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我突然想起把你送錯時間段了而已。”說話的不是孽龍,周圍的一切都靜止下來,看來老天爺就是不一樣,沒錯,就是那個熊孩子老天爺了。

2021 年 1 月 31 日

“我還以爲你要過個幾百年纔想起我的,這麼快啊?”傅孤白還想放出孽龍呢,沒有想到這熊孩子就來了。

“我剛好通關了,所以就來了。”老天爺隨意說道,然後不等傅孤白多說,一股空間力量就席捲着傅孤白卷入黑洞,傅孤白消失了,留下一臉惆悵若失的孽龍。

……


地球,九天之上。

時間二十一世紀,天氣,晴。


“哎,能夠穿越空間真不錯,下次給那傢伙帶幾臺遊戲機,現在先去看看。”傅孤白在天上自顧自的說着,不自覺的進入了隱身狀態,世界沒了他照樣會轉啊。

“傅孤白,這裏怎麼這麼熱鬧啊?”鶯鶯燕燕們當然是和傅孤白一起來了,還有秀兒孽龍,至於那些小動物就不要管了,老天爺熊孩子還算好心,又給他一個多人通行證。

“廢話,這裏纔是我的家鄉啊!”傅孤白呵呵一笑,熟練的弄出了幾個冰淇淋遞給丫頭們。

全書完。 “痛!”

昆羽費力的睜開了眼,清澈透明的水泛着盈盈的光輝,不時的有一條小魚從眼前遊過。

“我怎麼在水裏?”

幾個小時之前,還是學生的昆羽,騎自行車被疾馳的轎車撞飛出跨江大橋,從百米的高空中跌落水中,失去意識。

昆羽張了張嘴想要出聲,卻只吐了個泡泡,腦海中開始浮現出驚悚的畫面。

胡思亂想的昆羽沒有發現,自己在水中並沒有下沉,反而是懸浮在水中,就像是一條魚一樣。

急着逃離的昆羽,下意識的晃動了一下肩膀準備游出水面,不知是不是錯覺,他感覺自己憋氣的功夫好像厲害了很多,這麼久了都沒有感覺到憋悶。

隨着身體的擺動,周圍的水流產生了一個微小的旋渦,還沒等他使勁,整個身體向着水面飛快的竄去。

水面上的光亮越來越近,很快,昆羽躍出了水面,整個身體騰在半空中,到這裏他依舊沒發現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今天天氣不錯。”面朝着太陽,昆羽終於感覺到一絲溫暖。

下一刻,失去動力的身體開始下落,幾乎是本能的擰動了身體,頭從仰望天空轉成俯瞰水面,然後……

“這是個啥!!!”

這條自遠古以來,一直靜謐清澈的大河,第一次有了聲音,還是一條魚的慘叫。

日升日落,大河依然靜謐如初,渾濁的河底,一條身體纖長細小的小魚側着身體躺在河底,兩隻魚眼毫無神采,兩隻鰭也無力的垂在身旁,隨着水流飄蕩。

沉在水底許久,昆羽終於明白一條魚在水裏是淹不死的,只能無奈的擺動身子,開始在周圍遊動看看怎麼才能自殺。

昆羽在催眠自己無數次後終於接受了自己變成了一條魚的事實,既然是本體死後靈魂穿越的,他現在只想試試再死一次會不會穿越,最差也不會比一條魚差吧。

在看到一條嘴比自己身子都大的胖頭魚在水草裏啄着吃食,他悟了,在水中,想要自殺那還不容易麼,被比自己大的魚吃掉不就行了麼。

確定了自殺的方式後,昆羽興奮的甩動着尾巴,飛速的衝向碩大的胖頭魚,用力的擰動着魚鰭在胖頭魚眼前晃動。

胖頭魚沒有動靜,依然不緊不慢的翻找着水草中的小浮蟲,瞅準一隻伸嘴一捉,滿足的吧唧了兩下。

難道是沒看見?

