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啟聖臨走之前飽含深意的看了一眼唐宋的方向,其實他很想問一下唐宋,為什麼會跟師父定下那麼奇怪的約定。可是最後他還是忍住了,既然師父不願意說,那就說明,自己沒有必要知道。

2021 年 1 月 31 日

他最大的優勢就是不該知道的不瞎問,還有就是嘴巴嚴,所以他被城主大人力薦,成為選拔測試第一關的負責人。至於這第二關,就不關他的事了,他的任務只是把人送過來而已。

唐宋、王浩然、趙明峰還有趙瑩瑩四人組成了一個小團體,待姚啟聖離開之後,便一頭鑽進了山林之中。

而由白建林、鐵如海、孫繼宗還有柴家的幾位高手組成的小團體在唐宋他們進去之後,也跟著進去。他們的目標很明顯,那就是跟著唐宋他們,然後將他們引或者是*到目的地。

ps:本月最後幾個小時了,鮮花不投過期作廢了!大家都趕緊檢查一下,看有沒有沒有投出去的鮮花! 走了一會,王浩然便已經發現了後面的尾巴,對唐宋道:「大哥,看來這幫傢伙還是不死心啊,想在這裡搞破壞。」

唐宋當然也發現了後面跟著的白建林等人,只是現在對方沒有做出什麼事情,所以他也不好說什麼。畢竟這裡是測試之區,他們也可以沿著自己等人的足跡前行。

趙明峰問道:「怎麼了,你們跟他們有過節嗎?」

唐宋答道:「是,我們兩兄弟進城的時候,騎著靈獸進來,可是他們覬覦我們的靈獸,所以向我們發起挑戰。結果輸了賭注,現在看來,他們是恨上我們,想要破壞我們的測試了。」

趙明峰沉吟道:「可能沒這麼簡單,我們要小心一點。」

唐宋點點頭,幾個人繼續往前走。

後面的白建林等人見唐宋等人走的方向跟他們預定方向相反,如果就這樣走下去,肯定跟他們的目的地越來越遠。

著急的白建林只得使出最後的手段,帶著人把唐宋等人攔了下來。王浩然本來就對白建林有意見,要不是白建林把唐宋擁有雷霆珠的消息泄露出去,唐宋也不會惹到那麼多麻煩。或許他也不用承城主大人的情,定下那個什麼君子之約。

王浩然雖然不知道那個君子之約對唐宋的未來有什麼影響,可是直覺告訴他,唐宋肯定會因此帶來麻煩。

「白建林,你這個無恥之徒,居然還敢出現在我們面前,你找死不成?」王浩然一臉憤怒,殺氣升騰,只要唐宋開口,他就立馬出手誅殺白建林。

趙明峰生怕王浩然衝動,趕緊道:「王老弟,別衝動,我們是在參加測試,如果擅自動手,會被視為挑釁清乾劍宗的。」

王浩然冷哼一聲,那又怎麼樣,難不成就只能任由別人欺壓嗎?

唐宋擺了擺手,讓王浩然平靜下來,對白建林道:「好吧,你們想幹什麼?」

白建林道:「我想跟你們再賭一次,賭注是一件寶器,唐宋,你敢嗎?」

唐宋不知道這白建林到底是哪裡來的底氣,不過對方既然給自己送寶器,他當然沒有拒絕的道理。只是心裡感慨,這些大家族出來的就是富裕,一個旁系弟子居然也擁有寶器。「好,我答應你,不過現在我們正在參加測試,等回清乾城的時候,我承時恭候!」

白建林當然沒有寶器,要不然在與唐宋打擂的時候,他就用出來了。這隻不過是詐唐宋的一種手段而已,為此,他還特地向清乾劍宗內門護法李宗仁借來一件寶器,李宗仁考慮到白建林的計劃可行,便將自己的寶器風雷棍借給了白建林做誘餌。「也不用回清乾城了,就在這測試之地就可以。」

唐宋怔了怔,道:「這測試之地隨時都有巡視人員的監控之下,我們在這裡私鬥,很快會把他們引過來吧?」

白建林道:「這個你就不用擔心了,我們會解決這個問題,提供場地,你就說你敢應戰嗎?」

王浩然不屑的道:「你說你有寶器就有寶器啊,拿出來給我們瞧瞧。」

白建林早就算到了會有這一招,所以立即將風雷棍拿了出來,對唐宋道:「這根棍子名叫風雷棍,乃是雷屬性寶器,與你的屬性吻合,是與雷霆珠一起得到的寶物,唐宋,戰還是不戰,你一句話。」

