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走?”伊辰冷冷哼着,身影掠過,向着偷襲那人追去。

2021 年 1 月 31 日

跨過一個山頭之後,偷襲之人猛地停下了身子,神定氣閒地看着追來的伊辰,冷冷地道:“伊辰,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就憑你?”伊辰不屑地道着:“聖殿的人夠聰明啊,能想出和林家合作,想出這個辦法想對付我?”


“就算你知道了又怎麼樣?”偷襲之人有些驚愕,但是聖殿今天強大的陣容何愁一個小小的伊辰?“都出來吧!”偷襲之人喝道。

山石中,十幾道聲音唰唰響起,伊辰的對面便是多出了十五人。

感受着對方十六人的氣勢,伊辰面容上不由地顯的凝重起來。所謂地發現他們的陰謀,也不過是推測而已,今天的一切這麼的巧,之前林風的挑釁,相結合起來,若伊辰猜不到,那夠苯的!

“林家?這次過後,不讓你們付出一些代價,我便不姓辰?”伊辰暗暗喝着,體內的能量快速地調動起來,青綠色奧氣能量瞬間在體內佈置成一道能量護罩。

“伊辰,我叫南修,不會讓你連死也不知道是誰殺了你?”偷襲之人冷冷喝道:“狂宗強者?哼,我們十六人,十三人六星狂宗,三人二星霸尊,伊辰,若乖乖地投降,還可少受些折磨?”

狂宗強者倒不放在伊辰眼中,也好在那三人是二星霸尊,自保應該沒有太大的難度,伊辰靜靜地立着,眼神平靜地猶如一潭湖水,“南修?我打的你變成南風!”

伊辰手掌一揮,一道凌厲的勁氣疾速地射向南修,同時地身體便是驟然地消失,剎那間人已出現在十六人的上空,這份速度讓得聖殿衆人瞳孔緊縮。

“極劍之氣!”

隨着伊辰身子的閃動,百餘丈內,狂風大作,散落在地的樹葉全部被捲到空中,進而化成灰飛。一道犀利的劍網將十六人籠罩,劍網內,到處充斥着無堅不催的劍氣。

如此強勁的劍氣三位霸尊強者也不敢硬接,各自閃動着身子,一道道磅礴的勁道旋即暴發,抵擋着無處不在的劍氣,伺機想衝破劍網。

但同時地,幾聲慘叫聲在劍網中發出,幾名反應過慢的聖殿人被犀利的劍氣絞成無數道碎片散落在各地。

“伊辰?”南修怒聲喝道,身子移動幾步,拼着受了一擊劍氣,手上的利仁兇猛地在虛空奮力劃過,嘶嘶地如切西瓜一樣,劍網瞬間出現了一個缺口,南修狼狽地從劍網中鑽了出來,身上滴落鮮紅的血水。

