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了晚飯酒足飯飽之後李遙帶着沐青羽與姬舞璇大搖大擺的進入了**供賣家高層賓客席上,坐在舒服的皮質椅子上,此時的拍賣室已經聚集了不少人,這裏可以說什麼都有,女人,美酒,金錢,簡直可以說人們天堂,所有的人也全部沉浸在酒色財氣中不能自拔。

2021 年 1 月 31 日

姬舞璇似乎有一些不適應這裏的氣氛,指了指遠方的一個白髮蒼蒼的老頭子道:“青羽,你看那個老爺爺爲什麼總把自己的手放在旁邊的姐姐的屁股上,還奇怪啊。”

聽了姬舞璇說的這句話,四周的人全部將目光看向姬舞璇,李遙趕忙將她的嘴巴給堵住了,苦笑的看了旁邊的人一眼,樂道:“童言無忌,童言無忌。”

“歡迎大家來到唐家拍賣會場,我是這裏的主持人,柳媚兒。”一個悅耳的如同是銀鈴一樣的女聲突然從舞臺上傳了過來。

一位身穿着紅色旗袍的絕美妙齡女孩走上了舞臺,手中拿着一隻黃金小錘子,對着衆人微微一笑,頓時四周的聲音跟着安靜了下來,大家的目光也全部轉移到了這位妙齡女孩的身上。

不得不說這個女孩長的實在太漂亮了,皮膚白如雪,齒如含貝,兩雙漂亮的眼睛似乎是會說話一般,輕輕皺起的柳眉,讓人看了心碎,旗袍大腿兩側所露出了一片雪白春色,還有女孩那盈盈一握的細腰,無時無刻不在散發着讓任何男人都想要將其放在牀上盡情蹂躪的衝動。

即便是沐青羽再看見那名字叫做柳媚兒的女孩,眼睛就再也停止不住的大量在女孩的身上。

姬舞璇看着沐青羽有一些奇怪的表情,不由的皺起了眉頭,叫了他好幾聲都沒有答應自己,再一看舞臺上的柳媚兒,腮幫子直接被氣的鼓鼓的,狠狠的掐了他一下,沐青羽才恢復過來。

“哼,你剛纔在看什麼。”姬舞璇故意裝作出一幅生氣的樣子道。

沐青羽搖了搖有一些疑惑的腦袋,不知道怎麼回事,自從看到那叫做柳媚兒的女孩之後,就感覺她的身上似乎是有一股魔力一般吸引着自己的心一般。

就在這時李遙的聲音從一邊傳了過來:“青羽當心,那姓柳的丫頭練過一門蠱惑人心的修煉之法,保持心中的清明,不要讓心被**所佔據。” 沐青羽趕忙定了定神,將自己的目光轉移到了一邊,暗自驚歎,這柳媚兒所學的蠱惑功法果真是厲害。

沐青羽這將目光轉移到了一邊不要緊,卻是見到了讓自己終生難忘的一幕,只見旁邊側面的一男子正一臉貪婪的看着柳媚兒的身體,側手將身旁女子的頭部按在了自己的雙腿之間,上下聳動着。。。。。。。

“媽的,這都行。”沐青羽趕忙將眼光轉移到了一邊,不敢再去看。

柳媚兒看見場下的人已經安靜下來了,清了清嗓子接着道:“大家晚上好,今天晚上我會爲大家競拍三件商品,現在有請第一件。”


柳媚兒話剛說完,便有三名大漢走上舞臺,扛着似乎是一個巨大鐵籠的東西,不過鐵籠外面遮蓋了紅布,讓人看不見裏面是什麼東西。

“什麼東西?”場下的觀衆也開始對鐵籠子裏的東西感興趣起來。

柳媚兒對着衆人嫵媚一笑,接着便走到了鐵籠子旁邊,一把將紅布掀開了下來,也露出了鐵籠中的東西,只見是一個赤色頭髮渾身**的女孩正躲在籠子中,身體瑟瑟發抖着,眼中充滿了恐懼。

“怎麼弄了這麼個鬼東西在這?太危險了我要退票。”

“可惡的獸人,我聞到他們的味道就想吐,趕快弄走。”

場下的人似乎對那赤發的女孩非常厭惡和恐懼。

“師傅那個是什麼?”沐青羽小聲道。

李遙淡淡道:“赤鬼族。”

“那是一種居住在蠻荒地帶的遠古獸族,赤鬼族身體強悍且好戰,因頭髮天生爲紅色,得名爲赤鬼,近年來一直侵犯我王朝邊境,搶奪殺戮邊境百姓,所以大家非常的排斥這赤鬼族。”

