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頭蓋骨中的那顆神秘的珠子也是不甘落後,照樣不斷的吸收著藥力,然後反哺出一股股更加精純的能量。

2021 年 1 月 31 日

當步雲天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中午,浴桶里的藥水也已經變得清澈透明。終於完成了中國式外功里最重要的一步,浸泡葯浴,使全身充滿藥力,以後鍛煉時藥力就會逐漸被吸收,這樣煉體時就不會留下暗傷,訓練的效果也會更加明顯。

這時肉身強度也達到了凡階四級後期的程度,雖然這次的進步沒有之前那次大,但是收穫卻並不比之前小,更可喜的是步雲天的骨髓在骨骼脈絡之中流動的更加通暢了。

可惜這個葯浴只是適合前期之用,這是古時候的修士因為武修前期的修鍊太難而創出來的方法,這個葯浴能夠把人快速的引入武者的殿堂,到了後期就作用不大了。 步雲天把失去藥性的廢棄藥水倒掉之後,又收拾好東西,才想起那顆被自己撿回來的巨蟒之蛋。他把頭顱般大小的蛋抱在懷裡仔細觀察起來,只見蛋上有很多神秘的花紋,讓人愛不釋手。


步雲天突然想到,這玩意不會像小說里的寵物蛋一樣要滴血認主吧,於是他咬破手指,滴了一滴血下去。

只見血液很快便被蛇蛋吸收了,但是蛇蛋在吸收了血液之後卻沒有什麼方應。怎麼沒有反應,步雲天感到很奇怪,他輕輕地敲了一下蛇蛋,感覺到好像敲在鐵塊上,想把神識伸進去,卻發現蛋殼好像可以隔絕神識的探查,不過他還是可以非常清晰的感覺到蛇蛋內旺盛的生命力。

步雲天摸著蛇蛋想到,要想把蛇蛋乳化出來,估計需要大量的能量給它吸收。他不由感到一陣為難,因為他沒有辦法取得大量的靈晶,除非找他父親要,可是他不久前才下定決心自力更生,根本就不可能那樣做。

步雲天只好繼續給蛇蛋喂血,直到他感到有一點頭暈之後才停止放血。而蛇蛋吸收了步雲天大量的血液之後,蛋殼上的花紋變得更加耀眼和神秘了,就好像活了起來。

步雲天盤坐下來調息,恢復失去的血液。因為不是精血,只是一般的血液,再加上之前吸收的藥力,恢復的很快。

剛剛調息好,便看到一名弟子慌慌張張的跑過來,「二少宗主,大事不好了,大少宗主被人打傷了,你快去看啊。」

「什麼,大哥被人打傷了,誰幹的?」步雲天抓住那師弟的肩膀道。

「好痛,二少宗主你抓痛我了,快鬆手啊。」那師弟痛呼道,卻是滿臉震驚的看著步雲天,之前被命令來給這個廢物傳信還滿臉不高興,現在卻是扛不住對方一爪,連躲閃都來不及便被抓住了。

「不好意思,是我太心急了,你快說是怎麼回事。」步雲天臉色有些陰沉道。

「你去大堂就知道了,大少宗主他…….」

那師弟還沒說完,步雲天已經奪門而出,向大堂跑去了。還沒靠近,遠遠便可以看到一堆人圍在一起和聽到他娘的抽泣聲。步雲天衝過去撥開圍觀的弟子一看,只見大哥滿身是血的正躺在一個架子上,葯峰的葯長老正在救治。

「娘,大哥這是怎麼了,為什麼受傷,傷的到底重不重啊?」步雲天拉起他娘的手臂沉聲喊道,整張臉上烏雲密布,不自覺的散發著一絲絲恐怖的殺氣,還好沒人注意到他。

也難怪他會如此震怒,受到身體前人主人的影響,步雲天早已不自覺的把這個從未見過面的步驚坤當成了自己敬愛的大哥,可是現在這個自己敬愛的大哥卻是身受重傷,他不發狂已經不錯了。

「是刀道宗的混蛋做的,你大哥在歷練時發現一株萬年份的玲瓏草,還沒來的急採摘,刀道宗的人就來到了,於是就發生了搶奪,你大哥便被他們圍攻打成了重傷。葯長老說命還可以救回來,但是修為卻被廢了大半。」步雲天的母親王紫玉忍不住抽泣著道。

受到身體前任主人的影響,本來就已經怒氣衝天的步雲天差點壓制不住怒火,一股衝天的殺氣從他身上爆發開來,還好一股神秘的氣息突然出現,瞬間消除了步雲天的不良狀態。步雲天頓時后怕不已,剛剛居然差點就被殺氣反噬了,真是好險啊。

