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夏擡頭看向許進,笑道:

2021 年 1 月 31 日

“就這麼散場多沒意思啊,不是K歌的地方都訂好了啊,總不能掃了大家的興致。

老許,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那都不是事。”

許進心頭着急啊,龔浩肯定是找了人手來報復,徐夏怎麼就一點都不怕呢。

而且,邱嶽那邊的事情也還沒完呢,到時候要是兩撥人一起來找徐夏的麻煩,想想都頭大。

現在他的身份不一樣了,認準了要跟着徐夏混,這是要出師未捷身先死的節奏啊。

“徐夏,還有邱嶽。”

許進忍不住的提醒道。

徐夏再次淡淡一笑,

“沒事。

好了,不說這個了,大家該吃吃,該喝喝,差不多了我們就去K歌,不管怎麼樣,今天必須要玩盡興!”

許進瞅着徐夏不像是在開玩笑的模樣,想必繼續勸說也沒什麼效果,只好就此作罷,待會要是真的打起來了,以他的體型,多少能夠幫上一些忙,不管了,大不了挨一頓揍吧!

“徐夏,你是不是還和龔浩、何璐起了什麼衝突?”

劉苒是個很聰明的女孩,雖然只聽了隻言片語,但還是聽了個大概。

徐夏聳聳肩,說道:

“衝突算不上。”

“算不上,那算是什麼?”

“嗯……算是完虐吧。”

“完虐?什麼意思?”

劉苒不明所以。

許進瞅着徐夏再給他遞眼色,估計是不知道該怎麼給劉苒解釋了,旋即接過話,說道:

“老闆娘,當時我和徐夏在一起,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我們從停車場出發來酒店門口,哪知遇上了龔浩和何璐,那兩人的德行你也知道,直接就把路給我們堵了。

他們下車後,就對徐夏各種冷嘲熱諷。

然後徐夏就扇了龔浩兩耳光,嗯,就是龔浩太不經打了,才兩耳光而已,臉就腫成了豬頭。

後來的事情你就都知道了,我和徐夏就在外面碰上了你們。”

劉苒聽得怔怔出神,無語道:

“也就是說,今天徐夏不僅惹了邱嶽,在邱嶽之前還打了龔浩?”

“嗯,是這個意思。”

許進點頭,繼而又解釋道:

“但都不是徐夏主動招惹他們,是他們找事,說起來要是我和徐夏的身份對調一下,我也會抽那貨!”

隨後,劉苒就想到了剛纔李浩唸的那條信息,錘了錘腦門,說道:

“剛纔算是龔浩在問徐夏在什麼地方,然後過來報仇了?”

“對,不出意外,應該是那樣。

所以我才說,今天差不多就散了,徐夏最好是別回家,萬一是被堵了,就麻煩了。”

許進一臉擔憂。

劉苒轉頭看向了徐夏,秀眉蹙起,難免也擔憂起來,說道:

“徐夏,我覺得許進說的有道理,飯也吃了,酒也喝了,先避避風頭。”

徐夏攤手道,

“苒苒,別聽死胖子危言聳聽,不是我吹牛逼,在洪城縣還沒人敢動我!

而且,還不讓我回家了,那我今晚住哪裏啊?你是讓我睡大街麼?”

說道後面,徐夏的臉上露出一抹壞笑,目光自然而然的落在了劉苒身上。

“臥槽,徐夏,不是,徐總,你該不會是想住劉苒家吧,就不怕被他的父母打出來?

對了,我記得劉苒還有個小她兩歲,還是三歲的弟弟,高中畢業就沒上學了,現在在洪城縣貌似還混的不錯。

你小舅子要揍你,你是還手,還是不還手呢?”

許進沒心沒肺的說道。

徐夏聽得一愣,他知道劉苒有個親弟弟,這也不是什麼祕密,不過劉苒的弟弟不學好,還在混江湖這事真心不知道。

徐夏看向了劉苒,露出一副怕怕的表情,弱弱的問道:

“真的假的啊?”

