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戰的名字還是不會變的,依舊是叫這個名字。

2021 年 1 月 31 日

但他依舊躲在秦朝的某個角落裏。

楚戰甚至是比皇帝還有尊貴,有的時候,皇帝聽起來是至尊了,其實說穿了,無非就是一大片疆土的最高主人而已。

真正厲害的還是亂世的梟雄,最終登上王位或者皇位,因爲競爭難度非常大。

或者是大舉入侵別國的大帝,以及治理之下,整個國力達到巔峯的大帝。

雖然同樣是治理疆土,但是如果能達到鼎盛盛世的話,那也是大帝。


所以楚戰,其實某種意義上比普通的皇帝還要尊貴,因爲他是主角。

現在自己穿越到這個小說世界裏,最擔心的就是他。

感覺有把刀子在晃一樣,只有楚戰有可能要了自己的性命。 這大秦都是爲了楚戰當經驗包的。

所以自己現在最擔心的就是楚戰。像楚戰這種主角,只有大帝級別的皇帝才能和他媲美。

普通皇帝都比不上他,比如自己穿越之前的秦始皇,他可以說是大帝。

李世民也是大帝,朱元璋也是大帝,

大帝這個稱呼一般不會明確的用出來,但是皇帝也是分段位和優劣的。

像楚戰這種人,一般的皇帝都未必可以比的過他,就因爲人家是小說主角,小說主角這個存在,可不是一般的變態。

他的人生或許會比劉秀那樣戲稱爲位面之子的皇帝都要輝煌順利。

所以趙信現在最擔心的問題,就是楚戰,這個心頭刺,不拔出來,感覺心裏很慌。

趙信嘆了一口氣,只能是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反正他不可能在自己的長安起兵。

長安城外還駐紮着南家七萬軍隊,南家雖然現在說是自己手握一半兵權,那七萬士兵,其實自己是使喚不動的。

但是如果說是楚戰在長安附近造反了,那七萬軍隊還是會站在自己這一邊。

自己現在手裏沒有軍隊,影響非常大,最重要的就是地方上的問題,地方的郡守們,都不把自己這個皇帝當回事。

自己沒軍隊,是壓制不住這一羣封疆大吏的,也就是諸葛亮突然出現,幾道文書下去就把郡守們嚇個半死。

現在大秦之所以能正常運作,全是靠着諸葛亮妖孽的治國才華,才把各地的郡縣給運轉起來了。

稅收竟然增長了四倍有餘,但是這終歸不是長遠之計,只要諸葛亮在一天,依舊可以靠着無雙的才幹來運轉整個大秦,可是歸根到底,還是要建立起軍隊。

五十萬流民基本上全部留下來,對於軍隊來說,雖然軍隊肯定是要奔波的。

但是軍餉和錢糧物資,這個一定是重中之重,軍人們天生就要揹負太多,可是必須要注意他們回家歸鄉,以及帶着錢回去,參軍說到底,也是一份做的事情。

軍餉物資,到了最後,一定得在士兵們手裏,一定得讓他們帶着錢糧物資回家。

考慮完楚戰的事情,趙信暫時又是沒什麼事情做,打算去看看蘇卿語。

……

三個月後….

趙信站在城門之上,長安城主城門外,是自己的五十萬軍隊。

“萬歲!萬歲!萬歲!萬歲!”

城門之下,士兵們已經列好了陣形,大聲朝自己高喊着。

系統觸發終極獎勵

觸發次數:3次

大秦各地行政已徹底恢復正常運轉,且建立具有戰鬥力的軍隊五十萬人

大秦帝國已經結束敗亡階段

逆天改命系統進入第二階段

系統升級

獎勵文臣卡五張

獎勵武將卡五張


小說主角楚戰出現!小說主角楚戰出現!

楚戰將於最早五個月,最遲四年之內名震大陸

逆天改名系統進入第二階段!

誅滅主角楚戰,蟒雀吞龍!

文臣卡下發中,武將卡下發中

請抽取三次終極獎勵。

趙信嘆了一口氣,終於啊,終於,自己辛辛苦苦經營到今天,大秦帝國,終於不再是一個垂危分崩離析的帝國了。

自己剛來時那個情況,大秦帝國已經到了最後的時刻,看起來,其實已經要到滅國的時候了。

這麼長時間的盡心盡力,終於是把這個帝國從分崩離析的地步給挽救了回來。

諸葛亮微笑着站在趙信身旁,張遼正在下方整頓一個五萬人的軍營。

劉穆之,雨化田,于謙三人站在趙信身後。

諸葛亮說道:“陛下,臣侍奉陛下的時候,陛下已經走完了最難的一步,臣也只能是錦上添花了。”

“這四十多萬的軍隊,是臣爲陛下精心準備的。”諸葛亮說。

“張遼的那五萬人訓練的怎麼樣?”