唐宋看到風雷棍,眼前一亮,他還真的沒有一件稱手的寶器。龍淵劍雖然強大,可是卻不能隨便暴露。寒冰拳套雖然威力不凡,可畢竟是水屬性裡面的變異冰屬性寶器,給第一化身使用更合適一些。

所以看到風雷棍,唐宋便心動了。

趙明峰見唐宋心動,趕緊傳音道:「唐宋,小心有詐,他們肯定在這測試之地有所布置,不能跟他們去。」

唐宋心中一動,前後結合起來,便明白過來。這白建林居然這麼巧的拿著雷屬性的寶器來找自己,還說可以提供地點決鬥,很顯然,他們早有預謀。

只是到底是什麼人給他提供的雷屬性寶器,還有提供決鬥的場地,這個人絕對不是一般人,肯定是清乾劍宗之中身份地位很高的武者,不然的話,不可能把手伸到這清乾山脈之中來。

突然間,唐宋想到了一個人,那個來找自己借雷霆珠的,自稱是清乾劍宗內門護法的雷屬性武者李宗仁,也只有他,才可能擁有雷屬性寶器,也只有他,才可能在清乾劍宗的測試之地安排決鬥之地。

李宗仁是武王初期的高手,如果只是李宗仁一個人,唐宋不怕他。就算不使出龍淵劍,他也不怕,因為他還可以召喚老牛出來幫忙。

怕就怕對方不止安排了一位武王高手,那就麻煩了。

白建林見唐宋神色變幻不定,還當他不肯去了,趕緊加把油道:「唐宋,過了這個村可就沒這個店了,你想要風雷棍,就跟我們走。」

王浩然氣惱的道:「你們幾個無恥的傢伙,我先收拾你們再說。」說罷便想動手。

「等等!」唐宋喊住了王浩然,對白建林道:「好,我跟你們去。」

風雷棍對他的吸引力太大了,一件吻合自身屬性的寶器,實在太難得了。要不然唐宋也不會萬里迢迢的跑到清乾劍宗來學習劍道之術,為的就是能夠發揮出龍淵劍的最大威力。

大陸之上的武者,有很大一部分,都沒有稱手的寶器,而有稱手寶器的這部分武者之中,又有大部分沒有吻合自身屬性的寶器。

也只有那些出身大勢力,而且地位不一般的武者,才能那麼好運,一出生,就什麼都不用擔心。

寶器的稀少讓唐宋必須抓住每一個機會,就算對方布下了一個大陷阱,他也願意往下跳。不過跳下去之後,最後能夠上來的到底是誰,那就不一定了。

「大哥!」王浩然急忙喊道。這明明就是一個陷阱,他不明白唐宋為什麼一定要去。

趙明峰也道:「唐兄弟,不要上他們的當。」

唐宋安撫道:「這件事情我自有分寸,不用擔心,浩然,你跟趙兄他們先去完成測試,我跟他們去。」

王浩然立即道:「那怎麼行,大哥去哪裡我就去哪裡。」

趙明峰猶豫了一下,也道:「既然如此,那我們就一起去吧,也好有個照應。」

趙瑩瑩遲疑了片刻,沒有開口,大哥一直都是她信服的人,她相信這一次大哥的選擇也不會錯。

唐宋沒想到趙明峰居然看出是個陷阱也義無反顧的跟著自己往裡面跳,大笑道:「好,趙兄,從今天開始,我們就是真正的生死兄弟了。」

後來唐宋有一次問趙明峰他為什麼會跟著自己往陷阱里跳,趙明峰的回答讓唐宋很無語,「當時直覺告訴我,你很有自信,不論有什麼危險,都可以解決。事實證明,我的直覺是正確的。」

這讓唐宋第一次產生了懷疑,不是說女人才特別相信自己的直覺嗎?這趙明峰身為一個大男人,居然也相信自己的直覺,真是太讓人無語了。

白建林見唐宋真的答應了,心頭大喜,至於趙氏兄妹跟著,他並不擔心,有李宗仁這位武王高手出手,還怕多兩個武靈武者嗎?

他很懷疑,唐宋他們為什麼明明看出這是一個陷阱,還要跟著往裡面跳,難不成他就真的這麼有自信可以勝?

難道他們不知道,在前方等著他們的,將會是武王高手嗎?