“霸尊強者果然不凡!”伊辰狂笑道,“在接我一記!”身子如鬼魅一樣閃到南修身邊,一縷火焰瞬間暴射而出,熾熱的溫度立即將南修包圍住。

劍網有了缺口,繼而愈來愈大,不多時,一道又一道的身影從劍網中脫困而出,個個狼狽地衝向伊辰。

而此時的南修已經被火焰沾染上身,慘烈的撕吼聲從南修嘴中發出,渾厚的奧氣不斷地涌向火焰,妄圖將其撲滅。

看着剩餘幾人兇猛奔來,伊辰長笑而至,身子刁鑽地衝入幾人中間,一道道凌厲地劍氣再次而發。

“伊辰休要再次得逞?”一名霸尊強者陡然出現在伊辰身邊,強勁的掌風撕裂了空間,巨大的壓力直直地壓向伊辰。

一抹殺機顯現,伊辰猛地轉過身子,手掌閃電般地迎上,在手掌中心卻是隱藏着一縷跳動着的火焰。

“蓬!”悶哼聲與慘叫聲同時出現,伊辰控制不住身體飛快地向後掠去。旁邊另幾人蜂擁而上,數道勁氣自上空兇猛地壓向伊辰。

伊辰雙掌在地上猛拍,藉助着反彈的力道,身子更快地向後退去,身前一道道劇烈的響聲接踵而來,便是餘勁也震的人頭昏耳鳴。

雙手攬着大樹,飛快地旋轉,腳尖在樹幹上使勁一點,身體如離弦之箭衝向離之最近一人,半空中,指尖微彈,幾縷勁風悄聲無息地射向那人。

“那圖,快點避開!”空間的輕微波動沒有瞞過霸尊強者,剩餘一名霸尊大聲吼起,強健的身軀竟靈巧無比,眨眼間就到了伊辰身前,鐵拳蘊涵着強大的壓迫力兇猛地朝着伊辰砸去。

伊辰冷冷一笑,雙掌閃電般地衝上。勁風在空中帶起一片刺耳的聲音。

“鍾強,不要與伊辰對掌,他掌中有古怪?”另一名霸尊強者背依着大樹,聲嘶力竭地吼着,想來剛纔的火焰讓他吃了不小的虧。而南修幸運的撲滅了火焰,卻是躺在一顆大樹邊,看其模樣已經沒有了戰鬥力。

鍾強聞聽,出去的拳頭被之急急地收回,整個人快速地閃到一邊,卻是又聽到一聲犀利的慘叫聲,那圖雖然有了鍾強的提醒,身體已然躲不過去,被劍氣穿胸而過,重重地倒在地上。

伊辰暗道可惜,若能將這名霸尊強者所傷,那麼這幫人就容易對付多了。不過伊辰也足以自傲。短短的時間內,聖殿一十六人,三名霸尊強者,十三名狂宗強者,現在霸尊強者倆傷,一人沒有戰鬥力,七名狂宗強者,已然沒有了鬥志,有氣無力地站在鍾強後面。

“鍾強,你我同時而上,不能讓他有機會對付其餘七人,不然,這次行動失敗,丟失的不僅僅是性命,還有我們聖殿的名聲!”調息片刻,另一名霸尊強者走上前來,與鍾強並列,冷冷地注視着伊辰。

鍾強重重地點點頭,狂喝道:“上!”字音剛落,鍾強與身邊的夥伴同時地出現在伊辰身邊,一左一右倆道凜冽的掌勁劃碎虛空,同時射來。

伊辰肅然,指尖輕彈,幾道劍氣疾速顯現,射向二人,自己的身體猛地向後退去。鍾強二人隨尾而上,只聽三人身後傳出幾聲劇烈的爆炸聲。

三道人影在山腰邊快速射過,周圍的空間不斷地發生轟鳴般地震動。倆位霸尊如此貼身攻擊,始終不讓伊辰脫離二人的包圍,卻又不與伊辰碰掌,當火焰出現時,二人以強絕的勁氣迅速地將其撲滅,此刻,霸火好象起不了什麼作用?

不過伊辰卻樂的如此,他們的算盤伊辰很清楚,想要耗費自己的能量,可是有着火龍果在身邊,這些能量的消耗根本算不了什麼?

到是那名受過傷的霸尊強者隱隱間已經有些跟不上節奏。。。。。 “伊辰,吃我一拳!捆龍拳!”鍾強大聲喝道,他也瞧見了同伴的一些不對勁,伊辰速度奇怪,刁鑽狡猾,若是隻有自己一人,必是攔不住伊辰的速度。

強勁的拳風呼嘯着掠向伊辰,而在伊辰想要閃躲着,卻忽然發現,左右的空間好象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所封鎖,進退不得。只有向後退去, 暴躁校花:小子你別跑!

此時伊辰才知道什麼叫做捆龍拳?能夠封鎖住左右倆邊的空間使人無法移動,確實厲害。同時也知道了對方的打算,臉龐上陰狠之色浮現,“想要我死,沒那麼簡單!龍之霸火!”

