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差大哥,這種方法的確有用,就在剛纔,我差不多已經積累三百絲內勁了,物有所值啊。”

2021 年 1 月 31 日

油差搖了搖頭。“太冒險了。”

“呵呵!”阿牛強行笑了笑。“沒關係的,油差大哥,再次麻煩你替我護法,我這次要打開一百個穴位!”

阿牛和上次一樣,將穴位打開,這次翻了一倍,氣體快速被吸入,竟然產生了微弱的氣流。阿牛通過鎮邪,全神貫注,控制着這一百道氣體,慢慢的,他額頭上流下了汗水,他覺得有無數只飛鳥在他體內亂撞,他有些暈乎了,似乎看不清楚這些鳥飛行的軌跡了,這種情況一步步加劇,最終他連它們的樣子也看不清楚了…

油差看到無數的水汽從阿牛身上升起。“怎麼會這樣!”油差不解的說了一句。當他看到阿牛痛苦卻有些模糊的神情時,油差頓時心涼了半截,,他大驚,又變成了吃人的模樣,猛吼。“阿牛老弟,快醒醒,你走火入魔了!”

本模模糊糊的阿牛聽到油差的聲音後,腦裏變得一片清明,之前看到的那些飛鳥變成了一團團失控的氣體。“不好,精氣渙散!鎮邪!”清醒過來的阿牛急忙使用鎮邪將躥動的氣體依依鎮住,幸好阿牛是醫者,懂鎮邪,要不然阿牛一定會被這些氣體弄瘋的。 “好險啊!”回過神的阿牛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真的好險啊,差點就變成瘋子給和諧社會添麻煩了。“油差大哥,幸好你及時叫醒了我,要不然我就回不來了,我們兄弟也不能一起喝酒了。”

看到阿牛無事,油差的表情緩和了些。“阿牛老弟,你把我嚇慘了,我提醒過你,不要操之過急,你爲何不聽呢。”

阿牛聽到油差說他嚇慘了,心裏一陣暖和。“呵呵,能讓一代大將產生懼意,我阿牛還真是幹了一件了不起的大事。”像油差這種砍人不眨眼睛的人就算把菜刀架在他的脖子上,他也不會皺一下眉頭,現在竟然把他嚇到了。阿牛一直在欺騙油差,說自己身體好了,成爲了強者,纔可以回到他的那個年代,一直欺騙油差教他這,教他那。不應該啊,真是不應該啊,阿牛第一次覺得有些愧疚了。

“油差大哥,不用擔心,我這不是好了嗎!”

“阿牛老弟,我們不回去了,你也別再練了。”油差神色頹靡,嘆了一口氣。“如果這是天意,我們回去也改變不了什麼。我油差征戰一生, 蜜愛百分百:萌妻,懷裡來! ,沒有什麼好遺憾的,現在是該放下一切是非恩怨了,我就認命吧,安心過些太平的日子。”

“油差大哥!”阿牛一副很生氣的模樣,其實他心裏是有點小高興的。油差這貨真的以爲自己練功是爲了他,太好了,他這樣認爲我阿牛就更加有指望了。阿牛把剛纔產生的那絲愧疚果斷的扔在地上,繼續慫恿他。“像大哥這樣的英雄好漢,就應該馳騁疆場,帶着千軍萬馬,攻城略地,怎麼能有這種安逸的想法呢!暫時的失意也是對自己的一種磨練。大哥,你以前的雄心壯志到哪裏去了,別讓我看不起你。”阿牛當頭棒喝,振振有詞,罵到油差心坎裏去了。有時候,罵比誇更有用,奸詐的阿牛明白這個道理。

遇到如此變故,油差心裏多多少少有些淒冷,說些喪氣的話也情有可原。可阿牛沒有給他抒情的機會,油差被當場罵醒。“阿牛老弟你說得對,雖然現在被困住,沒有辦法回去,但自己的心不能因此也被困住了。”

“是啊,油差大哥,你這樣想就好了。”阿牛寬慰的笑了笑,太奸詐了。

“只是,阿牛老弟,你這樣拼命的練習,我總覺得虧欠你。我油差這人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欠下人情債,這東西把頭砍下來也還不清啊。”

太好了,這話太中聽了。我阿牛種了一顆胡蘿蔔收穫了一個更大個的白蘿蔔。哈哈,值啊,油差大哥,我阿牛不要你將頭顱砍下來啊,我要你毫無保留的教給我東西啊。嘿嘿。阿牛心裏這麼想,臉上可不能表現出來。“你我兄弟一場,何必如此計較呢,大哥,你再替我護法吧,我這次要打開一百五十個穴位。”

“好!”