“以前我也只是在書上,讀到過,沒想到居然在這裏看到了一隻活的。”

姬舞璇在一邊有一些憐惜的看了一眼那紅髮女孩,接着嘆息道:“不過我看她的眼神中已經失去了赤鬼族應有殺氣,我想她現在的神智已經被藥物給控制了吧。”

柳媚兒面對着場下的騷亂,卻絲毫不慌張,接着將自己的一隻手伸進了籠子中,輕輕的拉了拉赤鬼女孩的頭髮,但是女孩居然沒有絲毫反抗,反而是害怕的向後面躲了躲,眼中充滿了畏懼。

場下的人一看到柳媚兒做出的這個驚人的舉動,紛紛的停下了離場,將目光轉移到了柳媚兒的身上。

“大家不要害怕,這隻赤鬼族已經被藥物控制了,可以說她現在的攻擊性是完全爲零,所以說大家可以不用擔心,而且赤鬼族那種淫慾的個性我想大家都是清楚的,試想一下將這樣一隻赤鬼族女人訓練成一個女奴,每天晚上那一定是。。。。。。。。”柳媚兒對着大家露出意外深藏的笑容。

聽到柳媚兒這麼說,場下的所有男人眼中都纏滿慾望的火焰,彷彿要將那個赤鬼族女孩的身體燃燒一般。

柳眉兒看着場下觀衆滿臉慾望的樣子,露出了滿意的笑容接着道:“一千赤金刀幣爲拍賣價,現在開始。”

“我出一千五。。。。。。。。。。。”

“我出三千。。。。。。。”

“我出八千。。。。。。”沐青羽旁邊的那個正在“忙活”的中年男子,一把推開身下的女子,舉手道。

“哦,這位先生出了八千,還有更高的沒有。”柳媚兒將手中的金色小錘輕輕的敲了一下道。

場下沒有人說話。

柳媚兒又再次敲了一下,突然一個有一些清冷的女孩聲音傳了過來:“我出一萬。”

щщщ ¤тTk дn ¤C ○

場下的人也全部將目光轉移到了那個女孩的身上,只見是一個只有十六七歲,長相甜美的女孩,女孩身穿鵝黃紗衣,腰間別有白玉腰帶扣,頭上戴有翡翠銀釵,單是這一身華麗服飾便是價值不菲。

場下有不少好事之人便在一邊開起了荒唐的玩笑,一個相貌猥瑣的中年站起身來淫笑道:“小姑娘,你就別跟我們搶了,花那麼高的價格,你說你也。。。。。用不了,難不成你還有另類的愛好不成。”

聽完有人說出這句話,場下的人也全部跟着譏笑起鬨起來

這要是換了別人家的大家閨秀經歷到這一幕,只怕是得羞紅了臉,恨不得將臉塞進地縫裏不可,但是女孩卻沒有,臉上沒有露出一絲慌張的表情,嘴角勾起一抹壞笑,直接左手一揮,一把細劍,飛向那個好事人的面前,直接插在了那猥瑣中年人腦袋旁邊兩寸的位置上。

能來這個拍賣場的人都是在城內有一些身份的人,那猥瑣中年人怒喝一聲剛要發作,卻是被他身邊同來的人給攔住了。

“劉三爺,看劍。。。。。。。。看劍。。。。。。。。”

劉三爺眉頭一皺似乎是沒明白他身邊人的具體意思。

但當他看見那把細劍的摸樣的時候,頓時愣住了,臉上露出了驚恐的表情。

微弱的燈火下也露出了細劍的本來摸樣,長四尺,寬半寸,劍身上散發着淡淡的耀眼刺眼光芒,劍身與劍柄的連接處刻赫然着一個字“琴”,這也是這位在城中名聲赫赫的劉三爺真正畏懼的所在,天元界四大家族之一的琴家。

沐青羽眉眼輕佻,有一些驚奇看向那女子,沒想到居然在這裏看到同爲四大家族中的琴家人。

劉三爺輕輕將那把細劍從座位上拔了下來,小心的捧在雙手中間,灰頭土臉的走到了那琴家的女孩面前恭敬道:“劉三無意冒犯了這位小姐,還望小姐大人不計小人過,饒了小人一次。”

琴家女孩冷漠一笑接着道:“你似乎是給我少給了我一樣東西。”

