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那納蘭星在見到來人之後,臉上也是不由的閃過一絲震驚之色。這斗鬼神此刻的面貌他自然是知曉,赫然正是那陳戰。想起陳戰,這納蘭星的心中也是不由的生出死絲絲的後悔之意,如果她聽從了斗鬼神的話語,不去那黑狼山,想必那小雨也不會身死!

2021 年 1 月 31 日

「是啊,前輩,你還記得我們之前的約定嗎!」斗鬼神此刻微微一笑,臉上也是十分的自然。

「約定?」此刻,那納蘭星在聽到斗鬼神的話語之後,臉上也是露出了疑惑之色。這幾天由於那心裡的想法太多,那納蘭星也是經歷了幾場巨大的感情波動,自然也是不記得之前的約定。

「呵呵。。。前輩還真是貴人多忘事!」那斗鬼神見到那納蘭星疑惑的摸樣,也是沒有絲毫的生氣。因為通過這幾天的接觸,斗鬼神也是已經大致的掌握了那納蘭星的性格,那納蘭星一般情況下,根本就不會說謊的!而那件預定,對於那納蘭星來說,也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罷了!

「前輩,我十天前來此,是希望前輩能夠將我帶回那天火宗之內!我乃是剛加入天火宗之人,卻是不料被那三劍宗所抓,而你也是已經答應了我,說是十天之後,讓我來此找你的。」斗鬼神一邊說著,一邊微微的注視著那納蘭星的表情。只不過那納蘭星的臉上卻是蒙著輕紗,根本就讓人看不見那情殺之下的絕美容顏!

「哦,我記起來了!」此刻,那納蘭星也是突然想到了什麼,腦海之中靈光一閃。隨即那納蘭星便是回憶起了之前的一幕幕,也是瞬間變明白了斗鬼神的話語之中的意思!

「前輩,你失蹤的這幾天之中,那黑狼山之下也是發生了大戰!不知道前輩有沒有受到波及!」斗鬼神雖然知道那發生的一切,但是斗鬼神還是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因為那樣,才不會被那納蘭星所懷疑。

「沒事,不過當時我要是聽你的就好了。如果不去那黑狼山,小雨她。。。」說到這,納蘭星的眼中也是不由的再次濕潤起來,只不過由於那臉上蒙著輕紗,所以也是令人看不到那眼角的淚水。


「對了,有一件事情我有些疑惑。你怎麼會知道那小雨會將我騙到那黑狼山之上呢。」此刻,那納蘭星也是不由的注視著斗鬼神,眼中也是閃過思索的光芒。其實在她脫離那戰鬥之後,那納蘭星也是不斷的在想著那陳戰的話語,她也是疑惑那陳戰為何為知曉那小雨的行動,並且還真如那陳戰所料那般,沒有出現一絲的差錯來!

「這件事很簡單,其實就在那小雨下去讓那展櫃做些飯菜的時候,那小雨也是偷偷的和一個黑衣人坐在了一起。而我也恰好就坐在旁邊,我這個人實力不強大,但是卻擁有一個比較靈敏的耳朵,所以那小雨和那黑衣男子所說的任何話語,也是被我直接的捕獲到。」此刻,那斗鬼神說起謊來臉不紅,心不跳的,完全像是個沒事人似得!(未完待續。。) 「嗯,多謝你掛心了。我對那之前對你的態度,在此道歉!」此刻,那納蘭星也是不由的向斗鬼神微微鞠躬。對那之前對斗鬼神的態度,表示抱歉!這納蘭星也知道,如果她聽信了那斗鬼神的話語,想必也不會經歷這麼多的事情,並且那小雨也是不會身死!那斗鬼神費盡心思的想要將那消息告知與她,而她卻是拒之門外,光是這一點,就足以讓那納蘭星對那斗鬼神產生出愧疚之心!

