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吼!”黑額虎怒吼一聲,突然兩隻前腳擡起,人立起來。

2021 年 1 月 31 日

呼……

黑額虎前爪狠狠地朝秦天身上拍來,只要被拍中,通靈九重的修士也要重傷不可。

秦天冷笑一聲,居然不去躲避,右手一伸,一招十層的青風掌朝對方露出的腹部拍去。


黑額虎和黑狼妖一樣,鐵頭鋼尾豆腐腰,身體的唯一弱點就是腰和腹。

遠在樹林中的一個角落,一雙漆黑明亮的眼睛正緊緊地注視着一人一虎的爭鬥。

那雙眼睛的主人不是別人,正是剛剛耍了秦天一記的妃菲郡主。

她見秦天居然託大不去躲避黑額虎的利爪,而是愚蠢地選擇進攻,心中不禁罵道:“真是愚蠢,黑額虎豈是你能對抵擋的!勇則勇矣,卻是愚勇!和秦天那小子一個德性,還以爲自己天下第一!”

“怎麼辦?本想看看他有什麼方法退敵,卻沒想到竟是個狂妄無邊的角色,現在連我都救不了他了!”芳心急切,妃菲恨不得給那個蒙面的傢伙一耳光,狠狠地罵他一頓:‘你就不會和我一樣跑嗎,就算跑不了也不用這樣去送死啊!’

在她眼裏,蒙面人的這個舉動和送死沒有什麼區別。

黑額虎的前爪就快擊在了秦天的身上,妃菲害怕地閉上眼睛,不敢去看那血淋淋的慘相。

“吼……”

黑額虎幾乎能夠預見秦天被他的一爪戳穿的情景,當下並不去理會秦天的那掌看上去威力頗大的攻擊。

妖獸雖然不擅長使用靈力,但它們天生力量強橫,這一點可以抵消技能的威力,而且它們還有比法寶更加有威力的爪牙。

一爪之下,狂風捲動,吹的秦天臉上生疼。

“終於來了!”秦天目光中沒有任何恐懼,相反,佈滿了濃濃的興奮。

“血凝真身,象甲功,護我!”秦天心中大喝一聲,身上金芒猛然間大作。

秦天敢於挑戰這隻黑額虎,憑的就是這兩套絕世功法。

黑額虎雖然修爲堪比通靈九重的高手,但它畢竟與修士不同,它的全部威力都來自它的爪牙!而秦天就有剋制他爪牙的方法,因此他纔敢主動出擊,並且敢於硬扛對方的鐵爪鋼牙。

砰!

一聲巨響在林中震動,四周樹嚇沙沙掉落!

秦天的手掌和黑額虎的前爪同時擊中對方,雙之一擊之後,好似被凍結了一般,靜止不動。

“好霸道的力量!”秦天狹長的雙眼中閃過一絲痛苦之色,隨即哇的一聲,吐出一大口鮮血。

“吼!”黑額虎收回爪子,四足落地,仰天長叫!

妃菲心跳到了嗓子眼,看見秦天慢慢倒下的身影,心中一痛。

“此人雖然魯莽,卻也是爲了我而死!我這就是叫幫手,替你報仇!”狠狠地抹掉眼角的淚水,妃菲再一次望了一眼那個倒在地上的身影,突然心中一顫:“這個身影怎麼如此眼熟,和秦天那小子竟有幾分相似!”

“不會的,姓秦的小子纔不會爲了我送死呢!”搖了遙頭,妃菲一扭身,悄無聲息地轉身離去。

“我感覺自己快要散架了,二級巔峯的妖獸力量之強橫,我總算是見識到了!”秦天仰望着星空,嘴角劃出一抹滿足的笑容。

剛纔用身體硬生生地擋下黑額虎的全力一爪,果然如噬魂玉說的那樣,修煉了血凝真身和象甲功,身體的防禦能力已經達到了一個令人恐怖的程度。生生被黑字額虎擊了一下,秦天身上沒有受到任何傷害,只是對方的力量實在是強悍,將秦天擊的氣血翻騰。好在他及時吐出瘀血,這纔不至於留下病根。

黑額虎被秦天一掌擊中了腹部,它萬萬沒想到這個人類修士修爲不過通靈三重,竟然能夠硬生生地擋住自己一爪。

憤怒地吼叫一聲,想再去給他一爪,卻發現自己的腹部竟然傳來一陣巨痛!