此時出現的不在是一縷火焰,而是一股熾熱的能量,湊近一點可以清晰地看見能量中閃動着一點點的光芒。這股能量洶涌地衝向了前面的拳風。

同時地,伊辰身後的霸尊強者的勁氣一併出現,全力而發之下,伊辰前衝的身子感到極大的壓力。

瞬間,熾熱的能量撞上了拳風,震天如同驚雷似的聲音在周邊響起。令伊辰奇怪的是,鍾強似乎不堪一擊,強健的身軀帶着火焰,竟然直直地向後倒飛回去,嘴裏含糊不清地喊道:“木慶,交給你了!”

這樣伊辰便沒有受到這股掌風的力道倒飛,而是繼續借助原來的力道向前衝去。但是,伊辰的身後的勁氣他卻沒有躲過,被重重地擊中,如同鍾強一樣斷了線地落在了遠處的地面上。


噴出幾口鮮血後,伊辰艱難地站起身子,臉色如金紙般難看。這也算是伊辰的運氣好,鍾強的那一掌居然沒有絲毫的力道。不然,倆下夾攻,伊辰就算多一命,也會在二位霸尊強者的攻擊下身死。

此時的鐘強渾身被一股火焰包圍着,伊辰瞥了一眼後便是懶的看了,就算鍾強消滅火焰,今天也沒有了戰鬥力。

遠處,木慶冷冷地注視着伊辰,居然是有些歎服地道:“伊辰,殺你一個狂宗強者,不僅讓我們這麼多人出手,而且損傷如此慘重,可惜你不能爲聖殿所用?我聖殿這麼多強者陪你而死,你也應該覺的自傲了?”

伊辰拭去剛剛流出來的鮮血,不屑地道:“難道你認爲現在這樣就可以殺了我嗎?太天真了!”鮮血剛剛抹乾,人影便是出現在天空,劍氣從天而降,割裂空間,閃電般地射向木慶。

“不自量力!”木慶冷冷一哼,拂袖出現在了伊辰身邊,揚起拳頭兇狠地砸了下去。

掌心攤開,伊辰瘋狂地涌了上去,精靈般地火焰瞬息射出,撞在了拳頭上。伊辰悶哼一聲,身子飛快地從半空中跌落了下來。

“殺了他!”身處半空中,木慶冷冷地發出命令,**聲同時地發出,即便是有了準備,那縷火焰如附身之魂,終是在他身上沾染了半點。

地面上,剩餘七名狂宗強者在伊辰跌落的時候,便是涌了上來。還在半空中翻騰的伊辰,就已感到身下面那無至盡的殺意,雙腳在虛空中相互點了幾下,整個身子平平地移到一側,繼續着下落。

幾名強者立即晃動身軀,快速地衝向了伊辰。這樣短的距離,幾人眨眼間便是到了伊辰身邊,幾道殘暴的能量洶涌地撲向伊辰。

半空中木慶已經撲滅了手上火焰,冷冷地瞧着伊辰被幾人包圍,臉上這時才浮現出了幾分笑容,緊張的心情終於是鬆了下來,任務終於完成了?

身處巨大的能量中,伊辰的呼吸已經感到困難,掌心中,火焰顯現,不過看着卻是有幾分脆弱,體內奧氣瘋狂涌動,猙獰的神色瞬間出現在臉上。

忽然,伊辰的乾坤戒指微微地亮了一下,此時所有的人都注視在伊辰的身上,那裏還看的到戒指的變化。

“伊辰,去死吧!”七人大聲喝道,伊辰的頭頂上,強大的能量迅速地壓下,眼看着伊辰就要被這道能量擊碎,聖殿中人均是哈哈大笑起來。

“吼!”怪異的叫聲忽然從能量中心傳出來,聲音之大,已經蓋過了那些人的笑聲。半空中的木慶暗道聲不好,因爲他已經查覺到一股強大的氣息出現。

一剎那間,伊辰的身邊,一股狂野,暴虐的氣息一涌而現,同時出現的還有那強大的能量,硬生生地將七名狂宗強者的能量擊散。

一聲聲爆炸響聲出現,餘勁在地面上濺起一大片的灰塵。待到灰塵散去,衆人視線中,一隻龐大的魔獸身軀出現,如鱷魚一般的腦袋,尖利的牙齒,渾身包裹住的鱗片閃閃發光,短短的尾巴用力地甩動着,四肢似小水桶一般粗壯。

“金骨龍!”伊辰驚喜地喝出聲音,“你好了?”


