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的神魔大戰你知道嗎,其實那是真實的存在,要不是當年我遊走的時候遇見被封印的光明神,不然也不會知道這些事情,原來這一切都是被人操控的局,本來我也是不願意相信的,但是從昨天和幽冥大戰,我開始相信了那個光明神說的話。一切的一切都是有人操控好的一切。”神雲姜嘆道,想到自己的存在卻一步一步被推上被人的棋局裏,成爲一顆無法變動的棋子,隨人擺動,這是多麼可怕的一件事情啊!

2021 年 1 月 31 日

“那現在,我們被人操控了!”神夜殺根本不知所措,父親講的話,讓他十分驚訝,這是他所接受不到的局面!

“沒錯,但是不是我們,是他們,因爲操控者需要戰爭來滿足他們的賭局,而我們卻是命運虛無的妖怪,所以操控者根本察覺不到我們的變化,要不是我太好強,自己順着自己成爲了君王不然也不會被他們發現,畢竟掌控整個世界是非常恐怖的一件事也是非常繁瑣的,正是因爲戰爭讓他們發生了我的存在,而且發現了我已經修煉出不死不滅之身,所以他們必須將我殺死,否則我就會成爲下一個神,他們無法毀滅的神,危及到他們的利益,這一切都是那個光明神告訴我的,而這永生的祕密也是他告訴我的,我沒有想到,這一切都是真的!”

“現在這個永生之法和這把劍全都交給你。”神雲姜一下子魂寄了過去永生之法在神夜殺的腦海裏浮現,而那把跟隨父親征戰的殺戮劍也交在了神夜殺手裏。

“父親已經活不了多長的時間了,你要把這些祕密告訴神白塵,還有你們絕不可以去當這個君王,把永生的祕密也告訴他,你們兄弟都是命運虛無的,我希望最後能夠找到那個操控這個世界的人,去打敗他!”

神雲姜將一切都交代好了,在一切都吩咐好了一切後,第二天他就死了,永遠的告別這個世界。

神夜殺不敢相信,那麼多的事情都在不停地發生,這一次他發現自己都不瞭解自己的父親,一切都變得那麼可怕。

可是一想到神白塵,自己的這個弟弟,居然爲了一個人類的女人連父親都不顧了,這一次父親真的走了,葬禮之上,甚至他還不出現,神夜殺十分的氣惱。

伴隨着一切命運的開始,時光的輪迴裏,真正的局面已經要慢慢展開,這一切在那遙遠的天穹之中,漫天星辰運轉着,而一黑一白兩個怒目相爭的老人看着這一盤巨大的棋互相較勁。

“這一次,輸了誰就是敗者!”

兩個老人狠狠地說道,這個維持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大戰應該隨着這一次結束,看着那棋盤之中不斷復甦的力量,那些插着領地旗幟的英雄們,他們開始了,開始了對周圍一切的探索與征戰! 黑暗修羅妖殿。

帶着黑色氣息纏繞的樹林,那些花草都已經成爲了黑色的枯萎。時不時的吹卷而來的妖氣帶着腥血的味道,黑鴉扯着喑啞的嗓子棲息在樹枝上,看着過來的人,眼睛發着紅色。不知道是什麼驚了一下,就飛走了。

“這裏就是黑暗修羅妖殿嗎?”林雲飛看着這一條一條的路,像一條的巨蛇蜿蜒通向那坐黑色的古老殿堂,就像是恐怖鬼事裏無人的城堡,帶着探險者的好奇,走進了。然後便是一系列充滿了離奇恐怖的事情帶着一條一條的生命。

“聽說原來的城主是妄念,可惜被打敗了,現在的城主深不可測,而且沒有人知道他的真實身份!”林赫羽說道。

“我們要小心,我在這座妖殿裏有一股很強大的力量!”神白塵的臉色很凝重,而且他感覺到熟悉的氣息,這讓他十分的疑惑。

“我們進去吧,到時候是什麼都知道了。”倏風微笑道。

站在妖殿的門口,大門是打開的,陰風吹着那城門發出了“吱呀吱呀”的聲音,黑鴉從裏面忽然飛了一羣出來,帶着紅色的眼光看着神白塵等人,然後就飛走了。大門裏,恢復了平靜,一點動靜都沒有,只有周圍奇怪“細碎”的聲音。

幾人走了進去…..