阿牛孜孜不倦,一直練習,他要適應同一時間控制更多氣團的節奏。一開始力不從心,練習十多分鐘就不得不停下來休息,緩解一下疲憊的身體和混亂的腦袋。隨着練習次數的增多,阿牛越來越熟練了,到後來,他能控制一百五十個氣團不會出現慌亂的情況。

阿牛吐出一口濁氣。“油差大哥,你說,還有沒有更快的方法!”阿牛覺得速度可以接受,但是,如果還能快點那就更好了。

“什麼!”油差瞪起了白眼。這小子鬼點子多,一個接着一個,已經夠逆天了,怎麼還不滿足呢,難道真的要出一個百年不遇的武道奇才。

“呵呵”阿牛笑了笑。“ 重生毛利小五郎 ,靠吐納法決吸氣很費事,我想,如果不用自己去吸氣,而是外界之氣主動涌進來,那效率豈不更高了。”


“外界之氣主動涌進來!”油差有點驚訝的重複道。“這不太可能吧!天寬地廣,我們身處其中,已經達到了某種平衡,外界之氣根本就不可能有任何主動之舉。”

“油差大哥,你說得在理。可是,沒有條件我們就創造條件嘛!”阿牛眼睛轉了轉。“我有辦法,只不過要老李師傅幫忙才行。”

“老李師傅!就是那個可以和華佗相提並論的神醫。”

“是的”阿牛點了點頭。

“又用到醫術!”

“嗯”阿牛再次點了點頭。“天地分陰陽,萬物萬化不離其中,每一個流派看似不同,然追尋本源必有共融之處。油差大哥,今天到此結束,謝謝你一直陪我練功,你也累了,早點休息吧,我要去老李師傅那裏,明天再向你請教。”

“阿牛老弟,你也該休息了!去吧。”

阿牛走到門口,就聽見油差稀里嘩啦倒酒的聲音。一代大將淪落至此,以往征戰的喧囂殺場變成了獨自飲酒的寂寞之地,世事難料啊。阿牛想,油差今晚恐怕是睡不着的。“哎”阿牛嘆了一聲氣,有股叫做悲涼的東西涌進了他的心頭。

油差大哥,不要怪我,如果我阿牛可以不騙你,我是一定不會騙你的。但是,你腦袋不開竅啊,我沒辦法。油差大哥,如果有一天,我真的可以送你回去,我是不會食言的。你這種人,不屬於這裏,不屬於這個時代,你應該回去。

阿牛離開後,就到老李家去了。他腦裏冒出的新點子需要老李師傅來一起琢磨琢磨。


“前輩師傅,開開門啊!”阿牛喊道:“前輩師傅,您的天才徒弟,想您想得緊,忍不住又來看您了。”

屋子裏靜悄悄的,沒有一點聲音,老李沒有要開門的意識。

“前輩師傅,開開門啊!”阿牛繼續大喊:“偶爾失眠對身體是有好處的。”

“滿嘴噴糞,一派胡言!”老李的罵聲從屋子裏傳出來。終於有個聲響了。“自己鑽狗洞進來吧。”

“呵呵”阿牛見到老李後,一臉笑容。老李蜷曲着躺在牀上,背對着阿牛,一動不動。

老李這個樣子,阿牛倒不好意識去打擾他了。阿牛心裏想,要不要叫醒師傅問一問還是忍一忍,等到師傅睡飽了,明天再來問呢!好難決定啊。

“阿牛,進來了又不說話,這是幹什麼啊!有屁快放,彆扭扭捏捏的。”阿牛思考之際,老李說話了。嘿嘿,還是師傅疼我,知道我的難處。

“前輩師傅,我是來恭喜師的!”阿牛滿嘴上又不着調了。

“恭喜?”老李納悶,這日子過得波瀾不驚,會有什麼喜事啊。他來了點勁,側了側身子,爬了起來。

“師傅,您的好徒弟要升級啦。”阿牛眼睛笑得眯成了縫。舒坦啊,在油差那裏,時時刻刻都得裝成一個老好人,都得裝成一個正經人。太難受了,現在好了,和師傅這麼熟,不用裝了,終於可以有多賤就多賤,想怎麼說就怎麼說啦,舒坦啊。

“升級!你難道把第四針隱邪之針練熟啦!”又是恭喜,又是升級的,老李都弄糊塗了。

“呃!”阿牛頓了頓。“不是的,您的天才徒弟馬上就要升級成一個武道強者了。哼哼哈嘿,快使用雙截棍 哼哼哈嘿…”阿牛這貨說着竟然唱起來了,不單唱起來了,還舞起來了。“哈!”他學着電影裏的武林高手一樣,一掌拍在桌子上,結果,桌子沒碎,他的手巴掌紅了。哎喲喂!阿牛立馬換上了一副痛苦的表情,拼命的甩着手。

“呵呵”老李被阿牛的傻樣逗樂了。“你呀,沒個正經樣!拍疼了吧,活該!”

