說失蹤了他們整天的追着要人更麻煩。福生鎮長!這事全是因爲你的那輛破面包車,不追究你什麼責任了,你就把那輛破車奉獻出來吧!反正出了這事也沒人能願意開它了!”王副縣長聽了黑虎的話立刻說道。

“我們的那輛車就是平時打零用的,誰有事誰就開,鑰匙從來也不往下拔。誰知道會出這種事?!唉!”福生愁眉苦臉的樣子說道。心裏暗罵:尼瑪!這個人命在你們眼裏就這麼不值錢?這個時候了還敢這麼囂張的來訛我!

“這……這麼做能成啊?”辛縣長擔心的說道。

“你放心吧!這丫頭的家庭就是個農村的,多給她父母們點錢,再施加點壓力,沒啥擺不平的事!”王副縣長囂張的說道。根本就沒有把人命當回事。

“那……對跟來的這些人怎麼說?”福生在旁邊插嘴問道。

“對啊!跟他們怎麼說啊?”辛縣長已經完全失去了分寸。

“明天安排他們先走,他們離開半小時之後我們再走。具體的情況我們商量一下。福生鎮長!你一定要封住口,決不能漏出去半點口風!”王副縣長忽然的對福生說道。

“唉!這事要是傳出去誰還敢來我的度假村啊?我現在都恨不得把我自己的嘴縫上!”福生哭嘰賴尿的說道。

第二天,一切按照計劃實行了,才吃過早飯衆人便被安排離開了度假村。隨後辛縣長和王副縣長等人也離開了。福生讓雷強開着破面包車跟了去。

送走了衆人,福生擦了擦額頭上的汗,這件事可真的是夠冒險的,後面的戲讓他們自己去演吧,尼碼!總算是把他們送走了!

“福生!你不會以爲這件事就這麼完了吧?那個小芸怎麼辦?只要她一露面王副縣長絕對饒不了你!”宋微微見到福生長舒了一口氣,像是解脫了似的,便說道。

“啊?那……那該怎麼辦?”福生猛然的問道。自己還真的疏忽了這個問題。

“這個你得和雷強商量,你沒看得出來雷強好像很喜歡小芸的!”宋薇薇說道。 福生和宋微微在外面一邊說着一邊等了一陣,雷強從裏面出來了。

“大哥!小芸說在這裏躲幾天,等過些日子看看再回家去跟家裏人說一聲,她不想讓家裏人惦記!”看樣子雷強和小芸說得很好,小芸答應留下來了。

“兄弟!這幾天你多陪陪她,爭取爭取,啊!呵呵!小芸姑娘是個挺不錯的女孩!我這爲了你可是冒着老大的風險呢,可別讓我失望!”福生拍了拍雷強的肩膀說道。

“謝謝大哥!我努力爭取!”雷強笑了一下說道。

“那好!我們先走了!”福生和宋微微轉身走了。兩個人滿以爲自己的瞞天過海之計會成全雷強的一段美滿姻緣,卻不想這件事竟然引出來一場軒然大波。

十幾天之後,小芸姑娘實在待不下去了,這一天趁黑夜,和雷強兩個人開車悄悄的進了城,穿過縣城又走了十幾里路來到小芸的家,一個很普通的民間小院。


已經是半夜了,小車悄無聲息的來到了小芸的家門前,奇怪,這麼晚了,小芸的家裏竟然還亮着燈。小芸姑娘急忙的下了車,緊走幾步來到門前,開門進了屋。

“媽!這是怎麼了?爸!爸……!”小芸姑娘連叫了幾聲。

“小芸……!你沒出事啊?我的小芸啊……!”小芸媽一下子撲了過來,抱住了小芸姑娘大哭了起來。


“媽!這到底是怎麼了?我爸怎麼這個樣子了?”小芸急切地問道。

此時雷強也跟了進來,只見小芸的父親躺在了炕上,臉色蒼白,手腕上還吊着吊瓶。雖然微微地睜着眼睛,卻是呼吸微弱,看來病得不輕。

“小芸!縣裏來人說你出了意外,掉進河裏了,幾天過去生不見人,死不見屍的!後來說你很可能死了,就給了我們八千塊錢,說是等以後找到了人才能處理,找不到人這事沒辦法處理!你爸爸不相信你會出意外,就追着縣委要人,結果被那個什麼公安局長的給打了!嗚嗚…!你爸爸憋着一股氣又上了股急火,一下子倒下就起不來了!小芸!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小芸媽一邊哭泣一邊的說道。