黑色燈火在黑色閃爍,晃動的月光照落在這妖殿裏。衆人的心思更加沉重,但是神白塵卻一直快速往前走,那股熟悉的味道越來越重了。

“你們終於來了。”殿堂上,黑色的身影帶着輕蔑的目光看着這底下的人。

“你就是黑暗修羅妖殿的城主!”

神白塵緊緊盯着這個人,那麼熟悉的味道,太熟悉了。

“我們要護城印跡,請城主借給我們一用如何?”神白塵問道。

“想要護城印跡,那麼就先通過我這一關!”只見黑色的劍氣形成如網,那一擊過來,快速難以看見。

“殺戮劍!你怎麼會有殺戮劍!”神白塵吃驚,果然這熟悉的,是父親的劍!龍舞帶着顫抖的聲音,扛下這一擊攻擊。

“這個你得等到打敗我才能夠知道。”黑袍人又揮一劍,黑色的巨龍咆哮着奔向了神白塵。

“你們全部後退!”神白塵感受到了此人的強大,現在還拿走了父親的殺戮劍,這一切到底是什麼回事!兩人戰鬥一下子進入了廝殺,那黑袍人更是步步緊逼步步殺意之勝。

“殺戮之氣”

黑袍人舉劍而舞,劍氣如網又作飛龍羣舞,全都擊向神白塵。


“龍舞”

火浪如天,火龍咆哮,帶着凜冽氣勢與那飛龍對抗,久僵持不下。

“不錯,你的修爲還是有長進!”黑袍人笑道。

“你到底是什麼,這把劍到底從哪裏來!”神白塵有些憤怒,父親的劍,到底什麼竟然敢偷走!

“等你打敗我就知道了,你這實力可是不行!”

“殺戮咆哮”

殺戮劍黑光閃耀,黑色的光芒帶着鋒銳的氣勢震得神白塵連連後退,而黑袍人一下子又出現在神白塵的面前,一劍下去,神白塵直接飛了出去。

“還是不行!”那黑袍人哼道,非常的生氣!

“你到底是誰?”神白塵吐了一口鮮血,看着黑袍人!

“打不過我的人沒必知道我是誰!”黑袍人又快速地出現在神白塵面前,那一劍就要刺下去,手法非常的果斷。

“小心!”顏媚幽看見這一劍帶着黑色的氣息,那強大的力量讓她都感覺到可怕,她立刻趕上去。

“顏媚幽!”神白塵看着那鮮血低落下來,那一劍顏媚幽就這樣爲他擋了下來。

“呵呵。”顏媚幽臉色已經蒼白,她微微一笑。

“你這是何苦?”

“能夠爲你死,我已經很值得,希望你能永遠記得我。”

“不,顏媚幽姐姐!”林雲飛看着顏媚幽要倒了下來,他快速催動風雷元素,巨大的雷球擊向那黑袍人,他抱着要倒在地面上的顏媚幽。

看着那消隕的容顏,他記得第一次見到她就流鼻血,那天晚上還跟自己講了那麼多的事情。還有每一次的笑容,雖然她一直一直都在爲神白塵而活着,甚至心都在神白塵那,可是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已經喜歡上了她,只是一直都不敢表現出來,他也是在害怕,至少現在在一起的時候可以和她說話,可以和她一起戰鬥。

現在還有機會嗎,還有什麼看着這已經失去的容顏,自己卻什麼也做不了,林雲飛徹底暴走了,他都沒有想到失去的那一刻到底是怎麼了,彷彿整個人的心都已經要失去了。他飛快的操控風元素,然後飛離開了這裏。

“林雲飛!”

“我去找他!把他追回來!”倏風立刻叫道,沿着林雲飛的路線追了去!


“可惡。”神白塵站了起來,他沒有想到顏媚幽居然爲了自己付出了生命,但這一份自己真的已經不能接受,因爲心早已經被人裝滿了。

“沒想到你這麼癡情,一直都沒變,跟千年以前一樣,甚至什麼都不顧了。”黑袍人脫下了黑袍,露出那張冷峻的臉。


神白塵驚訝地看着眼前的人,他多希望自己是看錯了。

“弟弟,別來無恙!”神夜殺笑了起來,看着自己的弟弟,那一副錯愕的表情,他大概從來沒有想到自己會這樣出現在他的面前,甚至殺了他的夥伴!

