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林涵再一次慘敗,從戰台上帶著血雨落下,徐乘風緊閉的雙眼猛然睜開,雖然身上的氣息依舊虛浮,但雙眸猶如兩把鋒銳的寶劍,閃爍著寒光!

2021 年 1 月 31 日

「此戰,還是算了吧!」看著已經躍上戰台的銀袍青年,李逸風輕嘆一聲,對徐乘風微微搖頭道。

「事關宗門榮譽與尊嚴,乘風不能不戰!」徐乘風緩緩站起,修長的身形猶如一桿標槍,散發出強大的戰意!

銀袍青年的目光並不在徐乘風身上,環顧四周發現並沒有那個讓他越來越懷疑的人,不僅有些失落,一股無名之火在心中燃燒。

前來觀戰的朱浩發現銀袍青年的神情越發冷峻之後,不由得想起來曾經令人毛骨悚然的一幕,渾身打了一個哆嗦,憐憫的看了一眼已經登上戰台的徐乘風!

被對手蔑視甚至無視,是每一個有尊嚴的武者所不能容忍的事情,更何況是凌霄宗的天驕!

「在下凌霄宗徐乘風,請指教!」徐乘風強壓心中怒火,持劍冷聲道。

「三日之前你已經戰敗,為何還要上來?自取其辱嗎?還是期望我能放你一馬,將魁首讓與你?」銀袍青年瞥了徐乘風一眼,恥笑道。

「三日前戰敗,不代表今日戰敗,而且即便今日戰敗,又能如何?一個魁首之位,並不能代表什麼!我凌霄宗的名望與尊嚴,靠的是五千年的底蘊,靠的是一腔熱血與敢戰的精神,而非區區魁首!」徐乘風神情不變道。

「哦?既然你不在乎魁首之位,那為何還要上來?」銀袍青年饒有興趣的問道,但眼中深處,卻醞釀著濃郁的殺機。

在他看來,一個傷病之人站在他面前,是對他驕傲身份的侮辱!

「我站在這裡,是想告訴你,我是你的對手,雖然我曾經戰敗,但我依然是你的對手!」徐乘風緊握手中長劍,體內元力暗暗運轉,做好隨時拼殺的準備。

「敗寇何言勇!既然你曾經敗在我的劍下,那就註定一生被我踩在腳下,做一個仰望我的螻蟻!」銀袍青年冷哼一聲,身上散發出冰冷的氣勢。

「誰為螻蟻尚未可知,戰吧!」徐乘風怒吼一聲,渾身的氣勢瞬間達到頂峰,一道長約三丈的碧青色劍氣衝天而起,隨著元力灌輸,迅速凝實,散發著令人心悸的波動!

「敢於冒犯我的人都已經消失,既然你不知死活,那本少就成全你!記住,本少吳問心!」銀袍青年冷哼一聲,手中長劍光華流轉,吞吐著鋒芒,猶如一條陰冷的毒蛇,隨時準備咬向獵物!

「好一個誰為螻蟻尚未可知!不知徐師兄可否將這爭奪魁首之戰的榮譽讓給小弟?」楊天一身白色勁裝,從遠處踏空而來,面帶微笑的望著徐乘風! 「可惡!他竟然也進入靈海境了!」血雲惡狠狠的低吼一聲。

而他身邊的血雨沒有說話,只不過原本陰戾的神情,變得有些猙獰!

徐乘風有些愣神,雖然和楊天在一起的時候,會產生一種莫名的壓力,但也沒想到對方也已經成就靈海!

李逸風看著楊天徑直飛向戰台,眼中閃過一絲精光,原本陰沉的神情舒緩了一些,甚至有了一絲微笑。

此戰不論結果如何,對他來說,楊天的參戰,就已經是一種巨大的收穫!

不過,在這些人中,最高興的莫過於一直想要找機會將楊天剷除的銀袍青年!

「沒想到你竟然隱藏了修為!真是太過分了!」徐乘風拍著楊天的肩膀,大聲笑道。

雖然不知道楊天的真實戰力,但從以前的觀察以及楊天的神情來看,此戰交個他,勝算更大!

而且楊天的參戰,很可能是三長老隱晦表達的一種善意甚至傾斜!

這對於處於劣勢的大長老來說,至關重要!

「此前多有隱瞞,還請師兄見諒!」楊天略顯尷尬的笑道。

「說笑而已,師弟不必放在心上!」徐乘風開口笑道,然後神情略顯沉重,「這個吳問心實力強悍,劍法的造詣深厚,你要多加小心!」

「多謝師兄提醒!」楊天鄭重道,然後將徐乘風送下戰台!