“小芸……!”小芸的爸爸忽然的叫出了聲來,伸手似乎要拉小芸的手。

“爸!爸!都是我不好,害你成了這個樣子!嗚嗚…!”小芸急忙的伸出手去抓住了父親的手,哭着說道。

“小…芸…!照顧…好…你媽!”小芸的父親閉上了眼睛。

頓時屋裏一片哭聲。小芸姑娘險些哭暈了過去。

“我要去告他們,我要給我爸爸一個公道!”小芸姑娘撲到母親的懷裏,一邊哭一邊說道。

“孩子!我們貧民百姓怎麼能鬥得過他們啊!你爸爸要是不去給你討個公道也不會丟了命啊!嗚嗚!你可不能再出啥事了!不然我可怎麼活啊?”小芸媽也是哭得死去活來。

雷強站在旁邊措手不及,都不知道該如何的勸說是好。等小芸姑娘和母親都哭得有些體力不支了,雷強急忙的過去將小芸姑娘拉到了一邊。

“小芸!還是趕緊的告知親朋好友,讓你父親入土爲安吧!不管怎麼說你都見到父親最後一面了,也別太傷心了,這個仇將來我幫你報!”

福生怎麼也沒有想到事情會弄成這個局面,雷強打電話過來的時候,還真的嚇了他一大跳。急忙的找宋微微商量,最後決定不能讓雷強出面幫着小芸給她父親辦喪事,不然一旦讓黑虎等人知道那就全穿幫了。

三天後,小芸把父親入土之後,便要一個人去市裏告欣縣長和黑虎等人,雷強聽說之後急忙的開車來到小芸的家將小芸姑娘強行的拉了回來。

“雷強!我知道你們對我好,但是我爸爸不能就這麼死了,我得給他報仇,討個公道回來!不然我豈不是白上了這個大學,剛畢業就害死了我自己的父親!嗚嗚嗚!”車上,小芸姑娘哭着對雷強說道。

“跟他們沒什麼道理可講,你父親去了被打了,你去了不僅僅是被打,搞不好人都回不來。你知道他們什麼事都做得出來的!這個仇我幫你報,打人的應該就是那個黑虎,我們找他討個公道!”雷強義憤填膺的說道。

“福鎮長害怕影響到他的事業,不會幫我的忙的!你的好心我領了,還是讓我自己去告他們吧!生死我都不在乎了!”小芸姑娘堅持的說道。

“那不行!我大哥不敢和他們來明的,但絕不是害怕他們。用我咱們自己的辦法,一定能幫你的!你就放心吧!”

黑虎這幾天美壞了,王副縣長給了他十萬塊錢,讓他把小芸的事情擺平了。結果他只花了八千,其他的錢都揣到了自己的腰包。一個臭農村莊稼漢,八千塊錢解決已經是不少了,尼瑪!惹急了我把你們都抓起來關個月吧的,讓你們都老實了。

開始小芸的父親來找過兩次,被暴打了一頓之後還真的老實了,過了數天竟然還真的沒有再來找過。嗨!尼瑪!這不就是揍得輕麼?再來我讓他十天半月的回不去。

黑虎看事情就這麼過去了,心裏不由得暗自得意。這一天晚上,外邊有人請喝酒,黑虎高興,喝得暈暈乎乎的開車往回走。回到了自己家的小區裏邊,把車開進了停車場。搖搖晃晃的下了車砰的一下子關上了車門。

猛然間,在黑暗處竄出來兩三個人影,蒙着面,快速的來到了黑虎的身邊。還沒等黑虎明白是怎麼回事,兩把短刀已經逼在了黑虎的腰間。

“哎……!哎……!你們要幹什麼?你們知道我是誰麼?是不是不想活了?我是警察!公安局長!”黑虎驚慌失措,但是仍然的嘴硬,一邊靠在車上了伸手要掏槍一邊說話嚇唬對方。


“靠你媽!我知道你是黑虎!把手舉起來,不然捅死你!”對面的一個人一邊罵了一聲,一邊將手裏的刀壓在了黑虎的軟肋上,逼着黑虎把掏槍的手擡了起來。 黑虎被刀逼着把手擡了起來,靠在了車門上。

