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通!

2021 年 1 月 31 日

葉寧一腳踹翻,肇事青年腳下一個不穩跪在了地上。

“你這個畜生不如的人渣,動物尚且都有良知,哪怕一條狗都知道敬畏自己的生命,敬畏人類的生命,而你卻如此殘暴冷血的對待!”

“不要殺我……求求你饒了我!”

肇事青年跪在地上,不斷的磕頭道歉,求饒。

我有罪,是我的錯,是我的錯。

你還我爺爺……嗚嗚!

煙兒傷心的哭泣,惹人憐惜,尤其是小腳丫上都是鮮血,她揮舞着小手捶打着肇事青年。

“煙兒不哭,姐姐抱抱。”

林淺雪抱住小女孩,美眸寒冷的看着肇事青年。

贖完罪你可以死了!

葉寧揪住肇事青年的頭髮,把他拖到了那輛撞毀的保時捷車後面。

不要……不要啊!

肇事青年驚恐的大叫,使勁的掙扎着,但都是徒勞的。

沒有人會站出來救他,也沒有人會心疼他,所有圍觀的人都冷漠的看着這一幕。

砰!

鮮血四濺,伴着淒厲的慘叫聲。

殺人償命,天經地義,老兵縱橫沙場一生,殺敵無數,戰功赫赫,爲了大夏子民流血拼命,卻死在了你這個人渣手裏,這對他來說是恥辱! 砰!砰!

鮮血四濺,慘叫聲不止。

很快淒厲的叫聲越來越微弱,鮮血濺了葉寧一身。

當秦霜帶人趕到現場後,看着眼前的一幕震驚,又看了看渾身是血的葉寧。

“葉寧怎麼回事?!”

秦霜一身警服,神色凝重,快步來到葉寧對面。

這太悽慘了,保時捷的車屁股上都是鮮血,腳下的肇事青年身體哆嗦幾乎快要斷氣了。

“你難道不會看嗎?”

葉寧冰冷的瞳孔看了一眼秦霜,道;“肇事殺人,氣焰囂張,挑釁大夏律法,死的人還是個老兵,而且是個遠征軍!”

遠征軍?!

聞言秦霜變了臉色,這三個字的意義太大了,當年大夏的確有一批遠征軍奔赴戰場,參加了曲線救國的悲壯故事。

多少戰士埋骨他鄉,流血流淚,這是遠征軍的輝煌!

即便對方是東海王族的子孫,葉寧也照殺不誤!

“你……沒事吧?”

秦霜看着滿臉是血的葉寧,忍不住擔憂的問道。

“我沒事,都是他的血。”

葉寧擦了擦臉上的血漬,看向秦霜道;“剩下的事情交給你了,我還有事要做。”

小王你們幾個把他擡走,然後送到醫院搶救!

秦霜冷着臉招了招手,立刻幾個執法句的人跑了過來,然後擡上了救護車。

“霜姐,這種人渣救他幹嘛?”

小王神色不滿,也聽到了葉寧剛剛說的那些話。

“別多嘴!”

秦霜瞪了小王一眼,警告一聲,道;“人渣雖然該死,但也要讓其死的明明白白,咱們不會放過一個壞人,也不會讓一個老兵死的糊里糊塗,更何況那位老兵還是曾經的遠征軍!”

不要擡走爺爺……嗚嗚嗚!

爺爺!

煙兒哭泣着,眼淚忍不住的滑落,死死的抓住爺爺的衣角。

看着爺爺的屍體被擡上了救護車,煙兒光着小腳丫追趕。

這一幕看的令人心碎!

小丫頭知道,自己以後沒有爺爺了,沒有那個疼惜自己,照顧自己的爺爺了。

“煙兒不哭。”

林淺雪抱起光着腳丫的煙兒,擦拭眼角的淚水。

“淺雪,你先帶煙兒回家。”

葉寧握住林淺雪柔軟的小手,小聲的叮囑道。

“葉寧你要……”

看着葉寧冷冽的眼神,林淺雪似乎知道他要去做什麼,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那好吧,你一定要小心,保護好自己。”

林淺雪美眸清澈,戀戀不捨的鬆開葉寧的手,抱着煙兒上了車。

“放心吧,沒人能傷的了我。”

葉寧輕聲安慰一句,而後上了救護車,看向醫生說道;“想辦法讓他清醒過來,我有話要問他。”

頓時醫生看向秦霜,再得到了秦霜的認可後,醫生讓護士拿給自己一瓶酒精。

啵!

醫生打開酒精的瓶蓋,直接果斷的倒在了肇事青年的腦袋上。

啊!!


刺鼻的酒精味瀰漫,本來假裝暈死的肇事青年立刻慘叫着醒了過來。

主要是酒精灑在傷口上太蜇得劇痛,肇事青年想不醒過來都不行。


“你們幹什麼?要謀殺嗎?!”

肇事青年咆哮着瞪着醫生,當發現坐在醫生旁邊的葉寧後立刻變的驚恐起來。

“姓名。”

秦霜冷淡的看着肇事青年。

“王宇。”

肇事青年縮了縮脖子,眼神畏懼的看了一眼秦霜。


“趙公子現在再哪?!”

不等秦霜繼續開口,葉寧直接打岔道。

“我不知道……”

看到葉寧冰冷的眼神,王宇立刻縮了縮脖子,挪了挪屁股。

“你確定?!”

葉寧如同一頭猛獸般盯着王宇,氣息攝人。

想到自己剛纔被葉寧揪着頭髮的一幕,王宇就頭皮發麻,渾身發冷,身子哆嗦。

到現在額頭上的傷口還在痛。

“我也具體不知道,好像和江陵幾個當地的公子哥去會所了。”

“那個會所?”

“好像……叫天皇會所”

王宇支支吾吾的說道。

“酒駕怎麼判?”

葉寧得知了王宇口中趙公子的位置後,看向秦霜。

秦霜看了一眼王宇,冷冰冰道;“輕者三到五年,重則十年至二十年。”

聽到這番話,王宇忍不住長出了口氣。

“造成人死亡呢?”

葉寧繼續追問。


“死刑!”

秦霜語氣堅定的說道。

葉寧冰冷的瞳孔看了眼王宇,從救護車走跳了下來,看向秦霜。

“最好是死刑,別逼我親自動手!”

“什麼意思?你不相信我?”

秦霜怒瞪着遠去的葉寧,磨動着銀牙。

葉寧沒有回答秦霜的話,直接再路邊攔下一輛出租車。

“師傅去天皇會所。”

“呦呵,小哥要去哪?”

司機師傅詫異的問道,而後腳下踩動油門,車子快速的疾馳。

“有什麼問題嗎?”

葉寧靠在後座上,看向前面的反光鏡,和司機的眼神對視了一下。

“也沒啥問題,今晚天皇會所格外熱鬧,好像是從東海來了一個牛逼的公子哥在那,我剛剛往那送了好多個妹子。”

“聽說連江陵的幾個公子哥都去了,什麼王家的公子哥,展家的公子哥都去捧場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