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子一聽自己怕是闖禍了,趕忙先走了。

2021 年 1 月 31 日

“那個是……我一個朋友。”

“什麼朋友?”唐雅馨不依不饒的追問道。


“真的只是普通朋友,哎呦,你別掐我啊。”

……

劉雨嘉拿着手機,猶豫在三,還是決定和林峯把自己對他的愛慕之情說清楚,可是她給林峯打電話,結果顯示對方已關機,等着晚點在打還是關機。

而橋菲兒也並沒有告訴劉雨嘉,自己已經登入移動的官網後臺,惡搞了她的林峯哥哥。

兄弟酒吧和忠義堂都因爲邱霸天的登門挑戰而名聲大噪,而林峯更是風光無限,有人能和邱家班的邱霸天打成平手,那可是燕京城練武界人士茶餘飯後最好的談資。

有人歡喜有人愁,王勝在李強被剷除後,正式接管了他的場子和餘下的人手,這次花重金聘請邱霸天去找林峯的麻煩,可是結果確實和他料想的偏差太多,不但沒能砸了林峯的兄弟酒吧,反而又讓林峯風光了一把,自己去找邱霸天要個說法,還被他給掃地出門,這讓王勝更是鬱悶之極。

姚勝天這些日子也沒閒着,花錢找了一批國外的殺手來對付林峯,可誰知道幾個殺手剛一進燕京城就被國家祕密組織的人給連窩端了,知道殺手住處的人不過一手之數,而猛虎和毒蛇都是他的親信,那麼泄密的就只有曹智和馬萬里了。

可是二人都發誓說自己沒有泄露過此事,爲此姚勝天和曹智馬萬里鬧的也是很不愉快,畢竟人家都是過來幫自己的,自己還不信任人家,可是不是他們泄的密那又是誰?

一間KTV豪華包廂裏,曹智和馬萬里正喝的不亦樂乎,二人隨着這段時間的接觸,感情也是飛速的提升,曹智因爲和馬萬里走的太近而被家族冷落,自己手上的幾個項目也被停了。

“怎麼的,別老自己喝悶酒,不就是你們家族的繼承權給了你哥哥嗎,那又如何?你自己手頭裏搞點錢,找個好項目做出點兒成績讓他們看看,到時候我正式接管我們家族以後,我絕對支持你。”馬萬里對曹智開解道。

“你說的輕巧,我手上倒是有些錢,可是家族裏的投資項目都不歸我管,我還能做出什麼成績?”曹智抱怨道。


“我給你直條明路,你找姚大少好好談談此事。”

“你是說姚勝天手裏有好路子?”

“呵呵,我可沒怎麼說,但是你看他找的那些對付林峯那小子的人,都被國安局情報處的人給遣送回去了,爲了這事大少沒少懷疑咱倆,爲啥我還對他這般恭敬,我們馬家還爲他馬首是瞻?”馬萬里意味深長的說道。


“難道你得到了大少的實惠?”曹智試探着問道。

“我可沒說什麼啊,我就知道大少現在自己做的事業,給他們家族可帶來了不少的貢獻,要不然上次他給唐家撥兩個億的現款,最後還鬧了個笑話出來,姚家爲何還不取消他家族繼承人的資格?”

“有道理,就是不知道大少到底在幹什麼賺錢的買賣,能不能拉我一把。”曹智看着馬萬里說道。

“呵呵,這點兒看大少的心情了,不過他找殺手對付林峯那小子的事,被別人泄露了,我看大少對你的疑心還不小,八成你是沒戲了,當然我還是相信你的。好了,不說這些了,喝酒。”

曹智聽後也是笑笑道:“我的爲人肯定沒問題了,我也不想解釋什麼,現在我就是想搞掉林峯那小子,至於在家族裏的地位……哎!不說了,接着喝。”

曹智和馬萬里兩人喝了一會兒,曹智道:“沒什麼意思,我安排幾個姑娘去。”

馬萬里道:“手上有好的?可別弄些殘花敗柳來,我現在子彈可有限啊。”

“哈哈,放心吧,我手上有幾個精品。”曹智說完拿出手機就開始搖人。

時間不大,曹智的手機響了。“我在樓上最裏面的VIP包廂呢,怎麼找不着,笨啊,我去樓下接你。”

曹智和馬萬里笑了笑道:“我去樓下接人,回來保你滿意。”

“先說好啊,必須是精品。”

“必須的。”曹智說完下樓去了。

來到KTV樓下,一輛甲殼蟲車裏,走出來一個戴着墨鏡的女人來。“怎麼二公子這麼晚叫我出來,是不是想我了?”

曹智道:“這次不是陪我,一會兒進去你賠我一個朋友,只要把他灌多就OK了,還有這次只要你讓他喝多了,我就會給你安排出新專輯。”

戴墨鏡的女人抱怨道:“上次你說捧我進前三,結果進了十強之後,就被刷了,現在和你們曹家的傳媒公司簽約後,出了一個單曲就被封殺了,我還聽說你好像被你們曹家給打入冷宮了,這次你……”

曹智打斷道:“放心吧,這次我說到做到,上次我不也是補助了你一輛甲殼蟲嗎,好了寶貝,你的朋友來了嗎?”