昆羽對比了一下兩魚的體型,果然,差距甚大,既然橫着遊看不見,那就只能豎着來了。

深吸了口氣,魚鰓裏續滿了氧氣,整個魚頭慢慢的浮了起來,魚鰭像兩隻手般飛快的上下舞動保證身體的平衡,羽尾用力的向下壓,整個魚身直立而起,白花花的魚腹泛着淡淡的光澤。

魚尾開始抖動起來,直立而起的魚身繞着胖頭魚開始旋轉,無神的魚眼則死死的盯着胖頭魚依然沒有停下的嘴。

看我啊,傻魚,嘿,這有好吃的!

昆羽連吃奶的勁都用出來了,圍着胖頭魚都快攪出旋渦了。

似乎是終於發現了圍着自己旋轉的直立小魚,胖頭魚停下了嘴,扭動了一下魚頭,圓睜的眼看了下一昆羽。

對對,張嘴,吃我,快!

昆羽興奮的眼淚都快流下來了。

胖頭魚動了,碩大的尾巴甩了一下,攪動起河底的泥沙,慢悠悠的從昆羽的身旁擦過,眼神輕蔑的瞥了一眼,胖胖的魚頭陡然脹大,整個魚身也直立起來,原地轉了個帶漩渦的圈,轉身甩了甩尾巴游走了,還不忘吐了個炫耀的氣泡。

昆羽傻眼了,我不是要和你比試啊!你倒是吃我啊!

離開剛剛的水域,漫無目的的在水中游動,他反應過來了,也不怪人家胖頭魚,人家是吃素的和尚魚,自己這一身肉在他眼裏和屎沒啥區別,失策失策。

有了經驗的昆羽,開始找那些看起來就比較兇狠的魚。

大哥魚,就是他給眼前這條魚起的名字,一條魚線居然衍生到臉上,就像是一條疤痕一般,煞氣十足。

尖牙利嘴,遊過他身邊的小魚都被他張嘴撕扯成碎片,然後囫圇的吞下,一滴血都不流,保證無痛。

躲在水草後的昆羽看了許久,確認大哥魚真的食肉,而且專門對自己這種小魚下手,不覺欣慰的笑了。

兩隻魚鰭扭動了一下,邁着風騷的遊姿,向着大哥魚而去。

果然,大哥魚就是兇狠,眼神瞬間就注視到了這隻遊動姿勢詭異的小魚,尖尖的牙露了出來,黑洞洞的嘴也張開了。

昆羽又開始興奮了,這次看來有戲,果然大哥就是大哥。

爲了讓大哥儘快的享用自己的美味肉體,昆羽尾巴瘋狂的甩動起來,全身蓄力向着大哥魚張開的大嘴飛奔而去,他準備不勞煩大哥自己動嘴,他直接進去。

近了,昆羽神色凝重,成敗在此一舉了,尾巴甩動的速度再次提了一個檔次,激動的連嘴都張開了。

哎,大哥,你別跑啊,大哥,我是來送死的,大哥我求你了,大哥!

看着以比自己快了兩倍速度狂奔而去的大哥魚,昆羽心都涼了。

大哥啊,你白瞎了你這張臉了。

已經放棄自殺的昆羽,無聊的吐着泡泡,順着水流緩緩的遊動,沒有手機,沒有網絡,難得平靜下來卻發現根本沒什麼事可做,身體一歪,兩鰭一攤,又恢復了死魚樣。

不知過了多久,昆羽被一陣水流給驚醒,擺動了一下身體看向了前方。

前方有一坨魚羣在來回遊動,但是讓他眼睛一亮的是,這些魚和自己張的好像啊,一樣的灰背白腹,找到組織了啊!