那股神秘的氣息正是步雲天頭蓋骨中的那顆神秘的珠子發出來的,可惜那顆珠子在發出那股氣息之後給步雲天一種更加疲乏的感覺,彷彿已經耗盡了氣力似的,再次沉寂了下來,不過步雲天也不著急,只要珠子不斷地吸收能量,遲早有一天會恢復的。

「哎,可惜了這身修為,還好保住了性命,不過以後只能重新修鍊了。該死的刀道宗,總有一天我要滅他滿門。」葯長老站起身道。

「刀道宗乃是一流勢力之中排名前幾的,比我們劍道宗強了不少,要想報仇恐怕很難啊。」大長老幸災樂禍道。

「死老頭,那我大哥的仇就不報了?」步雲天頓時憤怒道,一股恐怖至極的殺氣直衝那大長老,直接把那老傢伙嚇得後退一步,弄的所有人都古怪的看著他,但是步雲天的殺氣一放即收,誰也發現不了,所有人只道他是被步雲天大喝一聲給嚇得倒退了一步。

只是誰也不知道,那一瞬間,大長老直覺自己彷彿置身於屍山血海之中,渾身發寒,不過他畢竟修為高深,倒是瞬間恢復了過來,只是卻一臉鐵青,剛剛退那一步卻是令他丟盡了臉皮。

「雲兒,不得無禮,趕快向大長老道歉。」步雲天的父親步驚天沉聲喝道。

「算了,不過你可得管教好你的兒子,不是什麼人都可以在我面前大吼大叫的。」大長老眯著眼道,細心的話可以發現他眼角閃過的一絲殺機,因為他心中已經對步雲天產生了忌憚。

「好了,靜一靜,我警告你們,平時鬧鬧也就算了,要是在面對外敵的時候誰還敢瞎鬧,不一致對外,那他就不要再想從我手裡拿到一顆靈藥了。」葯長老警告道,眼前卻是看著大長老,眼中威脅的意思不言而喻。

看到葯長老發火,所有人一下子都變成了乖乖仔,畢竟誰都不能和靈藥過不去,所以得罪誰都不能得罪葯峰的頭號領導者,不然吃不了兜著走,嚴重的還可能成為大家孤立的對象,畢竟葯長老掌控了門內所有的丹藥,在劍道宗的地位絲毫不下於掌門的。

步雲天哼了一聲轉過了頭,他父親也沒再說什麼,只是叫人把步驚坤抬回卧室修養。此時的步驚天這個威武的漢子卻是有一點落寞,小兒子從小就不能練武,而大兒子現在又讓人給廢了,可以這麼說,現在的他已近很累了,那是一種內心的無力,就像一下子沒了鬥志一樣,整個人變得垂頭喪氣的,英雄遲暮啊。

步雲天看了一眼落寞的父親,又看了看重傷的大哥道:「父親,你不用擔心,我會努力修鍊的,大哥的仇我會親手報的,絕對不能放過那些傷害大哥的混蛋,而且我相信大哥也會振作起來的。」

「是啊,驚天,坤兒的仇我們不能不報,不能白白便宜了那些傢伙。」王紫玉一臉寒霜道。

「仇一定要報,但是我們不能明著來,刀道宗實力比我們劍道宗強了很多,只能暗中想辦法。還有雲兒,你下次不能再這麼衝動了,小不忍則亂大謀,大長老這個人極其陰險,你沒有一點修為防身,以後萬事要小心點,最好不要單獨亂跑,免得他有機會對付你。沒其他事的話就散了吧,讓坤兒好好休息。」父親步驚天道。

步雲天由於還沒想好怎麼解釋自己練武的事,於是低聲道:「我想留下照顧大哥,你們先回去吧。」

「那你就留下吧,哎……」父親說完就拉著母親走了。

步雲天靜靜的守著他的大哥,一言不發的坐在床邊,心裡暗暗下決心,一定要儘快把修為練好,再去尋找靈藥,無論如何都要把大哥治好,不管花費多大的代價都要做到。

於是步雲天在床邊盤坐起來,進入修鍊狀態,只留了一點神識在外面,以防大哥醒來自己卻不知道。

不知過了多久,步雲天突然從入定中醒來,是被步驚坤驚醒的。只見步驚坤已經醒了過來,發出沙啞的聲音,「水……水……」

步雲天急忙從茶壺裡倒了一些茶水親手喂他喝下去,「大哥,你怎麼樣,身體還難不難受,趕緊喝些水。」

「好了,不用再倒水了,大哥沒事了。」步驚坤喝完水道。

「那就好,對了大哥,打傷你的人叫什麼名字。」步雲天輕聲問道。

「你問來幹什麼,你修為這麼低,就別管這些事了,你幫不了我的,等你再大一點我就給你介紹個女朋友,只要你討個好妻子好好的過日子,那就是對我最好的回報了,不要在想那些報仇的事。」步驚坤轉移話題道。