武靈武者跟武王強者,差距實在是太大了,白建林從來都沒有懷疑過,唐宋連武王強者都可以戰勝。

ps:今天停電耽擱了,只有三更了,明天新的一月,在這裡求一下保底鮮花,明天不出意外,保底五章更新! 在白建林的帶領下,很快唐宋他們就偏離了前往測試終點的方向。不過唐宋也不擔心,他肯定,如果白建林他們不想放棄測試的話,就絕對不會把決鬥之地選得離測試之地太遠,要不然他們自己也趕不及。

很快前面帶路的白建林等人停了下來,大笑著道:「哈哈,唐宋,你真是一個蠢貨,居然明知道這是一個陷阱,還要往下跳,果然是活得不耐煩了。」

鐵如海和孫繼宗等人都很高興,一個個臉上都布滿了喜色。到了這裡,有武王高手李護法出手,唐宋他們死定了。

趙明峰和趙瑩瑩都是臉色大變,王浩然也是臉色鐵青。四人之中,也就唐宋還算平靜,淡淡的道:「哦,不知道你們準備了什麼樣的陷阱讓我們跳呢?趕緊把人都叫出來吧。」

不用唐宋說了,一個人影從後面走了出來,正是李宗仁。王浩然看到李宗仁,脫口而出道:「是你,這一切都是你安排好的?」

李宗仁一臉得意的道:「不錯,兩個無知小輩,今天這裡就是你們的葬身之地。可惜啊,兩個趙家的小輩,也要跟著你們葬身於此。」

趙明峰不知識李宗仁,所以開口道:「這裡是清乾山脈,你們敢在這裡胡作非為,清乾劍宗一定會知道的。」

李宗仁微笑道:「你放心吧,清乾劍宗不會知道的,因為這方圓數十里之地,已經被我封鎖了。沒有我的命令,沒有任何人會到這裡來。」

趙明峰吃驚的道:「你是清乾劍宗的人?」

王浩然冷聲解釋道:「他叫李宗仁,是清乾劍宗的內門護法。」

趙明峰怔住了,一個清乾劍宗的內門護法,居然聯合外人坑殺參加選拔的武者,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趙兄,不好意思,是我們連累你了。這個李宗仁曾經想要我的雷霆珠,結果因為雷霆珠被姚啟聖前輩先拿走了,所以他沒有拿到就懷恨在心,聯合在擂台處賭輸給我的武者布下今天的陷阱。」唐宋一臉歉然的解釋道。

說實話,他起初以為白建林他們的後手是紫家的人,可是沒想到,李宗仁居然會因為一言不合而如此記恨他們,心胸如此狹窄,也不知道他是怎麼修鍊到武王之境的。


趙明峰呆愣了片刻,才喃喃的道:「清乾劍宗的內門護法,那可是武王高手,難不成今天真的要死在這裡了嗎?」

原本以為,進入了清乾劍宗,成為清乾劍宗的弟子,就可以為家族找到一個強有力的靠山。可是沒想到,這還沒有進入清乾劍宗,就要死在這裡了。

李宗仁見趙明峰神色變幻,心裡一喜,對他傳音道:「你們兩個只要答應從今以後聽我的話,我可以留你們兄妹一命,而且還可以推薦你們免試進入清乾劍宗。條件就是幫我殺了唐宋和王浩然!」

趙明峰聽到李宗仁的話,心裡一急,脫口而出的道:「你休想,我趙明峰豈是如此卑鄙無恥的人?」


唐宋和王浩然兩人愕然,道:「趙兄,怎麼了?」

趙明峰見瞞不過,只得道:「那個李宗仁讓我投靠他,背後殺了你們兩個,我趙家豈能出這種忘恩負義之徒。今天我要真這樣做了,我爹就第一個容不下我。」

趙瑩瑩也開口道:「沒錯大哥,我們趙家之人絕不貪生怕死,也絕不能出不忠不義之徒。」

唐宋和王浩然是真的意外加吃驚了,之前趙明峰兩兄妹義無反顧的跟著他們來跳陷阱,唐宋很感激,甚至說出了生死兄弟的口號,可是唐宋自己心裡明白,他並沒有真正的將趙明峰兄妹當成是生死相投的朋友。