“什麼東西。”劉三爺表情一僵。

“琴家劍一出,不見血不歸鞘,你說你是不該是該留下什麼東西,也好給我個交代。”女孩淡然一笑。

“我知道了。”劉三爺咬了咬牙,下一刻直接將細劍向自己的半隻手臂上揮去,一陣血花飛濺,半隻胳膊也跟着掉在了地上。

“啊。。。。。。。。。”劉三爺痛苦的在地上捂着自己的胳膊如同是殺豬一般嚎叫着,這個人就因爲一句話,失去了自己的一隻胳膊。

“這位小姐,你滿意了嗎。”劉三臉色發白的抓着自己的殘臂,渾身顫抖的如同是個篩子一般。

琴家女孩臉上露出了笑容,微笑道:“看你這都沒有一隻胳膊了,我就好心,把你的那一隻也給砍掉吧。”說着女孩手中虛空一揮,赫然出現一把赤色長矛直接向劉三爺的眉心處挑去。

然而就在這時一個黑色的身影突然出現擋在了劉三爺的面前,一把巨劍揮向赤色長矛,一聲轟鳴之聲過後,而那女孩也被那巨劍所揮出去的巨大反彈之力給直接彈了出去。

“有趣,有趣。”琴家女孩手中緊握的赤色長矛,狠狠的插在地上,才停住了自己向後退去的身體,細細打量着突然出現自己眼前身上穿着一身黑色勁裝的少年,只見少年星目劍眉,臉上有一些透着病態的蒼白,身體稍微有一些瘦弱,隱隱的散發着一股書生氣,和他手中所握的拿一把重達三百來斤的巨劍極爲不協調。

“找死。”四聲憤怒而又冰冷的聲音傳來,接着四名穿着黑色兜風的神祕人便將沐青羽緊緊的圍在了中間。

沐青羽看着身邊的四個人隱隱從兜風中露出的一張冰冷而又充滿殺意的臉,眉頭一皺。

“死士。”

死士是隻有貴族當中獨有的兵種,他們大多都是從小家境貧寒,被自己的家人買到了貴族,接着他們便會被灌輸如一條洗腦的思想,那便是一生之中只能效忠自己的主人服,從主人的一切命令,被各種嚴格的死亡訓練層層篩選,最後留下來的人才能有資格成爲死士,而後他們會被下達第一個任務,那就是殺死自己所有的家人,死士終究是無情無義之人,所以他們在這個世界上是不應該有情感這種東西的。

不過在沐王府當中卻是沒有死士的,原因很簡單那便是沐如烈並不喜歡這種及不人道的作法。

“退下。”琴家女孩怒喝一聲,四名死士臉上沒有任何遲疑全部聽話的退到了女孩的身後。

“你不錯嗎,居然能接下我的一下,我們比比怎麼樣。”

“隨意。”沐青羽面無表情,自己也是對這琴家女孩沒有什麼好感,因爲他平生最恨的一件事情便是打着四大家族的名聲,四處作威作福的紈絝子弟,自己也暗自發誓一定要改變四大家族現在的狀況。

女孩微笑着,扯下頭髮上的一條金黃色髮帶,把自己頭髮披散了開來,一頭華貴的金釵也全部丟在了地上:“你叫什麼名字。”

沐青羽冷漠一笑,朗聲道:“我乃是個村野之人,你貴爲四大家族的人,我的名字怕是入不了你的耳朵。”

女孩眉頭一皺,當然是聽出了沐青羽話中的諷刺,淡淡道:“我叫琴晴雪。”

沐青羽並沒有在意女孩的話,淡淡道:“出手吧,讓我看看你這四大家族的子弟到底是何等的強悍。”

“哼,我見你有幾分本事,對你以禮相待,卻不像我已在退讓,但卻讓你這樣得寸進尺,看招吧。”琴晴雪怒喝一聲,這一刻終於到了她忍耐的極限,只見她身體弓成一張弓一般,嗖的一聲如同是離弦之箭向沐青羽衝去。

在衝向沐青羽的同時,琴晴雪身後也露出了一隻灰色的燃有九根蠟燭的天元明燈。


“她的等級居然和我相同?同爲混沌階段末期,實力不可小視。”

雖然沐青羽爲先天滿天元力,但畢竟是十四歲才覺醒成功,一般天賦在稍微在中上等一些的人在十四歲到達混沌中期也不是什麼難事。

沐青羽本以爲琴晴雪是一位貴族的紈絝子弟,但卻沒想到對方還是有一些實力的,在一邊心中狂震,趕忙張開雙臂迎向琴晴雪的攻擊,不敢稍做怠慢。 沐青羽看着向自己衝來的琴晴雪也不敢懈怠,之前的一次交手也已經感覺到了琴晴雪的實力不一般,將自己的天元力悄悄的貫注在自己的血脈當中,便感覺到充裕的力量已經開始在自己的身體裏如同泄洪的洪水奔涌開來。