「可是大哥,你的修為已經被他們廢掉了大半,這麼大的仇怎麼可以不報。」步雲天一臉堅決道。

「什麼,你說我修為被廢了大半,怎麼回事,我不是只是受了重傷而已嗎?修為怎麼會被廢掉的?」步驚坤急忙問道。

「該死,不小心說漏嘴了,該怎麼向大哥解釋呢?」步雲天暗自急了起來,「大哥,你說什麼啊,我有說過什麼修為被廢嗎,你聽錯了,沒有這回事,你就安心養傷吧。」

「弟弟,你就別掩飾了,快告訴我到底是怎麼回事。」步驚坤有點急了。

步雲天知道再也瞞不住,而且這事大哥遲早也會發現的,於是無奈道:「葯長老說,你受的傷太重,雖然保住了性命,卻無法保住全部修為,等你傷好之後,最多也就凡階後期的修為了,大哥你不要太傷心,我會想辦法幫你恢復修為的。」

「好了弟弟,大哥沒事,你不用安慰我。只是失去部分修為而已,我一樣可以重新修鍊回來。相信大哥,沒事的。」步驚坤反過來安慰步雲天,只是滿臉憔悴的樣子看上去有一點英雄末路的感覺。


沒有修為的心情步雲天體會過,可是卻不知怎麼安慰別人。但是步雲天卻暗暗下定決心,一定要早日找到靈藥,恢復大哥的根基,「那大哥你不要想那麼多,好好休息,我先出去了。」

「嗯放心吧,我不會胡思亂想的。」步驚坤說道。

步雲天會到自己的住處,拿好東西后飛速去到小水塘那裡,開始了新一輪的訓練。因為他有了要緊的事去做,巨大的壓力之下,他覺得一刻鐘也不能等了,必須抓住每一分每一秒的時間來訓練。 「爺爺,真是太好了,想不到步驚坤那小子居然和刀道宗的爭什麼靈藥被廢了,步驚天那老傢伙算是後繼無人了,我看步驚天這回怎麼和爺爺你斗。」

「劍兒,不要開心的太早,步驚天那老傢伙可不是一個簡單的人物,不過一個月後的三年一度門內大比就沒人和我火峰爭了。」老者陰笑著道。

「那是,這次這次不僅僅是外門冠軍是我們火峰的,內門弟子的冠軍我們也要拿到,不過還真得感謝刀道宗啊,不然我們怎麼會有那麼好的機會。」少年開始興奮起來,他爺爺雖然是大長老,不過他修為不到地階,那也只是外門弟子。

「好了,別高興的太早,你也給我注意點,這段時間不要招惹步雲天,我看那傢伙好像不簡單。」老者沉吟道,一想起那頭被對方嚇退一步,現在他都感覺臉上火辣辣的。

「知道了,爺爺。」

日子一天天的過去,一眨眼已經又過了三個多月,果然是修行無歲月,這三個多月以來,步雲天的進步也是非常的大,肉身強度從凡階四級增長到凡階六級的強度,金元力的修鍊卻僅僅達到了凡階三級。

步雲天的進步可以說是非常驚人的,如果和那些幾年才突破一次的同齡中人比,可以說是逆天的了。

一般體修要達到這種程度至少要幾年,而他僅僅用了幾個月的時間,可見髓氣神決的恐怖,不愧是利用神秘珠子創造出來的功法,這也使得步雲天對那神秘珠子更加動心了。

不過最令步雲天開心的是,他想到了一種他大哥可以練的功法,而且這種功法對治療內傷有很大的好處,練了之後,內傷有很大的可能無葯自好,那就是中國道家最好的養生功法太極拳,這套拳法可以說是逆天級的拳法,是中華武術的代表之作,練到極致可以運用自然之力,溝通陰陽,威力奇大無比。

步雲天靜靜的回想著有關太極拳的修鍊方法,那是他以前上網時看到的,覺得還不錯就記了下來。太極拳在技擊上別具一格,特點鮮明,它要求以慢打快,以靜制動,以柔克剛,避實就虛,借力發力,主張一切從客觀出發,隨人則活,由己則滯。