“不可能,小小的通靈三重的小修士,怎麼可能傷地到我!”黑額虎正要扭頭去看自己的腹部,可是還沒來得及扭頭,便全身一軟,轟然倒下!

在倒下的時候,它看清楚了一切,自己的腹部居然穿了一個巨大的血洞,內臟全都成了碎肉,混着血水涌了出來。

“嗷……”

望着這一切,感受到自己生機漸漸斷絕,黑額虎妖不甘心地仰頭怒吼了起來。

“沒用的,我在你身上打出的是十層的青風掌,那可是足可以媲美三級的技能威力。又擊打在你最軟弱的腹部,你怎麼可能不死!”秦天聽到黑額虎妖絕望的怒吼,仰望着天上的銀月,嘴角掀起一抹勝利的微笑。 足足過了半個小時,黑額虎妖才徹底斷氣。

“好久沒有吸收靈魂了!”秦天等它斷了氣,終於見到一股黑氣從它的屍體裏飛出來,在空中聚成一隻龐大的黑額虎妖。

黑額虎妖的靈魂足有當年的金猿那般強大,秦天興奮地右手一揮,那道靈魂被噬魂玉吸進玉石。

噬魂玉跟着飛進玉石之中,沒一會兒,她又飛了出來,嘻嘻笑道:“天哥,準備接受靈魂!”

“好!”秦天趕忙端坐,心神沉入到魂海之中。

噬魂玉雙手連點,登時,從玉石中升騰出一股黑芒,如黑煙一般全部鑽進秦天的腦中。

“哇哈哈,竟然有這麼多靈魂珠!”秦天的魂海之中,一下子多出無數的靈魂珠。秦天粗粗一計算,竟有二百多顆!

秦天的靈魂珠數量,一下子從二百多激增到五百多!靈魂品質,達到了優秀上等!

按照普通的測試方法,靈魂的品質由靈魂珠的數量多少來計算。

普通品質,靈魂珠數量在一百顆以下,這是天陸九成以上的修士的靈魂品質。

優秀品質,靈魂珠數量在一百到一千之間,靈魂達到優秀品質的修士不到總數的一成。

而優秀之上,又有傑出,傑出之上還有卓越,卓越再進一步,則是傳說中的完美。

每一級別的品質又分下,中,上三等。


優秀品質下等:靈魂珠數量在一百到三百之間。中等則是三百到七百之間,上等則是七百到一千之間。

秦天現在擁有的靈魂珠數量達到了五百多,按理只能算是優秀中等。但是之前的兩百六十多顆靈魂珠可不是普通的靈魂珠,全部都是本命靈魂珠。

每一棵都飽滿光滑,發出瑩瑩的光華,一看就不同尋常。

本命靈魂珠,其威力相當於兩倍的普通靈魂珠。

也就是說,秦天現在的靈魂珠數量相當於近八百顆普通的靈魂珠,是真真切切的優秀上等!

“恭喜天哥,靈魂力品質更上一層樓!”噬魂玉嘻嘻笑道,繞着秦天飛了一圈 ,又道:“好在天哥現在修煉了血凝真身,肉身強度得到了極大的提升,否則我還不敢一次性將這麼多的靈魂珠全部轉給你。”

秦天哈哈一笑,心中喜悅無比,突然想到一件事,問道:“我現在的身體應該可以承受靈魂增加到傑出品質吧?”