曹智話音剛落,一輛出租車停在了兩人身旁,又有三個年輕的女子走了過來。“麗姐還是自己有車方便啊,我接到你的電話後就出來了,結果還是沒你快。”

“好了,等你們釣到個金龜婿,還不是要什麼有什麼。”

“這位是?”

“這是海口的曹二公子,好了一會到樓上在給你介紹。”

曹智看了看後來的這三個女人,各個都是貌美如花,曹智拿出張銀行卡遞給許麗,就是那個戴墨鏡的女人。

“這裏面一半是你的,剩下的你給她們分分,密碼你知道的。”

許麗接過銀行卡道:“算你有良心。”

後來的幾個女人都盯着徐麗手上的銀行卡看。

“好了,都趕緊上樓,放心,我不會可口你們酬勞的。”

曹智帶着四個女人回到包廂,順手把包廂裏的明燈點亮。伸手一指馬萬里道:“這位是咱們海口四貝勒裏的,馬萬里馬少,今天你們可要給馬少陪好啊。” 曹智又對馬萬里道:“怎麼樣,不錯吧?”

馬萬里看了看進來的四個女子,點頭道:“確實不錯,沒看出來你手上還真有貨。”

隨後馬萬里小聲對曹智道:“說吧,那個你還沒動過。”

“呵呵,你看你什麼話啊,好吧,你看那個戴墨鏡那個,是前幾年超女裏的前十許麗,這妞有個性,我現在還沒得手,今兒就便宜你了。”

“哈哈,好就她了。”

馬萬里直接讓許麗做到自己身邊,隨後道:“聽說你是前幾年的超女前十,來說說看……”

曹智和馬萬里一人身邊做了兩個,馬萬里也是花叢中的老手,不說千人斬,也快差不多了,所以沒一會就和許麗聊得甚是開心。

許麗提出要和馬萬里玩骰子喝酒的,馬萬里道:“好啊,喝酒是小事,要是你喝多了,我是不是還要負責送你回家啊。”

“你要是把我喝的動不了了,我想不讓馬少送也不行啊。”

“哈哈,看來今晚我要做護花使者了。”

這邊馬萬里和許麗玩起了骰子,曹智這邊也是和兩個女生聊得很投緣,當然他只是做戲罷了,現在他的目的就是把馬萬里灌多,然後看看能不能從他嘴裏得到姚勝天到底在做什麼買賣。

馬萬里的酒量確實不錯,他和許麗兩人把一整瓶的芝華士對雪碧都喝了,也只是有幾分醉意而已。曹智心想看來只好下次再找機會了。

哪知道許麗和馬萬里兩人去隔壁又開了個包廂,把另一個女人扔給曹智後,兩人就走了。

將近一個小時後,許麗回到曹智的包廂道:“馬少已經喝的不行了,你過去把他扶回去吧。”

曹智詫異的看着許麗道:“你是怎麼做到的?”

許麗只是笑了笑。“記住你答應我的就行了。”隨後招呼其他幾個女子就走了。

曹智來到隔壁的包廂,看見赤-裸着上身的馬萬里,躺在沙發上,嘴裏還唸叨着:“麗麗啊,來咱們繼續,我保你滿足。”

曹智聞了聞,包廂裏還殘存着荷爾蒙的味道,看來他倆已經做過了。

現在的馬萬里肯定是沒有喝多的,只是精神有些恍惚。曹智想;肯定是馬萬里已經被酒色掏空了身體,沒幾分鐘就交槍,然後他就服用了類似**類型的毒品,繼續梅開二度,可能是劑量有些過大,現在的馬萬里神志不清,說話也是語無倫次。

曹智笑了笑,道:“馬少怎麼樣了,咱回去吧?”

“我和你說啊麗麗,你跟了我馬萬里。肯定比跟曹老二強,他都被家族打入冷宮的人了。”馬萬里躺在沙發上,眼神遊離的說道。

“哦,那你呢?你不也是還沒正式掌管馬家呢嗎?”

“哈哈,馬家的繼承人肯定是我,我在姚勝天那裏有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你知道這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我一年能分多少錢嗎?一個多億啊!就我自己一年就給我們家族賺這麼多錢,你說我厲害不?”

“我不相信,你在騙人吧?”

