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種攻擊,都震的古羲口鼻溢血,然而古羲卻不敢有絲毫的放鬆,這狂暴的攻擊如果直接轟在他的身體上面,足以傷到他的本源,更何況後面還有一個已經重創的陸本善。

2021 年 1 月 31 日

“喝!”

古羲渾身一震,眉心的羅漢松靈根再次涌現出一股衍力洪流,身前的青色光芒再次大漲。

而古羲的身體在衍力的流經之下卻膨脹了起來,出現一條條細密的裂縫,鮮血瞬間染紅了他的身體。

“頂住啊,命就在你的手中了……”陸本善暗暗祈禱。

轟!

嘭!

轟隆!轟隆!

一聲聲炸響傳來,讓古羲有種昏厥的感覺,雖然都是下品凡衍器,但是這一次性爆發的威力實在是太恐怖的,身前的青光不停的閃爍,隨時都可能湮滅,

然而他只能夠不停地使用羅漢松靈根釋放出來的衍力,去與這凡衍器爆發的威力抗衡。雖然擋住了,但是身體卻因使用靈根的衍力過多而承受不住,紛紛裂開,看起來像是一個龜裂的陶瓷人。

砰砰!

砰!

又是幾聲炸響,那凡衍器爆發的威力終於被古羲擋了下來,然而古羲卻爲此付出了沉重的代價,手臂上面紛紛炸開,有的地方都能夠看見森森白骨。

太牛了……

陸本善驚魂未定,幾次青光的黯淡都將他嚇得半死,好在都被古羲擋了下來,心中對付古羲的更是佩服萬分。

“呼哧……呼哧……沒有傷到本源……”

看到攻擊被擋了下來,古羲終於鬆了口氣,臉上露出一絲輕鬆的笑容,他的本源本來就因爲救秋若水而損失,如果被創,恐怕就要陷入本源潰散的局面了。

不幸中的大幸!

“不!”

於此同時,金陵八鬼的老二卻突然發出一聲淒厲的尖叫,目露驚懼看着秋若水手中握着的玄靈弓。

他離死不遠,本來想着拖一個下水,而選擇的人自然是修爲最弱的秋若水。然而等待他的卻是秋若水不慌不急的拿出玄靈弓,在那玄靈弓上面還有一支璀璨,透露着凌厲氣勢的箭矢。

這箭矢他當然認識,別說是這殘破之軀,就是巔峯狀態想要接住這箭矢也是不容易。

咻!

秋若水可沒有想這麼多,看見金陵八鬼老二襲來,直接鬆開了弓弦,頓時,玄靈弓上面的箭矢透露出恐怖的氣息向着金陵八鬼老二疾馳而去。

嘭!

一聲爆響,金陵八鬼老二在這箭矢之下連慘叫都沒有發出,便炸成一團血霧,徹底的死了。

吼!

吼吼!

就在此時,石室忽然傳來幾聲春雷一般的怒吼。

古羲、陸本善、秋若水三人臉色劇變,一個個目露驚懼的看着那五頭已經激活的下品凡衍器蠻獸。

三人,兩人受創,一人修爲低,如何能夠抵擋這恐怖的蠻獸……

三人的臉色極其難看,這五頭蠻獸無論如何也是抵擋不住,幾人的性命危在旦夕! 大意了,太大意了……

古羲臉色難看無比,如果直接將金陵八鬼老二擊殺的話,那就不會陷入如此窘境了。

吼吼!

下品凡衍器煉製而成的蠻獸怒吼不斷,個個氣息波動強烈,地面塵土飛揚,宛如沙塵暴。

“怎麼辦?”

陸本善心中焦急,這五頭下品凡衍器煉製而成的蠻獸絕對擊殺不了,他是有可以活命的東西,但是也僅僅只限於他一個人,如今卻有三個人,想跑也跑不了。


更何況這纔剛剛誕生的一點友誼,古羲又拼了命的救他,他要是跑了,不僅友誼結束了,良心上面也過不去。

“不知道,外面的岩漿柱還沒有停止,通過鐵鏈逃跑也不可能了。”

古羲腦海急速運轉,被困在這沒有出路的地方也是毫無辦法。

“老師!你沒事吧。”

秋若水跑了過來,將玄靈弓遞給古羲,臉上滿是關心之色。

“肉體受創而已!”

古羲眉頭緊皺,眼前的這五頭蠻獸他有信心擊殺一頭,但是身體的承受能力也必將達到極限,剩餘的四頭蠻獸依舊能夠輕而易舉的擊殺他們。

吼吼!

蠻獸怒吼,目光毫無焦點,但是卻鎖定了古羲等人,一個個發出巨大的吼叫向着古羲三人急衝而來。

一隻肋生雙翅,頭生三角的銀狼,彪悍的氣息異常濃烈,全身上下閃耀着金屬的光澤,異常的神駿。

速度更是猶如電光,只是眨眼功夫,就已經來到了古羲三人近前,狼爪高擡,對着古羲三人力劈而來。

三人心中一驚,這銀狼的速度太快了,不過幾人的反映速度也是不慢,看見銀狼攻來身體猛然向後爆退。

砰!