「不用道歉,我也只是說了幾句話而已。不過我那也是有所原因的,如果前輩出什麼事故的話,恐怕我也是還要很久才能夠回到那天火宗了!」斗鬼神此刻望著那有些熟悉的納蘭星,臉上也是微微一笑!

就這樣,斗鬼神也是和那納蘭星商量了一下具體的時間,隨後便直接的離去!

此刻,在一間客棧之中,斗鬼神也是獨自坐在那飯桌之旁,口中喝著一杯烈酒,也是不斷的思索著接下來的的計劃!

「看來那敖影想要恢復原來的狀態,一時半分也根本就是不可能!說不定更是長達數月,乃至數年。」此刻,斗鬼神的臉上也是露出那思索之色,在他的體內,斗鬼神也是可以清晰的感覺到一道有些微弱的氣息,正是那使用禁術,幫助斗鬼神而失去**的敖影!雖然那斗鬼神可以清晰的感覺到那敖影的存在,但是斗鬼神的心中也是有些隱隱的感覺,說不定那敖影再也不會出現!

「骨衛的傷勢也是十分的嚴重。幾乎身體都碎成一塊一塊的!」

斗鬼神在回憶一遍那所有和他有關的人或者物之後,也是直接的再度的喝了一口烈酒!除了那敖影和那骨衛之外,其他的所有的人,也是沒有絲毫的變化。

「五天之後,就要回到那天火宗了!不過在此之前,那廣山狐可就要到大霉了!」斗鬼神臉上微微一笑,隨即便直接的離去。因為他知道,那納蘭星之所以會在幾天之後在前往那天火宗,就是因為在此之前,他們要去那廣山家族要人!

陽光微微下落。此刻。正是那下午時分。此時,在那天火酒樓之內。一伙人也是漸漸的彙集起來!正是那一些從那天火宗所來之人。其中也是有著那陸公子。並且那許公子也在其中,雖然那許公子不是那六大公子之一。那納蘭星的事情也是管不著,但是那許未寒也是自然想去湊個熱鬧。敢向那廣山家族發難的事件。就算是在歷史之上。也是絕無僅有。他自然是要去見識一番!除了那天火宗的精英弟子,和那許公子這些實力強大之輩,那十幾人中也是有著一位實力只有那超人五階的青年。正是那斗鬼神!

「納蘭師叔,這青年實力實在是不堪入目,不知道你讓這青年也跟著我們一起,到底是何意?」此刻,那有不少人也是不由對斗鬼神投去那不屑的目光!他們都是那人皇境界的強者。自然對斗鬼神十分的不屑!豈能容忍這樣一個實力如同螻蟻之人跟著他們一起前行!

「此人名叫陳戰,雖然實力不強。但是卻是一位非常重要的證人!並且這陳戰也是那之前通過考核,而加入宗內的七人之一!」

「什麼!」

「怎麼可能!」

此刻,那眾人在聽到那斗鬼神的身份之後,也是不由的一愣,隨即那臉上也是充滿了不可置信之色。而那許公子也是不由的多看了那斗鬼神兩眼,彷彿重新認識了斗鬼神一般,那陸公子此刻望著斗鬼神,眼中也是閃過了一絲感興趣之色!

「怎麼不可能,難道我還會騙你們嗎!」此刻,那納蘭星的語氣也是不由的微冷起來,那眾人一聽,也是趕緊的閉上了嘴巴。其中大多數部分人,在看向那納蘭星的眼中,也滿是那炙熱之色,而那崔特,也同樣是那幾人之中的一人。此時,聽著那納蘭星維護那斗鬼神,那崔特在看向那斗鬼神的目光,也是不由的微冷起來!

「這下可麻煩了!」斗鬼神此刻感覺到那周圍傳來的不善目光,也是不由的摸了摸鼻子,心中苦笑起來!沒想到那納蘭星竟然擁有那樣的魅力,只是說了一句話,那幾人就已經是對斗鬼神起了殺心!