“喝。”沐青羽大喝一聲,迎向琴晴雪刺來的長矛,叮的一聲,兩把武器交疊在一起,反震力分別將兩人震退。

沐青羽皺了下眉頭,感覺自己體內的氣血已經開始已經不安的翻騰了起來,虎口處也開始隱隱的有一些發麻,驚訝起這名叫做琴晴雪的女子居然會有着不輸給自己的力量。

“好,好,好,我已經很久沒有碰到向你這樣的對手了。”琴晴雪臉上充滿了戰意與興奮,剛要再一次拿着長矛向沐青羽衝來。

一個蒼老而又充滿威嚴的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了過來:

“兩個小輩不得無禮,這裏可是唐家的地盤,還輪不到你們這兩個在這裏如此的放肆。”

沐青羽在一邊微微一愣,腹語傳音,這是隻有地道階段武者纔會的祕技,看來這裏隱藏有高手。

琴晴雪也從剛纔的傳音當中聽出來這唐家拍賣場有高人存在,便不敢在向之前那樣囂張了,對着沐青羽雙手抱拳微笑道:

“這位仁兄,今天咱們就此別過,青山不改,綠水長流,以後有機會再一決高下。”

沐青羽微微一點頭,轉身離開再次回到了李遙的旁邊,小心的低聲道:“師傅我剛纔。。。。。。。。”

本來以爲李遙會因爲自己剛纔的衝動呵斥自己幾句,但卻沒有想到李遙只是無所謂的擺了擺手,絲毫不將剛纔的事情放在心裏去。

“青羽,你剛纔沒有做錯,場下的人不少都是身懷絕技,但是一聽到對方是四大家族的人,便都開始畏首畏尾,你能這樣做,師傅很欣慰。。。。。”

聽了李遙的話,沐青羽不由的一陣感動,重重的點了點頭,一邊的姬舞璇看見剛纔的戰鬥生怕沐青羽受傷,這時趕忙將沐青羽的手拉過來,說什麼爲他好好脈象,看看有沒有事,姬舞璇是一名術士,也是會一些簡單的醫術的。

沐青羽壓低聲音接着道:“師傅,這唐家拍賣場似乎隱藏着高手啊,剛纔的那個聲音的實力我感覺他至少有地道階段以上的實力。”

李遙冷哼一聲,不屑道:“沒什麼好神氣的,不過是一些快要進棺材才老頭子罷了,像這種人在天元界當中多如牛毛,不足爲奇,咱們繼續看拍賣吧。”


沐青羽點了點頭,繼續向舞臺上的柳媚兒看去。

貴賓席上,琴晴雪站起身子對着臺上的柳媚兒無奈的聳了聳肩膀,樂道:“這位姐姐,剛纔的拍賣似乎是沒有人叫的價格比我高,我是不是勝出,可以把人帶走了。”

柳媚兒露出了職業的笑容道:“當然可以,人你隨時都可以帶走,不過你要先去後臺去交錢。”

看到這一幕沐青羽也開始暗自驚歎起這個叫柳媚兒的女人,在經歷過剛纔的暴亂此時依然談話自若,讓人不得不欽佩。

琴晴雪離開,而另一邊的劉三爺也被人帶走了,拍賣會照常進行,琴晴雪也開始展示出了今天的第二件拍賣品,仙人釀。

起初再拿出一個酒葫蘆的時候,大家還不知道這件拍賣品是什麼,但當柳媚兒將酒葫蘆打開,一股香味飄鼻的奇異酒香傳來,大家也頓時知道那是什麼東西了。

仙人釀,傳說中的頂級美食獵人才能做出來的美食藥膳,據說喝一口可以化解一切體內的內傷,而且還可以改變人的體制提高武者的修煉速度,這種東西可以說是有價無市,買了這一葫東西,無論是送禮,或是給自己的服用都是一件珍貴的異寶。

柳媚兒對着衆人一笑,輕聲道:“這是一瓶仙人釀還是出自一位神祕的美食獵人之手,而且他的名字我想大家都有聽過那便是奔雷之神李遙。”

“李遙?探花之家的李遙”

“那不是少數站在美食獵人頂峯的人嗎,而且他還是破軍天榜的。。。。。。。。”下面的議論聲音此起彼伏。

沐青羽聽到衆人的議論聲音,不由的看向身邊的露出一臉痞子相的李遙,沒想到自己的師傅在天元界當中居然是一位這麼出名的人物。

“青羽,你說那仙人釀能給咱們換多少銀子啊。”李遙看着沐青羽微笑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