“你們想要幹什麼?如果是求財那好說,要多少你們說個數!要是我在什麼地方得罪了你們請指明,兄弟一定上門請罪!”黑虎酒意全消,看得出來人家是來者不善,善者不來。自己惹上**煩了。

“把兜裏的錢和身上的值錢的東西都拿出來,轉過去,趴在車上!”一個蒙面人說道。

黑虎心裏一鬆,原來是打砸搶的小毛賊,哼!先在把錢給你們,看將來我怎麼收拾你們,在我的地盤上也敢動土,真的是不知道馬王爺三隻眼!想到這裏,伸手從懷裏掏出來一沓子錢,放到了車上,有摘下手錶,然後乖乖地趴在了車身上。

“哼!真乖!我送你去登門道歉!”一個蒙面人伸手拿走了車上的錢和東西,同時三把短刀刺入了黑虎的後心和軟肋!三條人影迅速地消失在夜色之中。


黑虎尖叫一聲,順着車身倒在了地上。臨死還在罵:尼碼!你們誆我!你們不安套路出牌!

公安局副局長被殺了!這一消息非但成了縣裏的特大新聞,還引起了上層領導的關注。省公安廳直接的下達命令,限在一個月之內破了此案!市公安局局長黃寶坤親自坐鎮宏遠縣,督促辦案。這件事幾乎驚動了全國,成了重大新聞。

福生的辦公室裏,福生低着頭來回的走溜,顯然很是煩躁。不一會兒,雷強從外面走了進來,宋微微急忙的出去守在了門旁的祕書室。

“雷強!黑虎被殺了,你知道誰幹的麼?”福生盯着雷強生硬的語氣問道。

“不、不知道啊!”雷強躲開福生的眼神,說道。

“你還把我當成你大哥麼?你的眼神已經背叛了你,你在和我說謊你知道麼?”福生氣急的捶了一下桌子,又說道:“雷強!我一聽說這個消息我就猜到了是你乾的,我叫你去陪着小芸可是沒叫你去惹這麼大的婁子!你知道現在都驚動了省裏邊了,限令黃局長一個月內結案,這萬一要是找到一絲線索,我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救不了你!”

“大哥!我就是一時氣不過,這個黑虎太囂張了!簡直就是草菅人命!他就應該死!”雷強氣急的辯解道。

“唉!你以爲你是俠客啊?替天行道,除暴安良?魯莽!”福生伸手從懷裏拿出來一張銀行卡,放到了桌子上又說道:“你現在不能再呆在這裏了,帶上小芸趕緊離開。這個卡里有十萬,你以外出學習的名義去南方的一些城市躲一躲。別人要是問我就說派你出去學習企業管理了,錢花沒了就給我打電話!”

“大哥!我…我走了是不是會連累到你啊?”雷強有些激動,本以爲福生會大罵他一頓,沒想到福生竟然擔心自己,讓自己趕緊離開!

“這件事我不知道,你也沒跟我說過。你就是我的司機,我信得過你,便想讓你出去學習,等回來之後幫你嫂子一起管理這個企業,其它的我都不瞭解!你明白了吧?”福生強調的加重了語氣。

“嗯!我明白了!”雷強點了一下頭。

“有人幫你的忙吧?都安置好了沒?”福生又問道。

“他們當天就離開了,放心吧!都是可靠的人!”雷強點了一下頭。

“那就好!”

“柳書記您好!您找福鎮長啊?”宋微微在門外大聲地說道。

福生知道這是在給自己信號,急忙的給雷強使了個眼色,叫雷強出去了。雷強拿起桌上的銀行卡轉身走了。柳書記隨後進了來。

“柳書記!您坐,我給您倒茶!”福生急忙的過去倒茶。

“福生啊!聽說了吧!黑虎被人殺了!聽說是搶財殺人,黑虎身上的錢和值錢的東西都被拿走了!你說現在的人,膽子多大,竟然敢去搶警察!這是什麼世道啊?”柳書記一進來便說道。

“呵呵!柳書記!有道是: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黑虎這傢伙平時做壞事做的太多了,這是報應到了。”福生呵呵一笑,說道。

“啊!”柳書記猛然的想了起來,當初黑虎可是黑了福生五百萬呢!難怪福生會這麼說!


