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對自己剛纔做過的事情絲毫不放在心上,隨口說道:“先把我身體上的毒給解了,否則在我嗜血咒消失之前,我會一直這麼玩下去。” 白烏不住顫抖着身體,道:“是……解藥,解藥。”

2021 年 1 月 31 日

星月見他吞吞吐吐,半天說不了一句完整的話,便冷笑道:“不願意說算了,咱倆就一起死在這迷途林之中吧。你應該很清楚,在這裏死了會有什麼後果。”

說罷一掌就要往白烏的天靈蓋上拍去。

白烏慌忙道:“不,我給……我給。”

星月收賬懸浮在空,道:“如何解毒?”

白烏道:“你……你得讓我咬一口。”

白烏戰戰兢兢,生怕這麼說會引起星月更大的惱怒。哪知道星月卻把那隻要拍白烏的手直接伸向了他的嘴邊,看上去似是立刻便相信了白烏。

若是平時,遇到這千載難逢的機會,白烏說不定會耍些什麼花招。然而現在生死繫於一線之際,白烏只想保住性命,哪裏還有空再想別的事情?


張開口,咬住星月的食指。尖利的牙齒很順利的便咬破了星月的皮膚,將解藥灌入星月體內。

星月其實自己也不能確信白烏是否真的是使用瞭解藥,不過星月此刻卻不在乎這一點。手中又加了一成力,道:“這次聖堂騎士的選拔,是否是你們合夥玩弄的一個詭計?”

這麼問,是讓白烏覺得星月已經知道了一些事情,從而不敢再隨意撒謊。

白烏眼珠不斷轉動,一眼不發。星月也不追問,咔吧一聲又掰斷了白烏的一根指骨。

白烏疼得又是慘叫數聲,道:“是……這一切都是鬼族的陰謀。”

“鬼族?哼,若非沒有城主的支持,鬼族怎能找到這麼一個天時地利的環境,在裏面爲所欲爲?既然你不肯說實話,那留你也沒有什麼價值可言了。”

白烏慌忙搖頭道:“不要不要,我說的都是千真萬確。城主之所以配合我們,是因爲他已經被鬼族控制了!”

星月一呆,原本想不通的一些疑團全部解開。

博斯爲什麼要和鬼族聯合去迫害人族和妖族,這件事星月一直想不通。因爲若論實力而言,鬼族雖然統領着陰界,但卻因爲沒有實體這一點的限制,基本很難參與到人界的權勢爭鬥裏面。

博斯如果想要籠絡強悍勢力,那麼最佳的選擇的應該就是和妖族聯合。

可是如果博斯的所作所爲都並非是自己的意願,那也就想得通了。

又奇道:“城主的實力不俗,怎麼會被鬼族輕易附身?”

“那不是附身,而是一種幻靈術。城主身邊的一個小妾,其實是被鬼族所附身的內應,她常年用一種很奇特的幻術影響着博斯的思想,讓他對天下局勢產生一種錯誤的判斷,從而讓他自己選擇去和鬼族聯盟。所以纔有了今天這一切事情。”

白烏一口氣說完,生怕說得慢了,又被星月折騰。

枕邊話加上幻靈術,即使是如博斯這般的高手,也極有可能因此中招。


星月見白烏說得如此流暢,也就信了七八分。

繼續問道:“看來你也是鬼族的手下之一啊,你是否正式鬼族與人族安排在妖族內部的內應?”

白烏驚訝星月爲何能知道這麼多,可是現在也只得無奈點頭。

“說說爲什麼吧。”星月一笑,忽然心情變得極好道,“做玉蛛的手下,讓你覺得不好嗎?”

白烏被說中心事,惡狠狠的點頭道:“妖族不重用我,而鬼族卻能得出我的價值所在。所以我才背叛妖族,投身鬼族!”

星月道:“看來在鬼族,你確實受到重用了。這麼機密的事情你都知道得一清二楚,自然是地位甚高啊。”

白烏見星月和自己如同閒聊一般,認爲星月已經沒有想開殺戒的意識,便點頭道:“承蒙鬼王賞識,賜我先鋒一職。 王妃重生:腹黑狂神醫 ,要好太多。”

星月啞然失笑道:“你現在難道不是在四處跑腿?”

忽然間,星月覺得體內的嗜血咒效用正在逐漸散去,未免露出破綻,便放開了白烏的咽喉,裝作一副很悠閒的樣子道:“鬼王控制這麼多人族的傀儡,是爲了什麼?”