“哥哥,爲什麼!”神白塵怒了,他咆哮道。這是自己的親哥哥啊,爲什麼會做這麼多的事情!

“因爲你那麼的不成器,你不知道,其實父親一直以來都想讓你成爲下一代的君王!”神夜殺笑道。

“那又能夠怎麼樣,爲什麼要這麼對我!”

“當年父親苦戰,而你卻喜歡着一個人類女人,我不明白她有什麼好的,值得你這樣,讓父親都爲你心寒!”神夜殺哼道。

“難道蘭夕月是你殺的!”

“沒錯,人妖從來不能夠相戀,這是禁令,你們本來就沒有結果,我已經告訴她了,所以爲了斷掉這一層情念,爲了讓你早點脫離那苦海,我纔要殺了她,可是千年之後,你依舊執迷,沒想到你居然會因爲她的轉世又要進行那無可救藥的追逐。”神夜殺看了一眼沐雪兒。

“哥,我對這一切本來就沒有興趣,小時候每一次你都那麼護着我,爲什麼這一次你卻要這樣對待我,還那些派來的妖怪,是你派的吧?”神白塵悲傷的神情,一切都讓他不敢相信!

“沒錯,都是我做的。你知道我們要擔任這麼大的事情嗎?爲什麼你一在的兒女情長,難道父親說的那些都沒能夠讓你一絲動容,自從遇到那個人類女人你就變了,一下子變得那麼陌生,我就不明白一個和相遇才匆匆光陰的竟然讓你違揹你的父親,甚至不惜一切的斷絕關係!”神夜殺哼道。

“那是我的事,爲什麼,都是你做的,我寧願這是別人做的,爲什麼我不能夠和她在一起,到底你們有什麼理由管着我,甚至這樣對待我!”

“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

“什麼自找的,哥哥,你可是我的哥哥啊,每一次找你切磋,每一次我能夠在那些大妖中逃脫不都是因爲你,因爲有你我才感覺到安心,可是現在呢,我最親的哥哥卻殺了我的愛人,還一步一步的阻攔我。這是爲什麼?爲什麼?”神白塵落下了眼淚,到現在他都不敢相信站在面前的是他的哥哥神夜殺啊!

“那麼就殺了我,可是你卻打不過我!”

神白塵站了起來,他怒視的眼神一直看着神夜殺:“哥哥,把護城印跡給我!”

“打敗我,否則你什麼也不要想!”神夜殺哼道。

“好,哥哥既然你願意這樣對我,那麼就不要怪我了,你把我的一切都奪走了!”寒冷的冰芒齊射,不死邪龍在揮出的劍光中帶着憤怒的咆哮擊向了神夜殺。

劍光飛舞,打出了一陣一陣的龍捲,神夜殺笑了:“這纔像我的弟弟。”

一下子兩個人戰鬥上升了不知道多少個層面,那一波接着一波的攻擊,可以看出神白塵已經徹底的憤怒了,這是大家都沒有看到的!

“林赫羽哥哥,這是怎麼了!”沐雪兒聽到他們的對話,一切的一切她雖然感覺不到,但是可以肯定他們是兄弟,可是卻像了仇人一樣!

“那是神白塵的哥哥,比神白塵還要強大的人。”林赫羽緊張地說道。

“那爲什麼他們要打起來,還有顏姐姐呢,林雲飛把他帶走了,她會不會有事。”沐雪兒十分的擔心,剛纔他已經看到那血從顏姐姐的身上一直流一直流。

“倏風已經去追了,一切都會好的。”林赫羽安慰道,他也十分擔心,剛纔他看到了林雲飛那一雙憤怒的眼神,稍縱即逝,那種感覺非常的不好,一直以來誰都沒有想到林雲飛居然會有這樣的狀況!