「哈哈。。。納蘭小姐這是說的哪裡話,我們怎麼可能不相信你的話呢!」此刻,那許公子也是上前一步,臉上滿是笑意。那眾人在聽到那許公子的話語之後,也是不由的點了點頭,就連那幾人對斗鬼神仇視之人,也是收回了目光!

「此人竟然是在幫我。」此刻,那斗鬼神感受到那幾人目光的離去,自然是猜到了那許公子的用心。向那許公子看去,只見那許未寒也同樣是向斗鬼神看來,對著斗鬼神微微點了點頭。斗鬼神見此,也是想那許公子投去了一個感激的眼神!

「納蘭小姐,如今人已經全部的到齊。我看我們還是出發吧。早點找到那廣山狐,好替納蘭小姐出口惡氣!」此刻,那人群之中也是站出一位壯漢,壯漢身材高大魁梧,那脖頸之上,也是帶著一條精美的項鏈。而這壯漢的實力也是強大無比,乃是那人皇四階強者!

「哼,漭剛,救你也有那資格說出這句話?」

就在此刻,一位臉上長著絡腮鬍子的青年也是直接的冷笑起來。那語氣之中也是充滿了不屑。此人乃是那人皇五階強者。自然是瞧不起那漭剛來!不過知曉那二人之間關係的眾人也是知曉,他們從很久之前,就已經是看對方不順眼了!

「徐聰,你難道還想和我大戰不成?雖然你的實力是比我強大了一些,但是你也是根本就奈何不了我分毫!我們之間最多也是勢均力敵罷了!」此刻。那漭剛也是言語之中滿是那怒意,如果在其他地方那就算了,然而如今在那納蘭星的,面前,他自然是不可能讓那徐聰說出有損他顏面的事情來!

「哼,勢均力敵。那是我沒有使出全力罷了。」此時,那徐聰也是一聲冷哼傳出,但是那徐聰也只是說了一句話,也是沒有在往下接著說。其實這徐聰和那眾人也知曉,他們之間的戰鬥。也是正如那漭剛所說。勢均力敵罷了!不是因為那漭剛有多麼的出色,只是因為那徐聰雖然境界比那漭剛要強上整整一階,但是那徐聰的實力也是有些太弱,雖然境界在那裡。那實力確實比那同階之人要弱上一些。自然和那漭剛就勢均力敵起來!

「好了。你們就別吵了!如今還有一人沒有到來。等那人到來之後,我們在出發也是不遲!」此刻,那納蘭星也是直接的傳出那冷漠的語氣來。那漭剛和那徐聰聽后,也是直接的閉上了嘴巴。那能讓納蘭星等待的人物,自然不是一般的人!

就這樣,眾人在這房間之中,一等就是半個時辰!那眾人之中也是由不少人心中著急起來!

「納蘭小姐,那人究竟是誰,竟然敢讓你在此苦苦等候那麼長時間!」此刻,那崔特也是不由的焦急起來。

那納蘭星在聽到那崔特的話語之後,正準備說話之時,一道彷彿是來自那天際的聲音也是微微的傳了過來!

「是我!」

一道充滿了威嚴的聲音也是直接的席捲整個房間之中,那實力最弱的斗鬼神不由突然的感覺到自己的胸口如遭錘擊,胸膛之中也是不由的翻滾起來。氣血都為之一顫。那其他之人也是面色微變。那漭剛的臉上更是沒有了絲毫的血色。只有那納蘭星和那許公子和那陸公子三人,才面色不變,如同那之前一般!

「是步驚雲!」

此刻,那眾人在見到那來人之後,也是不由的倒吸一口涼氣!那方才還在說話的崔特更是不敢抬起頭來,彷彿是十分的懼怕那步驚雲似得!

「步驚雲?」

此刻,斗鬼神的心中也滿是疑惑。他初來這南陽郡,自然是對這南陽郡之中的人物絲毫的不了解!所以這斗鬼神也是直接的向那步驚雲看去!