金骨龍囂張地道:“嘎嘎,小子,你太沒有用了,被這幾個人就打的差點死翹翹了,幸虧我醒來的早,不然你就完蛋了?”

伊辰撇撇嘴,不悅地道:“老龍,你傷好了,廢話也更多了,看着,那裏七位狂宗強者,一名霸尊強者!”

金骨龍不屑地道:“小子,你看着吧,老龍我怎樣大顯神威?”

木慶冷冷地道:“伊辰,就算是有隻魔獸幫你,也難逃厄運?你們對付伊辰,魔**給我!”

金骨龍狂吼一聲,對伊辰道:“你在旁邊休息,看我的!”吼聲剛落,龐大的身軀卻是靈活地向着七位狂宗強者奔去。

木慶喝道:“你的對手是我?”從半空中疾射而下,攔在了金骨龍的身前。

金骨龍發出一聲咆哮,身軀陡然如人一樣立起來,前肢兇猛地向着木慶拍去,簡單的這樣一記,卻是讓木慶感受到了極大的壓力。

來不及多想,木慶的手掌上一道奧氣快速布上,繼而被他揮動,狠狠地向着金骨龍砸去。

“蓬!”

金骨龍龐大的身軀絲毫不見晃動,對手木慶的身子卻是在數米之外被看到,嘴邊一抹鮮血直接地掛着,整個人看上去極爲的狼狽。

伊辰驚喝:“老龍,你到五階魔獸的境界了?”五階魔獸也就是人類的霸尊境界。金骨龍未受傷之前,纔是狂宗的實力,難道吃了一顆幻果,竟然有這麼大的變化?直接地提了一個境界!木慶雖然受傷了一些傷,但如果沒有到霸尊境界,怎麼也不可能憑着本身的力量將他摔到這麼遠的地方?就算是伊辰未受傷也不成!

“當然,要不然怎麼將這小子打成那付模樣!我的事等下在說,先解決了這幫傢伙!”金骨龍興奮地吼了一聲,如狼進羊羣,凶神惡煞地衝進了七名狂宗強者中間。

親眼見到金骨龍憑身本身的力量將木慶拍飛,這些人已經明白了眼前這是魔獸的等級,現在的他們,那裏還有先前對付受傷的伊辰時的那份瘋狂?

霸尊級別的魔獸強橫度比起同階同級的人類無疑是讓人更增添了幾分壓力,天生的皮厚,加上那股暴虐的氣勢,讓這七人的實力發揮不出平日裏的真實實力。

沒過多久,便是一道人影快速地飛去,一道血雨灑在空中,落到地上之後已是奄奄一息。看着金骨龍大發神威,片刻後,伊辰冷笑着走向了離之最近的木慶。

木慶半死不活地躺在地上,年輕人愈來愈近的身影讓他心間不由自主地開始抽蓄,兇狠地道:“伊辰,放了我們,聖殿或許還會給你一次活命的機會,不然,你將永遠被聖殿的強者追殺!”

伊辰獰笑着道:“我與聖殿的恩怨,這輩子永遠也不可能化解,你現在說這句話,是不是遲了一點?”