為此,太極拳特別講究「聽勁」,即要準確地感覺判斷對方來勢,以作出反應。當對方未發動前,自己不要冒進,可先以招法誘發對方,試其虛實,術語稱為「引手」。一旦對方發動,自己要迅速搶在前面,「彼未動,己先動」,「后發先至」,將對手引進,使其失重落空,或者分散轉移對方力量,乘虛而入,全力還擊。

太極拳的這種技擊原理,體現在推手訓練和套路動作要領中,不僅可以訓練人的反應能力、力量和速度等身體素質,而且在攻防格鬥訓練中也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或許是這個世界比較適合練武吧,以前練太極拳的時候練了幾年都沒有什麼特殊效果,在這裡才練了不到一天便已經朗朗上手,雖然還達不到傳說中練完之後地上形成一個太極八卦圖的效果,但是太極那股柔勁卻已經掌握的差不多了,已經可以用來對敵了。

步雲天這段時間的修鍊不單單是煉體了,不但修鍊太極拳,還不時修鍊上古戰技崩天拳,也是他目前最擅長的並且最合適的拳法,太極拳只是準備練好之後就找個機會教給大哥。

轟,轟,轟,彷彿天崩地裂,崩天拳在步雲天手裡使得出神入化,只見其身形不停的變換,招招打出,都形成一個個恐怖的音爆。在步雲天巨力的衝擊下,空氣爆竹般的響聲不絕於耳。彷彿天真的要崩塌了一樣,每一拳都有開山裂石之威。

這還僅僅是靠著蠻力的攻擊,如果以後可以施放元力,聚氣成型之後威力會更加恐怖,就像降龍十八掌一般,每一掌打出都會形成數道龍形勁氣,威力恐怖無比。


等步雲天收手之後,周圍已經一片狼藉,坑坑窪窪,到處都是碎石木片,好像這裡經過導彈的轟炸一樣,這已經不是他第一次練習崩天拳了,在他驚人的**力量之下,崩天拳的威力變得驚人無比。

一使出崩天拳,他整個人好像變成了一台專門搞破壞的機器,崩天三重勁的恐怖力道轟擊之下,所有阻礙他的東西都會被他粉碎。

崩天拳其實就是一門非常出色的上古戰技,唯一可惜的是有些地方太過玄奧莫測,要想正在發揮崩天拳的威力,恐怕需要步雲天的不停的領悟拳法的奧義,然後不斷的完善崩天拳才行。

什麼時候能練成崩天三十三重勁的時候,才算是真正大成。

這一天,步雲天剛剛訓練完畢,在回到門內時看到大家匆匆忙忙的向一個地方走去。步雲天仔細聽了一下他人的議論才知道,這些人是去觀看三年一度的門內大比武。步雲天也跟隨著他們一起向擂台處走去,還沒走近就聽到一些人在議論。

「可惜步驚坤師兄的修為被廢了,不然內門弟子的比斗結果還真不好說,現在看來是火峰的弟子拿定了。」某人說道。

「恐怕不僅僅是內門弟子的比斗,就是外門弟子的比斗估計也是火峰的了,陸劍仁師兄知道吧,他爺爺可是大長老,所以他手裡的法寶厲害著呢。」另一人附和道。

「這麼說今年的門內大比沒什麼看頭了,地階的少了步驚坤師兄,凡階的又有陸劍仁師兄這個渾身是法寶的,根本就沒的打。」又有一人開口道。

「是啊,看來這次中低階弟子的比斗已經沒什麼看頭了,還是等著看核心弟子的比斗吧。」

議論的聲音很多,步雲天聽了一下就不想聽了,只是站在外面遠遠的看著擂台上的比武,默默地思考,找出了很多不足的地方,最重要的還是自己的打鬥經驗太少了,這裡畢竟不是地球,打鬥的方式和以前比天差地別,根本就不是一個檔次的。

「自己不能老是在後山修鍊了,不然萬一碰到同門的話很容易暴露自己的實力,到時說不定引來大長老的暗殺,看來我需要找個機會出去歷練才行,否則閉門造車也只是繡花枕頭。」步雲天暗自想到。

其實步雲天倒是多慮了,陸天邪雖然想奪權,但是也沒有壞到那種程度,否則也輪不到他坐上大長老的位置,而劍道宗也沒有他表面看到的那麼簡單,他看到的不過是表面而已。

比武結束了,外門弟子第一名果然被陸劍仁得到了,真是山中無虎猴子也可稱王。在這樣的大門派中,一個區區凡階九級中期的傢伙居然可以成為外門弟子中的第一人。

至於內門弟子的打鬥步雲天並沒有去觀看,因為不用看他也知道,那些打鬥肯定是驚天動地的,看了對他幫助也不大,畢竟現在的修為還太低了。

「遭了,大哥修為大失,不能參加這次大比,也不知道會不會做傻事。」步雲天突然想起大哥,就待不住了,匆匆的走向大哥的住處。但是找遍了大哥住處也找不到他,在步雲天準備出去找時,他大哥一臉落寞的迎面走來。