“你知道什麼,河西省張家山的羣佛寺那可是撈金的寶地,姚勝天在那裏……”馬萬里還沒說完呼吸就開始有些急促,臉上的汗水也見多,最後全身開始抽搐。

曹智趕忙打電話找人,把馬萬里送到了一傢俬人醫院,安頓完馬萬里後,曹智笑了笑,自己想要知道的消息已經知道的差不多了。

萬佛寺這地方曹智是知道的,只是他不知道這地方居然是姚勝天的。忽然曹智想起前段時間姚勝天在外地搞旅遊線路的事看來也是爲了那個羣佛寺。

只是他不明白;爲什麼一個旅遊拜佛的地方一年就能賺那麼多的錢?如果馬萬里在哪裏有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就能淨賺一個多億,那麼姚勝天一年能賺多少?至少要在五個億左右。

想到這裏,曹智不做停留,直接到了醫院樓下的車裏,給林峯的新手機號打了個電話。

電話裏曹智說道:“我知道了一個非常有用的消息,就是不知道你能不能把這事情搞定?”

“別賣關子了,說吧。”

“姚勝天在河西省張家山,有個旅遊拜佛的風景區,據說那裏有馬萬里百分之二十的股份,而這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他卻能夠在一年內得到一個多億的分紅,我想如果你把姚勝天的這個吸金點打掉,那麼姚家相當於失去一條臂膀,姚勝天也可能會被姚家打進冷宮,就是不知道你有沒有這樣的實力?”

“這事情我會想辦法做的,不過下次這種事情你不用使一些小手段激我,我現在做的事情像是在給你們曹家當一名槍-手,但是我願意這麼做,因爲我只要姚勝天倒臺就可以了,別的不重要。”

電話那段的曹智有些尷尬的笑笑,道:“我不是故意要激你,只是這次的事情是我廢了好大的勁才查出來的,所以我只是希望你能把這事辦的漂亮些。”

“好了,不管怎麼說,上次殺手的事情還是要謝謝你的,等我把姚勝天趕下臺後,我會讓你們曹家把你提到家主的位置的。”

“呵呵,那我要先謝謝你了,只是我想知道,你是怎麼請動國安局的人的。”

林峯知道曹智說的是上次連窩端了姚勝天找的殺手的事。“林峯笑了笑,你不要在摸我的底了,我可先告訴你,我手裏的牌還有很多,你將來的名利不只在我手裏,也在你自己手裏。”林峯說完掛了電話。

另一端,曹智也把手機收了起來,他知道林峯是在警告自己,不要給他來個現實版的無間道。

曹智拋開思緒,去樓上看望馬萬里去了,而林峯則是回到樓上,打開電腦查起了河西省張家山的旅遊拜佛景點。

雖然曹智並沒有說張家山的風景區叫什麼名字,可是在網上一查,還是直接就可以映入眼簾的。

河西省張家山市羣佛寺,距今已有一千多年的歷史了,山上不僅風光秀麗,景色怡人,而且是羣佛的顯靈點。

相傳在北宋時期曾有一山民在一山中見到幾十位金光閃閃的菩薩,後來這山民回到山村後,告訴了山村裏的其他人,於是所有的山民都拿着貢品前去拜祭許願。

後來聽說山民許的願望都一一實現了,於是大家把那座山起名爲羣佛山,並且大家在山上建了個寺廟。起名就叫“羣佛寺”。

現如今的羣佛寺,常年香火不短,每天拜佛遊玩的人絡繹不絕,而且有很多許願成功的人都回來還原,並捐贈功德錢,把寺廟從新修建了一番,隨着還願的人越來越多,隨後山上修建的寺廟也是越來越多,現在已經成了名副其實的羣佛寺。 林峯看着網上對羣佛寺的介紹和報道,又看了看有關圖片。好麼,這人山人海的,看來這姚勝天還真是會炒作啊。

隨後林峯打電話叫回來了正在逛商場的唐雅馨。

其實唐雅馨只在兄弟酒吧做了幾天的大堂經理就把自己在唐氏的祕書孫微微給調過來替自己了。畢竟兄弟酒吧每天都營業到很晚,自己老是熬夜根本就受不了。但孫微微還是很喜歡這份工作的,在她來到兄弟酒吧後,月薪就翻了一倍。唐雅馨雖然不做大堂經理了,但還是繼續住在兄弟酒吧裏。

唐雅馨回來就進了林峯的房間。“怎麼想我了?”

“那是啊,想的我都想不起來了。”

“你敢!”

“好了雅馨,來看看這個。”林峯把剛剛他查到的頁面調出來給唐雅馨看。

“這個啊,我早就知道了,在我沒出國留學時就很有名氣了,現在聽說更是火的不得了,說什麼有求必應。對了麗麗和媛媛前些日子還去過呢,她們倆還在那裏每人花了十萬供養了一尊佛呢。”

“哦,你早就知道這裏了?”

“是啊,不光是我知道,可能是除了你之外,所有人都知道。”

林峯愣了一下道:“原來還很出名的地方,看來我要去看看了。”

……

次日清晨,林峯帶着大鵬和趙曉超開上趙豹的帕薩特向張家山駛去。

三個多小時的車程,終於到了張家山市的羣佛山山腳下,林峯不急着進去,而是在附近的村民那裏問問這羣佛山的情況。

林峯讓大鵬把車子開到附近的一處居民家門前,大鵬把車子停好,進了這家。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