“龍舞”

神白塵不要命地催動力量,全力想着神夜殺殺去,他都不知道自己要幹什麼,只覺得一切都塌了下來,這一切都是那麼假,他真的寧願不知道,可是一切真的發生了,是他所不能夠接受的一切!

“就是這樣,神白塵,讓我看看你全部的實力,你看你現在連殺我的資格都沒有!如果這一次你不能夠殺掉我,那麼那個叫沐雪兒的人我一定會殺了她,讓你斷絕一切念想!”神夜殺猙獰地笑着,面對神白塵一次又一次猛烈的攻擊,他一個也沒有在意,肆意地躲避,肆意的攻擊。

“沐雪兒!”神白塵不能夠讓這樣的事情在發生,現在沐雪兒是蘭夕月的轉世,那一切都是命運的安排,自己冰封甦醒,他憤怒道:“哥哥,哪怕你是哥哥,是我的至親。你也不能殺沐雪兒!”

巨大的冰封之力,一下子將這妖殿之處全都冰封,神白塵踏着冰冷的步履氣息朝着神夜殺走去。

黑色的火焰燃燒着可怕的氣息,神夜殺揮動殺戮劍,萬千的殺氣一步一步地緊緊逼向神白塵。

神白塵使出了全部的力量,可怕的力量被他調動起來,龍舞劍在手裏憤怒地揮舞,不死邪龍傲視蒼穹,看着神夜殺,這最後的一擊充滿了可怕的力量,激烈的碰撞,想成了巨大的光芒,照耀整個殿堂!

一下子神夜殺從光芒裏飛了出去,他吐了一口鮮血笑了:“弟弟,你終於覺醒了!”

神白塵用劍指着神夜殺:“哥哥!”

“拿去吧。”神夜殺拿出了一個黑色的長劍印跡丟給了神白塵:“這是護城印跡!”

“弟弟,世間的命數都是虛假的,你知道你的父親爲什麼而死的嗎!”神夜殺淡淡說道,完全沒有了剛纔的猙獰!

“你,你殺了我的愛人!”神白塵悲傷欲絕!

“這一切都是命運使然,我只想助你逃離這命運。就像你的父親,他就是被命運白弄了!”

“什麼!”

“學會去承受吧,父親是因爲兩個可怕的人而死的,而且那是操控我們的人,可我們是命運虛無的人,所以你一定要保護自己,因爲你會是未來拯救這個大陸的人!”神夜殺淡淡說道。

“你說的是道神道魔,我知道我都知道。”

“既然如此我不多說了,是我殺的人,你殺了我吧,很多的命運都在悄然展開,你要學會保護自己,學會去做真正有應該做的事情!”

“哥哥,你知道嗎,你知道我多麼愛他嗎,你沒有愛上過人類的女人,你永遠不知道,她們的善良,不像我們妖怪那麼充滿爭鬥血腥,她們是有心的,可是我們卻是沒有心的!”

神夜殺聽到弟弟的話,愣了,那一切難道都錯了?

“是她救了我,她那麼心地善良,她甚至不在意我是個妖怪,照顧我,如果沒有她我就不會活到現在,我喜歡和她在一起的每一天,他能夠讓我忘記自己的冰冷,能夠讓我快樂的笑。”

“你卻什麼也不懂,哥哥其實我是替你悲傷的,你一直以來都遵從父親的話,一直以來都是以那種沒有什麼必要的榮耀作爲自己的人生,我真的很替你傷心。”神白塵收起劍走向沐雪兒。

“你們。”

“我們走吧,現在去最後的風雪夜城,拿到最後一塊的護城印跡!”神白塵最後還是沒有下手,他明白哥哥的意思,可是一切都已經晚了,可是自己也不能夠殺了自己的哥哥。

“城主。”螳螂和殘舞走了出來,看着神夜殺受傷的神情。

“難道我錯了嗎?或許吧。”他無奈地笑了,或許是自己太過着急了,可這一切難道只是被被人操控的走下去。

“螳螂,以後我不再是黑暗修羅妖殿的城主,我要走了,城主就由你管理,殘舞你要輔助好螳螂!”神夜殺而已選擇走了,或許自己也是被神殿束縛太久了,也在這黑暗修羅妖殿舒服了太久,他要走,走到不知道何處,去尋找真正真實的東西…..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