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魂魄毀了,他就算是身體是活屍,也成了毫無意識的行屍走肉。

2021 年 1 月 31 日

捏緊了拳頭,吳淵心中已經狂喜了起來。

這樣強大的助力,自己不敢想,甚至都想象不到。


千年趕屍匠化作的活屍,對白茅道場不屑一顧,王偉在他的面前毫無還手之力,在往厲鬼方向轉變的朱軍劉小雅夫妻,也像是手無縛雞之力的孩童。

要不是他太過託大,被屍煞拽出魂魄,自己又恰好有地藏王的訴求。

自己和王偉肯定逃不過這一劫。

大難不死,必有後福。

吳淵臉上露出一絲笑意,心情難得的鬆緩了不少。

對於李水明和黃鐘,已經有了十足的把握。

李水明之前還不是厲鬼,吞了天師油,就算之後可以修行成攝青鬼又怎麼樣。

他沒有時間!

並且吳淵也相信,像是李水明這樣心眼極小的鬼,他一定不會躲起來,肯定會找自己報仇!

再加上地獄空間也給了他們任務,他們更加會不惜一切代價殺死自己。

這一次再收服了李水明,吳淵已經決定,要使用各種方式,無論是怎麼折磨,都要徹底壓抑他心裡頭再叛逃的念頭。

如果真的不能為自己所用,就算是讓他魂飛魄散,也絕不會留下這個隱患!

