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之奧義,雷霆奧義,水之奧義,風之奧義乃至更強大到領悟了光之奧義,暗之奧義以及各種神祕力量的生物,最終化身爲衆生巔峯,自詡封神!

2021 年 1 月 31 日

這樣的事實也是證明了秦林的觀點,所謂的神,無非就是領悟自然之力到了一定境界的生物。

即使是那些最爲強大的神靈,也永遠脫離不開‘大自然’的束縛,也永遠不可能創造出一個所謂的自然界!


‘大自然’所蘊含的磅礴力量,神祕元素,似乎沒有任何已知的存在可以去超越它,你只能達到無限的接近卻依舊還有無限的距離。

秦林深深地沉浸在了這樣的覺悟之中!

從未有過的對於‘大自然’的敬畏和思索抨擊着秦林的內心。

領悟自然之力……

這是秦林目前最大的感受。

以前追求的是更強的境界,更強的技能,現在秦林卻是有了一種另類的覺悟。

‘大自然’不可逾越的力量境界根本不是所謂的修行便能去真正擁有的,那需要感悟,一種身心融入的感悟。

不知究竟那些天地之間古往今來的最強生物,是否便是有意無意的踏入了這樣一條領悟自然奧義的路,從而成就巔峯。

這一刻的秦林緩緩的睜開眼,再次看着那一灘翻滾的岩漿。

如若是當初的觀念,秦林或許只會去執着於探索它的力量,領悟它的力量。

可是這一刻他的心緒有了變化。

秦林靜靜地看着這岩漿,眼神中滿是敬畏與尊重,秦林尊重這一股他曾經以爲他能夠掌控或者已經掌控了的力量。

慢慢站起身來,火焰覆蓋全身,秦林往岩漿中走去。

踏在岩漿之上,秦林的火焰源自火源之力,自然不會受到岩漿的灼傷。

慢慢的秦林開始往下陷,直至消失不見,徹底進入岩漿之中。 秦林沉浸在岩漿之中,靜靜地感受着這天地間最天然的火源之力。

岩漿是普通人類能夠接觸到溫度最高的實質型火焰物質了,而秦林體內的火源本體,溫度已經無法恆定。

秦林進入岩漿是藉助這純天然的火焰來感受自己所擁有的火源本體。

萬物皆有靈性,在秦林進入岩漿內後,秦林似乎也是感應到了這些普通火焰傳遞的敬畏意識。


此刻已經完全用心在去感受火源本體的力量。

然而不知過了多久,秦林突然開始感覺到了不適,這種感覺越來越強烈,秦林已然發現自己徹底失去了行動能力。

心中不由得緊張起來,難道是火源已經有了意識,這一刻想吞噬或者毀滅自己,獲取自由?

秦林不明情況,也不得不這樣胡思亂想,也試着奪回身體的控制權。

“啊!”

身體無比撕裂的疼痛讓秦林不由得開始無聲地咆哮。

他開始感受到不是來自體內火源的傷害,而是那些岩漿似乎在侵蝕着他的身體一般。

劇烈的疼痛與灼傷感讓他不聽的召喚體內劍靈與血之奧義,可是依舊沒有一點反應。

意識有些模糊,可是心中的不甘與這莫名其妙的痛苦讓秦林極其的暴怒!

在恍惚中,戰意也是無線的爆發起來,疼痛已經徹底讓秦林虛弱不堪,可是戰意卻是屬於爆表狀態,支撐着秦林幾近的意識。

在這樣沒有時間概念的折磨下,秦林這樣的痛苦似乎已經麻木掉了,意識漸漸的有了些清醒。

神犬小七 ,秦林也只能不甘的忍受着。

到底是爲什麼?如果是要害秦林,秦林感覺熬了這麼久,除了那全身心的劇烈疼痛之外,似乎身體沒有什麼地方徹底的被摧毀。

從當初感覺到岩漿侵蝕身體,全身開始劇烈的疼痛,到現在感覺疼痛不斷地減輕。

猛然間。秦林才發現火源之力似乎已經徹底的回到了身體之內,而秦林卻不知道!