“前輩師傅”阿牛哭喪着臉。“您怎麼不來安慰我一下,反倒奚落起我來了,有您這樣當師傅的嗎!”

“自己找打,還怪起我的不是啦。”老李沒好氣的說道。“你大半夜的把我吵醒就是爲了告訴我,你升級啦!”

“師傅,聽您這話怎麼有點不樂意啊。我心裏可是裝着您的,有什麼好消息可是第一時間告訴您,因爲我知道您會替我高興,是不是這樣啊,嘿嘿。”

“阿牛!”老李的臉拉下來了,很嚴肅的說道:“這件事我還真高興不起來!”

“爲什麼?!”阿牛不解的問道。“您的天才徒弟多了一門手藝,以後混得更開了,您怎麼就不高興呢。”

“什麼手藝!”老李板着臉。“我們醫者是救死扶傷的。而武者呢,草菅人命,殺人如麻,自古以來,哪個大將不是從死人堆裏走出的,哪個大將沒有染上數千條人命。阿牛你說,我能高興嗎!”

呃,原來是這麼回事!老李師傅說的在理,就拿油差這傢伙來說,一場戰役下來估計就被他屠了上萬人,砍人砍得手都起繭了,他這樣的猛人以戰死爲榮,能砍死的絕不醫治。“師傅啊,鋒利的刀劍能製造殺戮,同時也能阻止殺戮,關鍵是掌握它的人是正是邪,可見,人心纔是最可怕的東西。”阿牛又開始拿大道理壓人了。“這段時間,師傅您言傳身教,我可是變成了品德高尚的四好青年,您就把您的心放到腳底板吧。”

“還品德高尚!阿牛,見面的時候你使勁的按我手臂,給我暗號,是不是又做坑蒙拐騙的事了。”老李的表情緩和些。

“師傅,您真聰明,以後可不能在油差那莽夫面前說我從天上掉下來把人砸死的事了,要不然,他聽明白了,發起飆來,指不定把我們給屠了。”阿牛看着老李,有點不懷好意的說道:“至於坑蒙拐騙,我這不是跟您學得嗎,誰叫您是我師傅呢!”

“什麼,跟我學的。”李有點激動,噴出了口水渣子。“你肚子裏的那些花花腸子跟我有什麼關係!”

“老李師傅,還說跟您關係,走幾步再走幾步,這是誰說的啊。”阿牛一臉賤笑。“哎呀,師傅,您可是大忽悠啊。”

哪壺不開提哪壺,老李臉上有點掛不住了。“阿牛,你這混賬小子,故意說起這事,你是不是有事要求我!拿這事來激我!” “師傅,您真是老奸巨猾啊!”阿牛向老李豎起了大拇指,但一想,有些不對,立馬改口。“瞧我這張笨嘴,該打!”說着,阿牛在臉上輕輕的摸了一下,算是打了一下自己的嘴巴。“師傅您真是料事如神啊,徒弟佩服得是五體投地!師傅啊,有些事情不明白,需要向您請教。”

“哦,什麼事情。”

“您對我說過,萬物均由氣化,藥材加以熬製可以去除體內相應的邪氣。而武學修煉裏面又要吸收外界之氣化成內勁,我是想有沒有可能通過中藥化氣來作爲武學裏面外界之氣的來源。人體靠嘴巴吸氣呼氣實在是太慢了!師傅啊,您替我想想辦法吧。”

“我不懂這些,你也別來問我。”老李聽到後,把臉一拉,說完又要躺下睡覺了,理都不理阿牛。

我說錯什麼話了嗎,爲什麼老李師傅這個反應!“師傅,實話告訴您,我已經決定了,把全身能打開的穴位全部打開。”阿牛一副死磕的樣子。“用來和外界溝通,吸氣轉化爲內勁!”