白烏沉默了一下,最終還是說道:“爲了陰間一場即將展開的大戰而做準備。具體的我並不清楚,但據說是這些年裏魔族逐漸強盛,相對的鬼族的勢頭便越來越弱。而大多鬼都會投入輪迴重新投胎,能作爲鬼族戰士的鬼魂其實非常少。不過在這迷途林之中死去的所有人,魂魄都會被困在這裏,到一個適當的時機就會全部送入地府,成爲一波不可忽視的戰力。”

直到此刻星月纔算是徹底明白了一切。

思索了一會,道:“最後一個問題,妖族參與其中,看似是被你們給耍了。那妖族原本的目的是什麼?”

之所以這麼問,便是星月想知道玉蛛做了這麼多事情,到底想在龍翼城得到些什麼。

白烏既然把鬼族的機密都給說了出來,自然也不在乎說出妖族的機密,道:“這次的計劃是玉蛛宗主提出來的,是想用化整爲零的方法,把妖族的勢力逐漸滲透到龍翼城,最後擴散至北方大陸的諸城。最簡單辦法,就是讓妖族成爲龍翼聖堂騎士。爲此,她自己好像也要接近龍翼城主。這次地蠻宗與蒼木宗都派出了一大波勢力助陣,嘿,卻沒想到蒼木宗的一衆蘊珠樹妖就這麼全部死在了迷途林之中。”

妖族的實力實比普通的人族略強,因此那些死去的蘊珠樹妖如果變成了鬼族,那麼自然是也是極爲兇悍。

這樣難怪,爲什麼鬼族要費盡心力籠絡白烏,還不惜把所有計劃都告知給他。這麼做,爲的就是讓妖族鬆懈,以爲自己勝券在握。

其實玉蛛的計劃不可謂不完美,然而她卻沒想到螳螂捕蟬黃雀在後。所做的一切其實都等於爲他人做了嫁衣。

而妖族應該也已經發現了一些端倪,數日前遇到的那個送迷信給玉蛛的鷹妖,應該就是知道了一些風聲,才特意提醒玉蛛要多加小心。

星月做夢也沒有想到,夢想了數年的聖堂騎士選拔,背後竟然隱藏着如此多的陰謀。早知如此,星月恐怕會早早的離開龍翼城,回家去跟自己的姐姐爭奪繼承權。

想到此處,不禁輕嘆一聲,對白烏道:“你應該沒有說謊,這次我便相信你了。”

白烏長長舒了口氣,突然覺得星月這人有機會成爲能夠合作的夥伴。剛想說點什麼,忽然劍鋒一閃,黃芒大盛。白烏在毫無防備之下,只覺得胸口一陣劇烈疼痛。

低頭看時,一柄閃耀着黃芒的利劍已經直插胸膛,刺破心臟。

“你……爲什……”白烏已經再也沒辦法說出一句完整的話來,心臟已經停止了跳動,再也沒有生還的可能。

“你想問我爲什麼殺你?”星月攤手道,“不爲什麼,因爲看你很煩。”

一劍抽出,血液如泉噴涌出來。星月側身一個旋轉,躲開那鮮血的噴濺,同時回劍入鞘,彷彿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一陣腳步摩擦聲音傳來,星月回頭看去,只見布里安看星月的眼神之中充滿驚恐,不住的後退,最終跌倒在地。

星月不屑的哼了一聲,來到裝着昕兒屍體的冰塊邊,將之提起扛在肩上,往出口處走去。

布里安雖然害怕星月,但是此時心中充滿了對昕兒的愧疚。呆坐良久之後,也起身跟在了星月的背後離開。

··········

歡呼雀躍之聲響起,特別是布曼以及阿瑟夫三兄弟,對星月更加是崇拜萬分。

衆人一直在遙遙看着星月和白烏的戰鬥,卻由於相隔太遠,而沒有看清楚具體的過程。沒有看到星月折磨白烏的具體細節,卻都看到了星月一件刺入白烏胸口的場景。

星月來到河邊,腳下一個彈跳便很輕鬆的飛躍了寬闊的河流。落地之時衆人已經圍聚了過來。

都滿是歡笑的看着星月,人人彷彿都有千言萬語一樣。

星月環視衆人,忽然心頭產生了一種強烈的厭煩感。道:“讓開,我很累,想回學院睡覺。”