一身輕鎧,一頭黑色齊肩短髮,一雙狹長的眸子中爆發出驚人的光芒。身後背著一把有些破舊的古劍,臉上也是掛著一絲微笑之意!


「原來是被稱為七劍之一的步驚雲前輩,真是久仰大名!」此刻,那陸公子在見到那步驚雲來到之後,也是直接的上前一步,臉上滿是笑意!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就是那現任六大公子之一的陸公子吧。」此刻,那步驚雲也是微微一笑,渾身的氣勢也是直接的收了回去,如同一個凡人一般。

「好手段!」

此刻,那眾人也是不由的心中一顫。那斗鬼神也是微微有些驚訝。雖然他也可以將那氣勢收回,但是確實根本做不到那麼的乾淨利落,並且那氣勢也根本是收不那麼的徹底!雖然這只是一個小小的細微之處,但是也可以看出那其中的巨大距離!

「在下正是!」那陸公子此刻也是一笑,不由點了點頭。

「嗯,真是英雄出少年啊!」此刻,那步驚雲在望著那陸公子的時候,眼中也是不由的露出一絲驚訝之色,隨即也是一笑,便不再看向那陸公子。

「步驚雲叔叔,你不是離開這南陽郡了嗎。怎麼又突然的回來了啊。」此刻,那納蘭星在見到那步驚雲之後,也是直接的上前一步,那話語中之中,也滿是那欣喜之意。

「叔叔?」

不僅是那斗鬼神,就連那其他的眾人此刻也是心頭一動。就連那平時臉上一直掛著那自信笑容的陸公子,也是也是不由的露出思索之色!他也是沒有想到,那步驚雲竟然是那納蘭星的叔叔。

「呵呵。。。星兒,這麼長時間沒見了。你都長大了。」此刻,那步驚雲直接大笑一聲,隨即便繼續道:「是啊,我們七劍被派出去執行一個重大的任務。如今那任務也是完成了,而我也是自然就回來了。」那步驚雲絲毫不介意將自己的事情說出來,臉上也是露出了一絲的鄭重之色。

「七劍全部被派去!」

「重大的任務!」

此時,那眾人都不由的感覺到自己彷彿是聽到了一件巨大的事情一般,臉上都是露出了思索之色。那斗鬼神更是震驚無比。雖然他不知道那步驚雲的實力如何,但是能夠得到那七劍稱號之人,在加上那眾人在看向那步驚雲的臉色也是可以猜出,那步驚雲的實力定然不簡單!

「任務?什麼任務啊?竟然能讓叔叔和剩餘的六劍全部過去。」此刻,那納蘭星也是想那步驚雲疑惑的問了過去。那眾人此刻也是不由的都豎起了耳朵,仔細的聽著那步驚雲接下來的話。

「沒什麼。等有時間了。我在告訴你吧。」此刻。那步驚雲也彷彿是意識到了什麼,也是沒有說出那任務到底是什麼。那眾人雖然有些失望,但是心中也是可以猜出,那任務一定不簡單。不然也不會令那七劍全部的過去。並且從那步驚雲的臉上也是可以看出。那任務的重要性!

「嗯。好吧。不過我爺爺現在正在閉關,連我的事情也是不知道,也只有等他出關了。你才能見到爺爺。」此刻,那納蘭星的臉上也是不由的露出了一絲悲涼之色。她的爺爺雖然實力強大無比,但是在她最需要他的時候,卻是根本就沒有獻身,只有那一位金色的怪物挺身而出,救了她的性命。想到這裡,納蘭星的心中也是不斷的想著那道金色的身影!

「沒事,你爺爺就是那樣的。再說了,還不是你不聽從你爺爺的話語,擅自就跑了出來。不然的話,也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此刻,那步驚雲的語氣也是不由的冷漠起來。他也是沒有想到,那廣山狐竟然吃了熊心豹子膽不成,連那納蘭星都想動!