擰動身子,趕忙追上魚羣,昆羽想看看這個魚羣到底去哪,反正現在已經這麼無聊了,給自己留點懸念也算是打發時間。

魚羣看着不遠處飛速的游來一條自己的同族,魚羣首領大喜,帶着魚羣在水中畫了一個圓,飛速的迎接上來。

昆羽融入了魚羣中,領頭的首領停了下來,穿過衆魚來到昆羽身前,比昆羽大一個個頭的首領繞着昆羽遊了一圈,用強勁的羽尾拍打了一下昆羽,似是承認了昆羽的身份,周圍的魚衆也紛紛靠攏過來。

看着周圍的同族,雖然分不清誰是誰,不過一股善意還是飄散而來,有些舒服的甩了甩尾巴,嘴裏歡快的吐了兩個泡泡,哪怕無法交流,昆羽還是願意和族羣在一起,就好像找到了歸屬感一般。

魚羣在首領的帶領下,繼續遊蕩在河水之中,周圍稍大的魚看着烏壓壓的魚羣都會主動的讓開道路,首領選擇了一處淤泥匯聚的地方,甩動着尾巴敲擊着河底的泥沙,衆魚紛紛張嘴吞食飄起來的浮游物。

昆羽張開嘴也嘗試了一口,嚼了兩下嚥了下去,沒啥味道,感覺在嚼空氣,不過看着周圍的魚羣爭搶的模樣,他也沒搞特例,也吃了兩口。

突然,魚羣中一條魚鱗更亮,身材更纖長的母魚擺動着尾巴緩緩靠了過來。

昆羽往後退了一步準備讓開一個道讓她過,誰知母魚游到他面前就停了下來,張了一下嘴,一隻比剛纔吃的大兩倍的浮游物被吐了出來。

看着眼珠轉動盯着自己的母魚,昆羽抽了抽嘴角,一個泡泡從口中飄了出來,母魚把浮游物向他推了一下示意他趕緊吃。

周圍的魚都停下進食,轉身看向這邊,有的盯着碩大的浮游物,有的盯着母魚,更多的則是盯着昆羽。

這是被表白了?

昆羽萬分的糾結,眼前的浮游物似乎還沒死正在艱難的挪着,母魚熱烈的注視燙的他都想找個洞鑽進去。

兩世了,終於被表白,可惜是條魚。

昆羽猶豫了許久,還是跨不過心中的那道坎,把浮游物推還給母魚,在母魚失望的眼神中,轉身遊走。

還沒遊多遠,昆羽掉頭飛奔而回,母魚正在嚼着吃食的嘴吐了一個泡泡,眼神重新燃起了火熱。

昆羽尾巴都快攪動出旋渦了,飛快的從魚羣中穿梭而過,在母魚眼前停都沒停,消失在衆魚眼前,下一刻,後方的河底一大股煙塵飄起,一隻臉上有一道疤痕的大魚帶着十幾條同類,囂張的擺動着尾巴追了過來。

大哥終究是大哥,自己被嚇跑不要緊,帶着小弟能把場子找回來就行。 正在拍打泥沙的魚羣首領遊動起來,擋在整個魚羣之前注視着氣勢洶洶殺過來的大哥魚。

雙方首領在距離一米的地方停了下來,縮在最後面的昆羽偷眼看向雙方,他好不容易接受了自己魚的身份,也找到了族羣,他現在忽然有些不想死了。

www ▲ttkan ▲℃O

母魚晃動了一下尾巴,慢慢遊到他身邊,在他身上輕啄了一下,眼神裏充滿了安慰,很明顯整個魚羣還不知道,大哥魚其實是來找他的。

雙方首領在互相吐着泡泡,突然,大哥魚尾巴一甩猛然彈出,張嘴咬向魚羣首領,不過能做到首領位置的也不簡單,只是側鰭一擺,整個身體彎成弓狀躲開了撲擊,回身用粗壯的尾巴狠狠的抽在大哥魚的臉上。

第一回合,大哥魚並沒有佔到什麼便宜,這讓昆羽鬆了口氣。

可惜,食腐生物對戰食肉生物天生就佔劣勢,這是大自然的規律,擁有豐富捕食經驗的大哥魚並沒有慌張,在前面轉了個圈,變成了背對整個魚羣,兩條魚互換了位置。

糟了!