老李聽後,急得從牀上跳了起來,大罵。“你不要命了,穴位是對自身的一種保護,若全部打開,則會失去所有屏障,這個時候無比脆弱,哪怕是一點點微小邪氣都可能對你造成致命的傷害,你不會不懂吧。”

“我當然懂,可是…”阿牛像做錯了事一樣低下了頭,無奈的說道:“師傅,我沒有辦法了,破釜沉舟,如果不行的話,就讓我這艘船沉了吧。師傅,您可憐可憐我,幫幫我吧,求求您了。”

老李看着阿牛久久沒有說話。

“師傅,您到是吭一聲啊,不說話我就當您答應了哈。”

“阿牛”老李語重心長的說道。“你這般急於求成,是爲了對抗災難之氣嗎!”

“嗯”阿牛點了點頭。

“哎!”老李嘆了生氣。“明白了,好吧,我就再幫你一回。我這裏確實有個藥方適合你練功,但是,副作用很大,你使用一次就會重傷一次,阿牛,你會折壽的。”

“師傅,謝謝您,我就知道您會幫我的。”阿牛一臉笑容,可開心了。“沒事的,您的天才壽命長着呢,折一點沒關係的。”

阿牛從老李那出來,立馬跑到阿蓮小妮子那裏去了。抱抱親親後,躺下睡覺,沒有打滾,阿牛實在是太累,今天他差點走火入魔,還不顧身體受損強行練習,一身精力幾乎散盡,哪裏還可以打滾啊,阿牛躺在牀上一動不動。

“公子,公子…”阿蓮推了推阿牛,見他沒有反應就輕輕的撫摸着他的頭髮,溫柔之極。“公子,你要是累了,就好好的睡一覺吧。”阿蓮說着,側身從後面輕輕的抱住了他。和他一起進入夢鄉。

第二天,沉睡中的阿牛被電話吵醒。“叮叮噹,叮叮噹,我是賣身的…”阿牛拿起電話,帶着剛醒時特有懶散,懵懂說道:“喂!”

“喂!阿牛啊,我是美餘集團的李經理,你怎麼還在睡覺啊。”李經理在電話那頭唧唧歪歪。“這可不像是一個年輕人應有的活力,年輕人應該精力充沛纔是。”說着,李經理伸出手,用力的握緊,再握緊,以此來說明,自己是很有精力的,這種邊說話邊做動作的人貌似都有點強迫症。

這貨,嘴巴怎麼就這麼多呢!擾人清夢不算,還批發一簍籮筐又一籮筐的道理。哎,畢竟是客戶,阿牛不好意識發火,要是其他不相關的人,阿牛直接掛電話了。“李經理,什麼事啊!”


“阿牛,兩件事,一件是你教我的按摩方法真神奇咧,我按摩了五十多次後,頭皮癢癢的,估計頭髮開始生根了,我真是太高興了,呵呵,呵呵呵…”李經理咧開嘴,在電話裏一個勁的猛笑。

五十次!一次二十多分鐘!這姓李的還真行,感情我在練習吐納之術的時候他在按摩龜*頭呢!阿牛打了一個哈欠。“李經理,恭喜你了,相信你馬上就能有一頭漂亮的頭髮。怎麼說的,緣分啊,我和你有緣,你和頭髮也有緣,啊。”

“說得太好了,我都想請你吃飯了。”李經理眉開眼笑。“阿牛啊,第二件事情就是提醒你,你們公司的註冊資料還沒有傳過來呢!不傳過來,這生意是做不成的呀。”

“呃!李經理,不好意識,今天一定傳過來。”阿牛急忙做出保證。

“那就好!那就好!”

哎,怎麼把這事給忘了呢。我阿牛的腦袋是怎樣長的。還要客戶三番五次的吹,太不像話了。幸好有景田那妞鎮着,要不然,就憑咱這辦事效率,估計早就黃了。哎,起牀吧,差不多該去公司上班了。先到公司傳下資料,報道一下,冒個臉,然後找機會開溜。昨天,老李師傅給了我一箇中藥方子,我得去藥房配藥去。

阿牛洗刷刷完畢就往公司跑。

來到公司看見王姐正在玩手機。這羣人終於出現了,昨天一個個都幹嘛去了。公司都快沒錢了,你們還好意識偷懶。哼,我阿牛可是在你們休息的時候拉到單了,你們就自卑吧,我阿牛以前和你們一樣混吃混喝,現在可不一樣了,現在的我完全有理由鄙視你們。

哼,我要讓你們難堪。“我拉到單了!”阿牛走過去對着王姐自豪的說了一句。聽到這個消息你這肥婆是不是很高興啊,快點崇拜我吧。王姐的反應大大出乎了阿牛的預料,只見王姐瞪了他一眼,怒吼。“這和我有什麼關係,滾!”