「大哥,你沒事吧,你剛才去哪了,我找了很久都找不到你,你不會是去看比武了吧?」步雲天小聲問道。

「沒事,我沒有去看比武,只是四處逛了一下,在外面散散心而已。對了,你找我是不是有什麼事啊。」步驚坤又開始轉移話題了,很明顯他是在說謊。但是步雲天卻沒有揭穿,因為他不知該如何做才能使大哥解開心結。

「現在大哥根基受損,很難再重新晉級地階,希望太極拳這門奇功可以恢復他的修為,要不然我也不知該怎麼辦了。不過現在把我可以練武的事告訴他后,他會感到開心吧。」步雲天暗暗想到。

「大哥,其實我早在一個多月前就已經可以練武了,而且現在讓我和凡階後期修為的人對打都沒有問題。」步雲天開心的道。

「真的,弟弟你沒騙我吧,你什麼時候開始可以練武的。」步驚坤果然驚喜的問道。

「大哥,是真的,在你受傷的一個多月前,我自己創出了一種專門煉體的功法和一套拳法,現在我的肉身強度相當於凡階六級體修的強度。雖然無法施放劍氣,但是近身對付凡階後期還是沒問題的。不信的話,我把那套拳法打給你看看。」接著步雲天就把自己之前練過的太極拳打了出來。

只見他一招接著一招,一式接著一式,猶如江水連綿不絕的把太極拳打的自然之極。

「好,想不到弟弟你居然是一個天才,在經脈堵塞的情況下居然還能創出一種功法,可惜我傷勢還沒有恢復,不然我就可以陪你練練了。」步驚坤即開心又惋惜的道。

「大哥,我已經不再是過去那個弱小的廢物了。我創出的這套拳法,不但我自己可以修鍊,而且你現在也可以修練。這功法不但是一套以柔克剛的高級拳法,而且對於療傷有意想不到的強大效果,修鍊之時需要的不是五行元力的配合,而是對陰陽之道的感悟,對陰陽之道的感悟越高修鍊就越快,練到極致可以調動天地自然之力。」

步軍爺非常無恥的把這經典的道家太極拳說成是自己,這臉皮還真不是一般的厚啊。

「什麼?弟弟你是說真的嗎?這套拳法真的可以恢復我的傷勢,你沒有騙我吧?」步驚坤一把抓住步雲天的肩膀激動的問道。

「是真的,不信我再練一次給你看,這回你可要看仔細了。」接著步雲天就把那套陳氏太極拳演練起來。


步驚坤雖然失去了修為,但是作為一個曾經的青年高手,那點眼力還是有的,只是之前的心思不在上面而已,現在一用心果然看出了不凡之處,太極拳的動作雖然緩慢,但是卻充滿著一種自然地氣息,打起來的時候連空氣中的能量都被帶動,形成一個個圓圓的能量漩渦,很明顯是一種以慢打塊、以柔克剛得頂級拳法。

此時的步雲天打著打著已經忘記了自己的初衷,整個人進入了一種非常玄妙的境界,在這一刻他的身體好像不在受他控制,自然而然的打著那套太極拳,一遍又一遍的打下去好像永無止境。

步驚坤感到非常震驚,這套拳法他只是看懂了一些,有很多不懂得地方,但是卻可以看出這是一套很高明的拳法,真不知弟弟是怎麼創出來的。

總算等到步雲天停了下來,可他雖急卻不打算立刻打擾步雲天,因為他知道步雲天正在頓悟,此時步雲天的太極拳又向前跨出了一大步。

直到步雲天清醒過來之後,他才迫不及待的喊道,「太好了,弟弟你快點教我,我快等不及了。」

「好,你跟著我練,第一招……」接著步雲天一邊演練一邊解說。

一招接著一招,一式接著一式,步雲天很快就教完了,而此時的步驚坤卻好像入了魔一樣,這套易學難精的太極拳已經被他朗朗上手,已經有了一絲神似。

步雲天為他的練武天賦感到開心,同時也有一點驚訝,想當初自己練了一年多還是有形而無神,真想不到大哥這麼快便有了一絲神似,他沒有繼續打擾他大哥,而是靜靜的在一旁看著。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