可是這一刻,唐宋打心眼裡佩服了,這得是怎樣的父親,才能夠教導出這樣正直的兒女,在面對死亡的時候,居然能夠如此的大義凜然,實在是太意外了。

李宗仁惱羞成怒,怒笑道:「好好好,既然你們都想死,那本座就成全你們。」

王浩然大聲道:「大哥,我來拖住他們,你們先走,去找清乾劍宗的人。」

唐宋搖了搖頭,道:「兄弟,你別忘了,你大哥我是什麼樣的人,只是一個武王初期的內門護法而已,有什麼可怕的?」

王浩然當然知道唐宋手中的龍淵劍,可是如果在這裡用出來,會造成很大的影響,要是讓清乾劍宗的人知道唐宋手中的龍淵劍這樣的先天寶器,估計會不顧一切的來搶吧。

「大哥,你可得想清楚了。」王浩然想勸唐宋。

唐宋道:「放心吧,我有分寸,兄弟,你們只要注意白建林他們,別讓他們跑了就可以了。」

說完,唐宋作祈禱狀的道:「出來吧,我的兄弟!」

一道光芒閃過,一個牛頭人出現在唐宋的面前,牛頭人出現之後,向唐宋恭敬的行禮道:「主人!」

「大奎,我說過了,我們是兄弟!」唐宋讓牛頭人起身,道:「大奎,我現在遇到麻煩了,需要你的幫助,那是武王初期的強者,你有把握嗎?」

牛大奎,也就是大力莽牛化形的牛頭人看了一眼李宗仁,點頭嗡聲道:「主人放心,武王初期而已,沒有問題。」


「化形妖獸!」李宗仁一聲驚呼,看到牛大奎出現的剎那,他是真的被嚇到了。唐宋居然召喚出來一頭已經化形的妖獸,這樣的妖獸實力最起碼都已經達到了四階。四階妖獸,就算只是四階初期的妖獸,戰力也可以跟武王高手媲美了。

真是失算了,千算萬算都沒有算到唐宋居然還有一頭本命靈獸,而且已經化形成功,太讓人意外了。

武者可以擁有本命靈獸,武者與妖獸結成了本命靈獸之後,可以讓靈獸進入身體之中沉睡修鍊。剛剛李宗仁看到牛大奎從唐宋的身體之中閃現出來,還以為牛大奎是唐宋的本命靈獸呢。本命靈獸不但可以幫助主人戰鬥,而且關鍵的時刻,還可以與主人合體。

當然,本命靈獸那是傳說中的秘法,李宗仁也只是聽說過,今天還是第一次親眼見到。

王浩然也瞪大了眼睛,那個三米高下的牛頭人,居然是大力莽牛化形。而且他與李宗仁一樣,都認為牛大奎是唐宋的本命靈獸。

至於白建林他們,都已經嚇傻了。趙明峰和趙瑩瑩愕然,然後是狂喜,有了這四階靈獸,最起碼他們還有一拼之力了。

李宗仁經過了短暫的震撼之後,清醒過來,喝聲道:「不過是四階初期的妖獸而已,真當你們贏定了嗎?」

嘴裡雖然這樣說,可是心裡一點底都沒有,四階妖獸的破壞力太大了,而且他的優勢已經沒有了,不可能快速的解決戰鬥。與四階妖獸打起來,勢必會造成很大的破壞,傳出去,會把周圍的清乾劍宗的高手引過來。

因為今天是測試第二關,距離這裡數十里的地方,就會有不少的巡視高手在天上駕御寶器飛來飛去。如果把他們都引過來了,就麻煩大了。

他聯合外面的人,坑殺參加測試的武者,如果傳出去,清乾劍宗的聲譽都會受到影響,到時候清乾劍宗的高層豈能饒得了他?

所以李宗仁有些猶豫,如果現在收手,威脅唐宋他們一番,或許他們會保留這個秘密,再者他們沒有抓到自己的把柄,也不能拿自己怎麼樣。

可是如此一來,自己的聲譽算是掃地了。

再者,李宗仁也實在是忍受不了唐宋一個武靈境的小武者,居然敢無視他這個堂堂的清乾劍宗內門護法,武王境的高手,不給他點教訓,他心中念頭通達不了,對修行有礙。

不得不說這李宗仁是一個心胸極度狹窄的人,只能他欺負別人,不能受半點委屈。

ps:今天五章更新,求保底鮮花!嗯,鮮花要12點之後投才算數,各位兄弟要切記! 「風雷十三棍!」李宗仁驀然動手,從白建林那裡收回來的風雷棍瞬間啟動,棍影重重的向著牛大奎砸了過去。

牛大奎一聲牛哞,一頭大力莽牛的虛影籠罩全身,揚起沙鍋大的拳頭,向著李宗仁的棍影轟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