銀狼的狼爪不僅碩大,威力同樣是令人心悸,一掌將地面給拍出一個直徑一米的深坑,石室當中又是一陣劇烈的搖晃。

“有辦法了!”看到石室劇烈搖晃,古羲眼前一亮。

“什麼辦法?”

“什麼辦法?”

秋若水與陸本善兩人同時急聲問道。。

“掩埋!”

古羲的話讓陸本善一愣,而秋若水卻反映迅速的說道:“通道在右邊!”

不會又使用了心靈相通吧……

古羲也不多說,直接拉着已經反映過來的陸本善往右邊急速跑去,好在通道並不遠,三人眨眼間的功夫就已經來到了通道當中,而通道的前方卻是炙熱的岩漿了。

“你們退開!”

古羲冷聲說道,握起玄靈弓指着那石室當中,眉心當中的羅漢松衍力釋放出來,一支淡淡的晶瑩箭矢緩緩成型,而古羲本就傷橫累累的身體再次添加了幾道傷口。

“老師,你身體受不了,我來吧!”秋若水看到古羲身上的傷口,俏臉一變,急忙跑到古羲身前說道。

“你來?”

古羲驚愕,手中凝箭的動作不由的一僵,這玄靈弓可是他的,秋若水怎麼可能使用?

“我可以使用!”

秋若水眼神堅定,一把奪過玄靈弓,緊接着在古羲有些驚愣的目光中,那被秋若水握在手中的玄靈弓,忽然間閃亮了起來,一支淡淡的箭矢在那玄靈弓的弓臂之上快速成型,轉眼間通體璀璨,奪目。

咻!

秋若水輕輕鬆開弓弦,箭矢破空而出,所散發出來的氣息比起古羲凝聚的箭矢絲毫不差。

然而在射出這一支箭矢之後,秋若水的臉色卻也蒼白起來,她的修爲比古羲要高上一重天,但體內的衍力卻遠遠不如古羲。

古羲只需要一層的衍力便能夠驅動玄靈弓,而秋若水釋放出去的這一箭卻消耗了她四層的衍力。

轟!

隆隆!

箭矢迅如閃電,狂暴的力量撞在石室當中轟然炸開,原本就已經殘破的石室頓時劇烈搖晃起來,一條條巨大的裂縫出現在石室頂部。

吼吼!

蠻獸在咆哮,那吼聲巨大,氣勢驚人,讓古羲想起來在羅漢森林當中遇見的蠻獸潮。

“不行,還得再來一次!”陸本善急聲說道,目光始終落在那五頭蠻獸的身上。

石室搖晃的厲害,有倒塌的跡象,但始終沒有坍塌下來。

秋若水銀牙緊咬,體內衍力蜂擁的進入玄靈弓當中,再次的,一支璀璨的箭矢在玄靈弓上凝聚而成。

咻!

破空聲驟然響起,箭矢再次激射而出,在將銀狼的一爪射爆之後,又以勢如破竹之勢狠狠的撞擊在石壁上面。


隆隆!

砰砰!

石室搖晃的更加厲害,隨着一塊直徑達到十米的巨大石塊的掉落,這石室就向沒有了支撐點一般,頓時坍塌了下來。

吼!

銀狼正欲衝出石室,卻有些來不及了,掉落的石塊直接將通道與石室的連接點給堵住了,銀狼的吼叫聲音也徹底的掩埋在石室坍塌的巨大隆隆響聲之中。

不會把我們給埋了吧……

古羲呼吸有些急促起來,石室坍塌,卻將通道給影響到了,頓時,那通道當中也掉落下大塊的碎石。

“跑啊!”

陸本善怪叫一聲,重傷之軀唰唰唰的跑向岩漿的地方。

古羲暗罵一聲,拉着秋若水跟在陸本善身後快速跑去。

隆隆隆!

通道在一米一米的坍塌,速度不快也不慢,五十米的通道轉眼間就已經塌陷了十米,而塌陷的趨勢卻依舊。

古羲三人早已經跑到了岩漿這邊,奈何這岩漿柱太過猛烈,這個時候要是穿過岩漿柱,無疑是自尋死路。

隆隆!

塌陷的通道在繼續,沉悶的響聲無疑是催命神曲,從這往火山上面看去,起碼也有上百米的高度,要是被掩埋,憑藉這泥土的重量,不亞於一座巨型山峯壓在身上。

別說活命了,能不被壓成肉泥就已經不錯了。

“讓我逃過這一劫,必定一個月不殺生,潛心祈禱一個月……”陸本善閉着眼睛不去看,嘴巴神神叨叨。

坍塌的的地方越來越近。

三十米!

二十米!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