「你果然隱藏了實力,不過我有點好奇,既然選擇做縮頭烏龜,為何現在又要跳出來呢?」銀袍青年心情大好,開口問道。

「那你能告訴,為何每次見面,你的眼中都會瀰漫著濃烈的殺機嗎?」楊天神情冷漠,凌天劍緊握手中,強大的氣勢伴隨著凌厲的劍勢,爆發開來,在黝黑的戰台上,掀起一股劍氣浪潮。

「唰!」

回答楊天的是一道鋒利的劍氣!

雖然吳問心自持甚高,從楊天冷漠的眼神以及爆發的氣勢中,感受到了一股危機!

楊天冷哼一聲,無數玉蓮在身邊綻放,凌天劍揮舞,化為道道光影,迎了上去!

「叮叮噹噹!」


僅僅是楊天身形縱起到空中的片刻時間,兩把長劍便不知發生了多少次碰撞!

由於碰撞發生的過於密集,吳問心的速度又太快,以至於台下的大多數人眼中所看到的,是一條銀光圍著楊天的身體不斷的旋轉,交織成一圈清影!

「嗤!」

吳問心的攻擊越來越快,一次比一次凌厲,但楊天卻漸漸跟上了他的節奏,穩住自身的局面之後,暗中蓄勢,準備反擊!

亮麗的光華在空中閃過,許多人的眼中被紫色光華所佔據,再無一絲雜色!

轟鳴聲響起,哀鳴聲也隨之響起!

三朵紫金劍蓮封鎖一方,凌天劍發出一聲咆哮似的劍鳴,猶如龍吟!

吳問心持劍翻滾,竭力阻擋凌天劍的攻勢,同時,左掌轟擊紫金劍蓮,希望能突破封鎖,避免被困的危險處境!

吳問心畢竟實力非凡,幾番努力,在付出不小的代價之後,終於逃出了劍蓮的封鎖,並暴退到戰台一角!

同時,楊天的身形也來到了高空中!

凌天劍揮舞,發出憤怒的咆哮,至上而下斜劈劃過,以無比殘暴蠻橫的姿態,斬向吳問心的頭顱!

吳問心眼中寒冽,身上的氣勢再次暴漲,手中長劍發出錚錚震鳴,帶著血色的煞氣瀰漫!

幾次的失利,讓他動了震怒!

這一刻,不僅是為了少主,也是為了自己的尊嚴!

揮劍,格擋!

簡單的動作,強大的力量碰撞!

伴隨著一聲轟鳴,吳問心腳下黝黑的戰台向下凹進了半寸!

長劍交錯,元力涌動,楊天指間發白,身形在空中停頓,兩個心中充滿殺機的人,默默對視!

時間彷彿就此定格!

「雖然劍法不錯,可惜力道不足!」吳問心冷哼一聲,精純渾厚的元力爆發,以萬鈞之勢,碾壓而來!

作為天丹宗的護丹衛,有無數丹藥供他享用,因此元力的渾厚與精純,高出楊天很多!

「那就在看看我的身法!」楊天目光更見冰冷,爆喝一聲,再次*近,展開近身搏殺!


腿腳如風,空氣爆鳴,無數鉸刀般的旋風在腳尖盤繞,捲起一陣風潮!

勾畫,蹬踏,抽扇,掄砸!

此時楊天的腿腳猶如手臂一般,,在方寸之間展開襲殺與縱橫!

吳問心顯然沒想到楊天的身法造詣依舊高深,再加上強橫的體魄,瞬間便處於下風,只能被迫的防禦!

「火蛇狂舞!」

感受到臂膀傳來的陣陣劇痛,吳問心沉喝一聲,滾滾元力化為火蛇,吞吐著火舌向楊天籠罩而來!

楊天立刻暴退,凌天劍高舉,爆發出璀璨的光華,匹練般的劍光自空中劃過,絲絲縷縷的元力爆發出凌厲之勢,在戰台肅殺的環境中,顯得格外鋒銳!

空中散落無數柄錚錚作響的玉劍,吞吐著寸寸毫光,閃爍的幽光,有著滲透人心的孤寂與冰寒!

面對這密密麻麻的劍光,彷彿面對一個荒涼孤寂的世界!