之前噬魂玉曾說過,靈魂不是越多越多,這要結合修煉者的修爲。靈魂越大,需要的載體也要越強,如果一名煉體修士,一次性給他數百上千的靈魂,那麼他肯定直接暴體而亡。秦天在首次吸收金猿的靈魂時就嚐到這個苦頭,所以靈魂吸收也要適合而止。

秦天之所以這麼問,是因爲傑出品質的靈魂,至少需要修煉到靈王境方能承載。

噬魂玉想了想道:“理論上,天哥現在的身體強度和通靈九重的靈體境不相上下,甚至還要比之高明幾分。應該可以承受傑出上等的靈魂,中等的話那是萬萬不能嘗試的!”

秦天聞言,心中也有了數。

“先不討論這些,這隻黑額虎妖修爲不低,他的四隻爪子可都是寶貝,還有他有獸丹,虎牙!”秦天從儲物袋中取出一把飛劍,將黑額虎的四隻爪子還有虎牙全部斬下來,然後取出獸丹。

“二級巔峯修爲的獸丹至少能賣一枚低級晶石,又可以幫我換許多的符紙!可惜的是這中黑額虎等級太低,它的獸血還無法承載陣法,否則就可以省去買獸血的錢了。”搖了搖頭,秦天想起上次在匯精閣中買的幾樣練習陣法符篆的材料,僅僅只買了一個月的訓練用量,就花了他一百多枚晶石,這還是用了五折至尊卡的結果。

陣符術不愧是最燒錢的修煉職業!

“能省一點是一點,明天我就該開始修煉陣符術了!”秦天將戰利品收進儲物袋中,然後望了一眼黑額虎的屍體,道:“我本沒想殺你,是你自己送上門,要怪就怪紀菲吧!”

說到紀菲,秦天心裏就有氣。這女人真是可惡,居然爲了逃命不顧同伴的死活。還好我修煉了血凝真身和象甲功,否則還不得被這黑額虎殺死?

“天下最毒婦人心!”秦天心中暗暗警告自己,轉身朝回走去。

一路上,秦天總結了一下自己今天的收穫。

“如今我已經將血凝真身還有象甲功修煉完成,下一步就該修煉那套‘霸王衝’了。而且我現在靈魂達到了優秀上等,在功法技能的修煉上應該會有較大的進步吧,還有我的陣符術也要開始修煉了!”

噬魂玉提醒道:“天哥別忘了‘魔王斬’還的‘魔影步’這兩套魔功,將它們修煉好了,兩者結合,威力也是巨大的。特別是魔王斬結合斬塵魔劍,嘿嘿。足可以擊殺掉通靈九重的大高手!”

秦天點了點頭,道:“‘魔王斬’的威力我自然相信,還有斬塵劍,現在雖然只是法品中等的品質,但只要我修爲進入到通靈五重的飛劍境,斬塵就可以立刻解除魔禁,成爲一把法品上等的魔器!擁的它,我就相當於有了保命的絕技!”

“是的,魔功的威力絲毫不亞於靈脩技能,天哥靈魔共體,可不能厚此薄彼!”噬魂玉顯然對魔功更覺得的親切,畢竟它自己就是一件魔器的器靈,又跟着當年的無上魔尊‘舛’,其心裏早己把自己自成魔修。

回到宿舍時,已是子夜。

“他們應該都休息了吧?”秦天沿着小石路,來到宿舍的門前,輕輕將門推開。

裏面燈火通明,聶少爺,王天才,還有葛成都沒有休息,或坐或站地大廳裏。見到秦天進來,聶少爺哈哈笑道:“你小子終於回來了,我還以爲你想不開去找西寧會的人報仇去了,嚇得我們三個都睡不着。”

王天才胸前還有傷,坐在椅子上埋怨道:“我說兄弟,我爲你受這麼重的傷,你不照顧我就算了,居然還讓我們替你擔心!”

葛成走了過來,見秦天臉上皮膚上的細細裂痕,關切地道:“秦天你的臉上怎麼了?”