「星兒,你在想些什麼?」此刻,那步驚雲在見到那納蘭星彷彿是陷入了回憶之中,神色也是不由的有些發獃,甚至連他說的話,也是絲毫都沒有放在心上。

「啊!沒什麼。」此刻,那納蘭星特使突然的回過神來,望著那步驚雲充滿疑惑的眼神,臉上也是突然出現了一抹緋紅!只不過被那輕紗所遮蓋,眾人也是根本就看不到那納蘭星此刻臉上的變化。

「步驚雲叔叔,既然你也已經到來了,那我們就出發吧!」此刻,那納蘭星也是直接的扯開了話題,把眾人的注意力也是全部的轉移而去。那原本就有些焦急的眾人聽后,也是不由的立刻來了精神。

「那好,既然那廣山狐的膽子那麼大,就應該有被殺死的決心。我們走。」那步驚雲說完之後,便是直接的腳踏虛空,隨即便向遠方飛射而去。那其他的眾人見此,也是連忙緊跟其後。斗鬼神看著那一個個的飛離而出的眾人,臉上也是不由的露出了尷尬之色。他的實力只有那超人五階,自然是無法飛行。雖然他擁有那四象決,可以變身元龍飛行。但是此刻那四象決也是根本就派不出用場來。萬一被那納蘭星發現他就是那人之後,可就麻煩了!

「你還不能飛行吧。給,這是一件飛行的靈器,雖然只是那下品,但是載著你飛行,還是很方便的。」那納蘭星說完,便直接的心神一動,隨即那手上便出現了一個圓形的彷彿是玉石一般的器物來。這圓形器物渾身滿是那紫紅之色。並且其上也是不時的傳出一股股強大的能量波動來!

「前輩,這件物品實在是太過於珍貴了。你看。。」此刻,斗鬼神在聽到那器物乃是那靈器之後,也是不由的嚇了一跳!雖然那只是靈器之中的最差的下品,但是那好歹也是靈器。王在外面,恐怕會直接令眾人搶破腦袋!

「呵呵。。。你不用在意,這也是我還沒有到達這人皇境界時,我爺爺送給我的。如今我的實力已經達到,這物品放在我身上也是本根就沒有用。如今就算是贈給你吧。算是先前對你的補償吧。」那納蘭星說完,隨即也直接的向那窗外飛射而去!

「不要白不要!既然是她給我的,我就收下。如今正好也是缺少那飛行的異寶!」此刻,斗鬼神的心中也是不由的一喜。其實他早就想擁有一個飛行的隗寶了。那之前的開山舟所帶來的好處,他至今也是難忘!當時要不是那靈器開山舟,想必他也是已經身死了!雖然他可以變身那元龍,並且也是不用依賴那飛行靈器,但是那元龍也確實是太過於駭人,不到關鍵時刻,也是根本就不能夠施展。就像是現在的處境,如果沒有那飛行的靈器,恐怕那斗鬼神也是不得不放棄去那廣山家族的心思!

「好奇妙的寶貝。」此刻,那斗鬼神滴進去一滴鮮血之後,那原本紫紅色的圓形器物也是不由的更加的紅了起來!而就在這時,一股血肉相連的感覺也是充斥著斗鬼神的內心,令斗鬼神感覺無比的自然,彷彿那圓形的器物就是他的手臂一般。而就在這時,斗鬼神突然從那圓形器物之中感受到了一絲恐怖的能量波動,但是也只是那一閃即逝,片刻之後便在也是捕捉不到那股氣息了!

「真是奇怪,剛才我明明感受到了一股恐怖的能量波動。怎麼轉眼間又消失了!」此刻,斗鬼神的臉上也滿是疑惑之色。不過他怎麼想,也是想不通剛才的那種感覺。

「算了,可能只是我的錯覺吧。」此刻,斗鬼神也是搖了搖頭,便打算不再多想!想必那眾人也已經是快要飛離這南陽城的範圍之內了!