“伊辰,我對你已經沒有威脅,放過我!”木慶眼瞳中閃過一絲驚駭,恐懼的神情清晰地顯現。

“嘿嘿,只要是聖殿的人,我一個都不會放過,去死吧!”森然一笑,掌心中的火焰毫不猶豫地跳到木慶的身上,瞬間讓他成了一片灰燼,融入到了大地之中。

“到你了,鍾強。”伊辰對着前方不遠處的人影冷冷地笑着,腳步快速地邁進。


“伊辰,要殺便殺,幾位大人會爲我們報仇的!”看到木慶的下場,鍾強的話語中沒有半點的求饒,反而飄動着無盡的殺意。

“嘿嘿!”一聲獰笑,掌風便是拍到了鍾強的胸口上,後者悶哼一聲,胸口突然出現一處凹形,伴隨着怨毒的眼神消散了身上的生機。

旁邊的南修早已沒有了知覺,這樣的死對他來說反而是最好的,不用經歷死前的恐懼。殺了三位霸尊強者之後,伊辰迴轉身子的時候,場中,已只有倆人還在苦苦的堅持。

盤腿而坐,伊辰開始地恢復了自身的傷勢。這時,遠處的天空中幾道人影快速地向着這裏掠來,凜冽的殺意伊辰趕緊起身,冷冷地盯着遠處的天空。

金骨龍也感受到了這幾道殺意,快速地解決掉了對手,來到了伊辰的身邊。

片刻後,幾道人影出現,伊辰鬆了口氣,若鑫兒飛快地來到伊辰身邊,含着淚焦急地道:“辰哥哥,你怎麼樣了?”

“我沒事,小妮子,不要哭啊!”伸手擦掉了少女美眸中的淚水,伊辰笑着。

“伊大哥,對不起,我們來晚了!”思綺輕聲地道。

莎霖惡狠狠地道:“早就知道林風此次這麼主動安排這次聚會沒安什麼好心,可是查到的時候,仍然晚了一步,伊辰,你沒事吧?”

伊辰搖搖頭,感激地道:“謝謝你們,有老龍在身邊,怎麼會出事呢?”

金骨龍晃着腦袋對三位女子打了個招呼,若鑫兒感激地對金骨龍道:“多謝你保護辰哥哥,以後有空帶你去若家,想要什麼儘管拿去!”

金骨龍驚聲對伊辰道:“伊辰,想不到是若家的女子,你小子運氣太好了!”

伊辰鬱悶地道:“若家人怎麼了?”

金骨龍還未回答,忽然在天空中,一道無可匹敵的氣勢突兀地出現,以金骨龍現在的修爲竟也是抵抗不住,龐大的身軀止不住的重重發抖。

“伊辰,你殺了我聖殿這麼多人,今天你也要死!” 無盡強橫的氣勢瞬間將這片空間與外界隔絕,裏面衆人的呼吸陡然變的極爲困難,金骨龍驚駭道:“是凌王強者!”

不用金骨龍的提醒,伊辰也感覺到了,凌王強者的氣息對他來說並不陌生,暗聲罵道:“爲何不早來?”甩開若鑫兒的手上前倆步,體內四道屬性奧氣在這一刻開始了超負荷的運作,掌心內,倆縷火焰躍然而上,紋絲不動,靜等着最後一刻的來臨。

若鑫兒默默地看了伊辰一眼,轉頭悄聲對思綺道:“以後幫我好好照顧辰哥哥!”

“你說什麼?”思綺莫名奇妙,場中幾人數她實力最底,此時的壓力讓她說話都十分吃力,若鑫兒不着頭腦的話她根本沒心思去理解。

若鑫兒含笑不語,笑容中卻有着深切地不捨!明亮的目光中,忽然一道白光快速出現,在衆人把心思都放在還未出現的強者身上時,白光愈來愈盛,眨眼時,眸子中已經沒有了黑色,剩下的是一片白茫茫。。。

人影一晃而來,衆人還未看清楚來人是何模樣,一股強勁能量似波濤駭浪帶起驚雷般的響聲直接地卷向伊辰,天地爲之震盪!

身旁幾人包括金骨龍在內全被這股能量逼地往後退去,伊辰便是暴雨中的一葉小舟,孤單的身子不停地搖曳,讓人毫不懷疑下一刻便會淹沒,葬身在駭浪之中,

但一瞬間,若鑫兒竟然連連閃動腳步上前,越過伊辰直接迎上那股不可抗拒的能量,嬌小的身軀卻是一往直前,龐大的能量竟被不起眼的身軀牢牢攔住,前進不得半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