阿牛嚇得心驚膽戰,灰溜溜的走了。切!真是沒點團隊精神!阿牛想起了美餘的前臺,哎,瞧瞧人家的前臺多麼有禮貌啊。王姐你在這,還有哪個客人敢來!

阿牛走進辦公室。小喜兒果然又在看漫畫書。徐狼呢,阿牛瞄了瞄,按照慣性思維,阿牛以爲徐狼在搞創作,誰知道他竟然在鬥地主。阿牛樂了,心想,這徐狼總算是有點娛樂精神了。

他走過去,拍了拍徐狼的肩膀。“騷友,你還真是特別,鬥地主的時候竟然還把破木吉他擺在身邊,你到底是想唱啊還是想玩,你不可以腳踩兩隻船哦,來,你安心玩吧,我來替你彈吉他!翻你他媽的一條船。”阿牛說着,伸手就去拿徐狼的吉他。

“別動,你這個騷貨!”徐狼顧不得出牌,伸手打了阿牛的鹹豬手。耽誤的這會功夫,竟然過了出牌的時間,徐狼電腦上,一個對話框彈了出來,一個叫做:今夜是你的人 的ID號留言:帥哥,發什麼愣呢!文字後面跟着的是一個紅紅的嘴脣圖片,好性感,好曖昧哦!阿牛一看,再次樂了。“徐狼,你終於對女人感興趣了!老天有眼,我阿牛高興得都要哭了。”

邊玩邊泡妞,徐狼性情大變。這纔是男人本色嘛!

可是徐狼的一句話差點讓阿牛石化了。“你哪隻眼睛看出他是女的了!”什麼,不是女的,難道是人妖!

嘖嘖,嘖嘖嘖,嘖嘖嘖嘖…阿牛眯起眼,並且舌頭以每秒兩下的速度上下拍打着,發出一連串嘖嘖的聲音以此來表達對徐狼的無比蔑視!“徐狼,你實在是太打擊我了!我再也不會對你心存幻想了!你丫就是一個怪物!”


“找你的大小姐聊天去。”徐狼罵了阿牛一句,繼續出牌。

光顧着打擊徐狼了,把正事給忘了。“徐狼,我拉到單了!”阿牛雄赳赳,氣昂昂。徐狼你這騷貨有何感想啊!

徐狼瞪了他一眼。“這和我有什麼關係呢!”

靠,阿牛下巴都快掉下來了,你們這是什麼態度,妒忌,一定都妒忌。我不跟你們一般見識,還是找大小姐去,她會誇獎我的。阿牛敲了敲辦公室的門,進去了。

阿牛笑嘻嘻的說道:“大小姐,我拉到單了!”怎麼樣,是不是很厲害,快點表揚我吧,阿牛心裏嘀咕着。

伊美女瞟了他一眼,懶洋洋的說道:“這和我有什麼關係呢!”之後,繼續看她的新款化妝品廣告。

這和我有什麼關係呢,阿牛被這句話整死了。他目瞪口呆的立在那裏,咻咻咻的,感覺有冷風帶着幾片葉子飄過。太受打擊了。你們,你們都正常一點好不好!都快沒水喝了,你們還在這玩!不把拉單當回事!

伊美女看見阿牛立那裏神情怪異,而且一句話都不說,於是問道:“阿牛,你剛纔說什麼來着!”

阿牛一聽,咦,莫非大小姐剛纔看化妝品入神,沒有聽清楚,所以反應才這麼平淡。是我阿牛誤會大小姐了,好吧,那我就再重複一遍。“大小姐,我拉到單了,我們在虧損了近一千萬之後終於將收入爲零這項世界紀錄打破了!”阿牛笑着說道,這回,大小姐你總該聽清楚了吧,我阿牛總該受到表揚了吧。哼!再哼!我再再哼!阿牛好得意啊。

“阿牛,你說,你去拉單了!”伊美女有點疑惑的問道。

“對呀!”阿牛的嘴笑到後腦跟了。 “嗨,你去拉單幹什麼啊!這不是吃飽了撐着嗎!”伊美女責備道。

阿牛以爲他會聽到表揚,誰知道聽到的卻是批評,他的表情僵住了。真是木有語言來形容他此刻萬分豐富的面部表情。一千個人看到會有一千個結果。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