也就是說,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秦林是純粹的靠着自己的肉體浸泡在這岩漿之中??

這瞬間反應過來的事實讓秦林突然間開始欣喜。

當年實用遠古煉體果之時疼痛雖然沒有這般超乎人類極限,但是已經是那時候,秦林所能承受的極限了。還有當年青衫老人的築基丹亦是如此。

這一次顯然是被這天地間天然的火炎進行了一次煉體!

秦林試着感受身體的變化,但是似乎沒有什麼特別的發現,依舊還是不能動彈。

繼續在這種失去時間概念的狀態中,秦林也是累了。既然知道無礙,他也是身心疲憊,居然在這岩漿之中睡着了。

不知過了多久,秦林意識醒來,蹭的從岩漿之中躍出,伴隨着一聲狂笑,秦林身上的岩漿濃濃的開始滑落。

緊緊地握起雙拳,秦林有了異樣的感覺,不僅僅是本來的力量有了變化,似乎體內還多了一股揮之即出的東西。


心念一動之下,雙拳居然開始變異,越來越強的炎熱感傳來,秦林握緊的雙拳居然變成了如岩漿覆蓋那般。。

秦林心中掩飾不住的激動,看着猶如岩漿熔成的雙拳,這就是收穫嗎?心念再一次一動,秦林全身都開始被那莫名而現得岩漿覆蓋。

秦林或許不知道,要是現在又一個外人在場,那估計會被秦林的樣子給嚇死。

秦林此刻完全的成了一個火人!一個岩漿匯成的火人!

回到岸邊,每踏一步身後的腳印都清晰可見,殘留地些許岩漿還灼燒得地面吱吱冒起白煙。

他是真的很想知道現在的自己有多強,本來是來領悟火源奧義的,結果卻意外的被岩漿煉體。

此刻的秦林感覺自己渾身猶如液化一般,可是力量卻澎湃到了極致!

飛出火山口,秦林徹底的放了開來。

在荒無人煙的一片荒原上,秦林這岩漿火人不停地宣泄着力量。

隨意的一拳轟出,感覺比以前強了無數倍!夾雜着能量揮出,那能量中蘊含的火之奧義瞬間點燃了能量團,以前的秦林是無法做到將戰意能量融合上火源能量的,這一刻已經可以隨心而動。

折騰許久,秦林也是收起了變型的狀態,只是有一點比較無奈的是他引以爲傲的寸頭已經徹底的不見了,他現在的頭頂光的不能再光了。

如果頭頂的變化秦林還能接受的話,那全身的變化秦林纔是徹底的崩潰了。

所有的衣物都已經化爲灰燼,這一刻的秦林渾身上下都是光溜溜的,一根毛都沒有,是的,包括胯下。

秦林實在是有些哭笑不得,TM的這算個什麼事兒?