從看到吳問心眼中殺機的那一刻,楊天就知道此戰留不得後手,雖然此舉談不上以逸待勞,多少也佔據點先手,讓自己搶佔一點優勢!

劍芒森寒,在空中交織盤旋,劍光如水,化為一道波紋般的帷幕,細密連綿,煞氣火光均不能入內!

其核心處,凌天劍嘯傲嘶鳴,通體光華大作,猶如統御萬軍的君王一般,凌空揮斬!

數十道劍光向吳問心籠罩而去,所到之處,風雷聲動,空氣也發出嗤嗤爆響,猶如金帛撕裂,又如瀑布擊石!

只在瞬息間,便將火蛇絞殺殆盡!

於此同時,楊天他這颶風飛射到空中,無數繁奧的手印自手中凝聚,一個方圓丈許的巨大元力掌印漸漸凝實,以磅礴之勢,碾壓過去!

「不錯的手段!」吳問心頗有些驚訝,讚歎並譏諷道,「可惜,你遇到的人是我!」

楊天的攻勢如潮,吳問心的表情略顯驚訝,但卻保持平靜。

「劍法不錯,劍勢領悟的也不錯,對於招式的運用也可稱登堂入室,想不到你一個小小的凌霄宗核心弟子也能有如此成就,不過真的可惜了……」

面對迎面而來的無數玉劍,吳問心慢慢飛入空中,雙手疾點兩隻腳在空中連踏數步,主動飛入劍光中。

「菱元困盾!」

隨著話音,三個布滿尖刺的菱形巨盾瞬間凝聚而成,,迎風晃動,迅速暴漲!

一面迎向無數玉劍,一面迎向元力巨掌,剩下一面猶如瞬移一般,毫無徵兆的出現在楊天頭頂!

巨盾與玉劍、巨掌以及楊天手中剛剛出現的辰光劍相遇,發出噼啪不斷的爆裂聲,,密不透風,連空氣都為之混亂的玉劍好似斬在了一堵由鋼鐵澆築的城壁上!

「嘭!」「咔嚓!」

玉劍爆碎,發出不甘的脆鳴,凌天劍也錚錚作響,跌落戰台!

緊接著,元力巨掌也隨著一聲爆響,煙消雲散!

楊天的處境也相當危險,那面從天而降的菱形巨盾,飽含狂暴氣息,與辰光劍的碰撞中,發出隆隆轟響,閃耀道道光華!

還沒等他蓄勢爆發全力,將其摧毀,另外兩面菱元盾在吳問心的牽引下,迅速合圍過來,將他困在中間!

「能讓我使出菱元困盾,你足以為傲了!」望著陷入困境中的楊天,吳問心略有自得道。

「然後呢?」楊天神情冷峻,一股凌厲的氣勢由內而外,逐漸變強!

「你也成為案上魚肉,瓮中之鱉,沒有然後了!」吳問心擦乾嘴角的鮮血,恥笑一聲道。

楊天的神情依舊寧靜,辰光劍揮舞,不斷的削弱菱元盾,開口道:「沒有把我徹底擊敗之前,最後想想然後!」


吳問心帶著一絲瘋狂大笑道:「既然你不願束手就擒,那我就讓你嘗嘗什麼是荊棘碾壓的痛苦!什麼是……嗯」

吳問心的聲音為之停頓,眼睛霍然瞪大,充滿不可置信的光芒!

「這不可能!」他驚呼道。

視線中,辰光劍發出耀眼的銀光,一股強大而又嗜血的氣息爆發開來,劍光涌動,一圈圈,一道道,一層層的湧向菱元盾中!

令人震驚的一幕隨之出現,菱元盾猶如烈陽下的冰雪,以肉眼看見的速度,迅速變薄,然後隨著一聲輕響,徹底消散在空中!

「實力竟然暴增了一倍!」震驚中,吳問心臉色異常的陰沉!

不理會吳問心的是何種臉色,楊天擰身挽臂,以開弓之勢,揮劍疾刺! 「轟!」

元力碰撞,一聲巨響,林傲以一敵二,稍落下風,但狂霸無匹的氣勢,令人心驚,刀鋒所指,便是拚命三刀!

「結陣圍殺!」

趙明看林傲越戰越勇,心中大怒,他故意打擊林傲,就是想震懾收攏觀雲峰的其它勢力,做到殺一儆百,同時提高自己在獵靈團的地位,為自己以後擔任副團長之職,奠定基礎,卻不曾想林傲如此勇猛!

「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