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年了,他就在盼着這麼一天!不然他心裏不安啊!

2021 年 1 月 31 日

“哥。”刁無用下了馬,臉色泛着紅光,也不知是熱的還是激動的。

“二弟,進來說,快跟我來,來人!備酒食,爲大國師接風洗塵!”刁爆轉頭喝道。

侍衛看了看侯鋒,彷彿在問:到底聽誰的啊?

侯鋒微微點了點頭,去吧,現在俺完了,沒實力了。

“這位就是武王殿下吧,果然一表人才,誒?怎麼不見令郎辯泰王子?頭些時日在京城我還看到他了。”

刁無用爽朗的說道,本來想是熱情的打個招呼,沒想到氣氛瞬間尷尬起來。

“哦,他那兒子被無極宗擄走了,不光兒子,還有女兒也被無極宗擄走了。”

刁爆隨口說着,滿是嘲諷之意。

“咳,說來慚愧,說來慚愧了,國師大人還是裏邊請吧。”

侯鋒陰沉着臉,但是又沒法發作,沒辦法啊……

那江北滅霸給他欺負的太慘了。


“那無極宗的人竟如此囂張行事?”

路上,刁無用一臉懷疑的看着刁爆。

“自是如此,本該是矛兒的未婚妻,就這般生生被擄走,叫我面子往哪擱啊,二弟!”


刁爆目眥欲裂的說道,還真像是那麼回事。

刁無用瞭解他哥,瞥了一眼。

我信你個大頭鬼,你能因爲那不成器兒子的未婚妻被擄走發這麼大火?

跟武王這種廢物聯姻?有沒有一點出息?要不是你那頭人有什麼動作,我可不信!

武王在柳州,惡靈大巢在柳州,你特麼也跑來柳州?作死?

不得不說,大國師還是大國師,這個地位雖遠非武王能比的,但是卻給足了武王面子。


這個社交能力讓人與之交談的時候都很舒心。

飯後,武王府內院,刁爆的房間內。

“哥,給我細說一下,莫要隱藏,不然我無法助你啊!”刁無用一臉恨鐵不成鋼的說道。

“二弟,你怎麼能不信哥的呢!等這次事成了,我們還在風國這彈丸之地做什麼!”刁爆轉移了話題。

意思就是,你別問了,跟着我幹吧,吃香的喝辣的!

“是你上頭那些人的意思吧?”刁無用再次問道。

刁爆突然沉默了。

一道黑煙閃過,二人後方一個黑衣男子緩緩走了出來。

“大國師就是大國師,實力深不可測啊。”是昨晚的黑衣人侍衛。

“閣下才是深不可測,刁無用有禮了。”刁無用微微躬身,屬於禮節。

畢竟人家讓他感受到了危險,比他還強!

“呵呵,國師說的不錯,刁爆,你也不用藏着掖着了。”黑衣人陰沉的笑着。

“這次是我主上要滅了無極宗!三百修士血祭,幫助幽冥尊者完成復甦!”黑衣人再次說道。

雙眼的綠光一時看起來有些滲人。

刁無用微微皺了皺眉,幽冥?

驚了!他想起來了!幽冥是一直封印在柳州的那個……

他們竟然這麼大野心!想要解放柳州的惡靈大巢!

“據我所知,惡靈大巢好像還有幾十年纔會封印失效吧?”刁無用略帶疑惑的問了一句。

只見這黑衣人伸出了一隻手指,灰色的手指如皮包骨一般。

“不,一週,還有僅僅一週時間,到時不光是這柳州,還是這風國,都將是我們的天下!”


刁無用倒吸了一口冷氣,略帶深意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哥哥刁爆。

刁爆尷尬的點了點頭說道:“二弟,大人已經答應我了,事成之後就帶我們離開這裏。”

“對了!大國師,你的人在外面吧,正好,刁爆的人也到了,跟我來!”