心神一動,那圓形的器物便是直接的懸浮在半空之中,斗鬼神雙腳微微用力,便直接的站在了那圓形器物之上,心神一動,那圓形的器物便是直接的飛過窗戶,而後便那遠方的眾人追去!

千米之高的高空之中,一行身影也是直接的向遠處激射而去!這一行人影足足有十八位之多。那最前方的則是一位中年男子和一位臉上蒙著輕紗的女子,赫然正是那才回來這南陽郡之中的步驚雲,和那剛剛經歷生死的納蘭星!而在這二人之後,則是兩位青年,正是那陸公子和那許公子!而在這隊伍的最後面,同樣是有著一道青年的身影,只不過這青年不是御空而行,而是踩在一件圓形的器物之上飛行的。自然正是那斗鬼神!

「喂,陳戰師弟。你這一件物品是從哪裡來的。應該是靈器吧!」

此刻,那十幾人中的幾人在見到那斗鬼神竟然踩著一個靈器跟在身後,臉上也是不由的露齣戲虐之色。隨即這幾人也是相互對了一個眼神,隨即那速度也是慢了來,而後便圍在了那斗鬼神的周圍。

「沒錯,師兄。這件正是靈器,只不過是下品而已!」此刻,那斗鬼神也是絲毫不介意那幾人的目光,隨即便直接的點頭稱是。

「呦,還真是沒想到啊。你竟然還擁有靈器!」

此刻,那眾人之中的一位身材消瘦之人也是直接的不屑道,那其他人在聽后,也是不由的大笑起來!

「這些人的實力竟然那般的強大,最低都是那人皇四階強者!」此刻,那斗鬼神也是在不斷的計算著這股人員的實力。令斗鬼神吃驚的是,這一次那天火宗派出的弟子,那修為最低的,就是那漭剛,乃是人皇四階強者,而修為最高的,則是那身背著一把大劍的崔特。這崔特的實力竟然和那陸公子相似,乃是那人皇六階強者!然而那崔特雖然也是那人皇六階強者,但是卻彷彿十分懼怕那陸公子似得。令斗鬼神的心中也是充滿了疑惑!

「喂,小子!我在問你,你那靈器是從哪裡來的!」此刻,那幾人之中的一位長著鷹鼻子的男子也是直接的向斗鬼神問去,那語氣之中,也滿是那不善之意!(未完待續。。) 這斗鬼神實力只有那超人五階,在他們面前,就如同螻蟻一般!

「從哪裡來的?我我這靈器從何處而來,好像和你們沒有關係吧。」此刻,那斗鬼神也是面色微冷的看向那鷹鼻子青年。心中也是不由的對這幾人產生了厭惡的心裡。

「哦?沒想到你好大的口氣啊!雖然你是那納蘭小姐請來的,但是你也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小小的超人五階而已,我一根手指頭就能把你捏死!」此刻,那鷹鼻子青年在聽到那斗鬼神冷漠的話語之後,那臉上也是一愣。他可是從來都沒有受過那超人冷臉對待的。不僅是這鷹鼻子青年,那其他幾位青年此刻也是一臉的驚訝,平時就算是在那天火宗之內,那尋常人皇初階強者也是不敢對他們有絲毫的不敬,然而這小小的超人竟然如此的對待他們,雖然錯在他們,但是他們有那個實力,實力就是一切,就算是錯的,也是那對的。

「嘿嘿。。。那小子真是不知好歹,真是狂妄!」

「嗯,我看這回那小子肯定有他好受的,雖然在這裡那納蘭星說不定會護著他,但是一旦到了那宗內,這幾人一定會不斷的找他的麻煩,甚至直接找機會將他擠出那宗門之外也是可能!」

此刻,那斗鬼神和那幾位青年的談話自然是被那前方的不少人聽見,頓時那些人不由議論起來,那語氣之中也是對那斗鬼神的做法感到惋惜。

「哼。真是找死!」

此刻,那崔特在聽到那斗鬼神的話語之後,那臉上也是不由的冷笑起來。顯然之前他也是沒有看出這斗鬼神竟然有如此的膽子。不僅是這崔特,就連那陸公子和那許公子此刻也是不由的對那斗鬼神另眼看待起來,如果不是這斗鬼神的實力太弱,想必以他的那種膽識,一定會有所作為的!