「吳淵,你收了他了?」

王偉虛弱的聲音響起。

吳淵睜開眼睛,王偉已經走到了身邊,他捂著腹部,臉上還是一陣痛苦之色。

吳淵點了點頭:「地藏王的訴求,我用了,完全是運氣好,若不是屍煞脫出來他的魂魄,根本沒有機會收服他。 王偉臉上抽搐了一下,也露出一絲懼怕之色。

吳淵幾乎沒有看到王偉害怕過。

「豈止是運氣好,我從來沒見過,身體是活屍,可魂魄甚至比厲鬼強大的鬼魂,這簡直是一個怪物,而且他和我們白茅道場就像是有深仇大恨一樣。」

王偉心有餘悸的說道:「你要是再慢一秒鐘,他身上的煞氣散出來了,那張符肯定就靠不近他了。」

「主人……」

小玉也來到了吳淵的身邊,她手裡牽著屍煞。

小玉欲言又止的看了吳淵一眼,接著輕聲說:「主人,小玉帶著小新先退下了。」

吳淵回過頭,看著小玉,心裡頭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點了點頭。

小玉和屍煞的身體緩慢消失不見。

「這兩具行僵,你最好也趕緊收出來,最近都不要放出來了,剛才看見他們的可不少人,這是個**煩。」


吳淵臉色卻格外不好看,因為李家國夫妻已經完全不受自己的控制。

略一思索,吳淵轉念對意識中杜乾下令。

吳淵的影子忽然延長了起來,漆黑如墨的影子延伸到了李家國夫妻的腳下。

李家國夫妻緩慢的沉入了影子中。

這兩具行僵之前被杜乾收服,果然杜乾能夠控制他們。

這時,王偉忽然朝著鬼屋門口走去。

吳淵也這才扭頭看向鬼屋旁邊,整個人都癱軟在地上的王燁。他已經被嚇傻了的模樣,只剩下不停的發抖。

王偉靠近,他就嚇的大吼起來,瘋狂的左右甩打雙臂,卻腿軟的站不起來。

恐懼值多了4000點。

王燁剛才太過得意,在灰衣人佔了上風之後,衝進來想要頤指氣使,結果卻看到了讓他這輩子都忘不掉的恐怖場面。

嚇的三魂不見七魄,甚至尿液都流了一褲襠。

「失蹤的李家國夫妻,是錦城數一數二的房地產大亨。」

「自己找到的憑藉,灰先生,竟然是一個惡鬼。」

「這吳淵和王偉,也是恐怖強大無比。」

「甚至還有女鬼和小殭屍……」

王燁神志都有些失常了,大吼道:「別靠近我!」

「我爸是王榮!」

「我家有一條街!」

「你們這些惡鬼敢碰我!我爸……我爸一定找人做法,收了你們!」


王偉厭惡的一腳踹在了王燁的臉上。

這一腳下去的格外的猛,格外的用力。

王燁砰的一下後腦上撞擊在牆上,雙眼一翻,昏迷了過去。

「地獄空間,收。」

吳淵收起了地獄空間,見王偉下手,他也沒有阻攔。

一來王偉肯定有分寸,二來這個王燁著實帶來了**煩,差一點兒就是殺身之禍。

店裡頭的幾個壯漢都嚇的體弱篩糠。

他們看不到地獄空間發生了什麼。

總之灰先生剛才就像是精神失常了似的,看上去幾個招式就把王偉打飛了,還吐了一身的血。

可緊跟著,他也消失不見了。

自己的老闆王燁精神失常的在地上大吼大叫,甚至剛才還有兩個渾身是血,不知道死活的人站在那裡。

聽人引論,那是失蹤了的房地產大亨夫妻。

現在他們也消失不見。

此刻,這幾個壯漢已經後悔無比,為什麼自己要跟著來對付白茅道場的人……

「滾吧。」

王偉聲音厭煩。

那幾個人如獲大赦,趕緊拖著王燁跑了。

此刻,周圍的人全都驚怕而又好奇的圍在鬼屋外面。

甚至吳淵都聽到了他們議論的話。

「剛才李家國夫妻的屍體,明明出現了,現在卻消失不見了,甚至和白茅道場以及鬼屋老闆較勁兒的那個小鬍子也沒了。」

「鬼屋的老闆深藏不露啊。」

「你怎麼知道他深藏不漏,說不定是那個白茅道場的大師做的呢?」

「切,我看不一定,大師都吐血了,一腳就差點兒不省人事,這老闆好端端的……」

王偉臉上露出氣惱之色,接著又看了看地上跪著的李乾,幫他解了符之後,對吳淵說道:「我得先回一趟道觀,晚上聯繫你。」

說完之後,他直接在腿上貼了一張雷行符。

下一刻,他便帶著李乾,消失不見。

吳淵心頭苦笑,這是王偉面子上過不去了。

同時吳淵也眉頭微皺,這事情鬧的太大,恐怕麻煩會接踵而至。

「老……老闆……店現在要關門嗎……」

角落裡,忽然傳來一個怯生生的聲音,明顯很畏懼。

扭頭,吳淵這才看見躲在牆角的夏露。

她臉上露出畏懼之色,不過更多的還是好奇。

」可現在這麼多人……鬼屋關門的話……咱們會少好幾千塊的門票錢……」

吳淵感覺自己的額頭上都是黑線了。

這時候了,夏露竟然還有心思去想賺錢。


轉念一想,自己現在關門,影響也依舊是影響。

此刻王偉不在,自己也沒辦法一個人去陰陽路,自己懂得太少。

「我先離開,你如果不害怕的話,就照常營業,如果害怕,就關門下班吧。」

夏露連連點頭。

她站起來之後,恨恨的剁了跺腳,說:「我之前招的那幾個人,竟然遇到點兒事情就嚇的跑掉了,不要他們了!想來上班的排長隊呢!」

吳淵無奈的說:「那你來安排吧,總之鬼屋的事情都交給你了,工資方面,銷售的一成,你也自己估算吧。」

如今有了地獄空間,錢方面的事情,吳淵已經沒有太過在意。

夏露哇了一聲,直接撲向了吳淵,幾乎整個人都掛在吳淵的身上了。

她緊緊摟住吳淵的脖子,雙眼都快要把吳淵吃下去了。

「老闆!你是說真的嗎?」

夏露臉色緋紅,咬著唇說:「老闆,要是你還有其他要求的話……我……」

溫香軟玉入懷,吳淵壓根就沒有反應過來。

此刻嬌軀緊貼著吳淵的身體,吳淵臉色頓時通紅起來。

「夏露……你放開我……」

吳淵聲音都慌了起來,下一刻,他身體忽然就消失不見了。

夏露清晰的看見,吳淵以一個極快的速度推開了自己,衝進了人群中。

「老闆……你……該不是個處男吧……」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