“也非常出色,張遼將軍一直都是一位獨當一面,令人放心的將軍。”

趙信大概瞭解一下這個系統召喚出來的武將文臣,自己一開始以爲他們是機器人一樣的存在,然而不是。

他們是給系統“打工”的。

對,大概的意思就是打工,諸葛亮這羣人是,系統是他們的上屬和“老闆”。


既然被自己召喚出來以後,這一輩子就要輔佐自己,哪怕是付出生命。

但是結束這一生後,會得到極其豐厚的獎勵,這個獎勵的標準,在於對自己的貢獻。

以及一個綜合的評分,具體自己不是很清楚,總之,這些人就是活生生的人。

只不過是系統強制他們來而已,而他們之所以來這裏,也是爲了得到非常大的收益。

趙信嘆氣道:“劉穆之!”

“臣在。”

“你看!朕終於是走到了今天了。”

諸葛亮好像總是有一種焦點的感覺,但是自己現在不想和諸葛亮說心裏話,因爲劉穆之雨化田他們纔是和自己一路走來的。

“臣恭喜陛下!”

諸葛亮見趙信不和自己說這些,也不計較,安靜退後兩步,給劉穆之他們留開了空間。

自己爲趙信辦好事情就好,雖然趙信這種不在意自己的行爲,肯定是會留下一些影響的,但是現在可不是爭寵的時候,這種事情,只能笑一笑就過去了。

“這只是第一步,未來,朕要和你們,把大秦的板塊擴張到歐洲去!”

“歐洲?陛下,歐洲在哪裏?是什麼地方?”

“是我們這塊大陸的盡頭,這塊大陸,我們是在東南方,歐洲是在西北方,我們要把這一整塊大陸都給攻佔下來!”

諸葛亮輕輕揮動着羽扇,但是也不說話,靜靜站在趙信身後。

晚上,趙信回到了皇后的寢宮裏,林玉顏,蘇卿語,南珞櫻三人裏,自己最喜歡蘇卿語,因爲她是最溫柔可人的一個。

南珞櫻看起來潑辣,其實心地也不壞,所以這兩人自己比較喜歡,林玉顏城府頗深,很多時候,自己都有可能栽到她的手上。

三人裏還是最喜歡蘇卿語和南珞櫻,其實蘇卿語也不是一個善良又傻乎乎的小白羊,她其實很精明,只是因爲心地太好,你只要不是把她逼的走投無路了,她是不會謀害你的。

南珞櫻反而是有些單純的感覺。

南珞櫻的性格自己是沒見過,女人心計多是常態,南珞櫻是真的很耿直。 女人自己穿越之前也好,穿越之後也罷,都是頗有了解。

林玉顏的個性,就是標準的女人個性。美豔狠毒,女人基本都是這個路數。


追求極致的美貌,並且城府頗深,心計很多,女人大部分都是這個路數。

所以自己纔是很喜歡蘇卿語和南珞櫻,這兩個女人的確是比較少見的類型。

當然,林玉顏這樣的性格雖然很普遍,但不代表就不會做好事,對人友善,只是比起南珞櫻和蘇卿語多了一個選擇,這兩人是很難去謀害人,而林玉顏則是可以選擇的,是緣是劫都在她的決定之上。

不再去想這些兒女情長,趙信嘆氣,坐在蘇卿語的牀上。

蘇卿語靠在趙信身上,“你怎麼了?”

趙信有些憂愁道:“朕在擔心一個人?”

“一個人?”蘇卿語有些聽不懂。

“對,一個人。”趙信說。

“我不知道該怎麼和你說…”趙信很愁苦的把自己頭埋進蘇卿語的懷裏。

皇后是不能干涉,談論政事的,而且趙信也很少和自己說這個問題。

但是今天,看起來他好像是真的非常愁苦。

“陛下,你有什麼憂愁的,臣妾願意聽。”

“雖然臣妾不應該過問政事的。”

“不是政事。”趙信說。

“只是一個讓我一直很頭疼的人。”趙信這已經有些語無倫次了,一會兒朕一會兒我的。

蘇卿語這下是真的認真了起來,她還沒見過趙信這樣子的情況出現。

索性也不再說臣妾,說道:“沒事,你慢慢說,你願意說的話,我聽着。”

趙信躺在牀上,蘇卿語爬在趙信身上,趙信沉默一會兒,才說道:“東方有天子氣。”

“而且好像還是一位曠世大帝。”

“朕都比不上他,朕也算是挽救帝國於水火。”

“也算是一位有功績的帝王,雖然朕早些年是昏庸了些,但是最終能逆轉形式,不能說是無功。”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