「星兒,你是從哪裡認識的這位青年,我看挺有趣的。」此刻,那步驚雲也是直接的向那納蘭星微微道。眼中也滿是那感興趣之色。

「步驚雲叔叔。這位是之前通過宗內考核,而後由於某些原因,和那帶領之刃分散了。最後那七人之中,也是僅存他一人。如今為了回到宗內。也是直接拜託我。不過之前那小雨被矇騙。這陳戰也是在場。這也是我這一次帶他去那廣山家族的原因,正是要做一個證人。雖然就算是沒有證人,那廣山狐依然還是要死。但是起碼我也要讓那小雨被騙的事情公佈於正,還那小雨一個公正的身份!」此時,那納蘭星再說到這裡的時候,那語氣也是有些顫抖起來,情緒也是有些激動。那小雨乃是她最重要的姐妹,她自然是要替她出那口惡氣!

「星兒,別激動。那廣山狐的性命,將由你來斬殺!那小雨的仇,也是由你親自來報!」此刻,那步驚雲的眼中也是閃過一道利芒,那前方的空氣也是不由的猛地一顫,隨即便傳來一聲氣爆之聲!

「不過那名叫陳戰的小子,也是挺有骨氣的!雖然實力有些弱,但是如果放在那天火宗下的話,一定也是有著那變強的機會。只是不知道這小子是不是還有什麼底牌。不過眼下他已經是得罪了那幾人,不知道這小子要怎麼的應對。」此刻,那步驚雲也是直接的向那斗鬼神看去,眼中也是露出了思索之色。而那原本正在議論的眾人,也是都不由的聚精會神起來,他們倒要聽聽,那陳戰接下來還要說出什麼樣的話來。其實在大部分人的心中,也是已經猜到了那斗鬼神要說什麼,無疑就是那求饒之類的話語!

「你一根手指頭?既然你那麼的有自信的話,那就來試試看吧!」

然而你事實就是那麼的出乎眾人的意料,斗鬼神在聽到那男子的威脅之後,竟然再度的傳來一聲冷漠的聲音,那聲音之中,竟然滿是戰意!

「他一定是瘋了!」

「我剛才就已經猜出這小子不正常,怎麼樣,被我說中了吧!」

「看來也是我走眼了,他也只是一階莽夫而已!」此刻,那步驚雲也是不由的收回那注視的目光,明知道實力不敵,卻還要逞強,雖然勇氣可嘉,但是其實只是一個莽夫而已。畢竟沒有了性命,就算是那天資在卓越,也是根本就沒用!

「哈哈。。。。我沒有聽錯吧!難道你還想向我挑戰不成?」此刻,那鷹鼻子男子直接大笑起來,彷彿是聽到了這個世界之上最好笑的笑話一般。望著那斗鬼神的眼中,也是如同在看耍猴的一般!而這男子的周圍之人,也是哄然大笑,他們也是抱著同樣的看法!

就在那斗鬼神要說什麼的時候,那前方的納蘭星卻是直接的飛了過來!

「這陳戰腳下的靈器,乃是我贈與他的。你們還有什麼話要說嗎!」

此刻,聽著那納蘭星冷漠的話語,那幾人也是都不由的搖了搖頭,隨即便自覺的離開!那納蘭星不僅實力強大,更是那納蘭隕的孫女,和她作對,簡直是找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