劉苒沒好氣的瞪了許進一眼,

“別聽他胡說,我弟弟雖然讀書不行,但絕對沒有在江湖上瞎混,他是個好孩子。”

相對而言,徐夏肯定更相信許進的話啊,劉苒的弟弟應該和好孩子沾不上邊。

“哦,這樣啊,苒苒,那你是扶弟魔嗎?”

徐夏問道。

“扶弟魔?”

劉苒一臉疑惑,沒有聽懂。


“呃,老許,還是你來解釋吧。”

徐夏真被問住了,扶弟魔這個概念真心不好說。


不過,徐夏讓許進幫忙,還真找對了人,只見着許進拿出手機,在手機上找了打開了一個小說軟件,然後在上面搜索了一下關鍵字“扶弟魔”,立即就彈出來了一堆關於扶弟魔的小說。

其實不用去看書的內容,看個簡介大概就知道是什麼意思了。

“劉苒,服了你了,現在扶弟魔這個梗這麼火,你竟然不知道,抖抖短視頻都有好多呢,看看,都在這裏了。”

許進將手機遞給了劉苒。

劉苒只是瞄過一眼,心頭已經有了數,徐夏這混蛋竟然說她是扶弟魔!太過分了! 劉苒眉頭直抽抽。

什麼提請現場,丈母孃坐地起價,彩禮加到了五十萬!

不同意就取消這門婚事!

只因爲小舅子結婚要彩禮?

有這五十萬我直接娶小舅子他女朋友不是更好?更年輕更漂亮身材更好。

這都是什麼亂七糟八啊。

事實上這類的事情並不少見,可是,跟她有什麼關係啊!

“徐夏,你個混蛋!我不是扶弟魔!要是劉子墨那混小子真的敢亂來,你替我抽他,我絕不會有二話!”

劉苒磨着牙,狠狠的瞪了徐夏一眼。

隨後,劉苒又瞪向了許進,正色問道:

強勢奪愛:天價老公好霸道 ,是不是真的!”

許進連忙捂嘴,自己一不小心好像說錯了什麼話……

“咳咳,那個,劉苒,我就是瞎說的,你千萬當不得真。”

“我再問你一次!是不是真的!”

以劉苒對許進的瞭解,這傢伙雖然是個萬金油,但總的來說有些事還是挺靠譜,瞎說的可能性不大。

“是真的和是假的有什麼區別呢?”

許進恨不得抽自己兩嘴巴子,嘴賤個什麼啊,這不是給自己找事嗎?

“那是我的事,你只需要告訴我是真、是假就行了!”

劉苒盯着許進,許進的視線卻投向了徐夏,這種背後搬弄是非的事,真的不太,所以纔不想說。

並且,許進覺得,讓劉苒保證什麼不要將他說出去,那都是屁話,人家姐弟,跟你一個外人的保證,千萬不要當真。

一般情況下,前一秒的保證,後一秒分分鐘就翻船了。

徐夏也是無奈,看樣子撿一個不怎麼靠譜的小舅子肯定是免不了的了。

這種事還是不要爲難許進了,旋即拉了拉劉苒,當劉苒看向了他之後,纔開口說道:

“苒苒,別逼老許了,他說的是真的。”

“你也知道?!”

劉苒怔了一下,而後再次問道:

“那你怎麼不告訴我!”


徐夏聳了聳肩,卻不在做過多的解釋,真心的,他其實什麼都不知道,只是幫許進解圍而已。


回頭從許進那裏問問具體的情況,再想着怎麼應付過去吧。

“臥槽,龔浩又給我發消息了!還問爲什麼李浩不回他的消息!”

又有一個男同學看着手機短信驚奇的說道。

這時,一個女同學晃了晃手機,接過話,

“何璐也給我發消息了,還是在問徐夏在不在,我要怎麼回啊?”

衆人的注意力都被說話的兩人吸引了過去。

其中也包括劉苒。

徐夏無語的瞪了許進一眼,瞅瞅,還是龔浩和何璐給他們解了圍。

趁着這個機會,徐夏低聲說道:

“言簡意賅的給我說一下她弟弟的情況,老許啊,這還沒開始合作,就要被你坑死了。”

“意外、也就是個意外而已,這不是我大學畢業了後就直接回了洪城縣啊,平時下了班沒事,就去網吧找幾個朋友開黑。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