光禿禿也就光禿禿了吧,反正這裏也不會有什麼人來,秦林開始回憶起那格拉斯傳授的幾套魔法技能。

照做以前,秦林練習那火焰風暴的時候,花了三天的時間纔開始能夠有了些苗頭,要徹底召喚出來,秦林也用了半月之久。

可是現在,那格拉斯給的幾個技能,秦林不知等級。

這‘天火流星’秦林是看着名字很吊,纔拿來先練的,短短一日便有了起色,雖然只是掉落零星幾點,但是依舊超出了秦林的意料。

……

不知過了多久,‘天火流星’已經被秦林練了至少千次,不知威力如何,可是施法出來的陣勢還挺唬人的。


滿天的火球,大大小小轟下來,處於之中的人估計纔會明白有多可怕吧。頭頂上說來就來的火球,沒有瞬移技能的人估計會被砸成碎片。

秦林本來也試過將火焰風暴融入其中,但是似乎不行,或者說現在的能力還不夠。

現在的三套技能已經被秦林徹底的掌握了,威力還有待考究。

秦林就這麼孤孤單單的,光禿禿的在這荒原上,火山內不知時日的過着。

這幾日練習的這套‘大地烈焰術’秦林覺得有些難掌控了,但是也肯定了這套技能肯定比那‘天火流星’來得強。

在荒原上數日,秦林對這套技能失蹤無法施展開來,只是稍許有些動靜,他依舊有些不滿意,繼續捉摸着。

可是他並不知道這‘大地烈焰術’的等級和威力,他也不知道在短短的幾日內能夠鬧出動靜來也完全是因爲此時的地理位置罷了。 .?這一日秦林眼神一震,不遠處正有幾人極速的靠攏過來,他也絲毫不猶豫,一頭扎進了岩漿之中。

.“今日這火山岩池便是你的葬身之地!”

.“布林槍皇,我們都是威爾家族之人,你們真的要趕盡殺絕嗎?”

.“嘿嘿,不忠於克萊斯大人便不是我威爾家族的人,我們自然不會手下留情。”

.“

.……

.秦林在岩漿內聽着山口的談話,心中一驚:威爾家族?布林槍皇?什麼情況?

.聽着外面戰鬥的聲音,秦林明白了,這些都是戰盟的人。

.外面的一人顯然是被一路追殺到此的,到底因爲什麼他就不清楚了,但是有一點明白,這兩人站的立場不同。

.那追殺之人擁護的是戰盟盟主克萊斯·威爾,而這被追殺的人是擁護誰呢?格拉斯嗎?應該不可能吧。

.槍皇屬於是魔導師級別,秦林心裏很癢癢,忍不住這股子激動想出去幹一架,試試現在自己的實力到底如何。

.外面的打鬥被追殺之人似乎很劣勢,不斷的吃着悶虧。

.“結束了……”

.還沒等那追殺之人施展出絕殺的招式,大地開始顫抖起來。

.兩人都是一愣,看着腳下那滾滾開始騷動的岩漿。

.正在出神之際,一個岩漿怪物衝了出來,極快的速度靠近了那叫做布林槍皇的男子,一拳揮出。

.布林槍皇本也是有些呆滯,一看這怪物對自己出手了,也是急忙回手一拳對轟。

.這倉皇的應對之下,身體如同斷了線的風箏,直接彈飛墜倒在地,那對轟的拳頭也是血肉模糊,骨骼盡碎。

.吃力地站起來,驚恐的看着這岩漿怪物:“你,你是什麼東西?”

.處於岩漿形態的秦林打量着這兩人,他是不知道他現在的造型有多誇張,對於這些沒見過妖獸的人來說,威懾力真的很大。

.秦林嘿嘿一笑,再次衝上去與那布林槍皇進行肉搏戰。

.布林已經吃過一次虧了,怎還敢與秦林對拼,只得一味的躲閃。

.好幾次槍擊轟在秦林身上,秦林都只是身形一滯,並未受到什麼創傷。

.相比與這兩人的恐慌和驚訝,秦林更多的是興奮,爲自己現在的力量感到興奮。

.“撲哧。”一聲,布林被一拳轟在胸口上倒地不起,驚恐的看着走過來的岩漿怪物,那火焰拳頭對着自己的腦門一拳下來……

.秦林看了眼一旁恐懼的青年,笑道:“將他擡進來,我有事問你。我沒打算害你,所以別打算逃跑。”


.那青年也只能照辦。

.秦林的衣物被燒燬了,連那特殊的儲存戒子也是一樣,不然也不至於將這布林的衣服給拔下來,胸口還被自己一拳燒壞了一個洞。

.不理會那青年是什麼表情,秦林問道:“你們是威爾家族的人?給我說說是什麼情況。”

.青年看着恢復本體的秦林稍微收起了一些懼色:“前輩您是?”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