衆人都是一呆,忙不迭的讓開了一條道路。

而這時,所有人都看到了星月肩上扛着一大坨冰塊,裏面凍結着一個人影。不過都沒看清楚冰塊裏面的人形到底是誰。

又是一個人飛躍河流過來,正是布里安。

他剛一落下,就受到了布曼等人的仇視眼神注目。而布里安卻恍若不見,只是呆呆望着星月肩頭的冰塊。

衆人一時間還沒反應過來,反而是海倫娜最爲細心,立刻就發覺了一絲不對勁。

因布里安的同伴早已經從迷途林裏出來,而且說了裏面發生的事情,知道布里安做出了撇下同伴逃走的無恥行徑。


同時,衆人知道了林中還有昕兒星月幾人沒有逃出來。

此刻星月和布里安都已經安然出現,唯獨沒有見到懷有身孕的昕兒。

猛然間,海倫娜全身一震,難以置信的望向星月肩頭的冰塊。

從模糊的冰塊之中,海倫娜認出了那人腿上的衣服,正是昕兒所穿着的一襲武士裝。

昕兒由於血液染紅了衣衫,因此在模糊的冰塊下,彷彿穿着一身紅衣服一樣,所以衆人都沒能第一時間認出這是昕兒。

星月剛要離開,海倫娜忽然攔在他身前,指着冰塊產生道:“這裏面……是誰?”

“昕兒,她死了。”星月用冷漠無比的語氣道。

原本還有些吵吵鬧鬧的周圍突然變得極爲安靜,靜到能聽得清所有人的呼吸聲。

所有人都是呼吸急促,一剎那間沒有辦法接受這個事實。

最先反應過來的是龍靈,他猛的向前,一把奪過星月肩頭的冰塊,擺到了地上。

這下正面暴露出來,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那在冰塊之中瞪着雙眼的女子,正是平時那個喜歡嬉笑的昕兒。

那麼漂亮的女孩子,死後竟能露出這般恐怖的表情,是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

海倫娜無法忍耐,第一個便哭了出來。她與昕兒也算是相識已久,最關鍵的是昕兒此刻正懷有身孕,此時一死,便是一屍兩命。

龍靈一屁股癱坐在地,難以接受事實的搖着頭,口中喃喃道:“不……不……”

星月覺得一陣陣頭腦暈眩,體力消耗巨大的他,此刻急需休息。用冷漠到沒有絲毫感情的聲音對龍靈道:“你們龍家還真是能人輩出啊,改天讓你的龍騰大哥也教教我,怎麼能狠得下心殺害和自己從小一起長大的義妹。”

說罷扛起冰塊,就要緩步離開。 龍靈震撼無比,猛的站起身來,向遠處一直停留着的龍騰瞪視過去。

龍騰也一直看着星月那便的舉動,雖然聽不清他們在說什麼,但也推測出星月已經將自己殺死昕兒這件事告知給了龍靈。

這也是龍騰最怕的,因龍靈畢竟是龍族長老的外孫,他又和昕兒的關係很好。若是龍靈鬧起事來,龍騰將會陷入一個兩難的境地。

果然,龍靈面露殺氣,便要過去找龍騰理論。

忽然間,一個人影擋在了龍靈面前。

衆人看時,竟是布里安。

龍靈冷冷問道:“你做什麼?”

布里安道:“是我,害死的昕兒。”

所有人都吃了一驚,布里安便把迷途林之中所發生的事情全部說了出來,並且着重說明了,當昕兒幫自己抵擋那一刀的時候,自己是如何沒有去救她,反而是去搶奪寶珠這一段。

龍靈惱羞成怒,一拳轟擊在布里安的臉上,道:“你個混賬東西!”

龍靈這一招沒有使用勁力,因若是全力一拳,恐怕布里安的腦袋恐怕會如同西瓜一樣被砸得粉碎。即使在憤怒至此,龍靈也沒有喪失最後的理智。

布里安踉蹌跌倒,吐出一口含着牙齒的血水。

龍靈繼續上前,對着布里安一陣陣的拳打腳踢。布里安此刻全身吃痛,心中反而比之剛纔要舒服很多。布里安覺得這是報應,是罪有應得,只有這樣,才能勉強恕一點自己所犯下的罪孽。

星月心中煩悶,一點也不想理背後發生的事情,就那麼大步走開。

玉蛛一直在用眼神的餘光看着星月,忽然星月的眼神也是一轉,和玉蛛直接碰上。


那一剎那,玉蛛突然覺得全身一震。因這眼神,玉蛛曾經見過。


是那個夢。

夢中,玉蛛和星月激情纏綿之後,開始互相殘殺。而那時候星月的眼神,就是這般冷漠,這麼毫無感情。

這個眼神以前從未在星月身上出現過,然而此刻卻是貨真價實的真實存在。

博斯感覺到了身邊玉蛛的異常動靜,柔聲問道:“怎麼了,是否天黑,覺得涼了?”

其實現在正值初夏,天氣悶熱無比。不過玉蛛還是呆呆點了點頭。

吩咐之下,兩個隨身的丫鬟攙扶着玉蛛,去了附近的落梅山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