黑衣人說罷,大踏步而出。

手中一個青色的小盒子竟然就這麼出現在了手中。 刁無用心神微動,這個小盒子裏裝的是……

二話不說,一甩長袖,跟着便出了大門。

連帶着後面的刁爆,心中也異常激動,這好像是高級的神丹!只見過,還沒給過他!

看來這次上頭的人要動真格的了!

管他什麼手下呢,到時候出了國害怕沒手下沒地位?


跟上!

黑衣人看了一眼刁爆,意味深長。

秒懂!

“來人!召集此次前來的所有人馬,來演武場集合!去告訴武王,讓他的人也去!”

十分鐘後,武王府演武場。

微風拂過臉頰,這是炙熱的感覺。

賊尼瑪,大下午的把我們叫這地方來,熱死個人了。

文王和京城那頭的人很累,剛到這地方,水還沒喝上一口。

武王府的人也是極不情願,這沙雕文王說把我們叫來就叫來,什麼玩意啊!

雖然心裏憋屈,但是一會兒還得恭恭敬敬的,更難受了。

都是那江北!都賴他,不是他文王過來折騰我們?

怒氣值……

“刁爆,你把這丹藥分發下去,玄境吃兩顆,地境吃一顆。”

“是,大人!”轉角處,刁爆低聲答應着。

隨後便直接來到了這演武場中,走向了中央的高臺。

“今日,我來就是爲了給大家分發丹藥的!”

開篇直接進入主題,刁無用眉頭皺了皺,這什麼腦子……

話都不會說,不知道先勾起人的興趣嗎?

果然,隨着刁爆的話說完,一個個臉色有點緊張,分發丹藥?

文王給我們發丹藥?啥

刁爆也不是什麼蠢材,眼珠子一轉,大喝一聲:“今天!就是所有人晉級的時刻!”

黑衣人一捂臉,你特麼……

護衛們慫了,大國師帶來的人表示很懵逼,這文王勢力大都知道,但是首次見面就送地聖丹?

這麼大方的?

武王的人瞭解不少,那幫傢伙可能是吃了藥導致的,雙眼泛綠光,有點不敢嗑。

文王自己的人那真是一百個不情願啊,磕了以後怎麼辦啊,實力是有了……

雖說羨慕人家天境的,但是總得有命去欺負別人吧?弄的人不人鬼不鬼的真不好。

“這是神丹!你們懂什麼!來!今日就分發給大家!王將軍,帶人上來!”

穿着金甲的王將軍帶着穿着部將們上來了,這是文王的御士軍。

玄境的雖然少,但還是有一些的。

此前的地境大部分都提到給搞到天境了,沒什麼人了。

文王很滿意,點了點頭,這次事完了,他還需要什麼御士軍了?沒個蛋子用!

爲首的王將軍叫王國浩,看着這暗綠色的小藥丸,很慌。

吃一顆,就吃一顆吧……

眼睛一閉,約莫三秒的時間剛到,張大了嘴巴。

“我的境界,我的實力!”

“吼!”

一聲震響整個演武場的大吼,躺在地上打着滾。

隔了一會,叫喊聲消失,再看這王國浩。

地境二階的王國浩吃完這東西直接就天境一階了!

雙眼散發着不算特別濃郁的綠光,還可以,還像個人。

後面的人雖然心裏緊張,但是也沒辦法,硬着頭皮,一人接過來兩個,不吃可能不行了。

要不說玄境辣雞,兩顆丹藥下去,也就地境五階,距離天境還差了那麼一點,弄不上去了。

再來一顆估計人就可以爆體而亡了。

文王也是地境強者,懂這些,不能亂來,這東西他是不會吃的,傷身體。

他可不想變得人不人鬼不鬼的……

一個下午,演武場時不時傳來吼叫聲,滿地都是人在打滾。

無極宗的山門內卻是滿是舒爽的吼聲,一個個翹着腿搭在桌子上,少爺允許的。

太特麼爽了,真是不知道北少爺哪弄來的這種好玩意!

丹堂很有效率,主要還是這靈煙太好做了,飯後分下去一些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