聽葛成這麼一說,其它二人也驚訝地詢問起他臉上的傷來。

見舍友們如此關心自己,秦天心中登時暖意融融。他早就想好了回答的對策,道:“謝謝各位兄弟的關心,我這臉上也不是什麼傷,是我修煉一門功法的時候,不小心起了內火造成的,還好及時控制,纔沒受傷。”

衆人聽他這麼一說便釋然了,練功走火是常有的事,只要及時發現並控制,並沒有太大的危險。

“好了,秦天回來了,我們可以安心睡覺了!”聶天才打着哈欠,朝衆人招呼一聲,回自己房間休息去了。這一夜他們三人提心吊膽的,現在總算見到秦天安然歸來,登時一個個睏意襲來。


秦天把王天才扶到他屋裏,聽了王天才一頓數落,這纔回到自己房裏。

“明天,就要開始修煉‘霸王衝’了,三級的技能,不知道其威力能達到什麼地步!”秦天坐在牀上,久久不能入睡,心中想道:“我的時間並不多,只有區區的一年,在這一年之中,我要努力修煉,將吳雨趕超,然後在第一個學年末的時候,在決戰臺將她擊敗!最好是直接將她擊殺,西寧會沒了她,其它人就不會再給我使絆子了。還有她一直在查探吳風被殺的事情,殺她可以斷了這條線,自己也會安全許多。”

秦天殺吳風這件事絕不可以讓人知道,因爲秦天事後用了魔氣將吳風的屍體毀掉,煉獸山的肯定都以爲殺死吳山的是魔教弟子。若是最後查到秦天的身上,兩相印證,秦天會魔功的事情就會敗露。

“我修煉魔功的事情絕不可以讓別人知道,否則天陸之大,再無我容身之所,我也就成了過街老鼠,人人喊打!”秦天雙拳緊緊地握攏在一起。


他現在的修爲還太弱,要是修煉到天尊境界,就算自己修煉了魔功,也沒有人想拿自己怎麼樣!就算是大蒙皇室,也不敢明目張膽的追殺自己。

當年的無上魔尊‘舛’就是這樣,隻手遮天,威勢凌駕於天陸各國之上。

那個時代,魔教的勢力達到了最鼎盛的時期。

“實力,纔是真正的一切!”秦天暗自嘆息。

……

夜月如墨,妃菲和瑜公主,還有五六位女修士站在後山之中。

除了妃菲是火紅色的長裙,月光照在其它那些人清一色的白色長裙上,一個個貌美之極,宛如天上仙女下凡。

“瑜姐姐,你看,這隻黑額虎還在,現在你該相信我的話了吧!”紀菲指着地上躺着的黑額虎的屍體,向一旁的瑜公主道。

瑜公主秀眉輕輕蹙起來,沉吟道:“按你所說,妖獸將那蒙國人擊殺。但從現場的情況來看,似乎事情又有了轉機,妖獸的爪牙被人斬下,肯定是想拿去換錢。看來你走之後,這裏又有強者來過,將妖獸擊殺。”

“強者?天啊,這妖獸的修爲達到了二級巔峯,相當於通靈九重的高手,學院裏面好像沒有這麼厲害的學生。莫非是哪位導師?”

瑜公主道:“算了,此事就此了結,你以後不要再一個人來後山,這裏危機四伏,不是每個人都願意幫你抵擋危機的。”

妃菲長嘆一口氣,不知道爲什麼,她的腦海中盡是蒙面人的身影,而且自己總會不知不覺地將黑衣人與秦天相融合。

“既然妖獸已死,我們也回去吧。”

瑜公主說罷,朝剩下的那羣白衣女修一揮手:“銀風四衛士,你們回去吧。”

“是,女主殿下!”那四位白衣女修恭敬地點頭,然後悄無聲息地離開,就好像從來沒有出現過。

見妃菲還在發呆,瑜公主拉着她的手,道:“回去吧,他若未死,一定會來找你的。”

“但願吧!”妃菲最後掃了一眼那棵大樹,心中深深地嘆息一聲:“這世上居然還有這麼傻的人,拿自己的性命去幫別人抵擋危險。” 第二日,秦天一早來到陣符分院聽講座。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