“是啊!是啊!人這一輩子做到問心無愧似乎是難了點,但是切莫做什麼大惡之事,否則這報應來臨就是飛來橫禍啊!”柳書記說的倒是實話,做到問心無愧卻是很難,那只是在電影之中高喊的口號罷了。

“柳書記!您不會就是因爲這個消息過來告訴我吧!呵呵!”福生笑了笑,把茶水遞到了柳書記的跟前。

“哦!當然不是,當然不是!不過也與這件事有關。縣裏出了這麼大的事,上邊的領導都慌了!開會提出來要全面加強社會治安問題,要求在重要的公衆場合安裝監控設施!鄉鎮和農村沒有這個條件的也要加強夜間執勤,以村爲單位,組織治安隊和增加各村屯的治安人員。避免一系列的治安案件發生。這件事你給各村屯的村支書和治保主任等人召集一個會議傳達和落實一下吧!至於我們鎮,你看看在什麼地方也建立幾個監控點,響應一下上面的號召。”柳書記把來意說明了一番。

“哦!那麼說,黑虎死的挺慘啊?沒什麼線索給留下?”別的事福生沒放在心上,不過從柳書記的話語之中似乎聽出來一些黑虎案件的眉目。

“詳細的我們倒是不知道,不過這次去縣城聽別的人都在這麼說。就連辛縣長和王副縣長也都懵了,辛縣長才上任不到一個月就出了這麼大的事,現在他們可都成了熱鍋上的螞蟻了!聽說他們在懷疑這是江湖仇殺,可又沒有證據!”柳書記壓低了聲音神祕的說道。

“哦!”福生點了點頭。

快下班了,福生在辦公室裏琢磨來琢磨去,最後拿起手機撥通了市公安局長黃寶坤的電話:“黃局長啊!哈哈哈!聽說你在縣城坐鎮調查案子呢,這種枯燥麻煩的事多煩人啊!不如來兄弟的度假村消遣消遣!?” 第二天,福生來到了冷飲廠的廠門口,擡頭看了看廠子的大門,不由輕聲的嘆了口氣:唉!李娜非讓自己來找劉蘭談談,可是自己怎麼跟她說啊!?談什麼?真的是爲難!搖了搖頭,邁步進了廠門。

“董事長好!”

“福鎮長好!”

兩名女工正好走了過來,看到福生急忙的打招呼。

“好!好!你們劉廠長在吧?”福生點頭問道。

“劉廠長在辦公室裏呢!”兩個女工急忙的說道。

“哦!”福生直奔辦公室。

“喂!你怎麼不叫董事長,卻叫他福鎮長?”福生才走,一個女工便對另一個女工問道。

“鎮長的官比董事長大唄!當然要挑大的官叫,誰不喜歡自己的官當得大啊?”另一個女工說道。

“鎮長怎麼就能比董事長的官大?就是柳書記也沒咱們董事長有錢,有氣派! 夢涂 ……還挺帥呢!”另一個又說道。

“切!鎮長管的是咱們全鎮的百姓,董事長管的就是咱們集團的這些人唄!我說還是鎮長這個官大!”兩個人竟然爭執了起來。

“咚咚咚!”福生敲了敲門。

“進!”裏面傳來劉蘭的聲音。

福生推門進了去。

“福……董事長!”看到福生進來劉蘭臉上猛然的一陣驚喜,瞬間又冷了下來,低聲的叫了一聲。

“啊!劉蘭!這個…這個,工作還行吧?”福生一時竟然也不知道說啥好了!

“嗯!挺好!”劉蘭點頭應了一聲,便低下頭不再說話。

“啊!呵呵…!你這小辦公室搞得很乾淨很整潔嘛!不過,你這裏似乎少了點啥,要不……要不我幫你配個祕書吧!?”福生繞了個圈子說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