一口氣還沒喘勻的昆羽心臟狠狠一抽。

魚羣首領也發現了不對,晃動尾巴直衝大哥魚,想要回到自己的族羣,面對這種捕食者只能靠族羣的力量才能生存。

大哥魚拼着捱了一尾巴也要形成的包圍圈,怎麼可能這麼輕鬆的讓首領回來,當下吐了一個泡泡,跟着來的十幾條大魚一甩尾巴直衝而上,奔向魚羣首領。

昆羽甩動尾巴開始加速,他知道,魚羣首領不能死,死了整個魚羣就散了,更重要的是,首領一死在場的所有小魚都躲不過捕食者的嘴。

母魚挺動了一下身子橫在昆羽身前擋住了他的去路,眼神堅定而又溫暖,留戀的看了眼昆羽,轉身嘴裏吐着泡泡飛速的穿過魚羣停在魚羣前方首領的位置。

本來有些騷動的魚羣瞬間安靜了下來,所有的魚衆排成緊密的陣型跟在母魚身後,隨着母魚開始晃動着尾巴,整個魚羣都開始晃動起來,動靜之大,魚羣周圍的水流都開始出現旋渦。

昆羽在最後驚愕的看着魚羣,他想不明白,不明白爲什麼一個這麼弱小的魚竟然有直衝天敵的勇氣,不明白整個魚羣都知道這是送死,還義無反顧的準備對抗天敵,難道現在一轟而散能活一個是一個,不是最好的選擇麼?


首領魚已經被包圍在大魚中,渾濁的泥沙不時的從包圍圈中揚起,這是首領魚在瘋狂的掙扎,一條斷尾從包圍圈中飄了出來,細小的血液開始在水中擴散,掙扎的動靜越來越弱。

母魚已經將尾巴甩動到最大,前面的大哥魚也發現了後面的動靜,遊動了一圈轉身看向魚羣,對着爲首的母魚張開了滿嘴獠牙的嘴,一串氣泡慢慢吐了出來。

母魚突然啓動,如離弦之箭般瘋狂的衝向大哥魚,跟在後面的魚羣也一起啓動,一窩蜂的衝向天敵。

正在分屍的大魚們停下了嘴,紛紛集中在大哥魚身後,看向比自己小好幾圈的小魚們集體向這邊衝來,全部張嘴露出了獠牙。

一場混戰開始了,首當其衝的母魚被大哥魚猛的一挑頭,拱翻了身撞進後面的魚羣中,後面的昆羽挺身上前用頭頂住了不斷後退的母魚。

母魚回身看了眼昆羽眼神決絕的用力抽動了一下魚尾,一股大力在身側傳來,昆羽被母魚推出了戰團,等他轉過身來,母魚已經和大哥魚混戰在了一起。

這一小段河水中,泥沙漫天,渾濁異常,周圍沒有一條其他種類的魚遊動,血肉混合着泥沙在水中飄蕩,鱗片、魚尾、魚鰭到處飛舞,戰團中不時飛出一條只剩半截身子的小魚,艱難的張合着魚鰓,眼神漸漸的失去光亮。

停在戰團外的昆羽驚駭的看着慘烈的戰況,整個心緒不再平靜。

他一開始不明白這是爲什麼,現在他似乎明白了,不是整個魚羣不知道大魚是他引來的,而是魚羣自從接受他加入的那一刻起就把他當成一家人了。

即使家人惹禍了,整個魚羣也都要一起解決,這纔是他們生存的根本,不離不棄,有事一起當,始終抱團才能在這弱肉強食的世界中生存。

這一刻昆羽終於放下了他作爲人的驕傲,真正的把自己當成了一條魚,一條有着人智慧的魚。

戰爭開始的快,結束的更快,大魚們即使只有十幾條也把作爲天敵的優勢發揮到了極限,每條大魚身邊都飄着幾十條殘破不堪的小魚屍體。

不過大魚們也付出了慘烈的代價,跟着大哥魚而來的大魚們全都皮開肉綻的躺在河底的泥沙,艱難的張合着腮,不久就停止了挺動,眼神黯淡了。

圍着戰場遊了幾圈,昆羽沒有看見大哥魚,應該是被小魚這樣悍不畏死的狠勁嚇跑了,在魚羣屍體中焦急的找尋了許久,終於在一隻大魚的魚鰭下找到了只剩下半個身子的母魚。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